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九章 还是钱的事情
    两人拱手见礼,一番致意,各自东西。李诚无聊的在等着,东张西望的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李世民倒也不见外,盯着李诚画的地图还在算账,怎么打成本最低。

    阎立本进来了,李世民笑道:“爱卿看看,这是哪位?”李世民对着阎立本说话,抬手一直李诚。阎立本顿时眼前一亮,上前道:“自成,久仰大名,未曾谋面,深以为憾。”

    李诚心道,都在长安住着,你说这话就假了吧?皮笑肉不笑的抬手抱拳:“不敢,阁下是?”李世民哈哈大笑道:“刑部侍郎,阎立本。”

    李诚这嘴脸变的叫一个快啊,立刻把腰都弯出弧度来了,连连作揖:“失敬失敬,原来是阎大师当面!”李诚画画的技能是开了挂的,但是比阎立本,那是想都不敢想的。

    阎立本心里很舒服,这年轻人都说傲气,这态度不像嘛。传言不可信,传言不可信啊。

    “自成先生客气,立本有幸目睹先生画作,可谓自成一家,他日得闲,不妨切磋一二。”阎立本很客气,把李诚的画画水平,摆在跟自己一个水平线上。

    李诚赶紧道:“惭愧惭愧,不过是重写实的西洋画法,说穿了很简单。倒是阎大师的画作,便是五百一千年后,也是我华夏文明之瑰宝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这里客气,李世民笑道:“这少府监少监一职,朕意以立本出任,换掉独孤峎。自成以为如何?”李世民这么一说,李诚就明白了。历史上,这个少监真是人家阎立本兼任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还是做少监吧,阎大师可为正监一职。独孤峎,换了就换了吧?”李诚倒是一点都不托大,李世民满意的点头。心里却在想,发现竖子一个习惯。

    什么习惯呢?遇见了在某个方面有特长的人,他都是非常客气。比如李靖、孙思邈、曹宪、阎立本。倒是那些权贵和官员,他都是假客气。刚才对程咬金,都没这么客气。

    提到阎立本,首先想到的是步辇图,不过现在文成公主还有没有,那都是两说呢。李诚打心眼里,不赞成和亲。就算是和亲,也别带那么多工匠过去啊。多送点和尚过去,倒是可以。反正那边迟早要信佛的。

    和亲这个事情,李诚不认同,但是也不会去主动掺和。

    阎立本和他哥哥阎立德,先后担任匠作大匠,搞工程很牛逼。李诚还是很佩服这种干实事的人滴。阎立本来此,到底为何事呢?

    李诚在心里琢磨,六骏图?不是,早画过了。步辇图,还早。剩下的问题,似乎就不太难理解了,李世民肯定不是要画画,是要修宫殿。

    一想到要修宫殿,李诚就准备开溜,这事情不能掺和进来,免得回头被魏征喷死。

    李诚猜的不错,李世民确实想修宫殿,不过不是修皇宫,而是修大明宫。这个大明宫啊,本意是要修给李渊住的,没想到李渊挂了,事情就停下来了。不停不行,没借口花这个钱了。然后言官各种反对,事情就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李世民觉得自己有点钱了,就打算重启大明宫的修建。留下李诚嘛,就是为了钱呗。

    果然,李世民问阎立本:“朕欲重启大明宫之事,爱卿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阎立本这个人,在历史上政治方面评价不高,因为他是辅政的臣子,缺以俗务闻名。故而有“左相宣威沙漠,右相驰誉丹青”的评价。

    李诚对此说法嗤之以鼻,谁说做俗务就不够资格?这不是胡说八道么?没有做实事的右相,哪有宣威沙漠的左相?一个国家真正重要的人,在李诚看来就是做俗务的人,他们是基础。国家强大的基础。

    至于领兵打仗,大胜仗,那是将领的本分。朝廷提供了一切条件,创造了有利条件,打不赢,那就是无能之辈,打赢是应有之意。

    “此事,陛下当垂问于宰辅诸公,微臣不敢妄言。”阎立本也很小心,不敢说可以。不然真的会被人喷的一脸口水的。李世民有点失望,这是绝对亲信啊,都不敢支持他。

    看看李诚,李世民又道:“自成以为如何?”李诚一听这话,呵呵呵:“臣家里还炖了鸡汤,要回去关火。”李世民要叫人来拖出去打死喂狗算完,憋的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阎立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什么叫家里炖了鸡汤?你这是欺君啊!阎立本惊悚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李世民重重的哼一声:“竖子!”李诚呵呵呵,李世民决定耍赖,冷笑道:“真以为朕不敢治你欺君之罪?”李诚赶紧拱手道:“臣有罪!”态度很好!

    李世民当着阎立本也不好发火,挥挥手:“说实话,别装这个样子。”阎立本服气了,真的服了。都到这份上了,李世民都不跟李诚翻脸。

    李诚悠悠叹息一声:“陛下,臣是支持您修大明宫的。但是陛下,臣支持没用啊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顿时眼前一亮道:“怎地没用,下次早朝,自成跟大臣们理论一番便是。”

    mmp,这就是要逼着哥去当打手咯,逼着哥站在人民的对立面咯。

    没法子,李诚只好叹息一声道:“陛下,此事如要臣说话,答应臣几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开心的不行,连连点头:“说,朕……。”嗯,不能把话说太满,这小子不是好鸟。

    李诚见状,叹息一声,这皇帝变狡猾了。还是接着道:“首先,补得征发徭役。其次,工程分几个阶段,有多少钱,办多少事。最后,工程由皇家设计,对外承包给商人来做。”

    李诚的三个条件说出来,李世民差点就想去拿刀剁了他。胡子都翘起来了,瞪眼道:“竖子,朕哪来那么多钱?”李诚一摊手:“那就是没得谈咯,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怒了,愤怒值巅峰的时候,突然看了一眼阎立本,此刻低头数地砖玩呢。心中一惊,这些年大唐不消停,刚有点结余,自己动了修宫殿的念头。大臣们肯定会反对。这么说来,还真的不是好时机。

    “嗯,接着说吧,钱的事情,怎么解决?”李世民还是选择了听李诚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李诚这才笑道:“好办,借债!”噗通,阎立本摔倒了。赶紧爬起来,吓的腿都软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这次没生气了,看着李诚久久不语道: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李诚看李世民这个反应,觉得自己太嚣张了,收起轻松的表情,正色拱手道:“陛下,事情还是要回到水师上面来。朝廷以兴水师之名,向民间借贷,许一定的利息,五年为期,到期本息归还。市监下设立船舶司,监管海贸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听到这里,觉得有点意思了,这小子果然没安好心啊。这是要出去抢劫么?

    “哼哼,海贸?朕还是没明白。”李世民觉得要问清楚,李诚叹息道:“陛下,倭国有银山啊,手快有,又慢无。给臣三年的时间,臣打造一直水师出来,届时,兵发东瀛。两年的时间下来,挖回来的白银别说修一个大明宫了,两个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钱的事情啊。李诚也是没办法了,水师这个差事,必须抢下来。肉太肥了,不敢让给别人。张亮,你去死啊!

    “水师一事,再议。”李世民确实动心了,但是事情太大,他不敢就这么做决定。还有就是一个,李诚这家伙太能折腾,李世民怕他搞出什么大新闻来,无法收场。

    “去抢倭国的银山,亏你想的出来,其他藩国怎么想?”李世民还是不太甘心,又来一句。李诚淡淡道:“大海上有水师,自然就有水匪啊!”

    噗通,阎立本又摔倒了,实在听不下去了,太要命了。说好的李诚是个翩翩君子呢,怎么动辄要借钱,要去抢劫啊。画风转变太大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后悔了,就不该让阎立本也在场啊,挥挥手:“先回去吧,朕慢慢想想再说。”

    李诚赶紧开溜,走之前还道:“陛下有事,不要再召唤臣了,臣最近很忙。”

    嗖!李世民丢过来一个镇纸,李诚跑的快,没砸着。

    总算是逃出来了,李诚嘘嘘不已,尼玛,这皇宫真不敢再来了,每次都不轻松啊。

    “自成先生,且慢。”阎立本在后面追,李诚停下回头。

    “阎侍郎有何见教?”李诚笑道,阎立本道:“自成先生,适才所言,切不可传出来。”

    李诚心道,我有辣么傻么?点点头:“多谢阎侍郎提醒。”

    两人前后往外走,一边走一边聊,刚出宫门,一声炸雷:“自成,等你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的脸色瞬间冷下来了,除了程咬金,还能有谁啊?

    阎立本拱手致意,李诚冷眼相待,程咬金当着没看见,上前笑道:“醉仙楼,老程请客。与自成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李诚呵呵呵:“没空,家里炖着汤呢,我要回去看火。”说完掉头就走,这老流氓,有多远离多远,他就没什么好屁可放。

    阎立本真是无语了,就没见过人撒谎都如此不专业的。刚才跟陛下这么说,对程咬金也是这招。你是有多喜欢炖汤啊,能换个借口么?

    程咬金直接懵逼了,心道:这无耻的风采,在老夫之上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