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八章 原因何在?
    也不知道为啥,褚遂良看李诚就是不顺眼。最初得知李诚的书法很好,他还颇为不屑,等到见识了李诚书法后,心中生出一种嫉妒。年纪轻轻,就有这等造诣,太可气了。

    后来李诚又搞出一个仿宋体用来印刷,那就更气人了。

    按说能混到宰相这个级别的人,那都是官场上的老手,不会轻易开口乱说话的。

    褚遂良也不例外,只不过他被嫉妒冲晕了头脑,同时也是真的不喜欢李诚,觉得他总是不务正业。一味的媚上,是个奸佞。既然是奸佞,那就打倒他,再踩几脚才解恨。

    李诚都给震的说不出话来了,因为这句你还没发反驳,太没脑子了。

    褚遂良以为李诚无言以对了,眼神里闪过一丝得意,把胸膛挺的更高。可是再看这一群宰相的表现,他就有点方了!怎么大家一个一个的在捂脸,只有侯君集一脸的喜色。

    难道,我说的不对么?对不对?对么?脑子里一连串的问号后,褚遂良额头冒冷汗了!

    李世民已经知道该怎么生气了,对褚遂良的失望达到了一个极致。

    “自成,你就没话要说?”李世民只好转移目标,看着李诚。

    李诚一摊手道:“陛下,臣无话可说,因为臣不可能做到,把自己的智力水平拉低到褚相的程度,然后被他用经验和熟练的手法打败臣。”

    “咩哈哈哈哈!”侯君集发出了肆无忌惮的笑声,李世民在首席也扭过头去偷笑。

    余下的宰相也都憋的难受,这竖子说话太损了。骂人不吐骨头!

    褚遂良把头低下了,腰也勾了起来,李世民好一会才回头道:“都坐下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这就算给足了褚遂良面子了,褚遂良赶紧的回到位子上,低头不语。反战的一杆枪就这么被灭了!李诚可谓兵不血刃!

    “诸卿,吐蕃之事,可畅所欲言!”李世民强行带节奏,众宰相重整旗鼓,准备再战。

    话说李世民现在也是够坏的,本来就已经水准很高的帝王心术,被李诚几次刺激下,有点达到大成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以为,吐蕃狼子野心,当立刻进兵灭之。”侯君集再次表态,这一次站出来怼他的是马周,举着笏板道:“陛下,臣以为只需通报松州驻军,提前准备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如非必要,大军不可轻松,否则徒耗民力,前隋殷鉴不远。”魏征也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干大臣纷纷表态,没有发言的就两人,一个是李靖,一个是李诚。李靖在大瞌睡,李诚靠着柱子在看房梁。

    李世民听了一耳朵的意见,眼角看见李诚在盯着屋顶看,忍不住好奇道:“自成再看甚么?”李诚随口道:“这屋梁够高,是个藏东西的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现场再次沉寂,李世民气的嘴都哆嗦了,李诚赶紧低头,做出害怕的样子。不过李世民就是李世民,被喷一脸口水都能忍的李世民,怎么会被李诚这一招气太久呢?

    “竖子,这是要逼着朕撵他出去么?”李世民心里如是想,立刻觉得找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李靖还在大瞌睡,心里其实跟明镜似得,暗暗给李诚点赞。闹一下,最多打十几鞭子,总比在这个场合表态要好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李诚的级别太低,总是在朝堂上发表意见,真不是见得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大概李诚也是想到了这点,所以一直在捣乱。

    “药师,可有话要说?”李世民当着没看见李诚的样子,决定无视他。

    李靖听了睁眼道:“臣无话可说!”李世民沉吟少顷,淡淡道:“药师,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李靖起身拱手:“臣垂垂老矣,请乞骸骨!”这就是年龄优势了,到了李靖这个岁数,拿这招随便用,没人能挑出毛病来。

    李靖不表态,李世民只好瞪着李诚:“竖子,说话!吐蕃之事,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这就是强行逼着李诚说话了,李诚叹息一声道:“陛下,诸位宰相都在,不好吧?”

    房玄龄开口道:“自成,但说无妨,兼听则明嘛。”

    李诚只好朝李世民拱手道:“臣的意思,无须大动干戈,可遣一使者往松州,勒令韩咸,不得浪战。再遣一上将军,领偏师三千精骑,游动于外。有机会就搞一下,没机会就躲起来。眼下吐蕃还在追杀各羌,天时在我,地利在我,人和在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诚一摊手,那意思你们吵个屁啊,这么点事情,很难解决么?折中一下呗!

    “吐蕃犯边,竟不能严惩之?”侯君集不高兴了,瞪了李诚一眼。

    李诚淡淡道:“潞国公,朝廷里可是有人去过吐蕃的,问问不难吧?吐蕃虽然落后,但身处雪域高原,气候环境及其恶劣。关中之人到了吐蕃,怕是呼吸都困难吧?一个风寒,就能要一个壮汉的命。”

    侯君集梗着脖子道:“那就这么算了?”李诚笑道:“兵者,国之大事也,死生之地,存亡之道,不可不查也。通俗的来讲,不打无准备之仗!要打吐蕃,至少需要一支军队,在高原之地训练一年以上,适应了当地的气候环境,熟悉了山川地理,再打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大唐威严何在?”侯君集还是不松口,李诚淡淡的扫他一眼:“打输了,才叫威严扫地!这么大一把年纪了,说话也不过脑子,威严是靠一个接一个的胜利所奠定。”

    “自成所言极是!”站出来支持李诚的居然是马周,接着一干宰相,纷纷起来支持李诚。

    李世民沉吟片刻道:“自成,如吐蕃大军来犯,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李诚拱手道:“陛下,吐蕃长途跋涉而至,师老兵疲,且无攻坚之能。松州只需坚壁清野,吐蕃不可持久也!待其后退,可尾随而击之。”

    “吐蕃要是不走了呢?”侯君集也是急眼了,好好的事情被李诚带偏了。侯君集是个有追求的人,要不然也不会在李靖之后,频频出征。他要证明自己,不在李靖之下。

    “不走?就吐蕃那个地方,冬季能有几个好天?不走?求之不得啊!到时候大军碾压过去,他想走都走不了。大雪封山,看他往哪走,都得给我留下。”李诚这话说出来,侯君集就知道自己输了。输在哪呢?输在他对吐蕃的情况没有足够的了解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李诚又是怎么了解吐蕃的呢?难不成,真的是少年时游历去过吐蕃?

    “就依自成之策吧,诸卿,以何人为将率偏师西进,又以何人为总管?”李世民开口决定了,选择了多数人的意见,自然吵不起来,也给侯君集留了面子。

    派谁去呢?一干宰相又开始争了,这是个立功的机会啊,唐军这些年 就没输过,谁手里都有关系,自然要争一下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等大家吵的差多了,又问李诚:“自成意属何人?”

    李诚想了想:“苏定方!”

    “不妥!”反对声四起,可见老苏的人缘有多差,差不多是个宰相,都跟他有纠葛。反对之后,大家又竭力推荐自己的关系户,再次争吵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李世民一声吼,诸位宰相停止争吵。李世民又问李诚:“再推荐一个。”

    李诚再次想了想,摊手道:“那就只有牛进达了。”这名字一出来,大家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居然没人出来反对牛进达,真是太意外了。李靖这个老狐狸,果然是个高人。

    “就是牛秀了!”李世民再次拍板,找到了一点掌握全局的快感。

    李诚又道:“臣以为,不妨以苏定方为水师总管。水师之事,不能再拖了,臣的奏折,陛下与各位宰辅都看了吧?”

    李诚转移话题,大家都没意见要发表,水师不算肥肉,没人去争。毕竟大海的未知属性摆在那的,中原人天生就畏惧大海。

    “朕欲设新卫,苏定方不可或缺。”李世民直接反对了,苏定方是肯定要留在长安的。别看苏定方没有什么人缘,看上去李世民也在压制他。实际上各位宰相心里都很清楚,苏定方只是没机会带兵在外,不等于皇帝不信任他。

    “那就只好臣来接这个水师总管了。”李诚退了一步,不等李世民开口呢,有人附和了:“臣以为自成可为水师总管最佳人选。”

    谁在说话?李诚看过去,长孙无忌呗!

    长孙无忌这一开口,魏征立刻站起来:“臣附议!”

    马周:“臣以为,自成确实为水师总管最佳人选。”

    岑文本:“非自成不能兴水师!”

    杜淹:“陛下,臣也以为,自成可为水师总管!”

    所有宰相都起来附和,纷纷高度赞扬李诚,似乎大家都很看好李诚一般。

    为啥突然口风都变了呢?大家都这么喜欢李诚么?

    这么想的人一定是没睡醒呢,李诚的人缘才没那么好呢?

    那么,到底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呢?李世民心里很清楚,李诚心里也很清楚,各位宰相心里也很清楚。但是大家就是不说出来!呵呵,作者也不说,就断章狗怎么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