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六章 不出所料
    世事无常,李诚的信刚发出去没三天,长安城的消息先一步来到。一骑快马,送来了李世民的旨意,让李诚丢下登州一干事宜,以最快的速度,立刻回京城。

    这一下有点猝不及防,李诚这边还在布局造船的事情呢,就这么走了也不是个办法?怎么办呢?思来想去,一边让人准备快马,一边去找崔成。

    通报情况之后,希望崔成关照一下杜老头。另外就是要留下一个人,牛大贵主动请缨留下来,李诚让他盯着造船那边,要钱给钱,要物资找崔成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不能带着了,只好让吴都尉派兵护送她们回洛阳。长安肯定不能去的,被崔芊芊知道了,醋坛子太多。这个时候李诚深切的感受到,在长安受到的束缚太深。一

    定要想法子在出来,最好是能做个水师总管。想做这个总管,李世民的支持是必须的。黑

    寡妇汤来弟还在策划绑票李诚的时候,突然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,李诚走了。而且两个女人都没带着,就两个随从,快马加鞭的走了。一定是出了什么急事。这

    个消息让汤来弟痛苦不堪,跺脚连连,但是也只能望洋兴叹了。女匪首的爱情之花,还没有开就凋谢了,汤来弟觉得老天爷一定是在跟她作对,骂了声:贼老天。李

    诚带着钱谷子和牛二贵,一人双马,晓行夜宿,不停的赶路。花了七天的时间,就回到了长安城。抵达长安城的时候已经是黄昏时分,李诚让牛二贵回家报信,自己直奔皇宫。李

    世民预计李诚至少还要三天才能赶回来,没想到李诚回来的这么快。听说李诚求见,立刻让人领进来。大兴宫内,李诚见到了李世民,见礼之后立刻道:“陛下,何事如此之急?”

    李世民凝神仔细看了看李诚的样子,头发上有明显的灰尘,衣服也是好几天没换的。这家伙有爱洗澡的毛病,李世民是知道的。可见这一路,赶的有多着急。“

    吐蕃出兵吐谷浑,并转击白兰各羌。吐谷浑派信使求援,被你说中了。”李世民没说朝廷的意思,而是先说李诚料敌先机。可见他对李诚的信任,为这个事情把李诚给叫回来了。

    翻翻史书,吐蕃对大唐可一点都不友好。唐朝对西域的统治,就是终结在吐蕃之手。吐蕃巅峰的时候,不但控制了西域,还打破长安城。历

    史已经无数次证明了一个事实,如果周边小国不认同诸夏这个观点,而是死死的抱着自己的祖宗牌位不放的,只要一有机会,就会冲上来狠狠的撕咬中原王朝。“

    禄东赞呢?”李诚问了一句,李世民道:“你走没两天,他就回去了,路上走的很急。不过一个月的功夫,就回到了吐蕃。”李

    世民没有明说,但是言下之意很明白了,吐蕃要出兵,一定是早有准备的。不然禄东赞回去不过到一个月的时间,怎么可能就发动了这么大的战役,并且打败了吐谷浑。

    这只能说明,吐蕃一边派人来长安,一边做了战争准备,向大唐亮肌肉。“

    吐蕃凭借地利,短时间内确实很难解决问题,所以必须要做长期的准备。当然眼下当务之急,就是先于吐蕃做好战争的准备。不用等太久,吐蕃必然南下攻我,松州首当其冲。”李诚脑子里很快就有答案,缓缓的说明自己的观点。“

    松州只有本地府兵,朝廷诸公就这个问题出现了争议。多数人认为,吐蕃不敢轻易对大唐动武。”李世民说出了问题的关键,他要提前做准备可以,但是要给松州派大军,不是皇帝说派就派的,必须得到大多数宰相的任何。

    “反对立刻出兵是对的,兵者,国之大事也。”李诚说出了李世民意外的话,愣神看看他,等着后续的话。李诚稍稍沉吟:“松州府兵,必须早做准备,另,陛下可遣一将,率偏师一部,进驻松州。这样以来,出兵的规模不大,又能增强松州。”

    “吐蕃出兵二十万,只派一偏师,如何能行?”李世民犹豫了一下,李诚微微一笑道:“并不在多而在精,松州地形险要,三千精锐足够守住松州城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的记忆中,唐军府兵都督韩咸为吐蕃所败,二十万吐蕃大军在松州境内耀武扬威,并再次派遣使者,前往唐朝求亲,嗯,武装求亲。

    李世民吃软不吃硬,侯君集率五万步骑出战,前锋牛进达一战破敌,吐蕃立刻退兵。随后遣使请罪,并再次求娶公主。鉴于吐蕃地形难以征服,朝廷主张怀柔的声音占了上风。最后才促成了和亲之事。

    说实话,李世民喜欢把宗室女嫁给周边的少民首领一事,很难说对错。但是客观上,因为和亲,边境确实安定了很长的时间。同时因为和亲,大批工匠去了吐蕃,提高了吐蕃的工艺水平,为后来吐蕃壮大,乃至打进长安,都是有功劳的。

    历史上吐蕃入侵松州是九月的时间,现在时间上应该会提前。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李诚的作祟,所以在这个问题上,李诚不打算回避什么。

    “朝廷中有人主张和亲,你以为如何?”李世民又抛出一个问题,李诚听了微微皱眉道:“就算要和亲,也要先打疼吐蕃,让吐蕃赞普亲自来京服罪,再说和亲的事情。便是朝廷决定和亲,也要注意一点,那就是工匠绝对不能流入吐蕃。”李

    诚的观点,出乎了李世民的预料,本以为李诚会坚决反对和亲的。不然也不能对禄东赞大打出手啊,这小子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?李

    诚也很为难啊,作者怕神兽啊!

    “朕知道了,你先回去休息,明日午后进宫,与诸公仔细商谈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李诚告辞出宫时,看见了长孙无忌和褚遂良,这两位这个时候来求见,可是有要紧事?李诚没多问,简单见礼就走了。褚

    遂良一点都不喜欢李诚,所以对长孙无忌道:“竖子来此,恐生变化。”长

    孙无忌和褚遂良都反对增兵松州,认为吐蕃蛮夷,有松州府兵和戍边之军就足够了。主张立刻派兵的则是侯君集态度最坚决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的心情也很复杂,李世民对李诚的信任程度,显得比较特别。

    李诚现在只是一个少府监的少监,说的难听一点,就是做点俗务,参与不到决定朝廷方针大政上面。但是李诚却有能影响到李世民的决策,这就很讨厌了,因为这是个不确定的因素。李诚的存在,干扰了宰相们对皇帝的影响力和束缚力。褚

    遂良的话,长孙无忌不置可否,只是淡淡道:“慎言!”见

    到李世民,褚遂良再次出言表示:“大军不可轻动,陛下需谨慎。”长孙无忌没说话,但是站在一边沉默,就是对褚遂良的支持。

    皇后死后,长孙无忌的位置发生了一些变化,显得有点尴尬。李世民对他的信任是没动摇的,不然也不会在死后认命他来辅政。一定程度上来说,长孙无忌和褚遂良的辅政,破坏了群相制度的生态平衡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李治和武则天,也不会处心积虑的要干掉这俩。

    “爱卿从何而知,朕要大军西进?”李世民很不高兴的反问一句,朕还没说什么呢,你上来就扣帽子?褚遂良摆出一副直言进谏的架势,举起笏板道:“臣冒死进谏,陛下不可轻信幸进之人所言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听了稍稍沉默,但是表情却是暴风雨前的前兆。长孙无忌见状不妙,立刻开口道:“陛下,登善也是为了国事,并无私心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听了这才表情稍缓,淡淡道:“自成也反对大军进发松州!”一句话说的褚遂良面色入猪肝一般,站在那里非常的尴尬,进退不得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则一声惊呼:“当真?”李世民点点头:“当真!”“..

    果真如此,国之幸事也。”长孙无忌如是说,李世民却淡淡道:“朕以为,国有良臣,朕之幸事也。年初之时,自成便料定,吐蕃必然东进,炫耀武力,威逼朝廷,促成和亲。”一

    句话,说的褚遂良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钻进去,太丢人了。长

    孙无忌也有点小尴尬,刚才他说话的时候,可以回避了李诚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臣惶恐!”褚遂良赶紧开口认错,李世民摆摆手道:“明日午后,诸相大兴宫诸相议事。”李

    诚回到家中,崔芊芊出迎,一番见礼后,入内洗去风尘。见过家中诸人,李诚在崔芊芊的房中休息不提。崔芊芊没问李诚此番出去做了什么,只是问事情是否顺利。

    李诚也没有多说这些事情,只是说事情还算顺利,陛下临时有事,提前招他回来。崔

    芊芊戏称:还要感谢陛下,才有夫妻二人提前相聚之喜。

    李诚笑了笑没再说这个事情,心里盘算着,明日该怎么面对一群宰相。次

    日晌午,李诚提前出吃了午饭,出门赶往大兴宫,在宫门之外,遭遇了侯君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