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七章 一肚子坏水
    都给干闭嘴了是吧?李世民开心的差点要唱粗来了,内心在疯狂的呐喊:大明宫,大明宫,快点快点!朕要修大明宫!

    李诚看了一眼李世民,对上他殷切的眼神时,不爽扭头。心道:尼玛,哥的大唐生涯,可以写成一本书了,名字就叫做我给唐朝皇帝当打手的日子。

    名字完美,毫无毛病!李世民为了让自己怼人,丧心病狂的用计骗自己来,甚至利用了自己的闺女小兕子。不过话说回来,皇帝这种生物,谈情感有点奢侈了。“

    谁带铜钱来了?”李诚突然问一句,所有人都懵逼了,你要啥铜钱啊?“

    去,找一枚铜钱来!”李世民赶紧吩咐下去,不等太监去找,阎立本擦了擦嘴,丢过来一串铜钱:“我带了!早晨出门去东市吃了一碗羊汤,那味道”“

    闭嘴!”李世民和群相难得一致的说到一处去了。阎立本赶紧闭嘴坐下,好委屈!

    李诚取了一枚铜钱,其他的丢回去,举在手里淡淡道:“有个问题,谁都知道这是铜钱,但是谁知道,铜钱是干什么用的?或者说,如何定义铜钱?”

    “铜钱就是铜钱,还需要什么定义?”刚才给怼的很不开森的褚遂良,又开口了。李

    诚轻蔑的看他一眼:“你也就这点水平了,要你说清楚铜钱的本质,太为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竖子,你”褚遂良站了起来,指着李诚想说话,突然发现四周很安静,所有人都看着傻逼似得看着他,褚遂良遭遇李世民不耐烦的眼神时,识趣的坐了下去。李

    诚呵呵一笑道:“铜钱,准确的说是货币!目前的作用,局限在交换凭证上,暂且定义为交换契约。过去的人以货易货,现在也有,这种交易方式很麻烦,所以诞生了货币。本朝的货币不止铜钱,还有绢布。”

    李诚说着停了一下,回头招呼一声:“没点眼力,去泡茶啊!说的口干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意外的没有发话,而是集中视线盯着李诚,都预感到李诚要说出一番大家震惊的话。

    “朝廷收税赋,放在仓库里,不部分用于发俸禄,余下的留着应对不时之需。这是对的,但是过犹不及,凡事走到极致,就一定是错的。仓库里的钱多到一定的程度,就必须相好怎么用才行。刚才褚相的道理,让我想起了一个词,鸡的屁。”

    李诚没忘记把褚遂良拉出来鞭尸,褚遂良这次学乖了,低头不吭声,我看你怎么接着说。“

    衮衮诸公,对朝廷的钱,就像一个村妇,每天一早起来去摸鸡屁股,看看今天下了几个蛋。攒到一定的程度,能换多少盐,灯油。抠抠搜搜的,恨不得一文钱掰开两半花。”李

    诚这是开地图炮了,把大家都损进去了,但是却没人站出来怼他。便是魏征和马周这种喷子,也都很平静的看着他表演。倒是有几位宰相脑补了一下“鸡的屁”,很形象!这几位可都是有基层经验的官员,才能有这种联想。“

    钱,该怎么用?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,不是收到税赋就往仓库里一丢就完事!刚才说修路,不知道各位宰辅有没有想过,朝廷拿出钱来修路,会带来什么好处?”李诚提出一个问题,众人露出思索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自成,朝廷修路,不外方便行人,何以牟利?如何致富?”魏征总算是开口了,他其实比谁都好奇,李诚到底要说点啥,这时候其实他认为已经跑题了。跟大明宫没啥关系了。其他人也都这么想,唯有李世民认为,李诚还是能绕回来的!

    “各位,假设陛下决定修大明宫,现在首先要做的事情,是准备材料。材料准备好了,要运到地方,把路修好了,运输也就方便了。所以,要修大明宫,必须先修路。那么话又说回来,修路如何牟利呢?很简单,收费!”话

    音刚落,褚遂良再次跳了起来:“竖子,怂恿陛下与横征暴敛耶?陛下,臣请诛李诚!”

    同样的话,魏征说过,但是这一次,褚遂良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大家都很安静,没人相迎他。所有人都用不耐烦的眼神看着他,那意思你跳出来干啥?“

    自成有财神之名,怎会惦记一般小民那点蝇头小利?”马周开口说了一句,褚遂良捂着脸坐下了。是啊,忘记这个了,李诚要是惦记百姓过路费的人,如何被称作“财神”呢?

    “自成继续说!”李世民心花怒放,李诚不负所望,兜了一圈又回来了。李

    诚呵呵一笑,看都没看褚遂良一眼,继续道:“行人自然不收费,但是车马就要收费了。收费的名目,可以用路政维护费用。还有一个问题,各位都只看见了修路,没看见别的?”

    “你干脆点说,哪来那么多问题!”房玄龄很干脆,那意思你问我们也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李诚抱歉的一笑道:“以往修路,朝廷要征发徭役,百姓干活还得自带干粮。看起来节约了成本,实则不然。这是乡下地主老财的做法,不是国家该用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你才是地主老财,你全家都是地主老财。群相一起在心里吐槽!

    “同样是修路,以前的做法可谓劳民伤财!”李诚又补一刀,大家都怒视过来,李世民都不能忍了,开口道:“自成,好好说话,就说你打算怎么做。”其实他的潜台词是,不管你怎么折腾,把大明宫给我修起来就行。“

    陛下,如果臣来做,办法有两个。其一,朝廷先规划好要修一条路,准备一笔钱。接着,找来商人,告诉他们朝廷要修路,这条路分段承包给他们来修,朝廷负责监督施工,确保道路质量。修路之前,先付一半的钱,修好了检查合格,余款全付。”

    李诚刚说完,一群大臣的眼睛都亮了,这是一个好办法,杀猪的好办法。商人有钱啊,让他们修路,修好了赖掉尾款,就当他们为朝廷做贡献了。李

    诚不用猜就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,所以接下来道:“各位宰辅,就不要惦记赖账的事情了。商人修路,有钱可赚,朝廷打着维护的旗号收费,还可以受商人的税。这个过程中,给商人干活的百姓,可以挣到一笔工钱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李诚停下了,让这些宰相消化一下这里面的内容。“

    你说第二个法子。”李世民赶紧催促,没说到大明宫呢。其实他心里也在算一笔账,这钱花出去,通过收税和收费的渠道回来一部分,这条路慢慢的收费,总能回本的。等于这钱最终还是回到了朝廷的手里。“

    第二个办法很简单,朝廷规划,找一堆商人来修,朝廷不用出钱,商人出钱修好路之后,一定的年数内,允许商人收费回本。”这个计划又有人眼睛亮了,这买卖做得。看起来一次投入不小,但细水长流啊,不要多,有个三十年就赚大了。

    比如长孙无忌,就在谋算,是不是跳出来支持李诚,然后自己找人把工程拿下来。至于商人,用他们的钱,他们应该高兴才对啊,商人都是猪,养肥了就该杀。

    李诚对于这些人杀猪的念头,那是一点都不报任何希望的。肯定是要杀猪的,这帮人杀着杀着就习惯了,权利多好用啊。让别人辛苦挣钱,自己杀猪就好了。多省事啊!

    “自成,真跟大明宫没关系吧?”李世民察觉到不对了,这说来说去,跑的有点远了,拉回来!“昏君!”李诚在心里呐喊着!“

    陛下,还是先让自成说修路的事情。”魏征赶紧出来捣乱,他看出来了,李诚就不是皇帝船上的人,顶多是抓着船边在水上飘的那种。“

    对,让自成往下说。”这一次群臣都认同魏征!李

    世民:mmp,你们这群臣子,就是不想让朕好过。放李诚都没用咩?

    李诚两手一摊:“说完了,该说的都说了。修路啊,我只管出主意,怎么修你们商量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李诚还冲李世民眨眼,李世民秒懂:朕收到!立刻心平气和了!

    竖子,太狡猾了!丢出这么一块肉,让下面一帮宰相先干起来,然后朕好从中渔利!真

    是一肚子坏水!不过朕喜欢!下

    面的人立刻分成两派,长孙无忌、房玄龄为首的一帮人,支持选项二。魏征、马周为首的,支持选项一。李诚和阎立本是打酱油啊!然

    后很自然的就吵起来了,长孙无忌主张用第二种办法,直接招商修路。魏征立刻反对,表示你这么搞的话,很容易出现官商勾结。长孙无忌表示,监察御史归你管,这是你的事情。房

    玄龄表示,朝廷出钱压力太大,还是招商比较稳当,有赚不赔。马

    周怼他,别以为我们不知道,你家婆姨是辽东卢氏。买卖做的很大!褚

    遂良出来帮腔,马周你不要乱说话,要讲证据的。诬陷要反坐哦。

    戴胄说褚遂良你闭嘴,就知道写几个字的家伙,有你说话的余地么?褚

    遂良资格最浅,被怼了只好闭嘴坐下,好委屈!

    李世民在台上看着心里无限感慨!李诚这家伙,太特么的坏了!略施小计,一帮宰相原本是同仇敌忾怼皇帝,现在自己先干起来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