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六章 天才的世界,你不懂!
    说起来,曹宪倒是很开心的,李诚太给面子了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说自己新收的弟子是未来的王学士,真是太会捧人了。所以出来说话,笑容满面的。不想李诚极为正式的见礼,尊一声“曹师”,这就很不简单了,发自内心的尊重。

    对这种专心做学问的大师,李诚当然是很尊重的。任何时代,这些专心做学问的人,都值得尊重。称呼一声“曹师”应有之意。

    曹宪心里吃惊之余,不免暗暗得意,脸上却很客气道:“不敢当自成之师。”其实带着小王勃来呢,曹宪也是有私心的。这个弟子年幼聪慧,从小见一点大场面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曹师注《广雅》,可为天下向学者之师。”李诚强调了一下理由,说的很有道理。人群中的孔颖达也站了起来,朝曹宪拱手道:“曹师!”

    孔颖达都这么干了,其他人岂敢落后,纷纷起身拱手,尊一声:“曹师!”

    曹老头没想到,李诚还能导演这么一出戏,一辈子淡薄名利,专研学问,这会突然的得到了极大的荣誉,老头激动的脸都红了,连连向四周拱手回礼,称:“不敢!不敢!”

    李诚趁机开溜,准备去孔颖达那边坐下。刚走了没几步,前方有人站起来,双手张开道:“自成先生且慢。”李诚一看面生,就这么跳出来拦路,真是无礼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还不如一个小童子懂礼数。”一句话,把萧未央说的是面红耳赤,差点就准备掉头就走了。偏偏还不敢就这么走了,赶紧拱手:“情急之下,失礼了。在下萧沉,号未央。”哦,这就是萧未央啊,呵呵呵!

    “嗯,你当着众人拦着李诚,不知有何见教呢?”李诚平心静气,要看今天这小子能玩出什么花样来。萧未央起身笑道:“自成先生诗名冠绝大唐,窃以为,先生以弱冠之岁,如此精彩绝艳,如:暮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处,这般句子,历经沧桑之感,世间罕见也。”

    啧!李诚咂嘴,现场一片死寂。本打算下画舫的李世民,都停下了脚步。自己都没想过这个问题,这个萧未央,倒是有点见识。这等句子,却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人该有的感悟。难不成,其中另有蹊跷不成,不着急,朕且等等。

    上千人屏住呼吸,等着李诚回答。首座上的李承乾,也在眯着眼睛,瞄着李诚不说话。画舫上的李泰,却是暗暗叫苦,这个萧未央,怎么不按照说好的套路来?

    李诚露出微笑,心道原来就是这个手段等着自己呢。呵呵,瞎了你的心。老子是挂逼!知道什么是挂逼么?今天让你知道挂逼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有道理,但那有如何呢?这个世上,不乏你这样的人。不管别人怎么出彩,做的再好,到你这首先想到的不是别人的长出和优点,而是千方百计的找别人的漏洞。似乎,只要不被你认可的,就不算是成功之作。”

    李诚的嘴皮子可毒着呢,一上来就给萧未央扣帽子。总之,喷子这个东西,大家其实大家都不喜欢。李世民就很不喜欢,动不动被人喷一脸,昏君昏君的叫。

    “自成先生,还请正视在下的问题。”萧未央以为李诚慌了,这才要转移话题。得意洋洋的看看四周,回头追问。暗道:今日萧某之名,长安皆知。

    李诚听了微微一笑,吐出三个字:“你也配?”李诚中气十足的回答,现场上千人,顿时恍然大悟。对啊,大家都忙着看戏吃瓜,忘记了一个很基本的事情,就是萧未央算个甚么东西?他有甚么资格来质疑李诚的水准?

    现场一阵哄笑,来自李诚的身后,一群二代忍不住先笑了起来。结果大家都觉得很好笑,李诚的能耐,不是一次两次的展示了。他的作品,前所未闻,你要说他抄袭别人,没有说服力。不是自己做的,你说是谁做的?道理很简单嘛。你没这个本事,就怀疑别人抄袭?

    二代们笑场,直接传染了全场,导致千余人集体笑场的场面。便是那曹宪,也都露出微笑摇头,暗道:这个萧未央,想出名想疯了。低头对王勃道:“不要学这个人!”

    王勃是个孩子,听了老师的教诲,后退一步,拱手大声道:“尊师命!不要学这个人!”

    现场再次集体哄笑,萧未央站在原地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自己处心积虑准备的杀手锏,没聊到被李诚如此轻松的破解了。心有不甘之余,强忍羞愧道:“在下确实不配,然则,窃以为,先生以诗文示天下,天下人自当可共评之。”

    嗯,这家伙倒也有几把刷子,不是一拳就能ko的对手。

    李诚心里如是想,脸上表情不变道:“嗯,你这话说的有道理,天下人都有评价李某诗作的权利。你的意思,李某明白的很。不就是觉得,李诚这家伙,年纪轻轻的,如何写的出这等阅尽红尘,返璞归真的句子呢?”

    说着,李诚直接就不看萧未央了,抬头看看四周,淡淡道:“大家心里也会这么想吧?李诚这小子,难不成是妖孽?”现场因为李诚这句话,再次出现了死寂的现象。

    没人会傻到认为,李诚为自己揭自己的短,接下来肯定有后续的说法。

    果然,李诚低头看了一眼萧未央,又开口道:“你看,大家确实被你的说法勾起了好奇心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你成功了。如果李诚不能正面回答你的问题,就等于李诚输了。不能不说,你倒是有几分道行,可惜,你还差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人群中有人炸雷一般的喊了一嗓子:“贼厮鸟,哥哥莫要理会他,待小弟来,一拳打翻他,丢进曲江池里喂王八。”

    酒席之间跳起一个房玄龄,指着房二跳脚:“竖子,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,坐好。”

    现场一阵骚动,窃笑声四起。李诚回头冲房遗爱一拱手:“多谢二郎,诚自能应对。”转身又对房玄龄拱手道:“房相息怒,二郎赤子之心,不必责怪。”

    最后,李诚才对上了萧未央,这时候的萧未央,心里感觉到了不对,觉得这家伙也太淡定了,难不成自己想错了?不应该,我的想法不会有错的。

    李诚不紧不慢的开口:“谢公(谢灵运)有云:曹子建才高八斗,这样的人,一般李诚称之为天才。嗯,看来天才这个词的含义,你是理解不了的。来,瞪大你的眼睛看看清楚,站在你面前的人,叫李诚,字,自成,是一个天才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诚稍稍停顿,在现场上千人的目瞪口呆之中,淡淡道:“天才的世界,你不懂!”哄!的一下,现场炸窝了。

    李诚,当着现场上千人,其中不乏曹宪、孔颖达之类的大家,自号天才。

    这个举动,太震惊了!满天下,有一个算一个,没人会如此自夸。但是李诚,就这么干了,还特么的特别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萧未央也傻逼了,随即心头一阵狂喜,这是被逼到墙角了么?技穷乎?

    “呵呵,自成先生果天才耶?不如当着陛下和诸位重臣的面,给大家露一手。”萧未央觉得,李诚一定不敢接这个茬,毕竟今天他是突然袭击,李诚毫无防备。

    不料李诚却淡淡一笑:“你是不是在想,李诚一定不敢答应?”面对李诚的问题,萧未央有点紧张了,该怎么回答呢?好容易给他逼到了墙角,不能给他任何机会。正在琢磨在怎么滴水不漏的回答之时,李诚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为难你了,你还不配。李诚,今天就满足你的要求,展示一下什么叫天才的世界。这样吧,你是哪的人?”李诚明知故问,萧未央却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“在下江东人士!”萧未央如实回答,没发现任何陷阱。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那好,某也不欺负你,你来出题,我来作诗,就以江东为范畴,你只管出题吧。免得说李某不诚心,欺负你一个江东来的外乡人。”

    现场再次震动,李诚这个话,说的太满了。一阵骚动后,现在再次陷入了死寂。

    画舫之上,李世民盯着李诚和萧未央。

    酒席之上,房玄龄、魏征、孔颖达等等,也都在看着李诚。

    身后的二代们,也都紧张的看着李诚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个题目太特别了,江东那个地方很大,物产很多,胡乱找一个为题怎么办?

    李诚却不是很担心,萧未央总归是个读书人,不可能出一坨屎为题目。

    一千多人的视线聚焦之下,萧未央心头泛起一阵慌张,李诚太过镇定了,而且开出的条件太好了。一时间,他还真的想不到什么特别难的题目。

    江东,江东,突然,萧未央一拍额头,大声道:“在下不敢乱出什么歪题,就以长江为题吧,凡与长江有关的诗,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不禁愕然,仰面望天长叹,真是作死小能手!居然出了这么一个题目。

    众人见李诚望天,不免暗暗在想,李诚没去过江东的话,怕是没见过长江。一个没见过的地方,如何做出相关的好诗来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