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三章 惨惨惨!
    小孩子总是充满好奇心的,比如卢照邻就是,跟在曹宪身边,问题很多。(ps:前文有误,应作卢照邻,写的时候记错了,这会王勃还没出生呢。特此纠正!)

    “师傅,自成先生说的细柳营和绛侯,是何典故?”小孩子问题多,但是不等于曹宪会回答他,毕竟这话题对于孩子来说,太过深奥了。但

    是孔颖达却不觉得这话题不合适小孩子知道,接过话道:“汉文帝设三军护卫长安,绛侯者,周亚夫也,时任河内守,屯兵细柳营。文帝前往劳军,营门守军拒之,称军中只知有将令,而不知其他。文帝不得其门而入,等士卒通报周亚夫来迎。”孔

    颖达既然说了,曹宪也就不留着了,对卢照邻道:“周亚夫结局不佳,正在此处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啊?周亚夫晚年被整的很惨,不是皇帝卸磨杀驴,病根子在这呢。

    孔颖达叹息道:“以史为鉴,故,自成不取周亚夫、主父偃,而取贾诩。其智深矣!”卢

    照邻似懂非懂,但是脑子里留下了印象,李自成很厉害。

    大理寺的牢房里,李诚继续他的抄书大业,时间长了手冷,习惯性的想搓一搓,边上的玉奴赶紧抓住他的手往怀里塞。李诚也习惯了这个待遇,眯着眼睛享受这种温润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,李诚的嘴角微微抽动几下,睁眼看着玉奴。以前都是隔着内衣,这次直接贴在肌肤上。小小年纪,就知道撩汉了?哦,也是啊,新罗婢从接受过专业的训练。

    李诚享受的同时也很好奇,这小姑娘的脑子是怎么想的?才多大一点人,经得起风雨么?但是人家却不是这么想的,这会两个新罗婢的内心非常的恐慌。她们长期被人灌输的观念,就是在床底之间取悦主人。头

    一个晚上,李诚几乎啥都没干,躺在一起而已。这就让她们很紧张了,难道是主人不喜欢自己么?那些不受主人喜欢的新罗婢,一般都是三个结局,被送人,被卖掉,被打死。

    李诚生的俊俏,这两个新罗婢也懂人事了,自然是爱俏的。刚才就在担心一个问题,万一那三个牢头,跟李诚讨要她们,主人是不是就随手转动了呢?三个老头那一脸橘子皮,想想都会厌恶的,如何比的了眼前这个。

    所以,两人私下里商量一番,不如加大力度,更加主动一点。让主人喜欢自己,别送走。于

    是,才有了这档子事情。李诚很好奇的看着玉奴,也不说话。玉奴壮了胆子,往怀里一坐道:“主人,不要把我们送给老头,好不好?”李

    诚秒懂,这俩是被人送怕了。想想她们也确实可怜,被人当做货物一般,送来送去的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们只要乖乖的,我就不送走你们。”李诚答应了下来,玉奴低声欢呼道:“主人,我们一定乖乖的。”说话间,轻摇腰肢,小磨盘似得转动。

    李诚抽出手来,把她拉起,在小屁股上拍一下:“小小年纪不知道厉害,等几年再说。”实

    际上李诚是发现火气上升的很快,小磨盘再转下去,怕是要开车了。玉

    奴见李诚一脸笑容,心道:主人果然欢喜这般的。嗯,现在还是白天,晚上继续努力。

    李诚的车没开成,很惨。但是有人比他更惨,这个人还来探监了。

    看着裴行俭手里拎着的一包点心,李诚就想一脚把他踹出去,什么人啊?你探监就带这点东西?一点都没诚意不是,所以啊,李诚一点好脸色都没有。“

    这人是谁啊?张三,你给我滚过来,谁让你放他进来的?”李诚一声吼,牢头张三连滚带爬的出现了,连连拱手道:“回县男的话,此人自称先生故交,左卫参军。”裴

    行俭一点都不尴尬,反而笑嘻嘻的上前拱手:“李县男,小弟特来探望。”

    李诚呵呵呵的冷笑,对张三道:“要不他滚蛋,要不你滚蛋,选一样。”

    不等张三翻脸赶人,裴行俭赶紧掏出一封信:“这是苏将军给先生的信。”哼

    哼,李诚这才收起冷脸,接过信看了起来。苏烈的信里的意思,本该亲自来的,但是觉得李诚不会有事,就不凑热闹了。劣徒守约(裴行俭的字),年少孟浪,还望先生海涵云云。总之就是,赔礼道歉,一点都不诚心的那种。苏

    烈的面子必须给啊,李诚看完信,淡淡道:“好了,你可以走了,我不想再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裴行俭是历史上的大牛人,把他当成狗来撵,好爽!

    裴行俭被撵,却没有动一下的意思,软磨硬泡的求来一封信当护身符,自然要达到目的才肯离开。于是上前作揖道:“自成先生,在下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听这话,脸色更难看了,上次这货假冒粉丝,骗自己的手书去骗炮,这笔账还没算清楚。怎么又来这一招。“裴守约,是不是觉得,我这个人面善可欺?别以为有苏烈护着你就没事,你信不信我一句话,长安城至少有五十个人,愿意免费代劳打断你的三条腿。”

    李诚说打断腿的时候,眼神盯着裴行俭的裤裆,裴行俭吓的身子一弓,赔笑道:“行俭知道错了,特来向先生请罪,还请先生饶恕则个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不跟你计较,你走吧。”李诚的话里一点余地都不留,年轻时代的裴行俭,那傲气足的很,一般不肯服人。李诚本着先收拾他一顿,让他老实一点,以后好招呼的想法,此刻是怎么冷怎么来。

    张三已经在撵人了,裴行俭虽然不甘心,还是只好拱手告辞,一步一步的往外挪。

    李诚也不明白一个事情,那就是裴行俭为何会如此低三下四?难道说,另有隐情?确

    实是有隐情,因为裴行俭现在去平康坊,便是最差劲的娘子,也不愿意接待他。为

    啥会造成这个结果呢?这事情还得落在李诚的头上,明月梳头那一夜,被灌了许多酒,随口吐槽了一句“那裴行俭骗了某的手书,在平康坊招摇”。李

    诚是什么人啊?平康坊只要是个娘子,没有不感激他的。那吐蕃凶汉,何等的霸道。里正没拦住,不良人伤了好些个,便是横行的二代,也闹个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一干娘子们,目睹李诚摔翻恶汉,刀劈两人,无不以长安有李诚为荣。但凡接客,都要说一句,那一日不是自成先生,我等便要遭番人凶汉的屈辱。裴

    行俭过年期间,没想到遇见这么一档子事,去了平康坊,被相好的娘子婉言拒绝道:“不是妾身不喜郎君,奈何平康坊上下,都感激自成先生相救,裴郎君且回吧,妾身还要出门见人的,接了裴郎,怕是出门要被人骂杀的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哪个酸书生知道了这个话,便戏言:晋有看杀卫阶,  今有骂杀娇娘。两

    件事情根本就不搭界,但是市井之间谁管你这个,就是当个笑话来说。于是,裴行俭就悲剧了,成为平康坊黑名单头号人物,甚至还在那些吐蕃番人之上。还

    有刁钻的娘子戏言道:接了吐蕃凶人,不过是被鬼压一回,接了裴郎,不敢出门了。有

    这么一档子事,裴行俭在平康坊还怎么混。其实李诚就是开玩笑吐槽,但是这些娘子却都是记得李诚的好的。旧时风尘女子,多有侠气者。据传柳永死的时候一贫如洗,还是技家女子,凑钱安葬,办了还算风光的葬礼。并有吊柳七的习俗。因

    为李诚一句话,裴行俭就成了这个样子,你说他惨不惨。这不赶紧来找李诚,希望能解决这个问题。不然只能在家呆着,离开社交活动的年轻人,生活多无趣啊。再

    说了,这名声也不好听啊,一直背着,以后怎么做人?千不该,万不该,耍小聪明。

    李诚哪知道还有这个事情啊,裴行俭出来看见若儿也来探监,赶紧上前赔笑道:“若儿妈妈,裴某有一事相求。”若儿倒是好说话的,停下笑道:“裴郎君在李郎君处碰了壁么?”裴

    行俭尴尬的笑了笑,若儿没继续让他难堪,笑道:“待我与李郎君说一句,不担保行。”裴

    行俭赶紧再次谢谢,若儿笑眯眯的进来了。

    李诚在平康坊横刀劈人的壮举,被若儿带来的好处很多。本来一些不是很服气的妈妈,现在也都低头做了小。不这样不行,下面的小娘子要闹事。都怕若儿在李诚面前说短话,回头李诚一句话,在平康坊的名声就臭了,还怎么做营生?

    李诚的戏园子计划,这些日子进行的很顺利,若儿自然是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只是李诚坐牢中,若儿便动了探望的心思,都道老房子着火烧的快,没个勾当倒也无所谓。勾当了之后,若儿这心里长满了草,难以压抑。

    于是便来大理寺,本欲使钱探监,不料狱卒一看是她,便大开方便之门。

    若儿不免好奇,这些狱卒可不是好想与的,人要进了大理寺的大牢,没钱可别提探监。

    李诚这边见若儿进来,顿时大喜过望,一团火再不灭掉,就得自燃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