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六章 齐州
    白嬛在一边看的清楚,她倒是没看出来郑洁的操作,只是觉得刚才自己应该来这么一下。要说本钱,白嬛倒是不怵这女人,大家的分量差不多。只是要说胆量心机,白嬛要差一些了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看上同一个男人的时候,友谊会变得非常脆弱。

    白嬛果断的上前来,装着很关心郑洁的样子,一番关切,身子很自然的挡在两人之间。

    硝烟刚露出一点苗头,李诚一句话就给熄灭了:“明日起,抓紧赶路吧。大家早早梳洗睡下,到了登州再说其他。”这话不是说给两个女人听的,而是说给所有听的。

    李诚对于这个时代的旅途,可谓深恶痛绝,尤其是俩女的还坐牛车的时候。

    其实牛车也可以跑的快,不过牛车快一起来,意味着失控。

    李诚最讨厌失控了,所以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,先浇一瓢冷水下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主旋律,自然是赶路。李诚决定让她们知道什么叫旅途劳累,省的她们太轻松了,还有心思去斗来斗去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天还没亮,李诚就起来了,把大家叫醒,梳洗收拾,对付一点吃的就上路。中午的时候才停下,路边茶铺里打尖,给牲口喂点草料,对付一点干粮,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这一下崔成叫苦不迭,两个女人倒是能默默的忍耐。都怕恶了李诚,别梦想没实现呢,先给退货了。

    李诚也不管崔成的叫苦,继续敦促大家赶路。三五日下来,崔成也不叫苦了。一个是没用,一个是慢慢的适应了。毕竟是在边关厮混多年的,适应起来比较快。

    倒是两个女人不行了,每天做牛车赶路,看起来不会太累。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,连续坐十几个小时的车,别说牛车了,你做火车试试看,累不累?别说火车了,坐飞机都累。

    官道追着黄河往东去,这是一种必然现象。人类逐水而居,所有的聚居地,附近必然会有水源。一路不停的赶,两个女人每天累的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,哪有心思勾心头角。

    周而复始,一路不提,晓行夜宿,穿州过县,一直到了齐州(济南)。

    这齐州就是齐王李佑的那个齐州,不过现在李佑在长安呆着养病,不用担心有人找麻烦。

    抵达驿馆后,一路颇为严肃的李诚才露出笑容:“在齐州休息一日,大家喘口气。”

    众人先是一阵愕然,随即一阵欢呼起来。这一路被李诚带着往前赶,累成狗了。总算可以停下来休息一天。其实这一路不单单是辛苦的问题,吃饭的问题也很折磨人。

    在长安的时候,家家都有铁锅,吃的上炒菜。出了洛阳城,饮食水准便急剧下滑。

    安顿之后,看看日头还早,李诚叫来驿丞,亮出巡察御史的身份,差点没把驿丞吓的跪下。一个巡察御史悄悄的到了齐州,上上下下的没人知道,这多要命啊。

    “卑职见过诚公,不知有何示下?”八品的小官,在微服出现的巡察御史面前,说话都不利索了。李诚倒是和善:“这一路赶的急,没吃上几口好的,你派人带着我下属去市场,买一些酒菜回来,顺便借厨房一用。”

    驿丞听傻掉了,这什么节奏?不是来查案的,是来买菜的?您大老远的从长安来这买菜?傻归傻,不敢耽搁,表示亲自出马,不用下面的人了。还是怕他们说错话。

    齐州是李佑的封地,百姓的日子能过的不错,主要还得感谢权万纪这个长史。李佑能老实的呆了一年多,都是因为权万纪看的紧。有点事情就拦着他,一度连城都不让他出。

    梁猛彪、昝君漠,直接被权万纪勒令不得在李佑身边转悠,发现就打断腿。

    这么严防死守之下,李佑才安生了一年。李诚特意跟着驿丞出去转悠了一圈,回来很是失望。本来打算收集一点李佑的黑材料 ,结果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笑问题。

    回到驿馆,崔成和程处弼都不见了,一打听才晓得,两人找个小吏带路,去喝花酒了。

    心里骂了一声mmp,李诚也无可奈何。这一路算是把这两货给逼疯了。

    程处弼还好点,本来就是跟着李诚去历练的,你一个还没上任的登州知州,在齐州喝花酒,就一点都不忌惮身边的巡察御史么?真是不拿巡察御史当干部啊!

    说实话这一路李诚很失望,不愧的是盛世啊。沿途盗贼一个不见不说,地方上也没有出什么事情。住驿站也没遇见个别不怕死的官员,送上门来给李诚踩一踩。

    无聊,真的很无聊。算了,还是先动手给自己做一顿好吃的。

    驿丞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,李御史没搞事,但是却亲自下厨了。驿站里的厨子看见顶头上司突然出现,吓的跪在地上发抖,还以为自己贪污羊内脏的事情发了。再仔细一看,顶头上司的脸色更难看,哪里是在笑啊,简直是在哭。

    一个高大的身影进来,手里拎着铁锅,还有一个褡裢。看看灶台还不满意,在院子搭了个临时的小灶台。唯一让李诚满意的,就是这厨房里居然吊了高汤。

    嗯,真要说起厨艺,合格的厨子,没有不会吊高汤的。

    高汤就好办,李诚在院子里拉开架势,从褡裢里拿出来一堆调料的时候,驿丞的脸已经彻底僵硬了。这特么的是巡察御史,还是厨子?酱油不好带,李诚弄了快膏着,化了水就有酱油了。为了满足口腹之欲,真是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驿丞看不下去了,找个借口告辞,出来安排人给上官报信的时候,面前来了两个粗壮的汉子。看见这两位,驿丞心中暗暗叫苦,要出事。

    “适才见两个美貌的小娘子,不知是哪家的娘子?”一个汉子笑着低声问一句。这地方上的游侠儿,胆子最大。本地道上的游侠头子糜箜身边的两个得力打手,唤作燕大,燕二。

    单单是糜箜,驿丞倒也不怕,关键是这厮巴结了齐王府里的人,给齐王府里送女人。

    “二位还是不要打听的好,免得连累了你家哥哥。”驿丞装着胆子回一句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官还不小呢。”为首的燕大呵呵一笑,拉着兄弟走了。回头还冲驿丞扬了一下拳头,露出手臂上的刺青,一条黑色的蛟。

    这些地面上的游侠儿,素来是社会的不安定因素。驿丞担心出事,急急忙忙的往州衙门里去。齐州牧是李佑兼任,只能求见长史权万纪。

    权万纪因为李佑回了长安,倒是轻松了许多。得知驿丞求见,便让人领他进来问话。

    “可是有什么官员在驿站闹事?”权万纪开口就问,驿丞赶紧行礼道:“回长史的话,不曾有官员闹事,倒是有个巡查御史,微服住进了驿站。”

    权万纪也站起来了,这是要搞事啊。巡察御史不打旗号,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不是啥好事。难不成,陛下派人来查齐王?不应该啊!

    “你且慢慢道来,那人叫甚么?”权万纪缓缓落座,他倒是身正不怕影子歪。问题是,这下面的官员,谁知道会搞出甚么事情来呢?万一被巡察御史抓到了毛病,他也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“回长史的话,那人唤作李诚,卑职不敢多问。只是有一事,卑职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权万纪听着眉头一皱道:“你讲吧!”驿丞这才把事情大概说了一些,本城游侠头头糜箜,身边两个游侠儿,在打问李诚身边的娘子。

    权万纪当然知道李诚是谁,还知道他跟李佑有仇呢。所以比较担心,万一这李诚是真来找李佑把柄的,自己该怎么做才好?既然微服出现,就当着不知道他来了齐州就是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糜箜的收下,惦记上了人家的娘子,这倒是要重视起来的。

    看看天色已经晚了,权万纪沉吟道:“你且回去吧。”打发了驿丞,权万纪叫来身边一个随从道:“你去,找到那糜箜,就说是本长史说的,叫他这两日老实一点,别闹出事情来,否则他在这齐州呆不得便罢了,性命堪忧。”

    权万纪这个长史不好当,关键是李佑不好教育,或者说教不好。再有这地方上的游侠儿,从来都是韭菜一般的,杀一批又长出一批。古往今来,没法彻底解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别说是古代了,就算是现代,社会闲散人员,怎么可能禁绝呢?

    这些人游走在灰色地带,加上这个糜箜搭上了李佑的线,送了好些个女人进王府。李佑对他还很照顾,权万纪喷了李佑几次,这才有所收敛。所幸之前送的女人,都是花钱买的。没闹出什么大问题,现在李佑人在长安,权万纪也没太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齐州一所宅子里,三十来岁的糜箜正眯着眼睛听燕大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叫哥哥知晓,那两个娘子,真个是花朵一般的美人儿。不似齐州城里的娘子,浑身上下带着一阵怪气,小弟也说不清楚,就是看着就想着抱住,狠狠啃她几口。”

    燕二也道:“哥哥,那两个娘子,怕是全齐州城,都找不到一个,不想一次见着俩。”

    糜箜听着不说话,心里在盘算着,这驿站里的官儿,可不是好摆弄的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