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六章 羁縻之地
    台下的姚老三远远的看着一身白衣,气质不凡的李诚时,心里便有点忐忑。他也算是有见识的人,本地的官儿也没少见过,便是成都的大官,他也见过几个。却没人能有眼前贵人的气度,怎么说呢?似乎一切都不在眼里!却又显得极为自然,毫不做作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那就见一见,总归是要一起同舟共济的。”李诚笑着说话,郭怒赶紧出来,领着姚老三进来。见了李诚,姚老三不敢直视,上前低头行礼:“姚谦见过贵人。”李

    诚微微一笑道,指着边上的席子道:“坐下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姚老三跪坐之后,腰杆挺直,看着李诚等他问话。李诚等丫鬟上了茶水,这才淡淡道:“我这人喜好四处看看山川大河,这些年该走的地方都走的差不多了,唯有这雪域高原不曾来过。这次来川中,不是很巧,兵荒马乱的。”李

    诚说着停下,稍稍停顿才继续道:“本想掉头回去,或者等到明年,但又不甘心。老郭说你是这一片的头一条好汉,跟着你走绝对没问题。我信他的话,我能信你么?”姚

    老三一直在打量李诚,听他说话不疾不徐,绵里藏针,稍稍思索便道:“贵人,姚老三不敢打包票,这一路一定平安无事。却敢以一家老小为担保,贵人出事,姚某必死在前头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微微一笑:“好,这话像是真话,一家老小之说,就不要提了。既然一起走道,那就走着瞧吧。这两天抓紧准备吧,我时间不多,夏收之前一定必须回来。”…

    ………(分割线)

    “什么?李自成要亲自走一趟,这也太冒险了?”得知李诚的决定,牛进达告知刘兰和韩咸,这俩都惊呆了,刘兰直接喊出来了。

    韩咸苦笑道:“由此可见,吾不如他啊。”韩咸这是真话,他在松州快五年了,一次都没有出过松州地界,羌人的底盘都很少去。哪像李诚,为了确保这一次战斗的胜利,敢于跟着商队走一趟,以身犯险,摸清楚地形。

    牛进达淡淡道:“李自成让人带话,不亲自走一趟,就没法制定最佳的作战计划。”

    刘兰皱眉道:“派一队骑兵跟着吧?”牛进达摇摇头:“自成的带话里特意说了,不要派人去跟着。他带着两个老卒足够了。派人把通关的文书给他办好,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韩咸道:“明日我便带人去羁縻之地,打着查探的旗号去走一走。好歹给他送过这一片。”

    “吐蕃军正在攻打吐谷浑和各羌,你也要当心一点。”牛进达同意了韩咸的想法。刘

    兰道:“不妥,这样以来,目标太明显了,反而坏了自成的事。”

    牛进达犹豫了一下,叹息一声道:“后生可畏啊!”晨

    光未现时,李诚已经起来,两个丫鬟伺候着穿戴整齐出来,门口李山已经等在这里。这厮自打李诚来之后,晚上睡觉都不愿意走远,就在堂前打地铺睡下。早晨早早起来,身边总是跟着两条獒犬,其他事情一概不管。

    李诚也随他去,看见李山也不招呼,径直去了前院。这厮紧紧的跟着,来到前院时,这里的人起来的更早。驼队已经在街上排成一行了,院子里就剩下钱谷子等李诚出来。

    “二贵呢?”李诚见了钱谷子,立刻问一句。钱谷子笑道:“在外面看着马呢,这一趟全靠这几匹马了,二贵都不敢让别人沾手。说是出了意外,还能仗着马快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乌鸦嘴!”李诚忍不住吐槽,继续往外走,郭怒等在门口,见李诚出来立刻上前道:“贵人,都到齐了,就等着您了。还说让人去请您呢。”李

    诚笑道:“没耽误事情就好,姚老三的人呢?”郭怒道:“说好了在城外碰头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:“走吧!”牛二贵牵来马,李山想接缰绳,被牛二贵一个眼神瞪的后退一步。看

    来这李山,也不全是一个憨人,脑子还是有用的。知道什么人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清晨的街上并不安静,路边不时有人牵着牲口走动,郭怒在一旁笑道:“都是行脚的商人,趁着没彻底乱起来,走一趟羁縻地。不让等吐蕃打过来,今年的营生就算没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点点头,要说讨生活,松州地面上的这些行脚商人,才是最生猛的一群人啊。走的是险峻的道路,沿途还不知道会遭遇什么意外。也许是野兽,也许是盗贼。

    出城走了不到一里地,天色微明时,前方看见姚老三等在路边,他的商队在路边休息。

    见李诚过来,姚老三赶紧上前说话:“见过贵人!”换成二十年前,姚老三绝对不会这么重视李诚,现在的姚老三,眼睛太毒了。这种贵人,得罪了一家老小没准就都得完蛋。但是伺候好了,没准将来就不要做这个玩命的营生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,这一路上多多担待!”李诚没有下马,微笑而语。

    姚老三重重的抱手:“贵人安心!”说着转身大声吆喝:“走咯!”

    商队开始动了,两边加起来有百余牲口,小两百号人呢。李诚身前是钱谷子,身后是牛二贵,跟在马边上带着两条狗,双脚走路的是李山。这厮肯定是会骑马的,但是他的身板子,一般的马估计也带不动,干脆就不骑马了。李

    诚低头看了看李山的大脚,鞋子是在长安做的新鞋,应该能折腾一阵的。

    出了城还是在官道上走,一路往西不停,到中午的时候,前方出现一个关卡。商

    队停下来,一阵吵闹声,李诚给钱谷子一个眼色,钱谷子策马上前,来到关卡跟前,抬手丢过去一卷文书:“看看清楚上面的关防大印。”商

    队被阻拦的原因很简单,规模太大了,守关卡的军官不肯放行,现在是敏感时期,担心这些商人资敌,非要商队把货物都搬下来,彻底检查一下。就算是姚老三塞钱也不要。

    领头的军官只是看一眼就把文书卷起还回来道:“一头牲口出关是十文钱,交钱吧。”

    该收的钱,还是一分都不能少。出了这个关卡,就是羌人的羁縻地,这一片属于羌人的底盘。中原王朝对这些羁縻地,没有实质上的约束力。就算是到民国,也没什么改变。中央政权对羁縻地能真正有约束力,还得是新中国以后了。

    这片土地的实际控制者,一直是土司、头人、还有巫师。举个很出名的例子,明朝的秦良玉,就是个土司。只不过这个土司对明朝非常忠心,把一群读书人都给比下去了。原

    则上来说,只要羁縻地不闹事不造反,中原王朝一般都是不闻不问。唐朝也有不安分的土司,比如说僚人,就闹事了。然后被唐朝的大军教做人了!进

    入羁縻地之后,姚老三和郭怒显得很紧张,尤其是郭怒,来到李诚身边道:“贵人,这一片有点三不管,匪人最多,抓紧走半天,过了这一片就安全了。”羁

    縻地名义上属于松州,汉羌实际控制区的中间,有一片地区属于三不管。双方都不管的原因么,不是不想管,而是乐见其成。这一片地区有一个缓冲的作用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羌人实际上是放着唐朝官府的。高甑生诬陷李靖一案,就跟羌人有关。高甑生擅自出兵,攻击羌人,强行给自己攒功劳,耽误了吐谷浑之战的集结。

    李靖当时放过他了,没特别的严惩,但是高甑生却怀恨在心,诬告李靖谋反。

    出于对唐朝的畏惧,羌人不敢乱来,但是却也需要自保不是?于是便有了这一片地区的存在,松州地方上也不轻易进入这一片地区,就是怕刺激到羌人,闹出事端来。

    行脚商人没有怕不怕的,怕也没用,这是必经之路。要挣钱,就得玩命。走

    了半个时辰左右,商队突然停了下来。李诚奇怪的问一句:“出什么事情了?”姚

    老三急急忙忙的过来道:“贵人,怕是遇见了盗匪,前面探路的人没按时传来消息。”

    李诚心里微微一怔,暗道这些人果然有自己的一套求生技巧。这就像大军出征,一定会派出尖兵,也就是斥候。“走,去看看!”李诚招呼一声,策马上前去了。姚

    老三大吃一惊,赶紧跟上道:“贵人,不可犯险啊!”姚老三暗暗叫苦,怎么遇见这么一位猛人?李山风一样的追上李诚,两条腿跑起来,不比马慢。姚

    老三带着十几个人也跟上来,李诚来到前方没有着急往前走,而是立马仔细端详。

    李山抬手拍了拍身边的两头獒犬,獒犬立刻往前跑了过去,牵无声息钻进路边的树林里。李

    诚本打算继续上前的,见李山放狗,便停下来,摘下马鞍上的滑轮弓,搭上一支箭,嘴里再咬住两支。姚老三一看李诚的准备,顿时嘶嘶的倒吸凉气,这主不简单啊,这是要三箭连珠的前兆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路边山林中一阵骚动,有人大喊:“直娘贼,他们有獒犬,被发现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