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五章 又有事
    “还有何事?”李诚回头笑问,崔芊芊道:“坊内后面的两户人家,妾身打算跟他们商量一下,买下他们的宅子,与原来的宅子连成一片。家里人多了,这宅子小了点。”呃

    ,居然是这个想法,李诚有点意外,这不是崔芊芊能想到的事情。想必是她姐姐出的主意,李诚稍稍沉吟:“事情是好事,但是有一条,不可仗势欺人,多给钱可以,如果他们不愿意搬家,不要勉强。”崔

    芊芊点点头道:“就是这个道理,郎君美名得来不易,不可轻易断送了。”有

    这句话,李诚就放心走了,崔芊芊送到院子门口。看见姐姐过来,迎上前道:“姐姐,那事情郎君答应了,只是有个条件”

    崔媛媛听完笑道:“妹妹这事情办的妥当,这才有个当家娘子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后院的门连个锁都没有,平时就是虚掩的,李诚过来轻轻拉开门,往里走了十几步,听到有人说话:“姊姊,那李自成不知能不能带我们出去玩。”一

    听声音就知道是武约,李诚对这个小娘子的印象太深刻了,固定在武则天上头。每次想到这是未来的武则天,心里都会阴影放大。所以,这小娘子的心思,李诚只当没发现。

    “带如何?不带又如何?”武顺的声音还是那么柔柔的,真是个水做的娘子。

    “不带我就去骂他,有时间混在平康坊,没时间带我们出去玩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李诚便出声道:“好你个武二娘,背地里说别人的短处。”武

    约听到动静,惊的回头,倒打一耙道:“好你个李自成,居然偷听别人说话。”“

    我可不是故意偷听,我从后面过来寻顺娘,谁晓得你们在这说话。”李诚笑呵呵的过来,武顺停了女红,放下手边的篮子,起身笑道:“郎君别跟她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李诚道:“好,顺娘说什么都答应,明日上元节,晚上我带你们去看灯。”

    武约看不下去了,转身就走,边走边道:“酸的人大牙都掉了,就会拿这甜言蜜语来哄骗无知少女。回头家里妻妾成双,外头沾花惹草。姊姊嫁过去,不知道要受多少欺负。”李

    诚当着没听见,耳边一阵风,继续对武顺道:“明晚打扮整齐了,给我争点面子。”武

    约已经走出三步,听到这话稍稍驻足,飞也似的去了。

    武顺这才道:“郎君莫要在意,二娘的心思大,凡事都要争个长短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一愣,说好的好姐姐呢?怎么这话听着,像是不动声色的捅刀子?实话是实话,但不能跟李诚说啊。看来这历史上能记下几行字的人物,都不是简单的角色。武..

    顺又道:“李郎,有个事情要求你帮忙。”李诚听了赶紧点头道:“你说。”武

    顺道:“自打郎君亲近武家以来,一些往日里来往的姊妹,来往的更勤了。正月里跟着阿娘走了好些家,姊妹们商议要办个诗会,让妾身请郎君去指点一二。”一

    群女孩子要办诗会?这玩意似乎不那么简单,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吧?武

    顺还是第一次开口,李诚也不好拒绝,笑道:“也好,日子定下来,我去便是。”

    心里估计,到时候肯定一帮女郎打着求教的旗号,各种放电。于是笑道:“都有那些家的女郎呢?”武顺没想到他心里转了这么多的弯子,继续道:“白家姐姐牵的头,回头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洛阳白家么?”李诚笑着问一句,武顺点点头道:“正是这个白家,白姊姊的阿娘,昔日与我家阿娘是手帕交。武家兄弟怠慢之时,阿娘寻思去投白家住一阵来着。后来郎君出手,这才渡过难关,没有成行。”这

    应该是杨氏的手笔了,洛阳在隋末,被王世充折腾的不行,杀了个人头滚滚。白家估计也没讨着好去。赶上李唐坐了江山,洛阳那边的士族还能讨的好来?

    不说日子难过吧,肯定是不如以前了。家中再不出几个杰出的弟子,日渐式微可以预见。“

    对了,听说有个郑氏女也要来。”武顺补了一句,李诚心道,家里有个郑氏的媳妇呢。想到这里,李诚突然心头一颤,暗道:这崔媛媛进了李家,怕不是另有打算吧?难不成是姐妹俩商量好的,要联手把篱笆扎紧不成?想

    到此处,脑海里浮现崔媛媛那片冲浪圣地。那规模,至少目前见过的女郎里是最大的。武顺这里,李诚亲手测量过,最多是个d杯,崔媛媛怕是能再大一号。陪

    着武顺聊了一会,李诚没有去见杨氏,也没缠绵一番,而是起身回来了。家里那么多事情要做,他做甩手掌柜没问题,好歹去坐镇一二。李

    诚的计划很好,晚上也不折腾了,早早的睡下,准备明天好好的过一个上元节。人

    生充满了意外,一早起来,锻炼结束,梳洗一番,吃完早点了。大太监出现了,笑眯眯的样子太特么讨厌了,这一看就是有事啊,没事他也不能这个点来。

    “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,君视臣入草芥,臣视君如仇寇!”李诚在心里无声的呐喊!“

    陛下口谕,今日上元佳节,朕欲与群臣同乐,着李诚进宫候命。”大太监笑呵呵的说完,李诚把手一挥:“不去!我要在家配媳妇!”

    台阶上刚出来的崔芊芊听着吓的脚都软了,如此明目张胆的抗旨!当然这不是正式的圣旨就是了,口谕而已。理论上李诚是可以拒绝的,毕竟这是唐朝,不是清朝。唐

    朝是三省六部群相制度,正式的圣旨诞生要走一个完整的流程,开头是门下: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臣子呢,要是被皇帝记恨了,麻烦肯定会很大,搞不好命都没了。

    看看郑氏就知道了,五姓七望之一的郑氏,因为李建成的缘故,被李世民没事就按一下,冒头就打地鼠。非常之悲催!

    “公公莫要生气,我家郎君就这脾气。”崔芊芊赶紧过来说话,她倒是聪明的很,没敢替李诚答应下来。那真叫越俎代庖了,尽管她很希望李诚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生气!咱家一点都不生气,陛下说了,今夜晋阳要看灯火,点名要李自成去陪着。”大太监笑呵呵的放出杀手锏来,李诚一听就知道这话不假。其实也不是真的要抗旨,只是李诚把住了李世民的脉搏,不能每次都答应的太干脆。“

    算你狠!”李诚装着很不甘心的样子道:“既然是兕子召唤,那我就去了。说好了,我这是给兕子的面子,不干别人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大太监笑呵呵的点头:“明白!对了,记得穿官服,咱家这就回去报信,告辞!”李

    诚一拱手:“你来就没好事,不送!”崔芊芊吓的一哆嗦,这也太过分了。赶紧去送一下大太监,走的时候让崔媛媛塞了一张飞钱过去。李

    世民现在很热衷于玩一种叫做“让李诚为难”的游戏,大太监回来报信,说了李诚一脸的不乐意,很不甘心的才答应下来的场面。李

    世民听了得意的哈哈大笑道:“竖子!朕不能奈何汝耶?”心里还在盘算着,今天得让这小子拿出点好东西来,朕缺钱啊。

    李诚一身官服出门,骑马的都不自在,只能是坐马车。这马车没有减震系统的年代,真不入骑马来的舒服。当然整天骑马也是有缺陷的,就是容易整出个罗圈腿来。要

    不古人怎么穿辣么长的衣服呢?就是要遮住罗圈腿撒!开玩笑哈,没根据的话。

    这一路上李诚一直在伤脑筋,这李世民到底在搞什么事情?反正李诚是不信他良心发现,看到自己辛苦了一年,请自己吃顿好的。这事情想都别想,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到

    了宫门口,刚下马车,阎立本正好也到了,一声招呼:“自成且慢。”

    李诚看见阎立本,小腿一哆嗦,心说不能还是为了大明宫的事情吧?李世民这是要疯!一

    番客气,李诚赶紧装着不开心的样子:“上元佳节,答应了好些人一起过节的,陛下倒好,一个口谕,把我给弄来了。阎侍郎,你这又是为何而来啊?”

    “自成还不知么?某也不知道陛下为何召唤,这不刚从床上起来,昨夜睡的晚了点。”阎立本也不知情,这事情也没必要瞒着李诚什么。

    得,继续往里走吧,一边走一边聊,到了大兴宫,

    前脚踏进宫门,李诚就犹豫了,要不要迈进去呢。因为此刻的大兴宫内,两排坐席上,都是一干宰相,长孙无忌、房玄龄、魏征、马周、王圭、戴胄、侯君集、岑文本

    李世民在首位上,笑呵呵的看着李诚呢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李诚,今天特么的没好事,是继续往里走呢,还是硬着头皮进去呢?众

    人也都好奇,李诚站在门口干啥呢?发呆呢?李

    诚干笑两声:“臣肚子疼,哪有茅房?”一

    众大臣目瞪口呆,我们在准备开席呢,你说茅房?打死你这孙子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