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六章 还有谁
    李世民听的怒火三丈,真当朕不敢治你的罪么?嗖,一个酒樽丢过来,李诚一抬手,抓住了!一看便道:“是银的,好东西!谢陛下赏赐!”说着往怀里塞!一

    干宰相彻底的无语了,这特么是要上天啊!这已经不是失礼那么简单了!但

    是这帮人精却一个都没说话,李诚脑子没坏掉,这是肯定的。但是为何在这个节骨眼上装疯卖傻?这当着一群宰相呢,不怕被人弹劾君前失仪么?“

    我赏你五十大板!”李世民在心里怒吼着,指着李诚道:“坐下,就算要拉屎,也要拉在席上,今天你敢走,宿卫回头就去抄家。”

    你是皇帝你有理,李诚很不甘心的一拱手:“臣领命!”大太监已经走过来了,笑呵呵道:“咱家给自成先生领席!”得,皇帝身边最贴身的太监,亲自领李诚到席位上落座。这份尊荣背后,到底是什么原因呢?大

    概,只有李世民和李诚心里才清楚,一干宰相笑呵呵的看戏。心里都在提防!

    p,李诚知道今天中计了,什么兕子要见自己,都是扯淡。阎

    立本在一边看傻逼了,这到底是啥节奏。跟一群宰相一起喝酒,就算是敬陪末座,说出去也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啊,怎么搞的跟要杀他一般?

    李世民等李诚坐下了,这才冲他伸手,李诚一脸费解:“啥事?”“

    酒樽!朕的银酒樽!”李世民开口了,李诚一脸的心疼,缓缓逃出来递给站在面前的大太监,口中嘀咕:“扣死你!”大太监当着没听到,隔壁位置的马周倒是听到了,抽了一下脸,啥都没说。马周看看魏征,叫唤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这叫宴无好宴,陛下要搞事!我们准备怼他!就算李诚帮忙,也要怼死他。李

    世民也不着急,举起酒樽,说了一番客气话,然后大家开吃。酒过三巡,各种吉祥话都说了一遍,唯一没开口就是李诚了。这孙子坐在那里,酒也不喝,低头吃菜,大家也都当他不存在。失礼不失礼的,也没人在意了。

    “自朕登大宝以来,与诸君一道,殚精竭虑,才有今日之局面。”李世民放下酒樽,缓缓开口,大家都停下,看了过来,李世民却在看李诚,这货正在往嘴里塞一块羊肉。感

    觉到大家都在看他了,李诚费劲的咽下去,坐直了身子。这跪坐真不舒服,谁给来张小板凳啊!好吧,今天这个场面,小板凳就别想了。“

    诸君,这大兴宫年岁久了,朕有意重启大明宫修建,诸君以为然否?”李世民咬咬牙,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这些年艰苦奋斗,该到享乐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一脸笑容的看着群臣,现场一片安静,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群臣表情各异,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长孙无忌为首的低头党,还有魏征为首的怒视党,李诚是自成一家的发呆党。什么叫发呆党,就是双目呆滞,看着前方,不是看着皇帝的位置。李

    诚对面坐的是阎立本,这哥们犹豫了一下,果断选择加入发呆党。于是,两人深情呆视!画面美滴很!李

    诚的手在低下找东西,打算砸晕阎立本,你特么的跟谁学不好你学我?算

    了,你赢了!李诚转移视线,看着大门,这下总行了吧?阎立本一看,我也看大门。

    “诸君,何以教朕?”李世民心里发慌了,特么的一个支持的人都没有啊。李诚这家伙也不出来说话,朕白对你辣么好了。

    魏征站了起来,走到中间,来吃饭的没带笏板,只能抱手道:“陛下犹记本朝二年乎?”这

    话翻译成大白话应该是这么理解的,“昏君,你忘记了贞观二年吃虫子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李诚在的缘故,魏征说话还算客气。马周跟着站主来,也是抱手道:“陛下,臣以为不妥当,本朝以来,天灾兵祸不断,励精图治户部才略有盈余,大明宫耗费极大,臣以为此举不妥。”马周啥意思?要钱没有,要命户部也不给。总

    而言之,别惦记户部的钱!就算你是皇帝,逼急了,臣也能吐你一脸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唐朝啊!君视臣入草芥,臣视君如仇寇!孟子这句话,放在唐朝妥妥的,一点都没毛病。你放在明朝和清朝看看,朱元璋会问你要不要脑袋,朱棣会问你要不要十族。清朝,算了,跪都跪了一地的读书人,还仇寇个屁啊!李

    世民没直接回答这俩,而是看了看长孙无忌,大舅子也不给力,继续低头族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安静,李世民的呼吸急促,君臣之间似乎都不打算妥协了。“

    自成,你可有话说?”李世民只好施展大召唤术,召唤麾下头号打手李自成。

    李诚叹息一声,心道:p。那天也不说答应不答应我条件,今天搞突然袭击。本来可以好好商量好的一起干这群文官,你非要按着自己的想法来,皇帝了不起啊?

    “臣在!”李诚起身了,缓缓的出来,站在魏征和马周身后。

    岑文本也站了起来,指着李诚道:“自成,欲为奸佞乎?”

    本来李诚还打算啥都不说的,这一指就把他给惹火了,冷冷的看着岑文本道:“宰相脸就大一些么?我怎么就奸佞了,你把话说清楚。”“

    陛下有错,臣子本当竭力谏阻,自成却一味附和媚上,此佞臣之举也。”岑文本振振有词,李诚听了歪歪嘴:“好,今天我就跟你们好好说说,请问诸位宰相,何谓盛世?”

    高士廉站了起来,抱手道:“盛世者,大治也。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,府库充盈,百姓丰衣足食,外无忧患,此之谓盛世也。”李

    诚一看是高士廉,便怀疑史书里的贞观盛世是抄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高相,你带钱了么?丢一贯在地上看看我捡不捡?”李诚冷笑着怼了回去,高士廉没想到李诚的战斗角度这么奇怪。“

    自成,不要胡搅蛮缠!”高士廉也生气了,他怀疑李诚在转移话题。台

    上的李世民却笑了,每次李诚准备开喷,表情都是这么平静。“

    不是我胡搅蛮缠,是你太想当然了。人要是能教育的好,要法律干啥?高相还是坐下吧,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,丰衣足食,你做梦呢?”李诚很不客气的怼过来。高

    士廉脸都白了,气急败坏道:“高某说的不对,你说说看,何谓盛世?”李

    诚看着他淡淡道:“我理解的盛世其实很简单,国家不用收田赋,也能府库充盈。百姓的子女都能接受教育,犯法者都将接受法律的严惩,大唐军威震慑宇内,万国来朝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的高士廉无语了,这里头的内容信息量太大了。国家不用收田赋,明天户部就得关门大吉。普及教育,这是要挖士族的根。犯法者要接受惩罚,这是要挖权贵的根。甚至皇族的根都挖了。但

    是你还不能反驳李诚,这才是所谓的盛世该有的景象。问题是,现实么?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不现实,问题是,你能想想一个盛世出来,李诚为何就不能呢?“

    自成,在说大明宫的事情呢。”长孙无忌这个老阴货,把话题拉回来了。李..

    诚淡淡的看他一眼:“要不,赵国公来说说自己的看法?”一句话,长孙无忌后悔的想抽自己的脸,特么的怎么想起来开口说话的。“

    好了,自成接着说。别跑题!”房玄龄出来打圆场,李诚对他倒是很客气的抱手道:“房相,窃以为国家有钱了,陛下要修宫殿,也不是不行。但是要有几个前提!”魏

    征一听便粥了眉头,回头瞪了一眼李诚道:“自成,慎言!”

    李诚淡淡道:“魏相,是你会理财,还是我会?”一句话,魏征没脾气了,要比赚钱,谁是李诚的对手啊。一帮宰相叠起来,都不是对手。马

    周赶紧道:“好,自成接着说。”这时候,诸位宰相都没把李诚当什么晚辈了,当他是平等的对手。跟职务高低无关,现在李诚是皇帝的代言人呢。李

    诚举起一根指头:“要想富,先修路!国库有钱了,不该放在里面生锈,应该留一部分应对不时之需,余者拿来用掉。正所谓,取之于民,用之于民。”这话没毛病,众位宰相听了都在心里盘算,有的在琢磨李诚的后手,有的在等破绽。“

    修路如何致富?修路与大明宫何干?”褚遂良也开口了,看这意思,语气不善。“

    你坐下,就会写几个字,你懂民生么?”李诚一句话,褚遂良气的想拿铜酒樽砸过来。马

    周道:“自成,不要恶语伤人。”李诚淡淡道:“我最讨厌那些不懂装懂的人,懂就是懂,不懂就是不懂。不要什么事情都要问,都要管。你知道什么?我看连个账都算不周全吧?”褚

    遂良脖子都粗了,边上的长孙无忌赶紧抱住他,把他按住。这次长孙无忌学乖了,不开口,让李诚表演,吸引火力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?”李诚环视一圈,没人说话了,不是怕了他,而是想听他接下来要说点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