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四章 龙骨
    平静的海湾里,船坞上人群在忙碌。海鸟似乎习惯了人群,并不害怕,大胆的落在人群边上寻找食物。海鸟的食物是地上的一堆干馒头碎屑,撒下最后一把碎馒头屑后,汤来弟拍了拍手。黝黑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的柔软。

    踢踢踏踏的马蹄声,惊动了船坞的人。汤来弟黝黑的脸上泛起凝重之色,这一带很僻静,知道的人很少,更不要说会有人骑马过来。

    登州不是产马的地方,除了一些大地主家里会有骡子和驴子,要看马只能到军队里。本地的府兵之中,除了几个军官之外,也没谁能养得起马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人是养得起马的,他们就是本地的一些盐枭。不过盐枭怎么会骑马到这来?

    “大姐,不会是官兵吧?”一个黑矮却很壮,一身麻布衣,打着赤脚的男子飞快的冲到跟前,低声说话。

    “官兵?不可能!”汤来弟摇摇头,淡淡道:“三虎,告诉弟兄们收好家伙,别露了行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就怕杜老头那边……。”三虎低声提醒一句,汤来弟摇摇头:“他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杜老头是这个船坞的主人,登州最好的造船匠人。唐朝没有海禁,但是大海对于陆地上的人来说,太过危险了。敢于下海冒险谋生的人,总归是少数。

    即便是少数,杜老头的手艺也不至于荒废了。每年早一两艘船,一家老小的口粮就有了。

    汤来弟是来看船的,船坞上这条四百料的船,就是她订的。对于这条船,汤来弟很上心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看一看,汤来弟打算把这条船作为自己的座船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是哪来的游学郎君,跑到这来了?”看清楚来的是五匹马,为首的是一个小白脸的书生打扮后,汤来弟放心了许多。官兵也可能就来这几个。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近,马蹄卷起烟尘,正所谓马如龙,人如玉。

    等到那小白脸走近之后,汤来弟看的清楚了他的模样,死水一般的心突然荡漾起涟漪。

    这个人怎能长的?怎么可以这么好看?站在他的身边,怕不是不敢跟他说话啊。

    不对,我是黑寡妇,怎么会怕这个。汤来弟突然露出一丝微笑,盯着为首男子的眼神更加炙热了。黑寡妇,顾名思义,她是个寡妇,这个黑却也是黑,皮肤很黑。但还有另外一层意思,她的心也很黑。

    李诚丝毫没想到人群中有人盯上了自己,跟着吴都尉一起出门,不喜欢招摇的李诚,没让人太多人跟着,就他跟吴都尉两个,带了钱谷子和牛二贵,吴都尉也带了个随从。

    “李御史,就是这了。那个老汉姓杜,名字叫个甚也没人知道,都叫他杜老头。”吴都尉笑着介绍,指着人群中一个皮肤黝黑,两鬓染白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这里的?”李诚笑着问一句,吴都尉知道他没坏心,还是很小心的解释:“前几年,从这买了一条船,杜老头造的船结识还便宜不少。不过这老头有个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毛病?”李诚把缰绳递给钱谷子,吴都尉道:“他一年只造两艘船,多一艘都不造。”李诚听了呵呵一笑道:“这算什么毛病?这说明老头是个有良心的匠人。这种人在少府监,我见的多了。只要是出自他的手,一点毛病都不能有。”

    造船在古代绝对是一门顶尖的技术,可惜中国历史上,造船再好的匠人,也不会出人头地。更不要说做官了,技术人才的社会地位不被重视,这是通病。

    “杜老头,我来看你了。”吴都尉也没有什么都尉架子,笑嘻嘻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站在船坞边上的老头回头一看,立刻一脸的嫌弃:“你来作甚,还钱么?”

    李诚在后面听着一愣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吴都尉,这货当时腿就软了,果断的掏出一个银锭递过去:“正是来还钱的!”杜老头一看见银锭,反倒不敢伸手去接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假的吧?这物件可稀罕。”李诚听到这里,忍不住笑了。吴都尉也是拼了,这老头原来是他的债主。

    李诚不紧不慢的上前,拱手道:“李诚见过的老者,敢问尊姓大名!”

    李诚这一身打扮,看着就是个风度翩翩的贵公子,整个登州也找不到这么一个贵气的人物。如此客气的给老者行礼,吓的老者银子也不看了,连连作揖道:“当不得贵人如此,折杀老汉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应该的,就凭您的岁数,在下敬着您是本分。”

    汤来弟的视线已经转移到了李诚骑来的马上,这是草原上都难得一见的骏马。汤来弟走近的时候,看着马的钱谷子也没拦着她,一个乡下的村妇嘛,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钱谷子还好心的提醒一句:“看看就行,这牲口性子烈,别靠太近,小心它踢你。”

    汤来弟听着这一口官话,心里很是好奇,暗道这是京师来的贵人么?这马要是弄到倭国去,能换一千两黄金吧?

    李诚这边跟着杜老头到棚子下去坐着说话,大概是李诚的态度很好,杜老头对他的警惕性不是很高。反倒是带着浓浓的惶恐。这杜老头,一辈子跟船打交道,见过最大的官就是吴都尉,这厮还欠了人家三分之一的尾款没给呢。

    “这船多大?”李诚看了一眼船坞上的船,杜老头端来一碗水,李诚接过之后喝了才小心的回答:“订的时候是四百料,摆弄起来能有四百五十料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船坞上只有一艘船?”李诚好奇的问一句,杜老头摇摇头:“老哩,做不动哩,都是几个徒弟在摆弄。不敢多做,料也不足哩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实话,造船用的木料,确实有讲究。”李诚随口附和,老汉听了眼珠子一亮道:“贵人也懂这个?”李诚笑着点点头:“略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指船坞道:“这是平底的沙船吧?挂的也是硬。我见过西边大食人的尖底海船,挂的是软帆,也叫做三角帆。”

    “尖底船?这倒是新鲜,老汉没见过。软帆不中哩,吃不住劲,跑不快。”杜老头在自己的专业领域,说话的时候底气很足。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道:“您说的都对,西边的海况和这里不一样。”说着拿起跟木棍,在地上画了个图道:“您看,这是北海,陆地就像一个巨人,伸出双手抱住了北海。大食人面对的红海和地中海,他们是海上最敢于冒险的商人,需要走远海的时候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远海?还能多远哩?往东去,再远点就是矮人国哩。”老汉有点不服气,觉得李诚在忽悠他。李诚听了忍不住笑道:“这大海可大着呢,到了倭国再往东,是一片大洋,叫做太平洋。跨度好几万里呢。”

    如果别人这么说呢,老汉能喷他一脸的口水。但是李诚一个贵人,真的没必要骗他。所以老汉点点头道:“贵人说的,想来是对的。”还是有点不服气。

    李诚哈哈大笑道:“老者,不较这个劲,我觉得吧,您这船啊,还能往大里造。五百料小了,可以造一千料的。”

    杜老头听了忍不住翻白眼:“贵人,老汉可没老糊涂,一千料的船,哪来那么大的龙骨?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:“您说的都对,确实找不到一根整料来做龙骨,但是您有没有想过,把两根或者更多的料榫接起来,做更大的龙骨呢?”

    杜老头的表情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,顿时呆呆的坐在那里。整个脑子里都是混沌的,这样也行么?不行啊,老一辈教的东西里头,就没这个。

    李诚见他如此,也不去打扰,造船最关键的部件就是龙骨,想造大船,就得解决这个根本的问题。李诚站起来,打算随意走走,不想对面一个妇人站着,模样倒是不差,就是皮肤黑了点。这妇人胆子挺大,直接问:“你说的龙骨,世上真的有人这么做过么?”

    李诚指着来路道:“这地上本来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就成了路。”

    汤来弟没想到李诚这么回答,当时就傻在原地。李诚走过去的时候,她脑子里还在激烈的斗争中。是啊,以前也没有海匪的女老大啊,现在不是有了么?

    嗯,他人呢?汤来弟赶紧四处张望,看见李诚站在船坞边上,正准备过去呢,被杜老头一把拽住,目露凶光:“汤家的,你要作甚?”

    汤来弟一脸的强硬,低声顶回去:“关你甚事?杜老头,造你的船,少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杜老头嘿嘿嘿的冷笑道:“汤家的,要不是你家大人与我有旧,如何会接你的船来做?不想日后这船在海上漏水沉了,就别在老汉的低头闹事。这位贵人,你怕是招惹不起?”

    汤来弟冷冷的看着杜老头,久久不语,哼了一声,转身走了,没有再追着李诚去。

    杜老头见她带着几个人缓缓的走了,眼神里露出一丝担忧来。之前的惊喜全都没了,这女人外号是黑寡妇,短短五年时间,海上几个岛都被她占了。原来的几个海匪老大,都给她弄死了。其中有两个,就是死在跟她成亲的夜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