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五章 吐蕃事
    “这黑厮就知道吃,一顿能吃我们十个人的饭量。”远远的,李诚就听到钱谷子吐槽的声音。边上牛大贵道:“就你的话多,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。他是能吃,也能干活,几百斤的碾子,他一个人就能搬起来。”

    李诚心中一凛然,这自然说的是那个吐蕃的蛮汉子“山”。自己是开挂的,这货是天生的。又听钱谷子道:“那便如何,能比的了家主么?”牛

    二贵瓮声瓮气道:“家主天生神人,你倒是会比较。”李

    诚咳嗽一声,迈步进门,前院东厢房里,堂前一群汉子正在吃饭。他们吃饭还保留着军队的习惯,就是一个大筐子,里面全是馒头。还有一口大锅,就架在当众,热气腾腾的,下面还烧着煤炉。锅

    里都是些带着肉的骨头,飘着一股浓郁的膻味。李诚进来就皱眉头。见

    了李诚,众人纷纷起身见礼。黑铁塔一般的汉子,见了李诚立刻双手下垂,弓着腰上前,做了个奇怪的礼节,然后说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话。李

    诚还奇怪呢,边上有人开口道:“他说,天神主人,请接受他的膜拜。”

    天神?李诚奇怪的看一眼说话的人,居然是鸿胪寺那个小吏。这家伙怎么在这?

    嗯,李诚点点头道:“起来吧,继续吃饭。”有个翻译,交流起来就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山也是实在,退下去,在角落里继续大口吃饭,一口一个馒头,嚼几口,一口热汤,再一个馒头。吃相惨不忍睹!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李诚不管黑铁塔,那人心眼实在,不会出花头,他人了李诚,就一辈子认下去,别人不会在眼里。鸿

    胪寺的小吏赶紧过来道:“下吏郭怒,见过李县男。回县男的话,下吏已经辞了鸿胪寺的差事,特来求李县男收留。”李

    诚这才仔细看他,个头不算太高,却生的壮实,发际线有点靠后,梳了个稀疏的发髻。“

    你倒是说说,为何辞了鸿胪寺的差事?”李诚笑着坐下,点上烟斗。

    郭怒赔笑道:“回李县男,鸿胪寺的勾当,一月不过两贯钱,几斗米。一个人吃饱不是问题,要娶个媳妇,却是不易。人道李县男最是厚待下人,特来此某一个跑腿的差事。”李

    诚听他这般说,心道此人懂吐蕃话,是个特种人才了。于是笑道:“好,现在就给你个差事,教那汉子学说官话,教的好,包你一年娶上个白白嫩嫩的媳妇。”郭

    怒顿时大喜,长揖及地:“多谢家主!但有驱驰,水里火里,不敢皱眉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指望你去水里火里,还是免了。好好的先做好眼下的差事吧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认下了郭怒,今年吐蕃要搞事,留下郭怒,还是很有用的。

    郭怒的作用很快就体现出来了,李诚问起禄东赞等人的事情,他便说的头头是道。原来郭怒是剑南到松州人士,贞观八年,吐蕃首领请求与唐朝联姻,李世民派个使者冯德瑕去了吐蕃。冯德瑕回来时,听说吐谷浑都有公主联姻,便也跟着一起回来。这

    次还是来求联姻的,但是冯德瑕明显没有说什么好话,李世民又给拒绝了。当然不是很直接,就是婉言拒绝的意思。就是看不上吐蕃那地方。郭

    怒本是行脚商人,年少时读过几年书,识得几个字。常年来回于高原与松州之间,挣点辛苦的脚钱。吐蕃使团需要通译,松州地方官就抓了他的壮丁,跟着来了长安。到

    了长安一看这边的人过的日子,很是羡慕。鸿胪寺这边缺小吏,他不想回松州去受苦,主动报名留下来,负责吐蕃使团的通译。“

    禄东赞乃吐蕃智者,此人通汉语,乃是难得的奇人。”郭怒提起禄东赞,赞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诚面目表情,心道:“老子还不比你知道么?这厮来求联姻的故事,历史上都有好些传说。”传说这东西不能当真,但是当日在平康坊,能屈能伸的禄东赞,给李诚留下了深刻印象,这家伙不好对付。“

    嗯,他们现在如何呢?”李诚问起这个,郭怒便忍不住笑道:“惨的狠!鸿胪寺那边的小吏,都不愿意理睬他们。做饭的人都没有,只好自己动手。百姓不肯买菜给他们,商人也不卖团茶给他们,顿顿都是干吃粟米饭,咸菜都没得一根。”李

    诚听了忍不住笑了笑:“他们不是带着肉干么?”郭怒笑道:“那肉干硬的能磕掉门牙,须用刀子来割了,一小口一口的吃。再说了,来长安吃了好的,如何回去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吐蕃求亲的事情,李诚不想做任何表态,这事情怎么说呢?不和谐!(有神兽)。

    “你们慢慢吃吧,走了!”李诚也不多留,起身走人。郭怒这个马屁精,送到门口,还来一句:“恭送家主。”李诚笑了笑,认可他的说法。交代一句:“大贵,郭怒月例三等,你跟二管家说一声。”郭

    怒听了满心欢喜,李家的月例分五个等级,第一等是一干老卒,第二等是高晋等几个管事的,第三等是后院的那些跟前伺候的丫鬟,第四等则是一般的下人,第五等则是新来的。

    郭怒新来的下人,直接拿三等月例,如何不喜?一天管三餐,每个月能有三贯钱。四季有两身衣服,可以说待遇很好了。郭怒在鸿胪寺,月俸不过两贯钱,还有五斗米。这点钱,要住要吃,日子过的紧巴巴的。能

    在李家带着,每年都有一些岁数大的丫鬟被指配,郭怒就指望这个捞一个媳妇了。李

    诚不想管这些,打算在家里休息两天,好好陪陪媳妇们。但是事与愿违。这

    一夜在崔芊芊房里住下,李诚忙着抄话本,崔芊芊带着莺儿,在一边帮忙收拾整理。李诚写的飞快,写一张,她便读一张,很是敬佩道:“若非亲眼目睹,谁能信郎君写的这般快。”李诚狠狠的得意了一把,这年月抄袭没人能告他。

    这年月的读书人那是要脸面的,抄袭狗的名声背上了,能臭一辈子。谁见了都躲着走。不像李诚来的现代,“诚信”两个字被丢在一边,抄袭者还能告的赢被抄袭者。

    没有电脑,用鹅毛笔写字,一晚上也就能写个三千字,手都写的酸了。好在现在不是单身狗了,手的其他用途没有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写累了便把鹅毛笔丢一边,搂着妻子说话,顺便调戏一下小莺儿,这日子给个神仙都不换。看看时候不早,两人睡下不提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李诚便起来了,一阵溜达,去了秋萍的屋里。宝珠看见便欢天喜地的迎上前:“见过郎君,姨娘已经起来了,正在梳洗。”李诚点点头,走进屋子里,先奔着奶娘处去。闺

    女正在呼呼大睡,对老爹的来到毫无感觉。李诚呆呆的看了一会,心头很是喜爱。秋

    萍过来时,见他小心翼翼的样子,心头很是贴慰。闺女又如何,自己这个闺女,比别人生的儿子都招郎君喜爱。大妇进了门,秋萍也不敢轻易再怀上,要等崔芊芊生了儿子,才敢再盼着自己也生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现在的秋萍,就盼着崔芊芊头一炮就是个带把的,别也再生个闺女出来,跟安乐分宠。

    还没亲热一会,门口有人来通报,说是宫里来人,让李诚去宫里一趟。

    开传话的还是大太监,最近这活他抢着来。李家给钱爽利不说,分量还重。不

    过李诚见他却没啥好话:“大过年的,陛下也不让人安生。又是文会,又是坐牢的。”

    这碎嘴,大太监早就麻木了,当着没听见。陪着笑往里走,换成别人这么碎嘴,大太监一准告状。但是李诚,还是算了,别告状没告成,还被李世民抽一顿。见

    了李世民,李诚也是拉着脸:“陛下,有事赶紧说事,我还得回家陪媳妇。”李

    世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,这臣子还是不要算了,好想让人拉出去先打五十大板再说。算了,忍了,朕是要做天可汗的,要做一代圣君,开创盛世的明君,不跟他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“嗯,朕请你来,你不乐意,要是兕子请你呢?”李世民想到了对付李诚的法子,李诚一听这话,赶紧露出笑容道:“那没问题,小公主辣么可爱,随叫随到,那是必须的。”

    得,李世民心头的伤口又深了一尺,忍吧,回头招呼一声:“去,告诉兕子,自成来了。”为

    了见这个倒霉臣子,还得打着闺女的旗号,跟他耍横的,一准要撂挑子不敢,回家去做买卖,挣钱过自己的小日子。这皇帝当的,好憋屈。

    “自成,吐蕃之事,知道多少?”李世民抓紧时间沟通,李诚听了不由皱眉道:“雪域高原,很难征服。怎么?吐蕃要搞事?”“

    暂时还没有,不过朕觉得快了。”李世民还是很有远见的,李诚点点头道:“一群蛮夷,还是要提前做点准备,免得被打个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一听这话,心里暗暗得意,还怕你不上钩?于是笑道:“自成,计将安出?”

    李诚还真的吃这一套,摸着下巴道:“吐蕃要下高原,自然是要炫耀武力,先取吐谷浑,再扰松州。可先令松州做好准备,至于吐谷浑,被打一顿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差点把茶杯砸他脸上,什么叫吐谷浑被打一顿不是坏事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