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章 夜袭冷水寨
    午后被袭击的,当夜就来报复,这种事情估计冷水寨的头人野高,是怎么都想不到的。实

    际上中原王朝强大的时候,羁縻土司也好,周边小国也罢,都是畏惧中原王朝的。

    但是话说回来,汉唐两朝,对待那些不跟归化的蛮夷,就没拿他们当人看。两条腿的畜生,也配叫人?要不高甑生这混蛋,怎么会没事就去打野呢?就跟契丹人“打草谷”的性质差不多,借口都懒得找一个,搞你是看的起你。

    这世道就这么操蛋,谁的拳头打谁牛逼!唐朝从立国开始,东南西北干了一圈。全都干趴下了!到了这会,李世民念兹在兹要搞一搞的,就是高句丽了。至于吐蕃,真的没放在眼里。主要那地面也没啥吸引力,打了没好处的事情,谁愿意去做呢?

    还有一个最大的对手,就是西突厥了,不过这会的西突厥,应该开始内讧前兆了。

    这个内讧越演越烈,等到高宗时期,直接给唐朝干趴下。中原王朝一旦强大了,游牧民族只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跪,五体投地的贵,献上财产和老婆,表示臣服。一个是跑,往哪跑啊?往西呗,然后这些被中原王朝干跑的游牧民族,发现了新天地。原

    来,西边还有辣么大的底盘,还有辣么多菜鸟,那么就不要回去碰硬茬了。然后,就是一路向西,一直干到了欧亚大陆的交汇处。原住民则被游牧民族赶着往更西的地方跑。人类历史两次最大规模的西迁,都是中原王朝的锅。

    李诚裹着一条单子,小睡了一会起来,脚一伸蹬到了一个人体。仔细一看,是李山这货,就睡在李诚的脚边上,两条獒犬倒是精神的很,立刻站起来。

    四下看看,一行人就在路面上休息,多数人在睡觉,远远的能看见一个人影在晃动,正在朝这边走来,李诚的视力很强,看的出来是姚老三。“

    什么时候了?”李诚主动开口,姚老三一溜烟靠近了,蹲在跟前道:“亥时过半了!”

    李诚站起道:“走!”姚老三立刻去叫起众人,没一会都起来了,抓紧时间做最后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贵人,小的去探过路,对着寨子口的路上是个小高坡,正好是上风点,回头小的带人进去点火,贵人带着众人在坡上候着。”姚老三主动提出偷袭计划,李诚想了想,还是点点头。毕竟这是好几千人的寨子,自己能保证杀出来,别人则未必吧?“

    等到他们跑出来,贵人便可以大开杀戒。”姚老三接着往下说,李诚这才开口道:“就这么办!”一行人继续往前,这时候走的就是正常的路了,这条路通往寨子口。也是整个寨子外出的毕竟之路。

    放火烧了整个寨子,再杀一批,把他们撵走,别呆在这里就算达到目的了。

    果然没走一会,就上了一个坡,站在坡上能看见,面前就是一座山。坡顶距离寨子口也就是五十步的样子,这个距离可谓恰到好处。姚老三一招手,带着十几个人,背着背篼进了寨子。其他立刻行动起来,摆出一个弧形的队形。

    黑暗中的冷水寨一片安静,突然想起几声狗叫,李诚心头一揪,但是狗叫声很快就安静了下来。陆陆续续  ,狗叫声响了七八回之后,能有两刻光景,突然寨子里出现了多处火光。

    咧咧的山风吹在脸上,来的很及时,火势越来越大,不多时整个寨子都陷入了火海之中。冷

    水寨的建筑,多为所谓的吊脚楼,木制结构,因为需要烧火做饭,很多家里都囤积了干柴。这火一旦烧起来,想灭掉就太难了。李

    诚站在坡上,都能听到不时想起的咣当一声,也不知道在干啥。又过了一会,姚老三带着人跑出来了,见了李诚一脸笑容道:“贵人,火烧起来了,家里水缸能砸的,也都砸了。这寨子唯一能取水灭火的地方,就前面的水潭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仔细一看,好吧,一条小路就在通往水潭,就在斜对面。从李诚这里目测,不到六十步,别说李诚了,崔家的护卫,用弩都能射到人,这些羌胡可没着甲。

    整个寨子一阵大乱,火光中人跑狗叫,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野高被惊醒了,出来一看柴房着火了,差不多家家户户都在烧。心里咯噔一下,指挥人去冲出来的下人去救火。这时候他就算是傻的,也能猜到,是仇家打来了。但

    奇怪的是,为何没有喊杀声呢?一群人纷纷担着水桶,冲向水潭的方向,走到寨子口的时候,前方一阵响起一阵破风声,嗖嗖嗖的弩箭如雨点一般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那么夸张了,不到二十把弩,加上一群人在放箭。不

    断响起的惨叫声,惊的寨子里的人更加乱了。一群人倒在寨子口,里面的人还在往外冲,互相踩踏,乱作一团。李诚这边不紧不慢的,对着寨子口放箭。这时候没有丝毫心软之说,这些人都是青壮男子,白天可能在路上打劫来着。射

    了三轮之后,看看没人再出来了,李诚收起弓,抽出刀:“杀进去!成年男子,一个不留!”李山早就等的不耐烦了,怒吼一声,拖着铁棍往里冲。寨

    子口倒了一地的人,其实没死几个,弓箭想射死人其实很难的。李山拎着棒子,不管死没死,一棒子抽过去,脑袋开花。李

    诚上来时也懒得管他了,继续往里冲,寨子后的几十个人,被李山敲的差不多了,余下的也被补刀不提。这时候的寨子里乱的不成样子,火势太猛,人都跑出来了。但是寨子里树木很多,猛烈的火势很快把树也给点了。想

    救火的人都给射回来了,谁还不知道是来打冤家那都是傻的。但是这些人出来的时候,都没带武器,临时只能找木棍在手,嗷嗷叫的迎上来。

    火光中的李诚一脸淡然,嘴角还带着淡淡的微笑,前面是黑铁塔一般的李山。这两人冲在最前面,前方那些准备来干仗的人,发出了一阵怪叫生,然后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这一跑可不得了,所有人都毫无斗志,往寨子里唯一的一座大宅子门口跑去,这里有一片空地,不少跑出火场的妇孺老弱,全在这里呆着呢。

    李诚等人一边追,一边杀,追上一个砍一个,追上一个砸一个,这时候也不管什么男女老少了,是个人只要挡在前面,就是一刀一棍。身后的几十号人,也都跟着这么干,这一路杀过去,又是几十号人躺在地上。野

    高的家里也在救火,问题同样严重的是,没水!家里的水缸倒是还在,但是不够用啊。火势太猛烈了,根本就灭不掉。去跳水的人给弓箭射回来,野高已经发现了不对劲,后悔也来不及了。尤其是听到寨子里的人在喊:“杀神来了!”之时,更是追悔莫及!

    “可恨!”野高站在自己家门口,毫不犹豫的大吼一声:“能跑的都跑,别留下来等死。”

    白天设伏的时候,都没干过人家,现在被人偷袭了,更不要说有斗志了。野高的一点斗志,都在听到“杀神”的时候消失了。白天的那一幕,给他的记忆太深刻了。那

    个白衣男子,简直不是人啊,只要他挥刀,肯定是一刀两断,唯一区别就是刀砍的地方不同了。本以为商人重利,就算是知道是自己干的,报复也不会来的这么快。

    没料到,这帮人报复都不带过夜的!

    寨子里小路可不少,都是通往附近山林的。野高喊一嗓子,所有人能跑的都跑了,拖家带口的跑。根本就顾不上这个那个了。也

    不是没有勇气尚存者,拿着简陋的武器迎敌,要为家人争取逃命的时间。但是这些人无一例外,不是被一棒子砸翻,就是被一刀两断,还有就是被弩箭射翻在地。寨

    子很大,李诚带了崔家的护卫等人,姚老三带着自己的手下,分头行动。一

    路追杀,谁救火就一刀过去,不管是什么人。反正这个寨子,绝对不能留了。

    一群毫无斗志的人,就是一群没头的苍蝇。仗着熟悉地形,能跑出去多少人不得而知。李

    诚等人就这么一直在追杀,寨子里少了个通透,好几个来回之后,回到了野高的家门口碰头。这时候再看这帮人,一个一个的兴高采烈的样子。李诚身边的人还好,大家都很安静的在这片没过火的空地休息。

    姚老三这边就不行了,不单是原来商队的人,还押着一群女人回来了。李

    诚奇怪了,对身边的叶勇道:“怎么回事?”叶

    勇倒是见怪不怪,要不是跟在李诚身边,他们也会抢一些女人回来的。“

    这些女的都不大,带在路上帮着做点杂事,回到松州城,还能卖几个钱的。”叶勇这么一解释,李诚也不说话了。这放火呢,能抢的值钱东西肯定不多了,唯一能抢的就剩下女人了。这边跟草原上也没啥区别,作为胜利者,女人是战利品之一。要

    不怎么说,抢钱抢粮抢女人呢?看

    清楚这些人的规模后,李诚很是佩服这五十几号人的手段,居然抓了不下上百个女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