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八章 水师
    李诚抱着晋阳进来的时候,李世民嘴角又抽动了几下,强忍着闺女被人骗走的不悦。

    放下晋阳,李诚一拱手:“陛下,没别的事情,微臣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对这厮的做派已经麻木了,一抬手:“等等,来见一见卢国公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可是吓的不轻,这孙子谁啊?这么吊!这是皇宫内院,不是你家后院。

    晋阳玩的很开心,蹦蹦跳跳的到李世民跟前道:“父皇,李自成给我骑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不要太污!童言无忌,童言无忌,李世民心里默念。“嗯,兕子,下去歇会。”

    小兕子冲李世民恭敬的行礼:“明达告退!”一瞬间,那个贤淑的晋阳回来了。李世民对比一下之前,突然有点吃醋,女儿在李诚面前表露的才是孩子的天性吧?

    果然,下去的时候,晋阳冲李诚挥挥手,露出个俏皮的笑容。

    李诚上前行礼:“李诚见过卢国公!”没说的,程咬金这个名声太大,即便是现代,说他家喻户晓都不算太夸张。嗯,按照《说唐》里的演绎,程咬金出身私盐贩子,当过劫匪。手里一把大板斧,来来去去的就会三招,打完赢不了就跑。

    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,人家是官宦家庭的出身,读过书来的。正儿八经农民出身的那是张亮,便是张亮,也是个小地主的出身。

    哦,这就是李诚啊,程咬金赶紧站起来,丝毫不敢拿大,端长辈的架子。亲眼看见李诚的圣眷之隆,皇宫内院横着走,哪敢啊!“不敢,程某还要多谢自成,我家三郎拖累自成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倒是无所谓,摆摆手:“都别客气了,坐下说话。正好自成来了,说说高句丽。”

    李诚脑子一转,程咬金要去幽州。这是李世民提前跟他说一声,问问他的态度。这分圣眷,那也是不差了。一个臣子是否受信任,就得看他干的差事。

    “弹丸之地,不足为惧。”李诚很干脆的表明态度,李世民听了呵呵一笑,程咬金则是眉头一皱,他是参加过隋炀帝征高句丽作战的人,怎么会不知道高句丽有多难搞?

    “哦,自成可以妙策应对高句丽的扰边?”李世民来了一句,程咬金也不皱眉了,心道:是不是信口开河,看看他说什么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李诚没着急说话,而是走向书桌,拿一张纸,怀中摸出个小包,里头装了碳条。刷刷刷,李诚开始画地图,大概画个样子,就是几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李世民和程咬金站在一边看,李诚是凭现代地图的记忆在画,差距不算很大。唐朝的时候,海平面要比现代高一些。

    “陛下请看,这是辽东,这是半岛,这是幽州,这是登州。高句丽的军事力量,对比大唐来说,大人和幼儿的对比。所凭借的不过是地利,半岛北部的险峻以及河流的阻拦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点头,深以为然,李诚肯定不是在胡说八道。隋炀帝没能取得胜利,主要原因就是因为高句丽占了地利,加上后勤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的办法很简单,地面步步为营,稳扎稳打,高句丽要固守坚城,那就守好了。我军围而不打,伺机打援就是。凭借国力的绝对优势,蚕食之,拖垮之。”李诚说着碳条一丢,看看程咬金,这老妖怪刚才不信任的眼神,李诚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,补给怎么解决?冬季的保暖如何解决?”程咬金果然是老打仗的,一句话就找到的问题的关键所在。辽东的冬天,不是闹着玩的,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李诚淡淡道:“所以我要标注出登州,在此设水师,造海船,补给走海路运输,损耗小,效率高。怎么算都比走陆地要强的多。至于取暖,推广棉花种植,辽东可以种大米,可屯田。幽州产煤,燃料的问题也解决了。不求快的话,最多五年,玩死他。”

    李诚说着把碳条一丢,拍拍手,潇洒的很。

    李世民眯着眼睛看了一会,突然一拍桌子:“不对,突厥呢?差点被这竖子骗了去!”

    程咬金一拍大腿,一脸真诚的看着得意洋洋的李世民道:“陛下英明!目光如炬!臣也觉得,哪里不对劲,一时没想到突厥。”

    李诚呆呆的看着一脸真诚,一本正经给皇帝拍马屁的老流氓,心道:就冲他这不要脸的劲头,难怪演义话本里把他黑成狗啊!竟然抢哥的台词!

    “自成,可服气?”李世民得意的嘴脸,李诚看着就想一拳打断他的鼻梁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!”李诚冷笑,然后不说话了。李世民一琢磨,不对,这竖子一定还有后手。

    程咬金心里也在打鼓,不对劲,这小子笑的太奸诈了,当年李绩笑起来,就这样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都安静了,看着李诚,这货就是不说话,微笑而对。李世民急了,抬脚就踹:“竖子,赶紧说清楚,不然今天别走,不对,以后也别走,就死在宫里,埋在禁苑。”

    李诚还真的没躲,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,这才微微的上翘嘴角,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。淡淡道:“水师,水师,水师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真的以为水师就是运粮草的?”

    你还真别说,这俩地上打仗都很厉害,要说打水战,差点意思。李世民和程咬金看半天,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。“赶紧说,别废话。”这次程咬金绷不住了,丢人呢!百战老将,没看懂李诚的意图,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啊,看仔细了,这是个半岛,新罗,百济,这是大同江。水师干啥的?要我说,打高句丽就该避实击虚。地面进攻为虚,水路突袭为实。三年到五年,打造一只水师,做到一次可运兵万人就够了。”李诚说着又拿起碳条,画了一个圈圈。

    “这,是平壤!打造一万精锐,瞅准机会沿着大同江一路往里冲,不给对手反应的机会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拿下平壤。突厥有怎么了?只能干看着。到时候,我看高句丽是继续守着呢,还是收兵回援。”李诚说完了,再次拍拍手。

    “嗯,这倒是个法子,就是有点险招的意思,只是需要做的准备就太多了。这水师,谁也没练过啊。”李世民觉得好,但是又不是很有兴趣,毕竟这招有点冒险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,水师练好了,好处很多。而且水师不是朝夕可成的,就得慢慢来。初期不要求多能打,沿着海岸线袭扰,一边练兵,一边摸清楚水文情况,打通航路。另外,可收买百济或者新罗商人,弄清楚大同江的航路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就再也没有什么可说了,还要解释的话,就是拿李世民和程咬金当白痴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的脑子里很快就勾勒出一副战略地图,地面部队持续施加压力,水师不断的袭扰敌后。有个几年下来,高句丽就得被拖垮了,差不多的时候来一下狠的。至于突厥嘛,不来就算了,你来了我就后退坚城,一次两次还行,次数多了,突厥也未必会有耐心继续。

    李诚刚才差点说漏了嘴,突厥的问题其实不是问题,因为突厥会内讧分裂,就在今年。当时差点想说,到嘴边想起来了,我这神机妙算也不至于这样吧?所以才沉默微笑,装逼!

    其实那会李诚心里好怕,差点说出来了,好险!

    整个战略意图很明显了,突厥又不是问题,高句丽的结局注定了。这是现在还不是时候,李世民还得面对另外一个问题,那就是吐蕃。吐蕃一旦下了高原,直接受到威胁的就是河西走廊。丝绸之路一旦被断绝了,损失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嗯,以自成之策,水师应立刻着手了。以谁为将好呢?”李世民看看程咬金,就当李诚不存在了。程咬金拱手道:“事关重大,陛下独断。”

    李诚在一边心里暗暗咒骂一声:“臭不要脸!”李世民摸着胡子琢磨了一番,看看李诚,李诚还以为要点将了,正准备开口呢,李世民却道:“自成以为,张亮如何?”

    我特么……!李诚憋了一口气,千辛万苦的勾出来水师,结果便宜了张亮。李诚是打算自己来的,现在李世民点张亮的将,就不好意思争夺了。但是真的很不甘心啊!

    “如陛下不弃,臣愿意去登州。”李诚还是说出来了,张亮跟自己有过节啊,让他管水师,还怎么趁机捞钱啊。

    李世民疑惑的看看李诚,这不是竖子的风格啊,还有主动请缨的时刻?不能就这么答应他,想了想,摇摇头:“再说吧,此事,与诸公商议再定。”

    李诚也没再说啥,只要不是张亮就行啊,那货真特么的太坑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大太监进来了,低声说了一番话,李世民点点头:“嗯,事情谈完了,义贞且回吧。”程咬金起身告退,好奇的看看李诚,心道怎么他不走。

    李诚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那意思,我呢?李世民却笑道:“自成不着急走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一路出来,看见大太监领着一个大臣进来,昔日秦王府的同僚阎立本。要说信任,阎立本在程咬金之上呢,人家在秦王府干的是库直,这是亲信中的亲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