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四章 不敢乱开车
    “你们三个,去门口守着,不许人进来。”李诚一份吩咐,两个新罗婢和若儿的丫鬟一道,歪着嘴出来了,守在门口。李诚那番嘴脸,谁都看的出来是什么意思。三

    人还没出门呢,就听到身后若儿一声惊呼:“郎君且慢,莫撕破”慢

    不下来,一顿行云布雨,李诚才算灭了火。浑身舒爽,念头通达了,靠在床上的李诚,叼着烟斗,若儿一脸满足,贴在身侧,低声笑道:“适才见了裴郎君,妾身就想笑。”

    李诚好奇道:“他有啥可笑的?”若儿这才将事情说了一番,李诚听的目瞪口呆,不料这平康坊的娘子们,如此给面子。酒后一句戏言,她们就当了真。“

    如此,你让人给他带一封信,我出狱那日,他来接送一番就是。”李诚觉得,不让一个年轻的浪子去平康坊浪,简直太不人道了。

    若儿笑道:“郎君坐监三日,出来时是十二日,在家呆一日,隔日去平康坊,届时请那裴郎君来饮酒,自然风平浪静。”李诚道:“这主意好。”说

    话间,刚吃一顿的若儿,小手又作怪,笑道:“此间乐,妾不思平康坊。”“

    乱用典故,该打!吃我一棒!”李诚笑着打趣一句,又是一番折腾不提。

    三日期满,李诚出了大理寺监狱,身后还带着两个新罗婢,这哪是来坐牢的。不料迈步出门,外头一堆人在等着他。见李诚出来,人群整齐的发出声音:“恭迎自成先生出狱。”李

    诚被眼前的阵势吓着了,人实在是太多了,大理寺的牢房外头,有一片空地,现在都占满了人。自己的家人和那些二代兄弟们,居然是少数。再

    仔细一看,莺莺燕燕,香风熏人,仿佛那平康坊的娘子都到齐了一般了。

    这些娘子们,不但人来了,还带了乐队。一声恭迎之后,便响起了丝竹这声。

    一干娘子齐声唱了起来: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滟滟随波千万里,何处春江无月明”面对一干平康坊的娘子们的合唱,虽然不知道是哪个挑头组织的。李诚的心里如何能不感动?当

    下面色肃然,正色拱手,虽然没说话,但是肢体语言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一干娘子见状,唱的更起劲了。“江流宛转绕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”李

    诚呆呆的站在原地,保持着拱手致谢的姿态,一直到一曲唱罢,一干娘子纷纷道:“不然扰先生与家人团聚,就此告辞。”说着一哄而散,不一会走了个干净。李

    诚连连拱手,面带感动的泪水。这时候,崔芊芊和秋萍才上前来,左右拉着李诚的手,仔细的打量一番。崔芊芊道:“郎君果真没吃苦头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有兄弟们照应,又不是甚么大事,哪有苦头来吃?”秋萍在一旁也不说话,只是不停的掉眼泪。李诚抬手去擦道:“你怎么还哭上了。”秋

    萍道:“郎君有所不知,前日朝廷有旨意,崔姊姊封五品诰命,妾身也有七品之封。一切都拜郎君所赐。妾身有此殊荣,郎君却在牢中受苦,如何不悲?”李

    诚笑道:“你看我身后有两个人照顾着,哪有苦来吃?”秋萍道:“不过是两个人,如何照顾的过来?如何比的了家中。”

    李诚无语,是啊,身边只有两个人照顾,确实比不了家里。但是,真的要这么奢侈么?崔

    芊芊见状便道:“秋萍说的有理,这两个小娘固然可爱,身子却单薄的紧,怕是未必能照顾的过来。”这女人是要吃棒子打了,居然加重了“照顾”二字的语气。你在暗示什么?

    “你们先去车上等着,待我见了各位兄弟,一起回家。”李诚赶紧踩刹车。

    一干兄弟会的纨绔们,还有一群跟着起哄的纨绔,都在一旁耐心的等着。李诚过来,正色拱手:“这些日子,劳烦各位兄弟了。”一

    干人等面露喜色,整齐拱手道:“哥哥好。”李崇真笑嘻嘻的上前,挤眉弄眼道:“哥哥,不嫌我等罗嗦,喜欢就好。”喜欢?新罗婢么?还是坐牢?“

    十四日,明月轩,我请大家喝酒,都到啊。”李诚笑道,众人轰然允喏。

    李诚回来时,才发现不对头,马车边上站着不仅仅是几个老卒,还有一堆丫鬟。看看不下三十个人,还都眼生的紧,这都是哪来的?

    难道说,刚才李崇真所指的喜欢,应在这里了?果不其然,钱谷子笑嘻嘻的上前道:“家主,这些丫鬟,都是各位郎君送的,说是家里调校好的,专为庆贺哥哥出狱。”

    庆贺我出狱,你们就送丫鬟?这是不怕我家变的意思么?回头看看崔芊芊和秋萍,秋萍还好,一脸的笑容,崔芊芊却是低头不语。这

    时候千万不要说错话,李诚很果断的表示:“把她们都交给夫人处置罢,玉奴两个,以后专在书房里伺候就是。”好吧,两个新罗婢那边,李诚还是说话算话了。崔

    芊芊抬头时,果然笑容满面,李诚过来拉着她的手道:“上车吧,回家在说话。”这

    马车不大,也不算小,两匹马拉着走,李诚想骑马都骑不成,被崔芊芊拽进了马车。

    在车上崔芊芊靠着他的胸口道:“郎君不在家中,妾身要看着家里,不曾来探监。郎君可有怨言?”李诚心道:“多亏你没来探监,不然要醋海生波。”“

    对了,安乐呢?”李诚转移话题,崔芊芊识趣的闭嘴,秋萍在一旁笑道:“在家里呢,出门的时候睡着了,这阵子风大,怕吹了她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在家好,安乐还小,不能吹风太多。”一路无话,回到家中梳洗一番,李诚抱着安乐再不肯放手。崔芊芊知道李诚最喜这闺女,也不吃什么醋,就是在一旁笑着看。陪

    着妻妾说了一番的话,吃了午饭后,秋萍带着闺女离开,崔芊芊总算是有机会单独和李诚相处。没有外人,崔芊芊的眼神里带上了一些春意。“

    郎君,姊姊说,那两个新罗婢,还不曾收用,郎君心里怎么想的?”崔芊芊笑着问话,人也挨上来贴着手臂。李

    诚心道,这时候千万不能说实话,总不能说自己没开新罗车是因为不想做禽兽吧?“

    想到娘子在家中为我担心,哪里还有心思逍遥快活。在大理寺中,我便写了一个新话本,回头娘子好好看,可有不妥之处。”李诚一番甜言蜜语,毒性极大。

    崔芊芊本就爱杀李诚,如何听的这话,心里一点酸味,冲的干干净净不说,满脸春意,抬头看天道:“这日头,怎地还如此的迟?”

    总归是大户人家的出身,大白天的不敢乱开车,只能恨日头落的太迟了。崔

    芊芊本就生的美貌,此刻春意盎然,跃跃欲试的样子,更是迷死人不要钱。再狱中虽然有若儿一场风雨消了些火气,总归是青春少年,棒小伙子一个。

    当下也不不管白天黑夜,上前搂住腰道:“让丫鬟放了窗帘,便是黑夜了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推了几下,阮阮绵绵的没一点力气,口中低声欢喜道:“这如何使得,这如何使得?”说是使不得,却是收腰提胸,很配合李诚的手段。莺

    儿赶紧出来,撵小鸡似得,把一干丫鬟撵出院子,叫了梨儿桃儿,搬椅子在院子门口守着,自己转身在帘子外面站着,等着随时召唤,好进去伺候。说

    来两人蜜月都没出呢,也就是在唐朝,李诚才可以在外面乱来。换成现代,早就离婚一百回了。不能不说,这个世界男权占绝对的领导地位。便是崔芊芊这种女子,装也要装出大度的样子,不然背个妒妇的名声,太难听了。

    天擦黑时,李诚才出门来,去了前院见一干老卒。这时候,有的事情还是要搞清楚的。

    崔芊芊倒是一直没出来显大妇的威风,得了诰身后,这几日她都要穿上行头,天黑前在家里前前后后的走一圈,炫耀一番,宣布主权。今

    日却丝毫没有出门的意思,莺儿带人进来伺候收拾,却被崔芊芊拦住道:“你们再等一会。”莺儿费解之时,崔媛媛进来道:“都等着,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见了姊姊便笑道:“这法子不知可有用出?”崔媛媛上前看一眼,妹妹身子下垫的两个枕头,便笑道:“都是生过孩子的闺中姐妹教的法子,如何不好用?”崔

    芊芊看看姐姐,那意思你也没留下一男半女的,不然在郑家也不至于那么尴尬。

    崔媛媛知道她怎么想的,便笑道:“郑家子体弱,又好男风,气血不足,姐姐再怎么使劲,也是徒劳。你家郎君身子健壮,又有秋萍为证,保管你两三个月,就有喜讯传出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这才放心道:“这大白天的,传出去没了脸面。”

    崔媛媛坐在床头,抱着妹妹的头道:“下面谁敢乱说,打死就是。脸面什么的,哪有嫡长子来的要紧。生了嫡长子,妹妹又有五品诰身,今后这家中大小事情,还不是妹妹做主?”崔

    芊芊笑道:“姐姐有所不知,便没有嫡长子,家中事,郎君也不曾多问。”崔

    媛媛道:“新婚燕尔,自然是如此。不过要得郎君独宠,尽早产下嫡长子来的正经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