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五章 准备
    李山见了李诚,态度可以说最为恭敬,带着两条獒犬,落后李诚一步。李山的非常敏感,只要李诚停下脚步,他一定会及时的停步,两人之间的距离永远差一步。或者说,只要李诚遇见危险,李山一个大步就能挡在他的身前。尽

    管这家伙看着傻乎乎的,还特别能吃。但是李诚看出来了,这家伙六识极为敏锐。两只小獒犬,跟在他身边,只要稍微跑的远一点,他一声吆喝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李山是怎么训练的,獒犬看见别的人,会龇牙,唯独对李诚不敢。

    松州不大,半天的功夫就走了个通透,李诚走的还不算快,一路上不时要停下来观察一下。这个城市有个特点,就是人口非常的杂。汉人、羌人、吐蕃人,还有一些不知道民族的人,都在这个城市里出没。这

    样以来就存在一定的风险,谁能保证不会出现里应外合呢?这里是进入高原的必经之路,人多杂乱,几乎是一个必然了。

    李诚心里暗暗记下,往回走的时候让钱谷子去见牛进达,指出这个隐患,希望得到解决。回

    到住处,这里也是乱糟糟的,整个商队有一半人住在前面的院子里。郭怒花钱买下了这个院子,作为一个货栈来用。却把接头地点放在那个青楼的院子里,可见这家伙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法则。只要没有太大的问题,李诚就不打算去干涉他。在

    这个地方,郭怒真有点如鱼得水的意思,算是个地头蛇了。

    郭怒已经先回来了,带来了一个商人打扮的男子。见到李诚,男子上前拱手:“崔仲见过姑爷。”不消说,这是崔寅安排的人,既然是姓崔的,只有两个可能,一个是家奴被抬举,一个是同宗的旁支子弟。“

    一路辛苦了,还算顺利吧?”李诚客气一句,崔仲笑道:“从成都过来,路要好走很多。我带来了一些蜀锦,还有去年送来存着的茶叶。”

    李诚看了一眼边上,郭怒立刻笑道:“还要做一些准备,三天内一定成行。”三

    人到了后院,李诚才看见门口摆个小煤炉,没想到这边也用上来。青鸾见了立刻上前见礼,拿铜壶里的水泡茶待客不提。

    李诚招呼两人坐下,看看郭怒道:“这一路既然不太平,都有什么准备?”郭

    怒收起轻松的表情,正色道:“回家主,小的收拢了三十几个好手,各族都有。崔掌柜又带来了二十几个好手,另外有联系了一个商队一起走,算起来能有一百头牦牛,小两百个人手,寻常的部落,都未必能威胁到商队。”崔

    仲咳嗽一声道:“联系好的商队,可有问题?”这话问的很到位,也说明他是长期在剑南活动的商人。郭怒赶紧解释道:“都是当年的老关系,一家老小都在松州。”崔

    仲很不客气的指责道:“那也不行,敢于走这条路的商人,哪个不是亡命徒?必须把他们的家人都控制起来,事关姑爷的安危,怎么谨慎都不为过。”李

    诚大概明白崔仲的意思了,这个说法是含蓄的。说明这条路上的商队,随时可能化身劫匪。黑吃黑这种事情,太寻常不过了。家安在松州的话,把家人控制起来是个良策。

    郭怒脸都白了,看看李诚沉吟不语,额头上冒出一层汗珠。这都是多年的老交情啊,要是为这一次进雪域,就把人家的家人给控制起来,今后在松州还怎么混啊?

    其实李诚沉吟的时候,想的不是要不要控制家人的事情,而是想到了崔仲说的话上面去了。什么时候,自己的地位达到了这么一个高度呢?崔氏居然如此重视自己的安危?说

    实话,李诚都不太敢信崔仲说的是真话。这些大家族就是这样,为达目的,有时候就是不择手段,但是这个手段放在李诚身上的时候,意味就完全不一样了。也

    就是说,崔氏现在把李诚看的很重要,他一人之安危,决定了很多事情的走向。“

    别紧张!崔掌柜是好心,但我觉得没这个必要。”李诚语气淡然的开口了,郭怒顿时就松了劲,一口气憋得太难受了。刚才李诚要是点点头,郭怒今后在松州就呆不住了,只能离开这地界。在

    长安的时候,他觉得长安很好,死活不想回来。但是真的被派回来才发现,自己又不想回长安了。尤其是得到了李诚财力上的支援后,在松州这一片混的风生水起。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,他就成为了地方上很有影响力的商人。以

    前自己单干的时候,觉得走这条商路很难,每次找货源都费劲。有李诚做靠山后,吐蕃需要的铁器,丝绸,盐,茶叶,这些东西,很轻松就能搞到。崔氏在成都有商号,要什么就是派人送个信的事情。

    崔仲在李诚做出决定之后,立刻就不再坚持了。大家族培养出来的人,这方面确实很强。一旦做主的人有了决断,绝对不会再生事端,坚决执行就是了。“

    对了,这次有没有带铁锅来?”李诚想起这个事情,特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崔仲道:“带了,但是不多,只有十口。成都那边最后的存货,我都带来了。姑爷,长安那边,要抓紧送货了,我们在成都的商号能够打开局面,主要依靠的就是铁锅。”李

    诚楞了一下道:“怎么,竹纸的事情,还没有着落么?”

    用竹子造纸这一块,李诚早就告诉了崔寅,没想到都过去好几个月了,居然还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崔仲点点头道:“很难,按照姑爷的方略,京城来的匠人,做了好几次,都没做出理想的竹纸来。”李诚听了点点头,任何一种技术进步,在这个时代都需要多次的实验和积累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成都这边的买卖,竹纸才是大头,多实验几次吧,大方向不错,总能有结果的。”李诚也不着急,什么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。崔

    仲告辞而去之后,李诚才对郭怒笑道:“豪门士族,涉及家族利益之时,最是无情。我们李家是小门小户,没那么多糟心的事情。适才沉思,不是因为崔仲的话,而是想到了另外一些事情上头去了,你不用担心,只要实心做事,断不会叫你难做。”郭

    怒听了顿时眼珠子红了,低头忍着发酸的鼻子道:“郭怒愿为家主效死!”松

    州地面上,姚老三是个人物。绝对的地头蛇,年少时就跟着父亲做行脚商,为人仗义,地面上的各路好汉都卖他面子。郭

    怒急急忙忙的来找姚老三时,姚老三正在给一头矮马绑货物。见了郭怒便笑道:“老郭,你是个能做大事的,这等乱局之下,还敢跟着我走一遭。”郭

    怒苦笑道:“姚哥哥,可以的话我宁愿不走这一趟,太揪心了。”姚

    老三笑道:“怎么?你怕了么?别看现在乱,越是这个时候,越能挣大钱。我们这些人,哪个不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讨生活?怕也没用!富贵险中求,这一趟包你五倍的利。”郭

    怒笑道:“我怕个甚么?这一趟不是我要走,是一个贵人要走。”

    姚老三听了停下手里的活,指着边上的竹凳道:“坐下说说。”郭

    怒这才低声道:“关中来的贵人,这次要打通商路,主要的货物是茶叶、铁器。”要

    说茶叶,姚老三还不是很在意,这东西的前景还不好说,但是说道铁器,姚老三就倒吸一口凉气道:“铁器可不好玩,多了就是杀头的买卖。”郭

    怒笑道:“想哪里去了,铁锅能干啥?”听说是铁锅,姚老三就更吃惊了,忍不住低声道:“郭怒,你老实交代,上一次去长安,是不是攀上高枝了?”

    郭怒低声道:“哥哥一个人晓得就好,不要对外去说,这一路确保万无一失,安全回来,哥哥自然就知道好处有多少?”姚

    老三压低声音道:“不若带我去见见贵人吧,心里也有个准谱。”

    郭怒沉吟一番:“走吧!去见见也好。”两人急急忙忙的出门,来到郭怒的货栈处。

    里头的人都认识姚老三,一路上招呼不断,姚老三也是不断拱手回应。

    到了后院,看见清净的院子门口,李山就像一座小山似得坐在那里,跟前两条獒犬见有人来了,立刻站起来发出低吼声,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李山伸手拍了拍獒犬,这才安静下来。姚老三知道李山,忍不住问道:“他不是你的人?”

    郭怒道:“哥哥看看我这身板子,能降的住他么?”姚老三点点头:“我看也不像,难怪平时你也不怎么管他。这厮,生按牛头的好气力。”

    两人入内,李诚在堂前写东西,身边站着个丫鬟红锦。这俩也是识字的,见李诚用碳条画图,很是好奇的看着。碳条还是不趁手,李诚觉得应该弄出铅笔来了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,李诚回头一看,见来的是郭怒就笑道:“怎么,都准备好了么?”郭

    怒上前恭敬的拱手道:“这一趟的合伙人,要见一见贵人,小的斗胆带来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