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一章 大事可谋
    崔芊芊差人去把秋萍接回城里,有了诰命之身的秋萍,虽然不能比崔芊芊,但也不是一般的大妇能拿捏的小人物了。她是朝廷承认的诰命,受国家法律保护。

    崔芊芊固然有点吃味,却更多的是赶到了欣慰,隔壁那个小浪蹄子才是最大的对手呢。秋萍性格好,啥都不争,守着个女儿过日子,威胁不大。

    得知李诚又入狱了,秋萍很是紧张,待见到诰命和行头,知道自己得了七品诰命之身,当时就眼前一阵星星乱冒,直接晕过去了。边上的丫鬟手脚快,给她扶住,这才没摔着。

    一通掐人中,秋萍醒来了,眼泪跟下雨似得往下掉。捧着诰身,如在梦中。

    崔芊芊在一旁假装大度道:“哭甚么,这是喜事。郎君在大理寺,住的比家里都快活。说是跟前有两个新罗婢伺候着,不用担心他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礼法和制度的压力下,女人也没有不吃醋的。要不长孙皇后能被后来史家们各种吹捧呢?不就是弄个《女则》么?不就是没事就给李世民找女人么?

    说穿了,后来那些史家,不都是臭男人么?绝对男权时代,大概就是这样了。房玄龄的夫人卢氏,为了反抗,连毒酒都敢喝,成就了吃醋的段子,但是这种女人是极少数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吃醋这个段子里,充满了时代女性的悲哀。

    萧未央也在悲哀之中,一首《春江花月夜》诞生的背景板,成为了长安城的笑柄,乃至天下人的笑柄。回到魏王府,萧未央也没脸见人,房间里喝了个酩酊大醉。

    醒来时已经是晌午,看看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,萧未央不禁一阵悲凉。准备收拾收拾行礼走人的时候,外头丫鬟端着水进来,很是热情的样子道:“萧郎君醒了么?妾身伺候您梳洗穿戴。”

    萧未央很是吃惊,看着她道:“你怎么没走?”这丫鬟是魏王府派来的,自然知道萧未央的事情。也不是她情操多高尚,只是她得了管家的命令,必须伺候好萧未央罢了。

    不能说真话,真话太伤人,这丫鬟还是很嘴甜的表示:“郎君哪里话来,殿下有吩咐,妾身只是个伺候人的下人,如何能挑选?郎君在一日,妾身便伺候一日。”

    萧未央听着一阵感动,叹息道:“世态炎凉,不过一夜之间,身边就只剩下你还在。”

    丫鬟笑道:“郎君还是别感慨了,管家有话,王爷还等着您呢,赶紧梳洗吧?”

    萧未央心中一惊,这就是要送客了么?无所谓了,反正都这样了。萧未央抓紧梳洗,换了一身衣服,丫鬟帮忙梳头扎好,送他出门。

    李泰正在书房里等着,萧未央跟着下人到的时候,听到里头一阵欢笑声。心道:殿下的心情不错,想来能走的体面一些。

    不料进门见礼之后,李泰却站起来扶一下,极为热情道:“萧先生来了,就等你了。”

    萧未央看看在场的有苏勖、萧德言、顾胤、蒋亚卿、谢偃,这几位都是李泰的幕僚。以萧未央看来,苏勖还有几分谋略,余者不过是一群书呆子。

    下人搬来椅子,萧未央忐忑不安的落座,等待着命运的判决。

    可是李泰丝毫没有打发他的意思,跟着大家聊《扩地志》,说了一会,似乎兴致很好。全书即将完成,李泰也找到了一点贤王的感觉时。苏勖开口道:“听闻太子师孔祭酒,又当面谏言太子,语气很重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萧未央心中狠狠一惊,这是要当着他的面讨论太子么?难道说,李泰并没有因为自己昨天的失败而怪罪自己么?还是苏勖给自己说了好话?

    提到太子,李泰表情微微一暗,笑道:“太子妃即将生产,父皇那边几次派人过去。”

    萧未央决定不要开口了,就带着耳朵听吧。苏勖这边情绪也有点低落,这个时候的李泰,固然能得李世民喜欢,但是想撼动太子的地位,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余下几位,这时候也不说话了,都是文人,也都不笨,这种话题,李泰不是私下里问,谁都不会去回答的。李泰见大家都不说话,拍拍大腿道:“今日就到这吧,苏先生,萧先生,你们留一下,孤有事相询。”

    余者纷纷告辞离去,留下两人时,李泰才叹息道:“非萧先生之谋,孤如何能目睹那《临江仙》与《春江花月夜》的诞生呢?尤其是那《春江花月夜》,千古绝唱!”

    萧未央有点脑子不够用了,原定计划是他出面,挑战李诚。但是萧未央临时改变计划,拿李诚的年龄和阅历说事。本意是打击李诚的名望,揭穿他伪名仕的面具,趁机出个命。怎么在李泰的嘴里,变成了自己的谋略,逼出了李诚的佳作呢?

    苏勖笑道:“殿下所言极是,自成先生太过低调,非奇谋不足以令其提笔啊。”

    萧未央秒懂,这是苏勖忽悠了李泰,立刻笑道:“殿下,非萧某一人之功也,苏先生才是主谋,在下不过是个马前卒。”

    李泰摆摆手道:“不须客气!《扩地志》即将成书,接下来,萧先生何以教孤?”

    萧未央听着心中一怔,这是正式把自己当谋主了么?看看苏勖,此君面不改色的扶着胡须,萧未央谨慎的斟酌一番才道:“殿下,改命逆天,素非一日之功也。窃以为,圣人对太子要求严格,短期内太子还能承受,长此以往,必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遇见了挂逼李诚,萧未央还是很厉害的一个人物。平康坊之事,就是他小试牛刀的手笔。作为一个敲门砖,得到了李泰的认可。

    “苏先生以为如何?”李泰转头问苏勖,苏勖也是点头笑道:“萧先生所言极是,圣人一代雄主,非寻常人能比。然则太子,聪慧过人,却极少磨砺。圣人以己为榜样要求太子。故而,太子师者,多为直言敢谏的饱学之事。”

    李泰费解的看看苏勖,那意思你这话我不明白,说仔细一点。苏勖倒是又给了萧未央一个表现的机会,毕竟这番道理,都是萧未央说的,他只要微笑不语,装逼就行了。

    萧未央很配合的开口道:“太子诸师,年长饱学,故而不免迂腐,加之刚直,每每直面谏言太子。时日一长了,太子必然厌倦。窃以为,太子妃不能诞下龙孙便罢了,一旦诞下龙孙,此东宫盛极必衰之兆也。”

    李诚要听到这话,肯定能吓一跳。挂逼知道历史的进程,得出这样的揭露很容易,但是萧未央一个古代人,居然凭借现象做出这样的推断,可见这个人有多厉害了。

    李泰虽然没有明着说要夺嫡,但是在场的两位心里都明白。所以,话里头虽然没有明着说要干翻太子,夺取太子的位子。实际上话里话外,都是这个指向。就差没有明着说:殿下,我们帮你干翻太子,你来当太子好了。

    李泰听着面色稍缓,故作沉吟,萧未央知道他等着下文呢,不紧不慢的继续道:“当下之计,殿下只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就行了。然后耐心等待,太子压抑日久,必暴其短。届时不必殿下出手,自有言官弹劾。非要做点什么,无非就是稍加引导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稍加引导?”李泰听着眼睛一亮,看了过来。萧未央笑道:“很简单,无非就是投其所好而已。太子喜欢甚么,就给他甚么。”

    李泰心中一惊,看了一眼苏勖,东宫有自己人,这等机密之事,怎么告诉的萧未央呢?

    苏勖却微微一笑道:“萧先生大才,有萧先生相助,大事可成。”

    萧未央再次体现出他的才智的一面,起身拱手道:“殿下,在下还没吃早饭,先告辞了。”说着扬长而去,李泰也没生气,就是笑着目送他离开。苏勖等到就剩下两人之时,才开口道:“殿下,此事不难猜也,萧未央此人,才具在苏某之上,殿下可大用之。”

    苏勖不是假清高,而是以退为进。果然,李泰摇摇头道:“苏先生乃孤之心腹,非常人能比。这样吧,萧先生的待遇,再提高一些,比苏先生差一级,如何?”

    苏勖起身拱手道:“殿下英明,苏某拜服。”

    李承乾一脸阴沉的回到东宫后院,太子妃苏氏来迎接,李承乾只是点点头,就这么走回书房去了。作为太子,李承乾的日子过的并不愉快。身边的老师都是些什么人,看一看就知道了。李承乾才多大啊?天天被一群老夫子用口水洗脸,李世民能忍的住,他忍不住也得忍。

    一次两次就算了,时间一场,全是耳边风,李承乾学会了当面虚心接受,背地里我行我素的招数。李承乾的心里,渐渐的产生了一些扭曲,与一干东宫臣僚的关系是表面上亲热,真正喜欢的,还是东宫那些身边的宦官。

    贞观十二年的李承乾,还没有走上被李世民厌恶的道路,不过这个苗头已经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李承乾,还是很努力的在扮演一个合格的储君的演员。

    告辞了太子妃,身边只有宦官的时候,李承乾才有一种回复真我的轻松感,脸上的笑容也变得真实了一些道:“去,取十里香来,孤要谋一醉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