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九章 承情
    侯君集只能认怂,不认怂不行啊,所有人都在怒视他。耽误大家分蛋糕!公敌啊!

    低头,转身,消失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李诚悠悠叹息,心道:“这狗日的侯君集,鬼精啊!居然怂了,不给我机会借题发挥。”

    看来今天是混不过去了,那就继续好了。

    “办法很简单,有两个,一者,陛下乾刚独断,……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听着心里刚高兴了一下,下面一堆宰相就指着李诚骂:“奸佞!”

    房玄龄比较厚道,大声道:“别着急骂,自成还有第二个法子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擦了擦冷汗,还好没有高兴太早,不然被集火的就是朕了。用词也变成“昏君”。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就投票吧,不记名投票。每个人一张小指头,上面写一、二,写好了丢也碗里,由阎侍郎读票,李某负责统计投票结果。可以弃权,超过半数就通过。”

    李诚刚说完,大家都点头了,这个办法好。继续拉帮结派,不管李诚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多少有点失望,要是能让朕做主,多好啊。不过这种可能性在贞观年概率为零。看看下面这帮人多是些什么人吧?有事没事就举起笏板开喷:昏君!

    看着大家热烈讨论的样子,李诚不禁感慨,真是一个好时代啊!

    李世民这边其实也不是一无所获,至少大明宫的事情,有着落了。

    低头仔细想想,李世民还是想不明白也问题,为何他说要修大明宫,下面的臣子就骂“昏君!”为啥李诚说了修大明宫,大家关心的重点是修路捏?

    把这一招理解透了,掌握好了,以后自己对付下面的臣子,就有办法了。问题是,这招不好学啊。李世民想来想去,自己没有李诚那个脑子,想不出修路收费这种歪招。

    看来,把李诚留在长安是对的,以后有啥事情,提前叫他进来商量。

    mmp,朕好后悔啊!手里居然没有合适的公主丢给他,崔氏有啥好的,尚公主多拉轰!

    一番准备完毕,所有宰相都拿到了一张小纸条,一支笔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给陛下也准备纸笔,臣子有投票权利,陛下也该有,而且陛下的一票算两票。嗯,陛下是记名投票。”李诚又放出一招来,一干臣子怒视李诚。

    但是李诚巍然不动,冷冷的用眼神一个一个的怼回去。

    李世民在主位上听到这话的时候,心里的滋味很复杂。自己做的是不是太过分了呢?

    不过这点内疚时间很短暂,皇帝这种生物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!

    李世民也做了选项,交给阎立本。然后等着大家投票结束,阎立本开始唱票。

    结果令人意外,在场十二个宰相,居然有三个人弃权了。这真的很出于李诚的预料。剩下的人里头,要达到六票,难度无疑增加了很多。

    最后的赢家是长孙无忌和房玄龄这个临时同盟,他们拿到了五票,不过半数,但是李世民也选了第二个办法,于是达到了七票,通过了!

    也就是说,李世民也倾向于不要朝廷从户部掏钱,而是招商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结果,李诚报以冷笑。招商有辣么简单就好办了?天底下最大胆的就是商人,但是最谨慎的,也是商人。历史告诉商人们,他们就是朝廷养的猪!

    预防成为朝廷案上的猪,是每个商人的本能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问题是,这个事情谁来负责。大家又吵了起来,长孙无忌表示自己愿意辛苦一下,把活接过来。魏征等人主张由工部负责!最后还是投票,这一次魏征和马周等人胜出,没有弃权,直接拿到了九票,李世民那票都不用看了。

    那么李世民支持谁呢?大家都很想知道!李诚却果断的夺过阎立本手里的票,往嘴里一塞,嚼几下,咽下去,轻描淡写的开口:“陛下的意见不重要了,结果已经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别人不好说,反正大太监是佩服到五体投地了。这份对陛下心思的判断,太精准了!

    李诚判断个屁啊,他的逻辑很简单,没哪个皇帝喜欢臣子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结果,李诚只好打开李世民的纸条,让大家都看看皇帝支持谁。但是现在有机会不让大家知道皇帝的想法,那就坚决不能让大家知道。

    从某个侧面彰显了一个道理,皇帝的选择很关键!皇帝的选择,不到逼不得已,不公开!

    上元节的斗争,终于落下了帷幕。结果,很难去形容,跟过去不一样。

    过去都是皇帝和臣子之间的较量,最终有一方要妥协。但是这一次,你说谁妥协了呢?大家都觉得自己是赢家。李世民如愿以偿,能开工了。

    宰相们也觉得没输,工程捞到手是小事,重点是确定了一个方式,觉得重大问题的方式。投票!就算皇帝一票算两票,一旦大臣们心齐了,也能按住皇帝。

    一干宰相看着李诚的时候,心情都很复杂。很难说好坏,反正他们对李诚的看法,发生了根本的变化。竖子,似乎不是那么难相处!

    事情谈好了,大家继续喝茶聊天,现在喝茶的方式都不一样了。过去都是一种套路,就是团茶,然后用碾子碾碎了,加入各种香料,煮出一种糊状。这种喝法,日本现在还有人在用,美其名曰:茶道。

    新的喝法是李诚领衔的,但是也有区别。李诚是啥都不放,就这么泡着喝。李世民喜欢加点奶和冰糖,并且炫耀他有冰糖。就是不告诉大家,这冰糖从哪来的。

    其实大家都不用他告诉都知道,这东西只能是来自李诚。

    上有所好,下必附焉,这句话在贞观朝的宰相之中,并不完全适用。

    阎立本是李诚的拥趸,李诚泡着喝,他也泡着喝,宰相跟前说不上话,就凑在李诚身边。

    “自成,今日之事,神奇啊!”阎立本想了想,得出这么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李诚淡淡道:“没什么大不了的!”这个逼装的,阎立本给满分。理由很简单,换成是他来面对这帮宰相,无论哪个,眉头一皱,眼睛一瞪,他就怂了。

    哪有勇气怼回去啊!

    李诚则不然,来啊!战啊!然后还能把战斗的趋向掌握在手里,这就必须佩服了。

    “还请教!”阎立本一门心思要学一招,李诚低声道:“无他,双赢尔。一个问题无法达成妥协的时候,就抛出另外一个问题。这世界,并不是非此即彼。”

    阎立本若有所思时,房玄龄过来了:“自成,不厚道啊!”

    李诚赶紧见礼:“房相,小子哪里做的不对,还请指教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呵呵一笑:“某可不敢惹你,那个冰糖,回头我派人去你家,接待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诚楞了一下,房玄龄能这么干,肯定是有原因的,大胆猜测一下:“辽东卢氏?”

    房玄龄脸一黑:“问那么清楚干啥?”说着转身走了,真是的,会不会聊天。要不是媳妇的意思,房玄龄能开这个口?非要说出来干啥?

    长孙无忌也走过来了,拱手笑道:“自成,抱歉抱歉,之前有得罪之处,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老阴货就不是啥好鸟,生了一堆儿子,惦记着多吃多占。李诚笑道:“不敢不敢!”

    “温儿那里,老夫一直没机会表示谢意,今后有事,跟温儿提一声,一定尽力。”长孙无忌真不简单,这话当着阎立本都敢说。

    李诚只是笑笑道:“承情,我们小打小闹的,乱来一气。”言下之意,不会求你那去的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也没在意,他是谁啊?不会跟李诚计较这个嘴上的话,就算两人刚才打一架,转过身有共同利益了,长孙无忌照样能笑语盈盈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走了,魏征端着一碗糊糊过来,看看李诚,叹息一声:“自成心思之巧,前无古人啊!”李诚笑道:“魏相,谬赞了!”

    魏征笑了笑,也没往心里去,点点头:“承情了!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阎立本不懂啊,听傻逼了。李诚却很明白,魏征是感谢他提出了投票的办法。

    这一招,是限制君权的大杀器。现在看不出什么来,可以说魏征有生之年,一定会坚定的做到,将投票变成一个正式的规矩,而不是今天这种临时的规矩。

    上元夜,李世民出现在皇城的城墙上,朱雀大街上的百姓看见了一群臣子簇拥的皇帝。

    “万岁!”百姓发自内心的欢呼!今夜的长安城是个灯火通明的不夜城!

    “万岁!”欢呼声震天动地,今夜的长安百姓,幸福值点满了。

    “万岁!”欢呼的人群中,有人却把注意力放在里李世民的身边。

    皇帝的身边站着两个相对年轻的臣子,一个是白面无须的李诚,一个是阎立本。

    欢呼声中,李诚显得很无聊,看着李世民兴奋的冲百姓挥手。

    这个普天同庆的夜晚,李诚的视线,顺着朱雀大街上绵延无尽的灯火看过去。

    灯火的尽头,会有些什么在等着自己呢?

    李诚不知道结果,只能摸着石头过河,走一步算一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