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一章 严惩
    “来人,去通传一声,让所有下人到前院集合。”崔芊芊发号司令,李诚听了开口道:“且慢!”崔芊芊一愣道:“郎君有话要说?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不用兴师动众的,就在这院子里处置吧,这宅子里的管事,当事人叫来,当面说清楚。也好留点余地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听着心头一暖,李诚这是在为她的面子着想呢。当下微微欠身道:“郎君拳拳之意,妾身心里明了。只是这脸面,得靠自己来做,别人给不了。既然他做了下作龌蹉的事,就不要怪妾身撕下他的脸皮,也好个后人做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听这话,笑了笑道:“也好,全凭娘子做主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是这的怒了,李诚作为丈夫,好就好在有什么话,全都说在前面。言而有信,凡事不是说不管,而是会把后院的处置权交给崔芊芊。

    崔氏这样的大户,最是看重脸面。所谓家丑不能外扬,一般有点啥龌龊的事情,外面都不知道。就像安乐的奶娘素娥,说起来就是一个下女。如果在崔氏家里,出了这等事情,也就是说两句就算了。

    但是在李家,这样明显不行了,李诚这个人眼睛里容不得沙子,崔芊芊对家里过去的一些破事,也不允许带到李家来。这李家,她是当家的娘子,就不允许出这种事情。更不要说,素娥是安乐的奶娘!

    那个素娥,崔芊芊是见过的,长的也好算是好的,估计长的一般也进不来李家。谋这么一个肥缺,毕竟素娥的月例按二等来算,私下里秋萍赏赐也是长有的。

    不说素娥了,便是一般的下女,那崔建也不该调戏人家。

    家里一通折腾,下人全都到了前院,一干老卒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,个个横刀再腰,往那一站,横眉冷眼的。一干下人哪见过这阵势,规规矩矩的站好了,次序井然。

    秋萍也带着素娥一起过来,素娥的怀里还抱着安乐。李诚在屋子里等着最后出场,崔芊芊先去了姐姐处,准备告诉她出了点小事,不要出来就行。

    不想人还没到,崔媛媛就先出来了,两下里在院子里遭遇,崔芊芊见姐姐面色有点小古怪,也没想太多,坦言出了点事情。崔媛媛听完也是怒道:“这作死的崔建,早先在崔家,就听说他没少调戏丫鬟下女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道:“正是这个道理,不说安乐是郎君最宠爱的小娘,单单这个事情,就不能善了。多亏郎君给我留了颜面,不然这当家娘子也要被他累的当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崔媛媛道:“崔建总归是崔氏子,多少要看顾崔氏的脸面,不若打一顿板子,没打死便遣返回去罢了。”崔芊芊听了点点头:“正是这个道理!这宅子是李家在长安的脸面,崔建去了,这管事一时半会没个着落。劳烦姐姐代为看顾一段时间,可好?”

    崔芊芊打的算盘还是要用自己人,以前李诚在的时候,家里也没个明确的管家。显得有点杂乱,那会人少还不是问题,现在人多了,没个管事的真不行。

    崔媛媛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,心里想到的是之前的突然遭遇,低声道:“这如何使得?”

    崔芊芊还当她不好意思,便笑道:“左右是代管一阵,回头我跟郎君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也好!”崔媛媛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下来,崔芊芊这才回来,告诉李诚一声。

    李诚做贼心虚,点点头也就答应了。不敢就崔媛媛的话题继续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来到前院,家里人都到期了,崔建也在其中。不过他还没想到要倒霉了,得意洋洋的正在跟身边的人低语,手里一把折扇,各种摆姿势耍帅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到场,现场这才算彻底安静下来。李诚安静的站在一边,崔芊芊上前一步道:“今天家里出了点事情,素娥娘子,你来说清楚怎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崔建的脸色变了,跳出来道:“不要听她胡言乱语。”李诚没说话,只是微微皱眉,淡淡的扫他一眼,崔芊芊咬咬牙:“这里有你说话的余地么?拿了,狗嘴堵上。”

    两个老卒应声出来,左右使劲,一个锁拿,牢牢的按在地上。李诚眉头这才舒展,依旧不说话。素娥这才把安乐交给秋萍,上前一番说明白事情经过,全部都是事实。

    说到“安乐娘子吃不了的奶水,我可以代劳”之时。按着崔建的老卒,抬脚就踹他一个狗趴,口中骂道:“你算个甚么东西,要跟安乐娘子抢食。”

    这些老卒地位超然,崔芊芊都不敢处置,只好看李诚。

    李诚咳嗽一声:“肃静,且听娘子如何处置,记住,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两个老卒正色道:“遵命!”说着继续按住崔建,等候处置。

    崔芊芊这才道:“郎君最重家风,这等狗屁倒灶的事情,一件都不许发生。发现一个,处置一个。崔建之事,请示过郎君同意,打五十板子,打死是他倒霉,没打死,遣返崔家。今后再有类似事情发生,已经查证,照此例处置。”

    说罢,看看李诚,李诚微微点头:“娘子说的话,就是我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一干老卒轰然允诺,崔芊芊这才道:“执行吧。”两个老卒拖着崔建来到中间,扒下裤子,往凳子上一按,前面两个抓住双手,按住身体,后面一个举起军棍,轮圆了打下去。

    看着声势惊人,其实这些老卒留了余地,没往死里打。不过这屁股就遭殃了,打的血糊糊的一片,崔建开始还叫唤几声,被老卒用布堵住了嘴。结结实实的五十棍子打完了,钱谷子过去摸一下脉搏:“还有气!”

    李诚淡淡道:“让郎中看看,上了药,送回崔家去。”说着李诚转身走了,留下崔芊芊在前面继续处理后续不提。

    秋萍住的院子里,上下一片喜色。今天的事情,看似是崔芊芊在处置,实则奠定了秋萍在家里的地位。今后不管是谁在管事,都不敢怠慢秋萍这个院子里的人。

    李诚也不管她们怎么想的,抱着安乐在屋子里转悠。几个月大的小娘子,整天就知道吃了睡,睡了吃。看着她睡的香,嘴里吐泡泡,李诚就忍不住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人,这时候走路都放到最轻,惊动了安乐小娘子,郎君可不会有好脸。

    午饭之后,李诚在这里小憩一番,这才离开,回到正屋里。

    崔芊芊姐妹俩正在说话,见李诚来了,赶紧站起。崔媛媛道:“李郎君家里这账本,妾身看着特别的紧,特来请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你还别说,李家的账房很有特点,李泰送来的小娘子,没上李诚的炕,倒是因为识字,做了家里的账房女先生。崔媛媛代做管事,自然是要看账本的。看了之后很是吃惊。

    李诚还真的有点怕见崔媛媛,看见她就想到了冲浪圣地。

    这会只能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,上前笑道:“就是一些表格,你照葫芦画瓢,简单的很。求的就是一目了然,不用费多少心思。对了,这数字有讲究,小写是阿拉伯数字,汉字大写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也笑道:“郎君真是巧心思,妾身第一次看这账本,也是吃惊不已。”

    李诚装逼道: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就是一层窗户纸,捅破了也就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崔媛媛也没多留,起身道:“妾身告退了。”说着出门离开,李诚这才发现,这女人将成熟女子的风情演绎到了极致,身段背影可谓僚人之极。相比之下,崔芊芊颜值占优,却显得青涩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此事,多亏郎君大度。”崔芊芊没有多想,略带抱歉的对李诚说话。

    李诚嗯了一声道:“夫妻本是一体,我不挺你挺谁去?”

    莺儿在一旁笑道:“小姐和郎君夫妻恩爱,羡煞旁人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外头丫鬟进来道:“郎君,有客来访。”李诚问道:“来的哪个?”

    桃儿笑道:“是程家三郎,带了好些安州土产呢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笑道:“告诉他,我喝多了,正在睡觉,不能见客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听的目瞪口呆,李诚对这些兄弟素来亲厚,今日如何这般?

    丫鬟出去回话,李诚笑着解释:“上午在宫里,见过程知节,这会来送礼,一准没好事。索性不见,免得两下尴尬。那老不修,不是啥好人,懒得理睬他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掩嘴浅笑:“郎君最爱乱说,程知节乃是一方大员,如何不是好人?”

    李诚没法跟她说,演义里的程咬金有个混世魔王的外号吧?这外号不带起错的。

    “不懂了吧?程知节起于乱世,河南那个地方,前朝乱世,打来打去,人都快死光了。他还能活的好好的,这能是好人么?”

    崔芊芊也么多问,外头程处弼也是无语,只好告辞离开。这一路上在琢磨,为何哥哥变化如此之大?难不成真的不喜大人?

    回到家里,如实回答,程咬金下巴上的胡子都揪了两根下来,咬牙切齿道:“竖子,老夫还道帮他谋水师总管一职呢,他倒好,见都不肯见我。”

    崔氏在一旁笑道:“怕不是针对郎君,而是针对妾身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好奇道:“娘子在家里,他如何针对你来?”崔氏说起一些旧恩怨,有嫁女的阴谋,也有大豆的事情。程咬金听了这才叹息道:“原来如此,老程倒是背了个冤枉。”

    他哪里晓得,这锅就是他的,来自演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