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八章 夜黑风高
    驿站的面积不小,一个院子加上车马停放的地方,七八个院子。驿丞出来转悠一圈,没有发现异常,还道是自己多疑了。最后来到李诚所在的院子里,站在院子门口招呼一声。

    丫鬟闻声出来,驿丞见礼道:“这位娘子有礼了,最近夜里不太平,记得关好门窗。”

    这都是场面话,真要出点事情,将来也留足了余地。“..

    待我出去骂他!”郑洁听了不忿要起身出去,李诚按住她的肩膀:“驿丞未必知道,也不该让他知道。既然有人要来寻死,那就成全他好了。”

    郑洁道:“郎君身边不过三个随从,来的贼人多了,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李诚微微一笑道:“区区十个八个贼子何足道哉,我一人便能翻手灭之。”一

    直没说话的白嬛恰到好处的插嘴:“长安人尽皆知,李郎君于平康坊力降吐蕃勇士,刀劈二贼。有李郎君在,妾身安心的很。怎地此番出行,没带上吐蕃力士?”郑

    洁诧异的瞄她一眼,心道:“这小蹄子是个有心机的。”李

    诚还真没多想,随口答:“让他和郭怒去松州了,上元节刚过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松州?在哪呢?”白嬛露怯了,这年月的女子,于地里上的见识太少了。

    郑洁倒是想说话,但是她对松州的位置同样一无所知。这年月地图这玩意别说推广了,私人都不许画,最高可按谋反论处。

    “松州属剑南道,毗邻吐蕃、吐谷浑。”李诚随口解释一句,又道:“我且去睡一个时辰,记得叫醒我。待我醒来,你们安心睡觉就是。如有事,可招呼一声。”

    说着李诚转身入内,躺在榻上倒头就睡。这是在军中练出来的本事,加上这一路确实不轻松,抓紧睡一觉没错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互相看看,留下一盏蜡烛,就在塌边对坐闲聊,不一会李诚睡着了,没有打呼,显得非常平静。两人看了一眼李诚的睡姿,这一路因为分开睡,一直没机会看。这

    会才发现,李诚睡觉的样子很安分,侧身背对,一动不动,卧如弯弓。

    两人压低了声音,郑洁道:“白家妹妹,这一路你我同行,便是缘分。将来如何尚未可知,想来你我总归还是要在一处的。你我和睦,李郎君来时舒心,去时愉快,自然便有回头时。你我要是争斗不休,李郎君怕是要烦躁不已。”白

    嬛听了心头一颤,李诚在长安城以风流著称,为了争风吃醋,一把火点了平康坊,当着众人的面怼了李佑。这些传闻,长安城没几个不知道。说

    起来,平康坊那些小娘子,恨不得李诚日日夜夜都在里头呆着呢。要说伺候男人,讨好男人的手段,这两个叠在一起都不是平康坊那些娘子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姊姊说的对,小妹也正是这意思。”白嬛表示附和,郑洁安心了许多。她就怕白嬛少女心性,不知道男人的狠心之处。两人要是闹起来,李诚搞不好就将二人束之高阁了。一

    个为了争取男人的同盟诞生了,至少要确保将来不会被李诚弃之如敝履。一

    个时辰到,李诚醒了,都不用叫就坐了起来。两个女人正在低声聊的正好,见状站起,郑洁道:“李郎君醒了,妾来伺候郎君穿衣。”白嬛道:“妾去打水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能看出两个女人之间有默契了,李诚使劲的搓了搓脸:“什么辰光了?”

    台上有沙漏,看一眼就知道,郑洁道:“快到子时了(二十三点)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,起身穿戴整齐,郑洁打来热水洗脸之后,李诚笑道:“你们睡吧。”对

    面院子里的糜箜,一直在盯着这边,燕大走来时才回头道:“人都到齐了?”燕

    大点点头:“一起六个兄弟,那三个属下已经睡的跟死猪一般,留下一个人看着就是。”

    糜箜点点头:“好,灯还亮着呢,再等一会,他们就该睡了。狗日的小白脸,折腾到这时候还不睡,也不怕费蜡,一直点着呢。”燕

    大笑道:“这等出身好的官,如何会在意这点花销。点一宿蜡才几文钱?听青楼里的娘子说,他们要的就是这个调调,灯下看娇娘,就是要亮着才够味道。”

    糜箜露出yin笑:“说的也是,还是这些读书人会玩。黑灯瞎火的,是个女人都行,何必看模样?回头学一学这个,也好领略一番其中**滋味。”两

    人一起低声笑了起来,这时候对面的灯熄灭了,两人互相看看,眼珠子都蓝了。黑

    暗中李诚一个人端坐堂前,滑轮弓放在身边的桌子上,横刀于身前,箭壶在腰间。很

    快李诚就适应了黑暗,依稀能看见一些东西。燕

    大又摸回前院,守在这里的驿站小吏被他拍了一下肩膀,回头道:“都没醒呢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”燕大道:“这就好,你看紧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转身回去,见了糜箜,燕大低声道:“哥哥,那苏小乙该怎地处置?”苏

    小乙就是那个小吏,糜箜听了皱眉道:“怎么?”燕大低声道:“事成之后,留着总是个后患。此事不小,不是讲义气的时候。”糜

    箜两边眉毛往中间挤,为难了一会点点头:“好吧,他家有个老娘,记得看顾一些。”

    燕大拱手笑道:“哥哥高义!”说着转身出去,消失在门口。江湖义气,就是这么可笑。什么是江湖义气,看看水浒传就知道了,全是如何坑人,把人弄到山上去的手段。最后时刻,留给兄弟的是一碗毒酒。

    子时过半,驿站里一片安静,夜黑风高,一行人悄悄的摸到院子门口。一人翻墙进入,打开院子门。前院的小吏还在盯着,根本没注意身后有人悄悄摸来,嘴被捂住,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。牛二贵轻轻的啐了一声,用牛筋绑了丢在角落里。喵

    一声猫叫,门被打开之时,三人摸到正屋门口时,噗的一声。墙

    外三个火把点亮,插在院子门口。院子里六个人,被这突然出现的火把惊呆了,回头一看,三个老卒人人横刀在手。身材壮硕的牛二贵堵住门口:“作死的狗贼!”“

    坏事了!”带着黑面纱的燕大一声惊呼,中间的糜箜倒是冷静,回头指着门口的三人道:“杀出去!”话音刚落,身后一阵劲风响起,嗖嗖嗖,三箭连珠。

    啊啊啊!三声惨叫,三个手下背后中箭,倒在当场。正门打开了,李诚拎着横刀站在门口,淡淡道:“这三个别弄死了,留着活口,我倒要看看,齐州这地界,还有什么怪事。”“

    啊!”带着面纱的燕大甚是凶悍,大叫一声,扑向门口。糜箜倒是回头对上了李诚道:“燕二,你我拿了他。”燕二一声大叫,冲向李诚,糜箜却果断的朝着院墙的方向冲过去。

    围墙不高,一个健步蹬着就能翻过去,刷身后一阵风声,糜箜顾不上回头,一脚蹬在墙上,正要使劲时,脚上一阵巨疼,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。低头一看,“哎呀!”一声,原来一把横刀,穿过他的腿,将一条腿也钉在了在墙上。再

    看燕二这边,一刀狠狠的劈下来,这时候也没有选择了,要想活命,就得先拿下对面这个官儿。这厮托大,将刀丢出,钉住糜箜。这时候心里也不认哥哥了,居然只顾自己逃命。

    李诚只是一个退步,燕二刀就砍空了,狠狠的砍在门槛上,正要拔出来时,一只脚到到了跟前,本能的想闪避,但是却没躲开,太快了!呜

    !小肚子上狠狠的挨了一脚,整个人都倒着飞了出去,剧烈的疼痛之下,哇的一声,将之前吃的酒肉吐了一地。再

    看燕大这边,当当当的三下,刀锋相交。牛二贵的力气大,直接给他把刀震的差点脱手了,再要拿紧刀时,脖子上多了一把刀。钱谷子笑嘻嘻的看着他道:“我等在吐谷浑杀人的时候,你还在娘胎里吃奶呢。”李

    诚歪歪嘴,上前两步,一脚踩住挣扎要起来的燕二的脑袋,淡淡道:“最好乖乖的别动,不然卸了你的腿脚,让你去做鬼都缺胳膊少腿。”

    牛家兄弟手脚利索,将人一一绑了。李诚缓缓的走到围墙边上,看着一条腿站地上,一条腿被钉在墙上的糜箜,笑道:“怎么,还不肯露出真容么?该怎么称呼你?”糜

    箜拉下脸上的黑布,看着李诚道:“不料竟栽在此间!”李

    诚听了笑道:“你倒是硬气,可惜,硬气的不是时候。”李诚说着一个健步上前,一拳狠狠的打过去,糜箜手里有刀,狞笑着劈过去,不料李诚只是虚招,一个止步,身子一侧。一

    刀劈空了,李诚的手也到了,拿住他手腕,一个翻转,咔的一声,糜箜的惨叫声在夜空里回荡,仔细一看,李诚这一下太狠了,竟然将他的右臂直接拧成麻花了。

    这一声彻底惊动了驿站里的人,正在睡觉的驿丞也从榻上坐起。权

    万纪被激烈的拍门声给吵醒了,身边的丫鬟忙不迭的起来,伺候他套上一件衣服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,如此惊慌?”门口传来一个随从的声音:“长史,祸事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