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七章 猪队友
    君与臣之间的关系可谓又合作又对立!君主要集权,大臣要分权。整个中国历史贯穿了君臣之间的这种矛盾!为了集权,秦始皇用法家,汉武帝搞了兰台,朱元璋废相,满清军机处。这都是君权鼎盛的代表。

    为了分权,士大夫喊出了“垂拱而治”的口号,并且在宋明两朝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实施。

    君臣之间的斗争出现过各种奇怪的招数,最精彩的就是明朝,比如明朝的嘉靖,用严嵩做提线木偶,自以为得计。比如万历,朝廷官员长期不足。

    李世民呢?当然是希望集权了!这种控制欲几位强烈的皇帝,一直到其晚年,熬死魏征等人之后,才出现了集权的苗头。得意乾刚独断,征伐高句丽。

    李世民不喜欢被动防御,所以想要根据李诚的分析,主动出击,打击可能来临的吐蕃。

    但是宰相们却不这么想,贞观十二年的唐朝,在干掉东突厥,碾压了吐谷浑,内部安定,外部鲜有对手的时候,已经出现了盛唐的雏形之时,不认为吐蕃敢于对唐朝动武。

    宰相们的意见,还是主要集中在吐蕃扫荡了吐谷浑和各羌部落后,会选择什么方式来维持两者之间的关系。至于吐谷浑和各羌的求援,朝廷内部也分两种不同意见。

    一种认为该救还是要救,一种则认为让他们狗咬狗就好了。没有必要为了这些异族,消耗朝廷积攒起来的国力。打仗是要烧钱的,国库攒点钱不容易。

    侯君集是最激进的代表,主张立刻出兵,增援吐谷浑和各羌。一面伤及这些藩属对朝廷的信心。可惜,侯君集的响应者不多,几乎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。

    看见李诚的时候,侯君集难得露出了笑脸,上前拱手道:“自成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见过潞国公!”李诚倒也客气,他固然不喜欢侯君集,但是不等于面子都不讲。

    “吐蕃攻击吐谷浑及各羌,陛下急招你回来的吧?”侯君集猜的很准,李诚点点头:“没错,陛下让我分析下一步吐蕃的动向。”

    两人才说个开头,身后有人大声道:“自成,何事回来的?”侯君集很不爽的拱手扭头先走一步,没法子,来的这一位他不说不喜欢,但肯定是来搅局的。

    李诚回头拱手:“见过房相!”房玄龄只是笑着摆摆手:“自成啊,不厚道啊!”

    “房相何出此言?”李诚一脸的苦涩,房玄龄笑道:“卢国公能分一杯羹,辽东卢氏近在眼前,为何不能拉一把?”

    好吧,李诚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,不要说他去登州的事情,有消息传回长安了。

    “房相,诚去登州,是考察水师之事。”李诚果断的不认账,我不是,我没有,不是我,就差否认三连了。

    房玄龄狐疑的看看他,点点头道:“嗯,权且信你没做什么。吐蕃之事,自成不可轻易开口,朝中诸公对此早有定见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善意的提醒了,李诚当然知道房玄龄的意思,如果他站在侯君集一边,得罪的人就多了。“房相,防患于未然,未尝不可吧?”李诚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房玄龄和明显的一愣,看他一会才道:“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哪来什么高见,遣一高机动之偏师,令韩咸据险死守,不可浪战。”李诚没有保留,得到房玄龄的支持,很重要。房谋杜断,没有了杜如晦,房玄龄无疑分量更重。

    房玄龄沉思一会才道:“自成有克明之风!”什么意思么?杜如晦字克明。这是夸李诚有决断,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。

    “房相过誉,多谢房相!”李诚前一句是谦虚,后一句是感谢。也就是说,房玄龄认同他的观点。两人正说着呢,又有人招呼一声:“竖子,为何许久不去老夫家中?”

    房玄龄一看,拱手道:“卫公来了,你们先聊。某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靖也来了,这肯定是李世民的安排了,李靖会做人,闭门谢客。遇见这种大事,李世民肯定要听李靖的意见,所以把他找来了。当然,想让李靖在这种场合开口,很难。私下里,李靖可能会说两句。

    “卫公!一向可好?”李诚上前抱手问候,李靖看看没别人了,笑着摆手:“好着呢,吐蕃的事情,很复杂,自成不要表态,让他们去争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诚建议陛下,遣一偏师西进,另命韩咸死守不出,偏师在外游动策应。”

    李靖听了眉头微微一皱:“偏师需要高机动,然则松州地形,不合适骑兵作战吧?”

    李诚微微一笑:“卫公高见,窃以为,我军不适应,吐蕃也不适应。”

    李靖一愣,随即笑了起来:“有理,吐蕃也以骑兵居多。”游牧民族,都是这样。要说多能打都是扯,他们强的地方在于机动性,打的赢就打,打不过就跑。

    唐朝不缺战马,所以游牧民族的优势不明显,等到宋朝,丢了燕云十六州,吃足了苦头。缺少骑兵,无险可守,太苦逼了。加上宋朝对武将的打压近乎变态,对外武功几乎没有成就。

    “偏师,自成以为谁可为将?”李靖缓缓往里走,李诚跟着道:“苏烈如何?”

    李靖点点头:“可,然诸公必不允,必选牛进达。”李诚只能无声的叹息,苏烈是彻底的被按在了长安,没什么立功的机会了。要不是李靖,他更惨!

    李诚淡淡道:“诚自当推举苏将军,别人想说什么,那就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靖呆住了,仔细看看他,突然笑了起来,点点头:“好,好,好!”连说三个“好”字。

    为啥呢?因为李靖想明白了,李诚给外人的形象,还是一个孤臣。既然是孤臣,就要做孤臣该做的事情对不对?还有一点,李诚地位不高,也不喜欢钻营。

    各位宰相再不喜欢他也好,都不能把李诚怎么样。而且李诚还很会赚钱,把一群人绑在了一起之后,这帮人对李诚就不会太过分。

    朝廷上一个没政治野心的李诚,真是狗咬刺猬,无从下嘴啊。

    再有就是,李诚太能喷了!每次开喷,那是挡者披靡。谁都挡不住他!

    两人是最后进来的,一个是最没存在感的李靖,一个是地位最低的李诚。但是这俩走一起,谁见了都要提起三分精神和小心。这一老一少,两个妖孽。

    李世民主持这次会议,看见两人都到了,招呼他们落座。李诚一开是跪坐,很不爽的回头:“来张小板凳,老这么跪坐,不难受么?一点都不与时俱进!”

    李世民听了一头的黑线,瞪眼道:“就你事多!”李诚笑嘻嘻的拱手:“陛下,臣以为,各位宰相年岁高者慎重,既然有椅子,就让大家坐椅子嘛。根据我的研究,长期跪坐有以下几种坏处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你给朕站着!别坐了!”李世民火了,这家伙一来就要歪楼,搞什么搞。

    你还别说,李诚这么一闹,现场气氛轻松了许多。大家把注意力集中过来了,不像之前那样,隔着坐席窃窃私语,交换意见。

    李诚很自觉的站在了角落里,低头看自己的鞋尖。李世民楞了一下,心道:“上当了!”

    不知道这竖子,回头又要跟朕讲什么条件。竖子!太讨厌了,让他做点事情,总喜欢讲价钱。跟个商贾似得,一点亏都不肯吃。

    “诸君,吐蕃之事,何以教朕!”李世民倒是干脆的很,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侯君集立刻站起道:“陛下,臣以为不可养痈为患,理应当机立断,出兵以讨不臣。”

    褚遂良站出来道:“陛下,不可轻信潞国公一家之言,吐蕃如何不臣,臣如何不知?若非有人捣乱,吐蕃使团还在长安呢。”

    褚遂良说的爽了,但是其他人却闻声失色,卧槽,你说什么说呢?赶紧闭嘴吧,不会说话就不要说。长孙无忌赶紧站起来要说话,但是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柱子后面传来一个大家都很讨厌的声音,这个声音来自李诚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,我就是那个捣乱的人咯?”好吧,直接你啊我的,一点礼数都不讲了。

    “自成,自成,稍安勿躁!”长孙无忌赶紧安抚,同时瞪了褚遂良一眼。你真是能惹事,这孙子大家都躲都来不及呢,你却主动招惹他。

    李世民在看着都乐了,好嘛,李诚竖子,上来就制造机会躲一边,打算装聋作哑。褚遂良却主动挑衅,把他拉进了战局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要是李诚,一定会骂:猪队友,给对手的神助攻!

    房玄龄在一边叹息,翻眼珠子,扭头看看马周。马周的眼神很明确:我也很绝望啊!

    魏征面无表情,但是嘴角在微微的抽动!

    侯君集则是目瞪口呆,那意思,我去,还有这好事?完全是被天上掉馅饼砸中的感觉。

    褚遂良却完全没有自觉,指着李诚道:“没错,说的就是你,李自成。若非平康坊多事,何来吐蕃作乱之举?陛下,臣请诛李诚,以一人首级而定边患。”

    现场一片目瞪口呆,李诚也呆住了,这货是强行抢中单的节奏啊。毫无疑问,褚遂良这番举动,根本就没有跟大家提前打招呼,就是他自己的意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