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九章 不用栽赃了
    说是可以安心睡觉,但是两女如何能睡的着呢?靠在床上打瞌睡,衣服都没脱。迷迷糊糊之际,听到惨叫声,两人顿时惊醒。两个丫鬟坐在塌边,吓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外面终于安静了,两人赶紧起来,出来一看顿时又吓的不轻。浓浓的血腥气息令人作呕,地上三具尸体,驿丞跪在尸体边上,还绑了三人在一旁。李诚站在院子中,身后立着三老卒。

    “李郎君!”郑洁叫了一声,李诚看她一眼淡淡道:“别看了,免得吓坏了。”

    换成平时,郑洁肯定就回去了,但此刻是与李诚共患难的最佳时机,自然不肯错过。两女手挽手,互相支持出来看了一眼。顿时各自扭头,哇哇的吐。

    地上三具尸体,身上的箭只还没拔下来。三支箭,全头穿透了尸体的胸口,尸体的嘴角都在流血,眼睛瞪圆,却是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“李御史,卑职已经派人去通报长史,还请御史多等一会。”驿丞开口说话,李诚淡淡道:“找个空房间,我不放心你的人来审问。”

    驿丞不敢还嘴,爬起来领着三人去了对面的院子,就是之前糜箜等人藏身的所在。

    李诚回头冲儿女笑道:“回去睡吧,别做噩梦。”两女哆哆嗦嗦的,互相扶着回去,身边的丫鬟根本不顶用,吓的更狠,在地上爬着回去的。

    对面的院子里灯火点亮了,堂前的桌上还有吃剩下的酒菜,李诚见状不免冷冷一笑,扭头盯着驿丞。噗通,驿丞又跪下了,之前他四处巡察,到这个院子的时候,遇见了苏小乙从里面出来,说是里头没人,他就没进来看。

    “苏小乙,一定是他,来人,快把他找出来。”几个小吏打着火把,四处去找苏小乙。

    李诚看看三个老卒,牛二贵憨厚的笑道:“在前院呢,我去拎他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糜箜,今天你要老实交代,还能少受点苦……。”驿丞认得糜箜,这是本地游侠头子。

    “闭嘴,让你问了么?”李诚一声呵斥,驿丞立刻闭嘴。李诚走到糜箜跟前,抬脚在他腿上的伤口狠狠的踩下去。糜箜发出一声惨叫,额头上汗珠密布,身子不停的扭动。

    李诚这才收起脚,看见了一眼驿丞,把他吓一屁股坐在地上。钱谷子和牛大贵司空见惯了,面无表情的看着现场。这算什么,要是在草原上,抓到活口肯定不留,先下个指头再审问,那都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加上一条手臂已经成了麻花,糜箜现在差不多就剩下一口气了。李诚搬把椅子,坐在他跟前,淡淡道:“说,说清楚了,给你个痛快。说不清楚,你想死都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牛大贵过来,给他的大腿上包扎好,一边包扎一边笑道:“有一回拿了个吐谷浑的舌头,嘴硬的很,家主敲烂了他十个手指头才招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还能笑着说话,驿丞已经吓的浑身没力气了,再不敢有半点心机露出来。

    钱谷子笑道:“包好了么?包好了我们俩去审另外两个,记得带把匕首,切手指还是那个好用。”牛大贵笑着起来,两人出门,一人拖着一个,去了别的房间里审问。

    分开审问,就是防止三人串供。还有一点,就是李诚想要到自己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某说,某说,此番乃某自行其是,与他人无关。某看上了你家娘子,色胆包天。”糜箜现在只求死个痛快,就怕李诚折磨他。

    李诚听了面无表情,坐在椅子上点了烟斗,吸了一口才淡淡道:“我不信!这里是驿站,你别着急,好好想想,等我抽完这口烟,我再仔细的问你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过,夜空中传来一声惨叫,别的房间里的审问也开始了。牛二贵回来了,李诚淡淡道:“院子门口守着,别让其他人进来。”说着敲了敲烟斗,放在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好久没活动身子骨了,也不知道手艺有没有落下,我跟你说,我见过最硬气的汉子,能撑下来十个指头被敲碎,一般的汉子,三个就撑不住了,今天看看你能撑几个。”

    李诚走到门边上,拿了一块石砖过来,糜箜是个聪明人,看着李诚嘿嘿一笑道:“这位上官,你要什么,某就说什么,只管拿供状来,某愿意画押。”

    李诚呵呵一笑:“被着急了!”说着对驿丞道:“准备笔墨,你来记录。”

    驿丞赶紧让人送来笔墨,哆嗦着磨墨,心里盼着去报信的人,快点把权万纪给带来。真的要出大事情了,这齐州是李佑的封地,这个御史看着是要搞事了。

    做足了铺垫,李诚开始提问,第一个问题就把驿丞吓的手一哆嗦,一滴墨水落在纸上,赶紧换一张纸继续写,问:你与齐王是何关系?答:齐王好人妇,某为齐王寻美貌妇人。

    李诚自己都没想到,随口问的第一个问题就中奖了,刚才还准备栽赃的,现在似乎不用了。审问继续,糜箜有问必答,只是他说话很慢,不时发出嘶嘶的声音。

    每次答案李诚不满意了,就会皱眉,糜箜赶紧改口,一直到李诚眉头舒展为止。

    权万纪听了来人的报告,顿时面色如纸,祸事了,真的是祸事了。那李诚与齐王有旧怨,得此机会,如很能放过齐王?赶紧带上自己人,奔着驿站来了。

    权万纪赶到的时候,审讯已经结束了。地上躺着三个人,燕大看着最惨,满嘴血糊糊的,这是被牛大贵用刀鞘敲了两个门牙。燕二其实才是真惨,钱谷子审问有个习惯,也不管你招不招,先用匕首撬两个指甲起来再问。

    三份供状摆在权万纪面前,还有四个活口,三具尸体,几把刀,人证物证,加上口供,铁证如山。最要命的还是糜箜的家里,还藏着七个妇人,有他最近弄来的,也有齐王府里弄出来,没来得及处置。

    看完口供,权万纪浑身发抖,他是给李佑气的。权万纪为人正直,面对人证物证,哪里还会怀疑呢?立刻让人去抄糜箜的家,自己在这边等着结果。只要对上了,就没疑问了。

    权万纪亲自带人去了糜箜家,破门而入,一群差役如狼似虎一般。昔日的齐州游侠儿中的哥哥家中,倒是有一些小弟颇为勇悍的抵抗。遭遇一阵弓箭之后,倒下十几个,余者作鸟兽散。燕二带路,找到了关押妇人的屋子。

    权万纪看见一群妇人衣衫不整,惊恐的靠在一起时,顿时身子剧烈的摇晃几下。作孽啊!

    抓住几个活口再问详细,权万纪怒发冲冠。原来这些女子被关在这屋子里,发卖之前,每日供糜箜以及手下取乐。如果不是糜箜色胆包天,这事情不知会隐藏多久。

    权万纪连夜审案,问出更多的犯罪事实来。

    李诚这边算是给了权万纪足够的面子,处置过程根本不问,只要一个结果就行了。

    回到屋子里已经快寅时,两个女人根本就没睡,一直在等着李诚回来。

    看见李诚,这俩才算安心,院子里死了三个人呢,不敢回自己的房间睡觉。

    好在这张塌不小,李诚让她们睡里面,自己在外头搭上一个边,靠着床头睡觉。

    有李诚在,这两个女人安心了,很快便睡的平稳。李诚也困了,一觉睡过去。倒霉的是两个丫鬟,就在榻前板子上,裹着棉被靠着睡。世人笃信鬼神之说,岂能不怕呢?

    等到李诚醒来时,发现自己不在边上了,而是到了中间。边上两女左右贴着,一人抱着一手臂正睡的香。两个小丫鬟,踏板上卷缩着。小心翼翼的把手抽出来,却惊醒了两女。

    两女一脸羞涩,不好意思说话。郑杰瞪了一眼踏板上的丫鬟,骂道:“没眼力的蹄子,就知道睡,回头发卖了去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微微皱眉道:“十二三岁的年龄,正是贪睡的时候,为这点事情要卖了她们,不合适吧?”一句话说的郑洁心中打鼓,暗道难不成他喜欢小的?

    某种意义来说,郑洁在这个时代,算是“老娘子”了。李诚也懒得管她,这种豪门出身的女人,毛病多了。白嬛没说话,一直在观察李诚的反应。

    李诚下了塌,两女也赶紧跟着下来,昨夜都穿着衣服睡的,也没时间去整理了。见李诚小心翼翼的把两个丫鬟抱榻上,给她们盖好被子的一幕,两女的心中不免各有感触。

    出了房间,李诚才道:“都是娘生爹养的,跟在身边的人,对她们好一点没坏处,你们也不要多想,我不喜欢小的。十六岁一下的娘子,都不在考虑范围之内。”说这话时候,李诚也是暗暗感慨,没想到自己的标准也下降的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外头已经是艳阳高照,都快正午了。没有丫鬟伺候,两个女人打水伺候李诚梳洗。

    顶着一双熊猫眼的权万纪出现了,眼珠子红红的,看见李诚便抱手作揖道:“多亏自成!权某才能得以明了齐王狂悖之举。权某求自成一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