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言不合送女人
    巡察御史的头衔确实好用,一干官员作鸟兽散,李诚头一次感受到了来自大腿皇帝的温暖。一直以来当牛做马的,总算是有了回报。

    把官员吓走了,李诚才招呼一声武家兄弟:“去,把人带来说话。”也懒得问这对兄弟了,这就俩呆逼,问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郑有道和白潜夫总算是能上前说话了,李诚遮奢之名不虚。离开长安到洛阳了,对于前来迎接的地头蛇,竟然不假辞色。

    两人上前来,李诚还在马背上,马鞭指着两人:“李某东去,不曾提前告知他人,不知二位如何得知,弄个全套框了武家兄弟,在此等候李某?”

    开门见山,一点余地都不留,说的郑有道和白潜夫很是尴尬。李诚不好忽悠,只是一眼就看出其中根底来了。郑有道看看白潜夫,那意思只好你老兄来说话了。

    李诚见这两人,生的倒是好皮囊!士族子弟的血统,体现在外貌上,不会太差劲。

    “白潜夫,见过自成先生。我家姊姊与顺娘是好友,昔日在文水的手帕交。”白潜夫上前说话,一开口就把根底道明了。免得再生出误会来。

    李诚听到这话,翻身下马,脸上也有了笑容。白松陵对武家娘子和武家姐妹,那是有恩的。可以不给郑氏的面子,但是必须给武家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白氏子当面,李诚有礼!”李诚拱手说话,白潜夫很意外,没想到自家名号这么好用。什么时候白家能比的了郑家了?要不是有个东宫幕僚的老爹,在洛阳白潜夫如何能与郑有道把臂言欢,称兄道弟。

    郑有道见状,上前拱手:“洛阳郑氏,郑有道,见过自成先生。”

    李诚对上郑有道,表情立刻就变了,淡淡的一拱手:“不敢当!”这就是不给面子咯?

    郑有道有点晕,你对白氏很客气,怎么对我这样?我郑氏好歹是也北朝顶级士族吧?

    好在白潜夫及时打圆场道:“自成先生,我等听闻先生路过,特来相迎。一干洛阳世家子,久慕先生大名,也都要跟着来迎接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不免微微皱眉,就在白潜夫不安的时候,李诚露出笑道:“还请代为引荐!”

    直接把郑有道晾一边了,按说洛阳郑氏,才是这群人的首领啊。郑有道傻了!

    武元爽这家伙傻乎乎的上前道:“李家哥哥,郑氏乃洛阳士族之首。”

    李诚扭头一个冰冷的眼神:“聒噪!上回就该打断你的腿!免得你四处招摇!”

    众人看的清楚,心惊道:李自成遮奢之命不虚也!武氏子被其呵斥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郑氏老巢为荥阳,乃是历史上的军事重镇。洛阳郑氏,属于郑氏的一支。混的最好的一支!五姓七望里头的七望之一,就是荥阳。

    别看现在的郑氏不行,但是人家底蕴很牛。初唐时期,关陇军事集团太强大,传统士族又被朝廷打压,郑氏没有什么作为。中唐之后,郑氏迅速崛起,有“郑半朝”之说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这种底蕴身后的士族,给他点阳光,就能漫天彩虹。

    “自成且慢!”崔成看不下去了,上前来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李诚停步回头,崔成笑道:“洛阳郑氏与蓝田房素有渊源!”李诚拉着脸道:“大兄,媛媛娘子,还在我家客居呢。”一句话把问题说的很清楚来,郑有道差点捂脸走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没法走啊,硬着头皮上前抱手:“自成先生,宗族之事,非有道可置啄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很委屈,通俗的来说:我就是一直飞不高的小小鸟,家里的事情没我说话的份。

    李诚这才脸色好看一些,淡淡道:“李某素来不喜闹腾,此番路过洛阳,暂居一夜,明日便要赶路。”这话说的客气了许多,就看他会不会做人了。

    郑有道闻言一喜,连连拱手:“自成先生放心,在下知道如何去做。”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这中家族出身的子弟,你让他做事未必能多出彩,做人真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郑有道不等李诚说话,主动上前去,跟那些前来迎接的士族子一番说辞,那些人犹豫片刻,纷纷让开道路。郑有道回来,一脸喜色道:“自成先生,在下跟他们都说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说的?”李诚淡淡的问一句,郑有道笑道:“先生要赶路,让他们见面之后,各自回家,不要打扰先生休息。”

    李诚这才点点头,迈步上前,一番拱手致意道:“李诚谢过诸位盛情,奈何有皇命在身,前往登州巡察。李诚不敢懈怠,怠慢之处,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有这话说出来,一干士族子的脸上就好看多了。面子有了,那就不要自行车了。不然搞的李诚不爽,真的拉下脸来给大家难看,你能把他怎地?

    郑有道回复了常态,陪着李诚一路说笑,这些世家子坐的都是牛车,不像李诚这些人,骑马而行。搞的速度自然就慢下来了,天黑之前才回到洛阳城。按照李诚的计划,至少提前半个时辰到,找到驿馆住下。

    慢归慢,好处也是有的,住的地方白潜夫和郑有道早就安排好了,就在城东的一座大宅子里。三进的宅子,里头丫鬟下人都是准备好的,直接入住,李诚身边的三个老卒,也有下人在跟前伺候着。这些大家族的牛逼之处,在这种地方真是很难去比。

    李诚也不客气,来到安排的地方,与一干世家子拱手道别后,郑有道和白潜夫陪着入内。

    崔成这个登州知州,因为是崔氏的子弟,倒也不会被冷落,只是想当主角就没希望了。

    两位主人,主要的目的还是李诚。陪着在堂前喝茶说话,都僟道去年产的红茶,郑有道都买了回来,让人泡了送上来请李诚品尝。

    一番寒暄客气之后,门口进来一个人,见李诚便笑道:“哥哥来洛阳,怎地不让人知会一声,小弟也好去迎一迎。”

    程处弼见了此人,露出笑容道:“你这遭瘟的牲口,哥哥如何敢让你知晓。”

    段珪怒道:“贼厮鸟,欲互殴耶?”(鸟人,要打架么?)

    李诚捂脸,这帮人凑一起就是这德行,至于段珪为何在此,很简单,醉仙楼开分店,他来打前站。段珪上前结结实实的行礼,李诚笑着扶住道:“自家兄弟,何必客气?”

    段珪笑道:“哥哥有所不知,小弟看上的醉仙楼地段,乃是郑家的产业。小弟在驿馆等的辛苦,不料哥哥在此住下,只好前来登门。”

    段珪自然是知道李诚行程的,在驿站等着没等到,才知道李诚被郑氏子接到这里住下,这才前来拜见。郑有道听了面露喜色道:“哦,段兄弟看上那个铺面,只管拿去用便是。”

    这份好爽劲,可见世家子人才多,这话是有道理的。几百年屹立不倒,哪怕是北朝从五胡乱华开始,到后来前秦,北魏,东西魏,北齐、北周,郑氏都能挺下来,并且成长为一流的世族,这就太牛逼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押宝失败,李建成这个太子遇上了开挂的李世民,郑氏的辉煌还在延续呢。

    众人一番客气后,李诚才慢慢的弄明白,郑有道在郑家的地位。怎么说呢?其实不算很高,只能算是很特别。年轻一辈迎来送往的一些事情,都是他在做。有点类似崔寅,但有不全是,崔氏蓝田房的产业,跟洛阳郑氏比还是差很多的。

    郑有道只是负责其中的一部分,算是家族中比较出色的弟子了。

    郑有道和白潜夫刻意讨好之下,自然是宾主尽欢。堂前置酒,边喝边料,没有叫小娘子来陪酒,这个倒是颇为意外。武家兄弟跟在末席,这回比较识趣了,一直在低头吃喝。

    郑有道的意思,愿意就洛阳醉仙楼的生意进行合作,李诚表示这个事情我不管,你跟段珪去说。郑有道再也不提这个话,似乎他就没听说过醉仙楼。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这些世家子中的出色人物,确实很优秀呢。言谈举止,张弛有度,礼貌上一点问题都挑不出来,做到了尽善尽美。吃完酒宴,郑有道也不废话,起身告辞了。

    白潜夫倒是没着急走,陪着李诚去了后院,进了主屋所在的院子,白潜夫站在院子门口没跟进去,而是拱手笑道:“白武为莫逆之交,厚颜称先生一句李家哥哥。”

    要说年龄,白潜夫肯定比李诚大几岁,李诚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称呼就是个代号,随意吧。”李诚摆摆手,白潜夫露出喜色道:“哥哥出门在外,身边每个招呼的人不行,郑白两家,皆有一女相赠,哥哥在路上也有个人说话解闷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抱手,二话不说转身就走,大步流星,李诚没反应过来呢,这货跑的没影子了。

    我去!这是什么鬼?送女人?你们这是要闹哪样?

    要说送女人这种事情,在唐朝真是一点都不稀奇。这一次郑氏还好一点,送的是个旁支的庶出女,白氏比较干脆,送来一个嫡女。真是舍得下本钱。

    李诚呆呆望着白潜夫的背影时,身后传来两个女人悦耳的声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