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七章 程咬金求见谢恩
    “父皇,我不要嫁给房遗爱,长的又黑又丑。”高阳果然又来,拉着李世民的手发嗲。但是这一次,她没说要嫁给李诚的话了。上次为这个,被老爹软禁了三天。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,以后不许再说这个话,不然朕决不轻饶。”李世民只好狠下心来,心里其实也很不爽。最终还是让李诚娶了崔氏,没有丢一个公主过去,不开森。

    李世民不开心的时候,还有更不开心的人,那就是禄东赞。他怎么都没想到,去一趟平康坊回来,打了一架之后,就成了长安公敌了。

    早晨起来,派人出去采买,随从刚走出鸿胪寺的大门,就被一顿突如其来的臭鸡蛋加石头砸了个劈头盖脸。等到反应过来时,丢东西的人跑光了。负责采买的随从,浑身臭不可闻的回来,冻的哆嗦还只能洗冷水。

    第二个随从学乖了,带了把伞出门,但是这次更惨,突然窜出来七八条恶犬,一顿撕咬。然后远远的看见,一堆纨绔子在街道的尽头狂笑不休。

    围观的百姓还在叫好,还有人在叫嚣:“蛮夷,敢跟自成先生动手。自成先生坐牢,你们也要画地为牢。”

    总而言之,出不去了。鸿胪寺的人请过来,塞过去一个宝石,人家看都不看,往地上一丢:“莫要脏了我的手,你们得罪了自成先生,就不要想在长安呆了,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禄东赞赶紧打听一番,总算是明白了,那天在平康坊遇见的是谁。然后,各种八卦听了一耳朵,主要还是那个小吏在炫耀,身在长安者,莫不以李诚为荣。关中土产的才子,你知道么?算了,解释不清楚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自称祖籍蓝田的李诚,那是长安父老的骄傲。丢你几个臭鸡蛋,看的起你。

    一群纨绔在鸿胪寺附近转悠,发现没有吐蕃人出来了,很是遗憾。为首的一人炫耀道:“我家三郎与李家哥哥,那是最好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程俊,你家大人回来了,下人正在到处找你呢?”有人招呼一声,正在吹嘘的小子立刻道:“些许飞钱,大家拿去吃酒。”说着丢下一张飞钱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程咬金从蒋王长史的任上回来述职,这一路紧赶慢赶,就是要赶会长安过上元节。唐朝的春节期间,最重要的节日是上元节,而不是除夕和大年初一。

    这些年程咬金一直在外地任职,去年本以为能回长安的,不料旨意到了,去了安州。说白了,就是替皇帝看着蒋王,别在地方上搞事。贞观十一年,蒋王很规矩,程咬金思念家人,请求回长安述职,李世民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所以呢,正月里别人在过年,程咬金则在路上,一路往回赶呢。

    家中的事情,自有崔氏在负责,但是程咬金在外面,无时不刻的在关注。每个月都与家里通信,有点风吹草动的,都会知道。程咬金一封书信,长子次子都叫身边历练。

    与两个儿子交流才知道,如今在家里最得宠的不是长子、次子,而是三郎程处弼。原因很简单,这小子现在能挣钱,挣大钱了。别看他经历了一场僚人的闹事,却意外的结识了李诚。于是,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以前程家兄弟,多少对嫡长子生下来就能继承爵位和家族的事情,心存不满。但是现在程处弼那里,根本就不在话下了。卢国公才几个俸禄?食邑才多少?

    程处弼别的不说,现在最稳定的就是醉仙楼的收入,每个月稳稳当当的,一千多贯到手。程家一年的收入才多少?程处弼一个人挣的就比全家多。

    别的兄弟喝一顿花酒,还要算计来去的,程处弼就算每天住在平康坊,都不会担心没钱。这还不是关键,关键是去了平康坊,只要亮出兄弟会的旗号,小娘们脸上的笑容都变得真实一些。人比人得死啊!气死的!

    程咬金这一路就在好奇,自己这个三郎,怎么就两年多内,变成了这样?上一回来信,还说几十家人凑钱凑人,搞了个茶叶联盟,要垄断草原的茶叶贸易。

    当时程咬金差点把信给撕了,有这么胡说八道的么?那帮权贵,有这么好说话么?儿子来了,仔细一问,还真是这么一回事,信里没胡说。

    程咬金到家,妻子崔氏领着下人开中门迎接,老夫老妻了,没那么多废话。一番仪式走完了,程咬金梳洗一番,穿着便服,捧着茶杯,品味着茶叶联盟出品的发酵红茶。

    崔氏笑盈盈的出现在面前:“如何?信里说的你还不信,这一下,信了吧?”

    程咬金点点头道:“三郎人呢?怎地不见他?”崔氏笑道:“去了崔家的商行,家里存的十里香年份不高,他去拉一车两年成的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李自成此人,便是在安州也有所耳闻,都道是五百年一出的人物。只是不知,传言可有夸大之处。三郎与之交往,可有不妥之处?”程咬金可不是史书上写的那个傻大个,这是个人精子。演义里头的程咬金,真放在历史里,早死八百回了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凡事能从隋末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还能留下字号的人物,就没一个简单的。

    “五百年出一个么?此言倒也不夸张,至于三郎与之结交,郎君只管放心。论圣眷之隆,当今无人能比之。昔日长孙为后,赵国公得以随时进宫。如今随时可入宫者,李自成也。”崔氏这么解释,程咬金便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不想所料偏差了!”程咬金坦诚的认错,崔氏却笑道:“还是差了,那李自成就不愿意进宫,长安城里谁不知道,没回进宫他都拉着脸,跟见债主似得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程咬金不淡定了,眼睛瞪圆,心里暗暗吃惊,这厮竟然如此行事?

    程咬金也是读了很多书的人,下意识的从历史里头找类似的人物,根本就找不到。圣眷无双,却不肯在皇帝跟前转悠的人,那真是少之又少了。

    “此人,倒是个异数。倒是要见他一见了。”程咬金如是说,崔氏却噗嗤一笑:“还是别见的好,就算想见,人家也未必愿意来。都怪妾身当初错过了好机会,到了便宜了崔氏。”

    关于李诚的故事,崔氏三天三夜都说不完,所以就捡一些要紧的来说。比如他做的好买卖,比如新粮种,比如种棉花,还有就是他说过写文章作诗不擅长,赚钱才是长项。还有他拜年就去两家,皇宫和卫国公府。余者,不在话下之类。

    偏偏这长安城上下的权贵,也没人去笼络他,都是私下里使劲,让自家的子弟去巴结。所以啊,程咬金要是以长者的身份去巴结李诚,就是坏了规矩,要被群殴的。

    夫妻之间正说着话呢,程处弼回来了,见了老爹先大礼问候再起身说话。

    程咬金果然问起李诚,程处弼顿时脸上露出异样的神采,各种夸耀不提。说着突然道:“大人,有一个事大人必须要知道,陈国公在早朝的时候,要拿捏李家哥哥,叫人一顿好踩。很是丢了颜面,此事,必须提醒大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仔细说说。”程咬金果然提神了,程处弼一番说完,程咬金皱眉道:“有趣的紧。不行,为父这就要进宫去求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程处弼听了忍不住惊讶:“怎地,大人还没进宫去见陛下么?大人糊涂?”

    程咬金呵呵一笑道:“竖子,你懂个屁。”程咬金回来之前,就请示过李世民,要求第一时间见驾汇报工作。但是李世民则派人回话,让他先回家休息,过了上元节再进宫不迟。

    程咬金心里有数,回来洗一洗,饭都不吃就进宫去,这就差不多了。皇帝的旨意,他遵照了,没有耽误太多时间,就来求见,这是忠心的体现。

    程咬金来到宫城外求见,理由是来谢恩的,感谢陛下的旨意,让他能先回家见见妻小。

    李世民听了这理由,果然很开心,这才是忠臣嘛。去年蒋王表现很好,跟程咬金的监督有很大的关系。所以,答应了程咬金求见谢恩的请求。

    程咬金跟着内官一路往里走,半道上看见一个年轻小伙子,肩膀上架着一个小公主,正在那高呼:“冲啊!杀啊!”一群宫女吓的连滚带爬的躲开,免得撞着。

    程咬金看着小公主在咯咯咯的笑,心道:“这是哪家的熊孩子,不怕他爹被坑死么?”

    不料带路的内官,似乎没看见这一幕,脚下停顿都不带的。这根本就是见怪不怪的意思。

    其实这带路的小太监心里是这么想的,别说是我了,就算是大太监见了,也当着看不见。

    李诚这边其实看见了程咬金,但是没有在意就是了。每天求见皇帝的大臣多了,不差这一个。如果真的知道这是程咬金的话,李诚倒是要看看,问一句,真的有三板斧么?

    玩的差不多了,李诚才抱着晋阳道:“殿下,差不多了,臣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晋阳满足的嗯了一声,走,护送本公主去见父皇,然后准你告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