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五章 秀一波骚操作
    “还当是什么事情呢,特意来说一声。”李诚听了微笑摇头,表示心里有数。

    崔成笑道:“不过是郑氏的一块敲门砖罢了,白氏那边倒是要当心一点,关系到太子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关系到东宫,不得不谨慎一些。”

    崔成在椅子上扭了一下身子,前倾身子凑近了道:“当今圣人,似乎更喜魏王。”

    李诚心中一惊,崔成这是啥意思?试探自己的态度么?脸上平静的表示:“天子家事,做臣子的不要掺和。当今天子春秋正盛,为时尚早。”

    崔成听了这话,不免有点失望,他还是希望弄清楚李诚的倾向,好决定如何投资的。因为出身的缘故,崔成的功利心更强一些。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李诚崛起的速度太快了。

    有的事情过去了,但是影响还是会留下的。兄弟二人再也回不到那种亲密无间的状态。

    崔成没有多留,起身告辞了,毕竟明天一早还要赶路。李诚连两个女人都没留下,他也不好意思寻欢作乐。送走崔成,李诚在屋子里呆呆的坐着,蜡烛到了尽头,丫鬟进来换的时候,李诚才被惊醒。

    一夜平静的过去,早早起来,准备梳洗的时候,两女结伴而来。昨夜崔成一番话,算是提醒了李诚,也弄明白了郑洁的心态。她更为卖力的表现自己的目的,就是因为她是作为郑氏投资的一步闲棋。郑氏也没指望她能解决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郑洁的内心何等的悲凉!但是她又不甘心,努力的想在李诚面前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俩女见礼之后,伺候李诚梳洗,完了吃了点早饭,行礼早就收拾好的,两辆牛车,一人带着一个丫鬟,跟着李诚一起出发,城门才开不久,便离开了洛阳城。

    洛阳令一早就来拜见李诚,结果发现人去屋空,问后才知道李诚走了。拍着胸口:“万幸!”瘟神不是来搞事的,同时不禁为这一路的同行感到悲哀,最好李诚一路顺风。

    这种不打仪仗,不打招呼的巡察御史,向来是各地官员最头疼的。贞观年间对吏治抓的还是很紧的,巡察御史就跟猎狗一样,到处找官员的麻烦。

    只要来了巡察御史,都是小心应对,走了敲锣打鼓的庆祝安全渡过。

    牛车走的很慢,李诚不不爽,崔成却开心了。本来这个上任的过程,崔成就没打算赶的这么急。这一路的官道,一边走一边看风景,就当是来游玩的好了。沿途什么名胜,他都是想去看看的。但是李诚催的急,他只好跟着赶。

    现在不用干,崔成自然开心了。离开洛阳后,距离繁华就越发的远了。长安和洛阳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城市,别的城市都不足为道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只带了两个下人,一个赶车的老汉,一个贴身的丫鬟。开始还各坐各的车,后来实在无聊,白嬛上了郑杰的车,一路有个说话的伴。

    李诚策马缓缓而行,东风吹在脸上,令人昏昏欲睡。崔成兴致很高,沿途不断的张望,偶尔还停下来,看看这里那里。反正牛车走的慢,玩够了再追上来就是。

    李诚对此不置可否,反正都快不了。原来计划路上走十天,现在只要二十天。

    程处弼也挺活跃的,没事带着两个老卒钻进附近的山林里打猎。耽误的时间,快马加鞭的追回来就是。倒是李诚走不开,就得陪着两个女人的牛车慢慢的走。

    “人道李郎君诗才天下无双,怎地这一路却不曾有诗作出来?”郑洁还是没忍住,挑起车帘子,对李诚说话。

    “作诗是有感而发,现在就剩下昏昏欲睡的感觉了,作什么诗?打瞌睡的诗么?”李诚也是无聊,看着漫漫长路,陪她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李郎君说的有趣!闺中之时,伤春悲秋,常有些句子冒出来,自己觉得是好的。待见到李郎君的诗句,才知不过是无病呻吟罢了。”郑洁见李诚肯聊天,心中窃喜,小心应对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你在闺中之事,整日无所事事,自然爱胡思乱想,赶上春秋两季身子困乏,自然就想表达一下自己过的有多惨。地上掉个花瓣,都要小心翼翼的躲开,捡起来埋了。”李诚随口瞎聊,却把郑洁给听的傻了。

    可不是么?大户人家的规矩多,处处都要有礼数。多数时候都是闷在家里想心思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生在农户的家里,六七岁上头,就得帮着家里干活,捡柴火,打猪草,秋收之时提个篮子满地捡麦穗。一年到头,吃不到三顿饱饭,想来是没心思去想这些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后面的话,听的郑洁更傻了,这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了。白嬛也忍不住钻出来道:“李郎君说的这些,都是亲自见过的么?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,淡淡道:“待到十三四岁上头,豆蔻年华,时光正好处,家里张罗嫁人了。做了人家的媳妇,又盼着郎君是个人群里挑头的。整日里絮叨这里那里不好。郎君被逼急了,打了包袱去了边关,要搏一个身前身后名回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听了这些,仔细想想,都是身边没少见到的事情。郑洁忍不住叹息道:“李郎君说的是,妾身十五岁上头,也是要说个人家的。一时戏言,要嫁个有爵位的。那郎君便收拾一番,去了军中戍边,后来人便没了!”

    李诚没想到她还有这么一段故事,忍不住叹息道:“闺中少妇不知愁,春日凝妆上翠楼。忽见陌头杨柳色,悔叫夫君觅封侯。”

    刚才还说不想作诗的李诚,突然冒出这么一首扎心的诗,这还不算完,末了来一句:“这就是有感而发了。”两个女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,这诗才也太厉害了,这么点时间就来一首,就因为聊了几句话?

    就这么一下,白嬛也好,郑洁也罢,心里都踏实了。这男人没挑的,跟着他做个丫鬟都不亏。女人总归是感性的时候要多一些,尤其是都读过书的女人。还不用操心柴米油盐。

    这波操作,太骚了!直接扎心了!两女的心态都不对了,这就是大唐第一才子的水准么?

    之前想着他要能对我好一点,为了家里人,今后的日子就这么过了。此刻的白嬛心里激荡的是难以抑制的崇拜情绪,看着李诚之时,眼波流转,春意盎然。

    郑洁的心态则是另外一种,她这种被家族丢出来的大龄女青年(十八岁就算大龄),总是想表现出一种“其实我不是只会吃闲饭和暖床”的姿态,现在这种心态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两个本该同病相怜的女人,互相看一眼之后,心里都冒出一个词“浪蹄子”。

    李诚可没想那么多,秀了一把骚操作,装逼完毕,很自然的继续往前走。似乎没有了聊天的兴趣,两个女人也在心里盘算着,怎么才能让李诚先对自己下手。肚子要是争气的话,明年能多个孩子,到时候李诚的心自然向着自己。

    至于李诚家里的女人嘛,她们暂时没去想,不是没见着人么?那是远虑,眼前才是近忧。

    塔塔塔的马蹄声自后而来,回头一看是程处弼,马鞍上挂着两只兔子。

    “哥哥,有口服了,适才有猎户带着狗,驱赶出几只兔子,小弟射个正着。”程处弼得意洋洋的吹牛,将门子弟,武艺是家传的,也是他们立身的根本。

    要是认为程咬金就是个武夫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这厮做的是幽州总管,上马管军队,下马管行政。唐朝的地方官员,权利是很大的。说是幽州土皇帝,那一点都不过分。

    眼看日头到了黄昏,崔成也追上来了,一脸的兴奋道:“自成,你不去可惜了。这中原河洛之地,人文荟萃,名胜众多。”

    李诚苦笑道:“大兄,要说名胜,还是洛阳更多。我等既然要赶路,那就要有个赶路的样子。这一天的功夫走下来,这才到了哪?”

    崔成挠挠头道:“前面是偃师吧?”李诚点点头道:“大兄知道就好,在这么走不如走水路,也省的一路颠簸。”李诚抱怨了一句,本意是走陆路快一些,现在这个速度,还慢了。

    崔成看看牛车,没辩解。李诚知道他的意思,便道:“天好的时候,午时便随意打个尖,给牲口喂点草料,抓紧赶路要紧。”

    崔成点点头,觉得李诚说的对,要这么走下去,路上得耽搁一个月。

    李诚开始不说什么,就是想走一天,让他自己看看这速度如何。

    一行人加快脚步,到了偃师,找到驿站。李诚下马,站在牛车边上,防着两个女的摔倒。还真的巧了,白嬛下车很利索,郑洁似乎被裙子拌了一下,身子往前一扑。

    李诚赶紧抱住,就觉两条粉臂抱着脖子,耳边一声惊呼,两团顶在胸前,又大又软。

    感觉到李诚身子有点僵硬,秀了一波骚操作的郑洁,装着害羞的样子,赶紧推开李诚,不动声色的在手臂上又蹭一下。站在李诚面前时,角度正好将稍微散乱的胸怀看了个大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