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九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
    李诚啧了一下嘴,事情很清楚了,难怪这些羌胡要把脸涂上,就是怕被认出来。这事情说起来很复杂,也很简单。说复杂涉及到华夷之辨!说简单,这些地方带兵的将领,没事就拿羌胡刷功绩。典型代表就是高甑生。从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来说,羁縻羌胡只是名义上认同中原王朝。实际上朝廷对他们的没有太多的约束力。这个现象不单单是出现在唐朝,而是贯穿了整个中国历史,一直到现代才基本解决,但也没有根本上解决。

    韩咸作为地方坐高军事长官,调兵剿匪不用上报朝廷,冷水寨又距离三不管地方最近。你要说冷水寨的羌胡是清白的,也没啥说服力。

    李诚现在也没时间去想对错,民族融合的过程中,伴随着血与火。但是有人非要臭不要脸把那些屠杀千千万万汉族的胡酋搬上舞台,并且极尽美化之能事,那就是在侮辱人类智商!

    “我不管他跟松州驻军有什么仇恨,来而不往非礼,这笔账要算清楚。”李诚淡淡的说着,心里却在想另外一个事情,羁縻地这片三不管地区,应该是藏兵偷袭的最佳地域。留着一个对松州汉人有仇的土司,搞不好就坏了整个大局。眼

    下生羌正在面对吐蕃的进宫,顾不上这片三不管地区,可谓下手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“贵人的意思是?”郭怒心头狠狠一颤,这是要搞事啊。

    “抽调五十人的精锐,我要夜探冷水寨!”李诚淡淡的表达自己的意思,郭怒听了牙疼,没料这位家主是这个性子,一点亏都不能吃。我们这是在走商呢,和气生财,何必节外生枝呢?但是郭怒不敢说一个“不”字,立刻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郭怒转身找到姚老三,把李诚的意思一说,姚老三也是吸了一口凉气。不想这位贵人,如此的睚眦必报。但是不知道为啥,觉得很爽呢?“

    也好,你留下,带着商队找地方扎营,我亲自带路,找野高这厮算算账。上回我到冷水寨,他还欠了我一笔货没给,这次居然打我这批货的主意。”姚老三咬牙切齿,想起来就恨。要说和这些羌胡做生意,姚老三要赚钱,但是也带着最大的善意。

    冷水寨上一次打交道,要一笔盐货,但却没有足够的货物付账。姚老三大度的允许赊账,没想到野高这个土司恩将仇报,惦记上他的商队。崔

    氏护卫头领叶勇眼神复杂的看着李诚,这一仗打的下来,他的人毛都没伤一根。不是护卫们多厉害,而是开路的李诚和李山这对主仆,太过生猛。好多敌人都是被吓呆的状态下,被护卫们一刀捅死。

    本来肩负着保护李诚的重任,不料却被李诚保护了,这你上哪说理去呢?回去怎么跟崔氏族长解释呢?哦,姑爷太强大了,我们只能帮忙打杂。姚

    老三亲自挑选了三十个好手,都是善于山林之间行走厮杀的牲口。要

    说这个商队啊,也不全都是规矩的买卖人,就姚老三自己,屁股低下也不干净。早年间行商时,本钱不足,买卖做不到,偶尔瞅着机会,也做了几回没本钱的买卖。

    这条商路上,这种事情太常见了。所以杀人放火的勾当,姚老三也挺熟练的。“

    贵人,冷水寨是附近最大的寨子,人口不下三千。我们只有这点人,只能放火,趁乱杀一气。”姚老三见了李诚赶紧把情况说清楚,不能稀里糊涂的杀进去不是。李

    诚露出疑问之色道:“嗯,三千人口的寨子,能拉出五六百的兵?”

    姚老三赶紧解释:“自然不是一个冷水寨,更远一点有个石头寨,  也有三千多人口。这两个寨子关系很好,一直保持联姻,以前没少一起打冤家。不过石头寨地势险要,房屋多以石头垒成,不好打,也不好放火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诧异的看他一眼,那意思,你不是商人么?

    姚老三尴尬的笑了笑:“这年月走这条道,什么事情没见过。”不好意思说自己年轻时的光辉业绩,只好找个说辞。

    李诚也没深究,笑道:“那就去做准备吧,要放火,就得有引火之物,还不能一把火把自己给烧咯。”姚老三笑道:“这是自然的,到时候站在上风口,一把火点了,出来一个杀一个,也叫那野高知道知道厉害。”

    李诚算是看透了,这年月良善人家想要发家致富,基本就是做梦。郭

    怒带着商队,寻了一片地势开阔处安营扎寨。李诚休息的差不多了,叫上叶勇道:“你们可以不去!”叶勇面色也凝,拱手道:“姑爷,我们要不去,怎么在崔家呆下去?”李

    诚笑了笑:“那就别愣着了,赶紧看看别人是怎么准备的?这山路可不好走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有条不紊的,有的收拾战场,有的准备出发,抓紧时间往肚子里塞点东西。差不多是申时了,姚老三过来道:“贵人,准备妥当,可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站起来,挂好弓,背好箭壶,横刀在腰,背着挎包:“走吧!”

    如果看地图上的直线,冷水寨不算远,不过二十里。但是走山路不能这么算,起起伏伏的,沿途障碍也多。姚老三路熟,带着两个人在前面带路,走山间小路。都

    不用李诚招呼,钱谷子就自动跟着姚老三他们后面,这是最精锐的斥候,在草原上是本事肯定是没问题的,到了这羁縻地,一身本事虽然还在,但却未必能比的了这些地头蛇了。李

    山带着两条獒犬跟在钱谷子后面,李诚带着一群人跟在最后面,不断的看见钱谷子留下来的信号,这才安心继续跟着。要说李诚之前不怀疑姚老三那是笑话,现在也未必全信他。天

    黑之后,前方停了下来,李诚等人追上李山,这厮在黑暗中根本很难被发现。

    两条獒犬发出低吼声,其他人才发现他。李诚的眼睛很好,走到五步之外就看见李山了,藏在一棵树后面。李山指了指前方,钱谷子回来了,一溜小跑道:“家主,要不要点火把?”这

    时候姚老三也过来了,低声道:“贵人,还没走到一半,不点火把走路,路上不安全。”李

    诚想了想道:“不会暴露目标么?”姚老三笑道:“山里人走夜路,点火把很正常。只要不点太多,远处看不清楚多少人,就不会被当成威胁。”

    李诚倒是不担心自己看不清,但是这个时代的人,很多都有夜盲症,不点火把真的看不见。点点头:“那就点上吧,路还远着呢,你在前面小心点,多带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火把点起来了,一行人继续上路,这些商队的好手们,很习惯走山路,倒是叶勇那些护卫,开始还行,后来有点跟不上了。李诚只好示意放慢速度,等着他们一起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贵人,还有十里左右,休息一会,吃点东西,兄弟们都没吃晚饭呢。”姚老三经验很丰富,摸回来招呼一声。这个时候吃点东西,正好可以避免一些回寨子比较晚的人发现。李

    诚点点头,一行人就在路边,找个开阔一点的地方休息,尽量里路边的草木远一点。这年月的草木丛中,谁知道会有点啥东西会给人一下。

    这地方穷山恶水的,李诚算是彻底的领会到了。走了好两个多时辰了,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,就别说村落了。难怪这里是三不管,有人也不敢住在这一片啊,不够土匪杀的。抓

    紧时间,吃点随身带的干粮,休息了大概两刻光景,姚老三又来了:“贵人,差不多了,再走一个时辰,就能到冷水寨了。这寨子,就在前面的山脚下。”姚

    老三一指前方,黑幢幢的一个巨大的黑影,应该就是所谓的山了。

    继续上路,速度比之前慢了不少,也着急赶路了,没必要到那么早。又走了一个时辰的样子,李诚发现了路边有水田的时候,姚老三回来了:“贵人,熄灭火把吧,就地休息。”

    李诚示意大家停下,就地休息,现在可以确定,冷水寨就在前面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冷水寨的名字,怎么来的?”李诚总算是有心情八卦一下了。

    “这寨子前面有个水潭,一年四季水都是冰冷的,深不可测。所以叫冷水寨,有人说这水是从雪山上下来的,但却看不到水流。”姚老三解释了一句,李诚大概明白了,水潭低下应该有地下河存在,不然怎么解释这水从哪来的呢?夜

    深了,一行人休息也够了,精神头恢复的差不多了,甚至还有人犯困了。李诚这时候挺后悔的,没有戴手表的习惯,不然就能看看时间到底是什么时候了。不

    过姚老三却是能判断个大概,李诚随口一问:“啥光景了!”

    “快到子时了!寨子里的人睡的早,应该不会有人还没睡了。估计那野高也没想到,我们敢于连夜来摸他的寨子。”姚老三冷笑着说一句,语气里透着一股子狠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