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章 牛进达
    “不是我小气,而是那些工匠在崔氏眼里,都是奴才。”李诚一开口就剜人心。

    崔寅的表情比较尴尬了,李诚说的确实是实话。少府监的工匠,做的好的,李诚都给安排了一些小官来做。这些人掌握的技术,除了儿子,谁都不教。要不就只好是李诚开口,他们才会把技术拿出来。

    不是李诚小气,实在是这技术一旦扩散了,想挣钱就难了。李诚初期需要资本积累,当然不会轻易把技术扩散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铁锅这个东西,还是尽快推广开来为好,毕竟能带动整个大唐的冶炼水平的提高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联系一下卢氏、郑氏,加上崔氏,大家一起做,市场分割一定要明确,现在看不出什么来,将来搞不好为了市场就能打起来。”李诚稍稍沉吟,还是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崔寅听了面露喜色道:“好,辽东卢氏,对草原的情况最了解,洛阳郑氏又为什么?”

    李诚听着都奇怪了,郑氏和崔氏不是联姻么?丈母娘都是郑氏的人呢。不过话说回来,丈母娘一定不知道,郑氏给李诚送了女人,要挖闺女的墙角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面对李诚的眼神,崔寅笑了笑,李诚突然一阵心虚,不是吧?他知道了?

    崔寅低声道:“郑氏就算了吧?难不成就为了一个庶出的女娘,就把铁锅技术给他家?”

    李诚这一下反倒镇定了,淡淡道:“这个市场很大,不是一家一姓能吃下来的。再者,洛阳这个位子很重要,加上郑氏,会省去很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李诚这个解释,崔寅并不认可,反问一句:“那白氏又作何解释?”

    李诚火了,一瞪眼:“六叔,白松陵是什么人?涉及到诸君的事情,不要掺和。”

    崔寅没想到李诚反应如此剧烈,立刻陪着笑道:“好,就依着自成去办。不过,李晋那边,还要自成开个口,不然事情没得商量。”

    李诚淡淡道:“我会交代他的,你把人叫来了,一起去李庄见李晋。有的话必须说在前面,这一次是六叔开口,我给丈人丈母面子。但是不管谁家把技术泄露出去了,都没下一次。”

    崔寅慎重的点点头:“明白了。”说完起身告辞,李诚送到门口,还没转身回去呢,一辆牛车来了,车上下来一个李诚见了就想跑的人。

    大太监看见李诚一脸的不爽,脸上笑嘻嘻的拱手:“自成先生,陛下让奴婢来问一声,内府囤积的灰糖,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李诚想起来了,还有这么一档子事情没处理呢。挠挠头道:“那行,我回去换一身衣服,跟你走一趟。之前交代的作坊和原料还有人手,都准备好了吧?”

    大太监喜出望外,没想到李诚答应的这么干脆,赶紧道:“都备下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回去交代了一声,出门跟着大太监去了。在路上大太监还解释一句:“陛下的意思,自成一去,一年半载的,事情不能拖啊。不然奴婢也不敢来打扰先生。”

    李诚这次没生气,毕竟是自己的锅,点点头:“谈不上打扰的话,这不是还有几天么?”

    这还没出坊门呢,就被人堵上了,李诚一看来的是苏烈,回头笑了笑,大太监识趣示意停车,李诚催马上前,两人在前面聊几句李诚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大太监笑着问:“苏将军是来感谢自成的?”李诚摇摇头:“哪有那么好事,他是来塞人的。非要把得意门生裴行俭塞给我,让我带一段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一档子事情,那得问问牛进达将军咯。”大太监笑着回答,心道李诚倒是不会瞒着陛下,光明磊落的紧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不错,回头我见了牛将军,跟他说一说,带出去历练历练也好。”李诚说的很自然,大太监却腮帮子抽了几下,还小伙子呢,你才多大啊?算了,不生气。

    灰糖变成白糖,就是一个过滤提纯,还有点化学反应。属于难者不会,会者不难的事情。李诚到了地方,带着一干工匠做了一遍,一个下午就搞定了。

    大太监全程跟踪,李诚教会了大家后,大太监尖着嗓子叫道:“都给咱家挺好了,这是内府的买卖,谁要敢露出去半个字,诛九族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着腮帮子也抽了几下,淡淡道:“李家是不会做这个买卖的,今后都是内府的。”心里吐槽皇帝的吃相难看,李诚是那种你不让我开心,我就让你难受的性格。

    所以,李诚又补一刀:“不过话说回来,雪糖的技术门槛不高。有心人只要观察内府的采购的原料,回去自己反复实验,不难弄出来。”

    大太监……,啊!回去跟陛下这么一说,皇帝有得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李诚没立刻回家,而是转到去了平康坊,坊长看见李诚的时候,腿都在哆嗦。这位爷,您能不来么?哪次来都能搞出一点事情来。

    可惜,李诚没听到他的心声,奔着北曲就去了。那边的戏台已经搭好了,因为李诚的缘故,迟迟没有开张。正在忙活的若儿看见李诚来了,立刻丢下一切过来。

    “昨日就听说郎君回来了,怎地现在才到。也不怕明月想干了眼泪。”

    李诚还没回答呢,就有人在后面怼若儿:“妈妈这话怎么说呢?到底是明月日日流泪呢,还是哪个孤枕难眠,溪……,呜……。”

    明月的嘴被堵上了,这姑娘一旦变了大嫂,战斗力成几何倍数增长。

    若儿都罩不住,赶紧转身去堵她的嘴:“死丫头,还有外人呢,什么话都敢说。”

    明月笑嘻嘻道:“妈妈,明月不过说了实话罢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见状笑道:“好了,别斗嘴了,我这次回来呆不了几天,三五天的光景,就要出征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出征”二字,两女都愣住了,明月身后的红儿也惊呼:“怎地,要去打仗么?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:“十有**要打一仗,不过你们放心,我也是老打仗的,吃不了亏。”

    “郎君,这一去,千万要好好的。”若儿急了眼,泪水都要下来了。明月也好不到哪去,泪眼婆娑的。李诚摆摆手道:“好了,都别这样。我该回去了,这两天要好好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诚也没多留,交代一声不用等他回来,直接戏园子开张的话就走了。坊长一阵欢呼,送出坊门不提。李诚回到家中,崔芊芊和崔媛媛坐在一起说话呢,眼睛都是红的,眼角还有雷横。得,家里的女人也不放心啊。

    放心才怪了呢。秋萍也从李庄过来了,带来了安乐。这一阵子,秋萍的弟弟在李庄读书,她过去照顾了几天。这不,得到消息,赶紧回来。

    李诚抱着闺女不撒手,这一夜在秋萍房里睡下不提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李诚刚起来,门子就来报告,牛秀将军驾到。李诚倒是没想到,牛进达来的这么快,按说应该是牛进达给他发将令,李诚去报道才是。

    匆匆出来,李诚行了个军礼:“见过将军!不对,是总管了。”

    牛进达一脸平静的看着李诚,淡淡道:“牛秀谢过自成先生力挺之恩。”

    李诚歪歪嘴,这人就是这点不好,情绪太过内敛了。不过话说回来,牛进达也不容易。他之前是跟着秦琼和程咬金混的,脑门上有这两位大神,他的光彩也显不出来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牛进达在两《唐书》里都没有被立传。

    牛进达是真的感激李诚,如果是大军出征,他肯定不会被命为总管。最多就是一个副总管了,总管一职十有**是侯君集。但这一次是轻兵出征,牛进达才有机会担任这个职务。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情,陛下也没人可选,也就是将军了。”李诚表示没有自己的功劳,不接受这个感激。牛进达却道:“薛万均兄弟,执思失力,皆可为此行总管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这个行么?”李诚歪歪嘴,最不喜欢这种面无表情的人了。你都看不出他心里怎么想的,牛进达还是僵尸脸道:“本总管三日后卯时,擂鼓聚将,自成不可耽误了时辰。”

    李诚肃然行礼:“李诚领命!”牛进达正堂都都没进,这就转身告辞了。李诚送到侧门口时来一句:“苏将军有弟子裴行俭,可为行军司马一职。”

    牛进达站住回头:“可,本总管记下了,回头派人去传话,裴行俭为行军司马,归自成统领。”得,这意思就是关系户来吧,我认了。看来这人,也不是个榆木疙瘩。

    送走牛进达,李诚就开始忙活了,这次出征,李诚决定只带两个老卒,余者都要留下来看家。一干老卒都想跟着去,最后李诚决定带上钱谷子和牛二贵。

    一干老卒只好作罢,李诚又出城去了一次少府监,假公济私,让他们赶制一批小铁铲。

    裴行俭也来李诚照了面,李诚直接把铁铲的任务交给他,让他盯着,一千把小铁铲,做好了就给牛进达送去,算是在牛进达跟前露个脸。

    唐朝的小铁铲自然不能跟现代的工兵铲相比了,但是这东西确实好用,尤其是骑兵,带着小铁铲安营扎寨用到的地方多了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数量,也就是少府监能赶制出来了,工匠多的好处就是这个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