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四章 义薄云天李自成
    李诚冷笑道:“还道殿下记性不好,不料耳朵也聋了。”此时的李诚站在人前,独自面对李佑等人,堂前灯火照在脸上,李诚面色如水,一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逼人气势四溢。

    李佑又羞又怒,进退不得,呆在原地。转身就走,从此在长安再无颜面出门,挺身而上,不说战斗力差距之大,单说他再闹出事情来,老爹李世民怕是从此不让他回长安了。毕竟他是打着生病的旗号回来的。

    李佑身后闪出一个中年男子,朝李诚拱手道:“自成先生,何必出口伤人呢?”

    李诚斜着眼睛看他一眼道:“出来说话,连个字号都不留,你好大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二代纨绔中有人认得此人,大声道:“此乃阴妃之弟,齐王的舅舅。”这是给李诚提醒了,生怕他把事情闹的太大。

    李诚回头笑了笑,再转头时又是一张冷脸道:“平康坊上上下下百十个小娘子,李某当她们是人,不是物件。王府里的人,你爱怎么处置都行。在这明月轩,无论那个娘子,想要就得她们点头答应。仗势欺人,不是只有你们才会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番话说完,人群中的明月已经泪流满面,身边的红儿再也忍不住,哇的一声,嚎啕大哭。这一下引的一干娘子触动了心头之疼,嚎哭者有,潸然泪下者有,个个泪水横流。

    事情的演变,出乎众人的预料,谁也没想到,李佑一句看似寻常的话,引起李诚如此巨大的反应。平康坊的小娘子,便是这些纨绔,也没几个当一回事。便是买回家去,多是玩腻了,没有新鲜感就放着,或者送人。

    大家都觉得,李诚似乎过分了一点。但是这帮纨绔有一个好,就是认了哥哥就要挺。

    现在李诚说了仗势欺人的话,众人都觉得很古怪。李自成仗势欺人的对象,是齐王!话说,谁也没听过李自成有仗势欺人的时候,不料今天他自己说出来的时候,大家都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但是,这话真的很提气啊!不愧是李家哥哥,顶天立地的好汉。兄弟会的魁首!长安城里振臂一呼,数百纨绔群起响应的李家哥哥。便是市井游侠,提到李诚也竖起大拇指,赞一声:“自成先生,好汉!”

    阴弘智志大才疏,李佑谋反就是出自他的谋划。此刻一干小娘子突然哭成一片,个个梨花带雨。那些纨绔们脸色也都不好看了,阴宏智也没了主意,心里一阵发慌。

    “好好的一场酒宴,叫人搅和了,真是无趣。”房遗爱这个愣头青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阴弘智赶紧拉着李佑,低声道:“且让他一回,成大事者,莫要犯众怒。”

    李佑本来就骑虎难下,被阴弘智拉了一下,顺着台阶下来,恶毒的看着李诚道:“今日,不与你计较,来日方长,走着瞧。”说着转身匆匆去了。

    众人缓缓安静下来,目送李佑在群人簇拥下离去。都觉得这个结果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历来都是李佑胡闹,没人能镇的住。今日自成哥哥算是打了齐王的脸,居然就忍了。

    酒宴被人搅和了,很难再回到之前的气氛。一干纨有识趣的先起身告退,带走身边中意的小娘子回去快活。余者都不傻,有人带头也都跟着去了,另外找地方快活就是。

    一干兄弟会的人却没着急走,耐心的等着李诚说话。

    李诚挥挥手,若儿识趣的把一干娘子都撤下去,就剩下一干兄弟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与各位兄弟无关。陛下要追问起来,都不许乱说话,就说看热闹。大不了,再去大理寺住几天,陛下消气了也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,不拿我等当兄弟么?”程处弼站起来道,李诚瞪他一眼: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程处弼一看其他人准备站起来,被李诚一声又坐回去,歪歪嘴也只好坐下。

    李诚这才淡淡道:“平康坊是什么地界?在这里闹事,最多算是年少孟浪,陛下不会苛责。今日之事,大家都听我的,什么都不要提。还有一个,但凡是个成年皇子,大家都离的远一点。免得给家里招惹祸端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时,张大象道:“各位兄弟都听清楚了,哥哥不是在说笑话。这番话,不许告诉任何人,便是家中长辈,也不能吐露半个字。不然自己滚出兄弟会。”

    众人轰然允诺,李诚示意大家散伙,这才各自去快活不提。

    明月是个冷清的性子,往日里还有几分矜持。今夜却变了一个人似得,李诚才入房间,便扑了上来,紧紧的抱住,热情如火。一个恨不得将两人揉面似得揉在一起,边上还有个帮凶红儿,也是虎狼一般。

    两人在一起时,都是李诚主动,今日掉了个。一夜水里火里走了无数遭,筋疲力尽才算完事。次日日上三竿,李诚才能起来。揉了揉腰,车轮战果然凶残,挂逼也有累的时候。

    明月红儿倒是精神抖擞的出现,伺候李诚起来,穿戴梳洗完毕,李诚正欲说话,明月却先道:“郎君自管回去,明月得郎君错爱,此生无憾也。只盼郎君有暇一顾,就算赚到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见她如此,也不知道该说点啥,这女人今天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李自成一言退齐王,众娘子交口赞义气。”这个八卦,再次成为了当天的头条。口口相传之后,人尽皆知。尤其是李诚那一句“平康坊上上下下百十个娘子是人,不是物件。”

    这话成为了平康坊所有娘子铭记一生的记忆,大唐第一才子李自成,亲口说的话。就冲这一句话,平康坊的娘子们,都愿意为李诚做力所能及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日目睹过程者,也都道一声“李家哥哥义薄云天,便是平康坊的娘子,也不曾小看轻贱。我等能与哥哥同席而饮,与有荣焉。”

    这些都是后话不提,倒是李世民听说了这个事情后,满意的点点头,对身边大太监叹息道:“奈何李自成只收了一个晋王为弟子,朕恨不能将所有皇子都拜他为师。”

    大太监听的是心惊胆战,暗暗琢磨,没哪里得罪李自成,这才放心。

    李佑经过这么一个事情,在家里藏了好些天都没出来。上元夜都没出门游玩,可见打击之大。当然这也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正月十四日,上元节前一天。大唐朝最重要的节日,就在明日。李诚还没到家呢,就见到门口下人正在忙碌,各种灯笼挂了起来。今年的上元夜,依旧是金吾不禁,彰显本朝太平。

    苦的是长安两县上下,不良人都撒了出去,有了去年的成功经验,今年照方抓药。一干不安定分子,纷纷被不良人找去谈话。一些案底较多的,直接请去喝茶,上元夜就在牢里过了。金吾卫也没闲着,各处设岗,防止发生意外。

    家家户户都是喜气洋洋的,李诚的家里也不例外。进门就听到崔媛媛在大声说话:“灯笼少了,再来五十个,不要坠了李府的体面。大娘子有话,最近大家辛苦了,月例翻倍。”

    这个临时代理的管家,倒真的很像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见到李诚,崔媛媛倒是有点害臊,很快就恢复正常,上前欠身道:“郎君回来了,芊芊委托妾身代管李府,做的不到之处,还请明言。”

    李诚拱手道:“辛苦了!”也不敢多留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进到后院,一干丫鬟也在热闹,擦擦洗洗的,庭院上下收拾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崔芊芊站在台阶上看着呢,一眼就见到李诚,脸上露出笑来,上前欠身道:“郎君威武!”

    一干小娘子都停下来,看着李诚时眼神都不对了。昨夜之事,已经传到了李府。

    李诚笑了笑道:“累娘子担心了。”崔芊芊却昂然自豪道:“我家郎君义薄云天,长安城人尽皆知。妾身以此为荣,并为之自豪,哪有受累一说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听说这个事情的时候,也是震惊了好一阵子才缓和。当时跟姐姐在一起,说起这个事情时,崔媛媛一脸的向往道:“恨不能目睹自成当时风采。”

    当初姐姐嫁到郑家,都说是一桩人人羡慕的好姻缘。后来才知道,那是个外面光的花架子。平日里就爱跟一群油头粉面的娈童厮混在一起,家里的娘子两月都摊不上一回。

    现在崔芊芊成了别人羡慕的对象,看见李诚时,心里如何能不自豪?

    “此事,不要再提了。皇家还是要颜面的!”李诚笑着摆摆手,示意打住。

    崔芊芊道:“隔壁武家来人问话,今年的上元夜,怎么过?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挠挠头:“去年怎么过,今年怎么过呗。让一干老卒都来吧,两家一起出游。看灯便看灯,不可下马车,人太多了,走丢一两个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笑道:“这话妾身可不好去说,还是郎君辛苦一遭,去跟她们说吧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道:“也好,我这便过去知会一声。”

    正要走时,崔芊芊道:“郎君且慢,妾身还有事情要说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