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九章 杀神
    禄东赞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,他不是为扈从担心,而是担心那个小伙子被扈从失手打死。但是下一刻,禄东赞的眼睛瞪圆了,铁塔一般的黑汉子,竟然被那个小小白脸一般的男子拿住了双臂抡了起来,轰的一声巨响,扈从被狠狠的砸在地上,激起一阵烟尘。

    禄东赞目瞪口呆,这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李诚身后的众人倒是看的很清楚,但见李诚轻舒猿臂,右手抓住对方的左手腕,左手挡开对方的右手,身子一转,后撤步上前,肩膀一顶,双手抓住对手的左臂,使劲一抡。

    结论,一个可以纳入教科书的过肩摔,这是挂逼的力量才能做到的动作。不然的话,这种打击手段,跟送死没区别,力量不足,就等于把颈部送给对手去卡死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倒吸凉气的嘶嘶声,这一幕太过震撼了。谁都没想到,白白净净,一个书生般的李诚,居然能有这个力量,做到了大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    站在侧门台阶上的若儿,当时被刺激的夹紧了腿。明月也没站住,伸手扶了一下门框。这一幕,李诚表现出来的男子气概,直接击穿了一干娘子们的心理和生理。烟

    尘散尽,现场再次一片安静,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,仿佛下一个被轮圆了砸地上的那个人是自己。黑铁塔的身体素质也是太变态了,被这么力道十足的一抡,居然没彻底晕过去,而是挣扎要爬起来。

    李诚上前来,抬脚在他脑袋上一踩,使劲下压:“趴好!”也不知道这黑铁塔是不是听懂了,居然乖乖的趴在地上不动了,扭着脸畏惧的看着李诚,口中哇哇大叫,不知道在说啥。看样子,好像是被打的服气了,一动不动的很老实。

    李诚见他不动了,收回脚,转身抬手:“刀!”钱谷子一抬手,横刀丢过来,李诚抓住。噌的一声,横刀出鞘,寒光闪闪。

    横刀在手,李诚缓缓逼近禄东赞等人,两个扈从手持弯刀,挡在跟前,却不敢发起攻击。很明显,刚才李诚那一下,把他们也都镇住了。禄东赞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李诚,口中充满苦涩的滋味,大喊一声:“都别动!”

    李诚也没听懂他喊的啥,继续逼近时,禄东赞开口用蹩脚的官话道:“且住,我是吐蕃使者。”李诚听懂了,但是却跟没听到似得,横刀一指:“弃械,在地上趴好。”“

    自成先生,不要啊!他们是吐蕃的使者。”一个官员从边上窜过来,挡在李诚的面前。李诚明白了,这是鸿胪寺的官员。李诚淡淡道:“你的账,回头算!现在,给我滚开!”鸿

    胪寺的小官员,哪有胆子继续站下去,连滚带爬的去了一边。李诚看着禄东赞:“最后再说一遍,弃械,在地上趴好。”禄

    东赞眼珠子乱转,不甘心又不敢抵抗,毕竟这里是长安。打起来肯定要吃亏,刚才只是徒手搏斗,不容易搞死人,现在则不一样了,刀对刀!

    “你要开启战端么?不怕你们的陛下杀你的头么?”禄东赞色厉内荏的喊了一嗓子。“

    废话真多!”李诚把刀举了起来,迈步往前。禄东赞晕了,还没见过这么霸道的家伙。

    这时候前方两个扈从已经被逼的连连后退,互相看看,整齐的“啊”的一声大喊,一左一右,弯刀出击。禄东赞没有命令,他们就不能让李诚再靠近。

    “哥哥小心,我来助你!”边上的房遗爱拎着横刀要冲上来时,李诚身子先是往左边也闪,刀也跟身子的势头,狠狠的劈下去。当面的番人抬起弯刀要挡住。叮

    的一声,弯刀就像豆腐一般被切断,横刀继续下落,从头到脚一路下来,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噗!血雨飞溅,一个粗壮的扈从,竟然被一刀劈作两半。右

    侧的弯刀,此刻也到了,对着李诚的脖子砍来,李诚一个撤步转身,横刀朝上一撩,噗嗤!刺啦!

    弯刀砍空之后,番人扈从的身子呆滞了一下,不敢置信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,这一刀直接给他开膛破肚,肠子都流了一地。轰,番人扈从跪下,往前一扑,倒在血泊中。..

    现场太过血腥了,满地的肠子和血泊。

    不少人看不下去了,扭头哇哇的在那吐。一干兄弟会的人看傻眼了,我了个打草,李家哥哥竟然勇悍至厮。之前是没见过,今天算是见识到了。所有人心里都给李诚跪了!平

    时笑嘻嘻,没啥脾气的李诚,砍人的时候居然如此利索,如此血腥。若

    儿和明月各自扶着屏风的座子,在那吐的不亦乐乎。李

    诚就跟没事人一样,继续往前,横刀指着禄东赞,冷冷的吐出一句话:“弃械,在地上趴好。这是最后一次机会,不然你们全都得死在这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知道今天过不去了,尽管感受到了强烈的屈辱,但是他更感受到了李诚炽烈的杀气!如果自己不顺从,他会毫不犹豫的上来,一刀砍掉自己的脑袋。“

    弃械,跟着我做!”禄东赞是个聪明人,聪明人都怕死。所以,他很光棍的抽出刀鞘上镶嵌了宝石的弯刀,丢在地上,整个人趴在地上,双手抱头。

    所有扈从一看他这么做,纷纷跟着一起做了。李诚心里一阵遗憾,这厮真的不要脸,你在硬撑几秒也好啊,我好有个借口,把你们一并送去见阎王。

    李诚心里叹息,脸上却依旧冷冷的样子,头也不回,死死的盯着禄东赞,喊了一嗓子:“来人,绑了!送大理寺处置!”

    里长和一干不良人如梦初醒,一拥而上,把一群人都绑了个结识。禄东赞被绑的时候,一动不动,很是配合,李诚的眼神一直盯着他,千万不能再给他杀人的借口了。

    缴获的弯刀有好些,里正很识趣,拿禄东赞那把镶嵌了蓝宝石的弯刀双手捧着给李诚:“自成先生,这是您的战利品。”李诚淡淡扫一眼:“华而不实,拿回去给娘子玩耍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抬手,抓住了弯刀,丢给钱谷子,横刀也丢了过去,浑身是血的李诚,转身朝众人抱手道:“今日被番人坏了兴致,某要回去洗也洗晦气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一干兄弟纷纷拱手道:“哥哥威武,哥哥慢走。”说实话,换成别的结果,大家都会喝彩叫好。但是今天这一幕,太过血腥了,大家都吓傻掉了,忘记叫好了。

    牛二贵把马牵来时,之前被抡在地上的黑铁塔突然动了,四肢伏地,一路爬行奔着李诚,众人一阵惊呼之时,见他动作很快,一溜烟的就爬到了马鞍边上,跪在地上看着李诚。大

    家这才明白,他不是要攻击李诚,而是要给李诚做踏马石。李

    诚也很好奇,这黑铁塔是啥意思,这会也没啥可选择的,逼格必须维持下去。一点都不客气,踩着他的背,翻身上马。李诚刚刚坐稳,黑铁塔就起来了,推开牛二贵,牵着缰绳。好

    嘛,这是要给李诚当马夫么?一干人等看着都很好奇,李诚也觉得有趣,这家伙看起来是要抛弃禄东赞了。被绑成粽子的禄东赞,这个时候喊了一声:“他叫山,要给阁下做家奴。请接受他的效忠吧,这是草原上最勇猛的好汉,他战败了,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明白黑铁塔的意思,李诚冲他笑了笑,抬手招来那个鸿胪寺的官员:“告诉他,跟在后面就行了!”鸿胪寺的官员赶紧翻译,黑铁塔赶紧松开缰绳,跟在李诚的马后。“

    各位,告辞!”李诚一抱拳,策马缓缓而行。回去的路上,浑身血腥的气息太过熏人了,沿途行人纷纷躲避,看清楚是李诚之后,都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回

    到家里,李诚才发现鸿胪寺的官员也跟来了,李诚不免好奇的问一句:“你跟来干啥?”“

    卑职,自成先生不是还没处置卑职么?卑职现在不跟着来,怕是活不过明日。”这官员倒是很光棍,李诚抬手用马鞭狠狠的一抽:“丢人现眼的东西,自己回去找上官,请求责罚。理由是未能以死捍卫我大唐的尊严!滚吧!”鸿

    胪寺的这家伙是个文官,口音是剑南道一带的。被李诚一鞭子抽了,脸上带着喜色道:“卑职明白!”说着转身就跑了,不敢有半刻的停留,这条命算是留下了。

    李诚交代牛大贵:“带他去洗一洗,让他刷刷牙,换一身衣服,臭死人了。”说着迈步进门,堂前的台阶上,崔芊芊闻讯已经到了,看见浑身浴血的李诚,吓的腿都软了。莺儿扶着颤巍巍的上前道:“郎君,这是怎么了?去个文会,怎么变成这样?人没伤着吧?”

    李诚呵呵一笑:“都是别人的血,说来话长,让人烧水我洗个澡。”曲

    江文会还在继续的时候,大太监健步如飞的来到李世民跟前,低声说话。当

    的一声,李世民手里的酒樽,落在了案上,口中惊呼:“竖子!”宿

    卫登门时,李诚已经换了一身衣服,安静的在堂前,捧着茶杯等待。看见李君羡便站起道:“走吧,等候将军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李君羡叹息一声:“你就不能安生一点么?”李诚叹息:“流年不利啊!”天

    黑前,长安城里流传着一个新的外号:杀神,这个外号属于李诚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