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一章 先后缓急
    夜,登州这地方除了鱼之外,别的在唐朝也没啥可说的。两文钱买了一堆新鲜海鱼回来,还都是大家伙,油锅煎的两面焦黄,放点姜葱,加点酱油,加点水,加点辣椒。

    香喷喷的大黄鱼在这年月根本不值钱,李诚吃的很嗨。两个女人却不喜欢,另外弄了些菜来。可惜的是没有酒,本地的酒水就是一般的米酒,说的难听点,喝嘴里还带着点酸。

    李诚一点都喝不下去,就着海鱼吃了几块煎饼,一盘大黄鱼都进了李诚的肚子。

    关中人吃不惯这个,程处弼等人,那是一口都没吃,就着羊汤吃煎饼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他们能承受羊汤的膻味,却无法享受海鲜的腥味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放下筷子,程处弼低声道:“哥哥,这地方也看不出什么好来?何苦特意走一趟?”李诚吃完了,端起茶杯道:“你这是没见识,这大海里面全是宝贝。”

    程处弼被说了也不生气,李诚说他没见识,那就一定是对的。

    “等两天,宫里来人了,我们去一趟长芦。那是幽州的地界,你去跟你家大人说一声,想要发财,就派够人手,算他一份。”李诚觉得这事情还是算上老程吧,晒盐的事情,还是先搞起来。见了好处,接下来的事情都好办了。

    事情很多,时间很紧,只能一步一步的来。别看李世民说的好听,没见着盐你看他怎么说。这人啊,跟驴子没啥区别,就得鼻子前面绑一根胡萝卜。

    程处弼连连点头,老流氓是新任的幽州总管,非要把程处弼塞过来的目的,不就是这个么?生怕有啥好处,没他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登州这边的猪肉,一股骚味道,闻着就没胃口。”程处弼叹息一声,非常怀念李家的红烧肉。李诚撇了撇嘴:“你家大人在幽州,可以养猪嘛。煽了养,很难么?”

    “现养哪里来得及啊?”程处弼还是不满,李诚懒得理他,起身道:“你明日就走,带着人在长芦等着,人少了不行,怎么也要五六百号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依着哥哥的意思。”程处弼点头答应下来,李诚道:“不早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这人呢,就是不经念叨,李诚早早睡下,一早起来在院子里活动筋骨的时候,院子门口出现一个看着肥头大耳的家伙。

    李诚停下来,这人拱手笑道:“可是自成先生当面?”

    “你是哪个?”李诚笑着问一句,来人道:“程宏,做买卖的。我家叔叔让我来登州拜见自成先生。”李诚皱着眉头看着他,这人赶紧又补一句:“家叔是陛下跟前的人。”

    哦,李诚明白了,这是大太监的侄子,仔细想想,大太监确实姓程来着。

    “进来说话吧。”李诚点点头,表示明白了。程宏这才进了院子门,表情恭敬的站在一边。李诚示意他坐下,也没敢坐,只是笑道:“自成先生当面,哪有小的位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说说,都怎么给你说的?”李诚笑着问,随他去好了。

    “家叔信上交代,此事不宜声张,待做出点样子来,再汇报家叔。”程宏恭敬的回答,李诚听了很不爽的歪歪嘴,淡淡道:“陛下这就是信不过我,当我在骗他呢。”

    程宏差点要跪了,这位也真敢说。李诚见他惶恐,笑道:“没你的事情,你别担心。既然如此,你先回去安顿一番,明日一早我们启程去长芦,估计要吃一段时间的苦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,不碍,小时候家里饭都吃不上的,如何吃不得苦。”程宏赶紧保证没事。

    告辞出来,程宏擦了擦头上的冷汗,心道:叔叔信里果然没骗自己,这李自成真是什么话都敢说。陛下也干埋怨,是侍宠自娇呢?还是恃才傲物?就看他能不能轻松的搞出盐来。

    煮盐不是什么高科技,登州沿海百姓,煮盐的人多了。就是用一口大瓮,装了海水慢慢的烧干。这种盐不好吃,甚至有点苦。但是对于百姓来说,醋布都能用,何况是有点苦的盐。

    有的地方海水煮出来的盐还不能吃,有毒。海水里头各种物质混杂,盐不是简单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诚其实也不懂太多盐的事情,不过他知道长芦那边的有盐场,都是直接晒盐。相比是吃不死人的。所以去那边晒盐没错,至于精盐该怎么做,不会是多过滤几次么。

    现在制盐的流程其实很复杂,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,因为现代的标准高,海水里的杂质必须取出,还要加碘之类的。唐朝的制盐,肯定没那么复杂了。

    李诚倒是知道一些,看过一些这方面的资料。具体到操作的时候,终归还是简单粗暴。稍微沉淀一次饱和的卤水就行了,除非是自己吃的盐,才会仔细的去摆弄。知道原理,剩下的就是反复试验了。

    李诚北上,就带着两个老卒,留下稳重的牛大贵照顾两个女的。不是李诚矫情,实在是晒盐不是个勾当,太辛苦了。这钱不好挣的,就算不用自己亲自去弄盐田,也要到现场吧?

    李诚这一走就是半个月,一点音信都没有,两女的在登州有点扛不住了。她们是带了家里的任务来的,现在都过去那么久了,连个边都没沾上,在登州干等着算什么?

    一番商量,两女决定去找李诚。于是便央求牛大贵,表示不放心李诚,想去看看。

    牛大贵也憋屈的不行,在登州这破地方呆着,也没个熟人,还有两个女的安全需要保证。

    于是牛大贵去找崔成,表示要去找李诚,让他安排一下车马。

    崔成这半个月也是忙的一塌糊涂,初步把登州的各级的架子搭起来了。听了这话,就算再忙也要出点力气,派个小吏带着十几个不良人,护送她们北上找男人。

    其实最惨的还是吴都尉,李诚这边准信都没一个呢,人却不见了。打听之下,也没人告诉他。问崔成的时候,还被数落了一句:御史的去向也好打听的?

    没招了,只好盯着两个女人,发现她们收拾行礼,赶紧来讨好牛大贵。这些日子,吴都尉也没少找牛大贵喝花酒,交情倒是有一些。牛大贵也没防备吴都尉,就说李诚去了长芦。

    听说这俩女的也要去,吴都尉干脆主动请缨,带着一百个士卒,护送她们北上。牛大贵一琢磨,行啊,不过你们得自带干粮。吴都尉现在就想见李诚,别说自带干粮了,把家里几个没嫁人的妹妹全都塞给李诚都行啊。

    一路风尘仆仆的,走了五天才找到李诚所在的地方。见到住的地方,心里就已经凉了半截,住的居然是草棚子。李诚还不在这里呆着,说是去了海边盐田监督去了。

    两女只好接着找,跟着带路的下人,走了一个时辰,才算到了地方。李诚的时候,两个女人都傻眼了。这还是那个风度翩翩的自成先生么?

    一身短打,光着脚,脚上都是泥巴,头发乱糟糟的,衣服都馊了,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澡了。李诚这边正在督造盐田呢,这地方太荒凉了,连个路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开始几天还讲究点,后来直接去特么的,大家怎么样他就怎么样。加上这东西以前没弄过,开始搞的时候,真的不行。一涨潮,盐田就给冲了。

    弄了五天,才算确定了合适的地点,重新开始搞。两女到的时候,盐田刚出卤水。

    多亏了程处弼带来的两百士卒,都是干活的好手啊。不然这事情没这么快。

    饱和的卤水需要沉淀,换一个池子存一段时间,等到沉淀后,再把卤水引入盐田继续晒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一直在弄这个。两个女人拉着李诚的手,眼泪汪汪的。

    “李郎君,这盐不晒也就罢了,何苦如此作践自己?”郑洁是真的心疼了,这是李诚啊。大唐第一才子,居然把自己搞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白嬛则直接发飙了,指着程宏的鼻子骂道:“你这厮,会不会伺候人?郎君神仙一般的人物,你却如此作践?”

    程宏也是一肚子的眼泪啊,这半个多月,他的日子也不好过的好吧。回去称一下,至少瘦十斤。把自己养胖可不易啊,这瘦下来可快着呢。

    没法子不瘦,在这里吃的很差,馒头倒是管够,但是吃不到肉。只有海里的鱼随便吃,这东西一退潮,随便都能捡个几十斤的。

    李诚看着欲哭无泪的程宏,他的样子跟李诚也差不多,没法不这样。李诚都这样了,他还能怎样?他要是干干净净的,程处弼带来的这些士卒,能给他丢海里去喂鱼。

    闸门一开,卤水灌入盐田,李诚这才算是送了一口气,回头对两女道:“你们,再辛苦几天,就能看见盐了。”

    两女才不管什么盐不盐的,赶紧把那个白白嫩嫩的自成先生变回来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李诚找的地方属于河北道,附近有个县城叫做盐山。看看时候还早,两女死活要把李诚弄走,去县城里住几天。李诚无语之极,不过也没坚持了。该做的事情基本做完了,剩下的就是等着净化一次后的卤水晒出盐来。

    程宏是巴不得李诚赶紧走,两女的一看气势汹汹的,根本得罪不起。拉上程处弼一起,苦苦哀求,让李诚带着两个女的去盐山县城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