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章 又坐牢了
    大理寺监狱上下,一片欢声笑语,李诚人还没到呢,老远就能听到开心的笑声。扭

    头看看身边的李君羡:“李将军,我就这么招人恨么?”李

    君羡没理睬他,这是明知故问,这种人只要有机会就要装逼,真讨厌!牢

    头张三连滚带爬的出来,老远就给李诚作揖:“李县男,小的想死您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翻身下马,一脸的没好气,踢开他:“滚远点,别套近乎。你特么的想会我才怪呢,你明明是在想,那个行李的冤大头又来坐牢了。别解释,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。”

    牢头一点都不尴尬,笑嘻嘻的拱手作揖:“下吏已经给您把房间都收拾好了,为了让您住的舒服,特意铺的地毯。”李诚听着一愣:“地毯?哪来的?”“

    嗨,这事情小的差点给忘记了,长安城里的郎君们,从胡商手里买了送来的。”张三赶紧解释,李诚点点头:“真的是买的么?我看是抢的吧?”说着往里走,过了大门院子里站了一群人,一帮二代站的好整齐。李

    崇真站在最前面,笑呵呵的拱手:“都道哥哥要来住几日,兄弟们弄了条地毯,免得寒气伤了哥哥。”李诚无语的看着眼前这帮人,难怪刚才听到那么多笑声,原来这帮人在这等着呢。不用看,至少不下三十个人,都是长安城里能数的着的纨绔。

    为首的自然是兄弟会的一帮人,一个个的昂首挺胸,跟着李家哥哥,太有面子了。“

    见过李家哥哥!”众人整齐的呐喊,就像排练过的。李诚淡淡的摆摆手:“别在这闹事啊,李某谢过了,记在心里。出去之后,有一个算一个,去李庄喝酒。”众

    人轰然应诺,李诚不紧不慢的继续往里走,一干兄弟会的人了解李诚的脾性,也都没跟着进去凑热闹,目送李诚离开后,李崇真笑道:“哥哥认下各位兄弟了,都走,不要扰了哥哥的清净。”房..

    间还是那个房间,但是已经大变样了。地上铺着地毯,各种家具齐全,床也收拾的整整齐齐的,还有两个小娘子,怯生生的站在一边候着。李

    诚站在门口,想了想没进去,退出来问张三:“这俩是啥回事?”张

    三笑嘻嘻的回答:“回李县男,这是两个新罗婢,河间君王家的二郎,特意送来伺候哥哥。”p,原来是李孝恭的手笔,这老匹夫,真是敢啊。就不怕李世民抽他?仔

    细一琢磨,估计李世民还要赞他一声呢。吐蕃嚣张,其实李世民早就想抽过去了。不过战争这个东西,不是说打就打了。要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。

    至于李诚在这里坐牢,那也是做给外面的人看看,当街砍死两个外藩使节的随从,不处置一下说不过去。再一想那帮二代花钱的手笔,李诚气都不打一处来,等着张三道:“便宜你等了!”张三笑的嘴留裂开了,连连拱手:“托福托福!”不

    开心才特么的是怪事,三十几个二代来给李诚布置牢房,一人丢过来几十贯钱,都不带眨眼的,丢下一句话:“照顾好我家哥哥,招呼不周,仔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长安城这一夜都传疯了,李诚的新闻和八卦,从来都是长安城关注度最高的。

    关键还是今天李诚的八卦,一波接一波,一浪赛一浪,把长安城的百姓都弄的高ha迭起。先是李诚参加了曲江文会,一曲临江仙唱的满场寂静。接着一首“春江花月夜”,直接把g到了绝大多数文人的g点。本

    以为这已经很给力了,不料画风一变,李诚化身杀神,平康坊里力降巨人,刀劈两个番人。这一幕,看见的人不少,传的叫一个快。可

    以说,李诚的八卦,从上至下,都在津津乐道。再好的文采,懂得欣赏的都是少数,但是番人无礼,李自成一人就让番人拜服的故事,逼格太高了,真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。

    李诚不知道这些,在牢里享受的很呢。新罗婢为啥受欢迎呢?李诚也不是很清楚。仔细琢磨了一下,大概是因为身材小巧,肌肤白净,温柔体贴,会伺候人吧?这些优点,胡姬也是有的。但是胡姬没有成为大户人家蓄养的流行色,估计是因为体味的缘故。坐

    在椅子上,新罗婢左右侧立,一个见他要喝茶,立刻双手奉上。一个坐椅子上,解开襟怀,把李诚的脚捂着。爽啊!可惜,没有一本书看看,想还得自己写,不对,是抄。

    新的杂志,迟迟没有弄好,就是却一个长篇连载啊。李诚思来想去,按照这个时代的审美,抄金庸梁羽生肯定扑街啊。抄西游记,你要造反么?直接被李世民拉出去砍头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还是无书可抄,悲愤不已。早知道,就不着急抄那么多本书去卖钱了。

    最后无奈之下,只好想起了一本放在当下,就是马屁书的说唐。嗯,名字改一下,叫做隋唐英雄传,内容再稍稍注意一点,不要有什么不和谐的东西。主力还是要拍皇帝马屁,歌功颂德就不会有大错。这是任何时代都行得通的招数。李

    诚一边写着,一会手冷了,正准备自己去火炉上暖一暖,边上新罗婢放下茶杯,解开襟怀,将双手放在胸前。p,你们这样还叫不叫人好好写书了?在这样我太监了啊!两

    个新罗婢年龄都不大,一个叫欣美,一个叫玉奴。都是李孝恭花大价钱买回来的。现在都便宜李诚了,不能不说,这老家伙比李道宗聪明,总能找到李皇帝的爽点。

    李世民肯定不会严惩李诚的,夸都来不及呢。小小吐蕃,竟然挑战大唐的尊严。要不是周边藩国太多,不好意思连个样子都不做,李诚根本不用来坐牢。

    李世民心里怎么想的,别人不知道。毕竟这一次,李世民派了五十个宿卫来了,直接在大理寺安家,不让李诚见外客。若儿和明月来探监,直接被宿卫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崔芊芊倒是没去探监,李诚走的时候交代的很清楚,就是走个形式。当然了,心里还是很不安的。毕竟李诚这次是当街杀人了,还杀的使团的成员。就

    在崔芊芊坐卧不安,无心晚餐的时候,外头有人来传话,宫里来了旨意。崔

    芊芊大为吃惊,毕竟李诚不在家啊。赶紧出来接旨吧,不料大太监来的很快,直接笑着拦住她要大张旗鼓迎接的举动,笑道:“陛下有口谕,崔氏出身高贵,知书达理,贤良淑德,特晋五品诰命。侧室杜氏,温婉守礼,晋七品诰命。”说着捧过来一份圣旨,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圣旨啊。抬

    头是门下,落款是李世民的玉玺,不是那种连个落款都没有的纸条。

    李世民这是要干啥啊?很明显啊,就是要让崔氏安心,顺便给大家看看。李诚坐牢是坐牢了,但是他捍卫大唐尊严的举动,还是要赏赐的。不能明着赏赐李诚,就赏赐他媳妇。朝

    廷封的诰命夫人,对于崔芊芊来说,有点迟了。但是现在来的也不晚,有了这个诰书,她就是一块石头落了地。从今天开始,没人能挑战她在家里的地位了。谁来都是渣渣。大

    太监还带来了一身行头,崔芊芊让莺儿捧着,让人给大太监备下了一份厚礼,客客气气的送走不提。晚上睡觉的时候,崔芊芊都在把一身诰命行头摆在枕边,睁眼就能看见。作

    为姐姐的崔媛媛,看见崔芊芊的诰书和行头,羡慕的眼珠子都红了。更值得羡慕的还是秋萍,人都不在长安,就得了一个七品诰命。她只是一个妾室啊!由此可见,李诚圣眷之隆。崔芊芊那边还好一点,秋萍的待遇,能让一干后院的女子嫉妒的发疯了。

    至于是不是合理,李世民才不管呢。你要有李诚这个牛逼,为捍卫大唐的尊严,陛下的尊严,敢于拔刀砍人,完全不计后果,陛下也不会亏待你。

    这事情李诚就不知道,晚上睡觉倒是没有对新罗婢下手,一个是地方不行,完全没气氛。一个是特么的新罗婢还有点幼,问清楚才知道,大的十二岁,小的十一岁。尼玛,那帮权贵真是禽兽啊。这两个,都是十岁上头进的李府,有人培训了一年。白

    天是婢女,晚上是奴。这就是新罗婢的现状,她们存在的目的,就是讨好主人。而且她们不算是人,只是一个物件,权贵之间可以互相赠送这些婢女。

    如果李诚看上了某个婢女,也是可以讨要的。这个时代就是这样,毫无道理可讲。

    什么人权啊,女权啊,都是狗屁。你要敢站出来说这个,就得被人乱刀砍死。这

    一夜李诚也没怎么睡好,两个香喷喷,软绵绵,滑腻腻的身躯挨着自己睡,不好意思下手,真是太特么的受罪了。

    大太监来的时候,李诚还在床上睡着呢,两个新罗婢倒是起来了。进

    了牢房门,看见李诚在床上被叫醒,坐在床上发呆,大太监只是笑了笑道:“自成先生,不用起来了,奴婢带来的只是口信。”

    李诚嗯了一声,还是起来了,大太监耐心的等了一会,李诚在新罗婢的伺候下穿戴整齐了,大太监才笑道:“陛下口谕,李自成,呆三天,朕放你出来。有气,将来找吐蕃人去撒。”说

    完话,大太监转身就走了,李诚暗道:老子有个屁的气,只有火,无法发泄的火。算了,跟你也说不明吧,你没这个基本条件。

    低头看看,衣服遮住的地方,此刻旗杆竖起。身边却是两个能看不能用的新罗婢,李诚觉得吧,李孝恭一定是故意害自己来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