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三章 成败关键日
    李诚回到松州,距离出发的时间,前后花了五十多天。离开的时候穿着厚厚的衣服,回来时已经是初夏的季节,开始有点热了。厚厚的衣服脱了下来,换上了薄一点衣裳。

    松州城依旧看不出大战前的气息,这是牛进达预定的方针,内紧外松。

    李诚一去小两个月才回来,直接奔着牛进达的住所就来了。门口卫兵拦住,李诚没往里冲,耐心的在外等着。不一会牛进达亲自出来了,见了李诚也不说卫兵的话,抱手道:“自成,辛苦了!”李诚抱手回礼:“总管辛苦,应该的!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,牛进达拉着李诚的手进去,刘兰、韩咸闻讯赶来。四人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各路探子消息陆续回来,各羌坚持不了几天了。吐蕃较之各羌,强了不少。”牛进达通报了情况,李诚第一反应是翻开舆图,牛进达指着地图道:“这里,吐蕃兵锋深入各羌羁縻,距离松州也不过三日路程。”“

    自成回来的正是时候,此番可有收获?”刘兰提起这个,李诚打开挎包,摸出一张手绘地图,用手指着地图上的几个点:“这里,这里,这里,都是吐蕃可以屯兵的地方。尤其是这两个山谷,地处三不管地区。”“

    嗯,这么说来,眼下最要紧的就是一个事情,搞清楚吐蕃的具体动向。”牛进达看了一眼地图就放心了,李诚的图画的非常仔细,标注了地名不说,还有距离,备注等等。韩

    咸呵呵一笑道:“明天松州驻军便会出征,打着支援各羌的旗号,各位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牛进达和刘兰相视一笑,刘兰道:“好,各羌信使在韩总管府上,呆了有几天了吧?”韩

    咸听了哈哈大笑道:“这些蛮夷,平时给他们下令,各种借口搪塞不来。这次好了,吐蕃大军碾压过来,为了自保,有几个土司把家人都送到了松州,就差跪下求援了。”

    刘兰道:“一般的羌胡百姓,倒也无所谓,家底不多,吐蕃打来了往山里一钻。这些土司头人就不行了,他们只能选边站,不然身家不保。此番吐蕃一打,算是把一些羌胡土司的原形打出来了,半数以上的土司,选择投降吐蕃。”

    牛进达点点头:“某也没想到,本以为有个三成就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在一旁道:“这些土司绝大多数都是墙头草,这等反应很正常。此番韩总管出兵,不可恋战,只需把那些愿意来松州避祸的土司接出来就行了。战后再算账就是!”韩

    咸道:“说的对,打完这一仗,那些投了吐蕃的土司,挨个杀过去就是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听了微微皱眉道:“不妥!”换成以前,韩咸一定说你个小屁孩懂个屁。现在他的反应则是看着李诚道:“哦,自成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李诚淡淡道:“不过是一群狗才罢了,杀了他们太便宜了,让他们到松州城门口跪三天,然后再大度的放过他们。再杀一两个典型,给其他人做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牛进达抚掌道:“好主意,羌胡虽弱,但是地形熟悉,打不过就往山里一钻,很头疼。不如放过多数,杀几个以儆效尤。我等来松州,不单单要解决吐蕃的问题,顺手要收羌胡之心,以保松州地面而二十年太平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道理!”韩咸开口认可了,刘兰笑道:“自成,把图留下,可去休息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笑道:“我这便去营中看看!”牛进达抬手道:“自成不必回营,你可是奇兵,不能暴露。眼下松州城里,可有一些吐蕃的探子。自成继续住在外面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,悄悄地出来,策马去了货栈的驻地,这里显得很安静,没几个人出没。李诚出现时,郭怒迎上来,一问才知道,这帮人分了钱都散了。有家的拿钱回家,没家的单身狗去快活了。李

    诚笑道打趣一句:“你怎么不回家?还是打算快活够了再回家?”郭

    怒不好意思的挠头道:“小的家在乡下,父母靠着几亩薄田生活。家里的老妻带着两个孩子,每月有钱送回去,日子倒也过的下去。这不,一年到头回家一次,平时都不想回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这才知道,他是有老婆孩子的,笑着抬手点了点他:“你啊,赶紧滚回家去看看父母和妻儿,别惦记去快活的事情,这里不用你操心了。五天之后,必须回来。”

    郭怒道:“家主教训的对,小的把东西都收拾好了,这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李诚摆摆手,示意他可以走了,却没着急去后院,站在堂前看着他去了牲口棚子,没一会牵出来两头水牛,门口托上牛车,几个兄弟帮助弄出来一堆东西,放在牛车上。最

    后郭怒走李诚跟前,恭敬的行礼:“家主,小的去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抬手递过来一张纸:“自己去客栈找崔仲,取些布匹,铁锅,冰糖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郭怒识字,一看上面是李诚的手书,还盖了印鉴,大意就是刚才说的,更是感激不已,噗通跪下行大礼。李诚转身就走,根本不受。郭怒对着他的背影磕头三响,这才起来。次

    日,松州三千边军出了营寨,奔着羌胡羁縻地而去。李诚休息了一天后,又开始忙碌,悄悄去见牛进达,然后带着十几个人便衣出城,看上去是去打猎,实际上是带着一群中下级军官,在羁縻地三不管地区熟悉地形去了。

    偏师三千人,全都藏在一起吧现实,李诚和牛进达商量后,于韩咸出兵三日后,三千人马兵分三股,牛进达带一千人留守松州,刘兰和李诚分两个晚上,半夜悄悄出城。李

    诚率一千人出了城后,马蹄上裹了粽子叶,马口上了嚼子,骑兵步行悄悄出发,来到预定的藏身之所,一片山林之中。白

    日藏起来,晚上李诚又带着人出发,将之前刘兰韩咸准备好的引火之物,分散开隐藏在山谷周边的树林中。如此准备了一日一夜,才算是准备完毕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靠着一棵树睡觉的李诚醒来,梳洗一番,不着急吃东西,来到山头张望远端。按照之前的计划,今天韩咸应该带着接应下来的土司和羌胡退入松州。

    成败就在今日,李诚看似平静,心里还是很紧张的。可惜来的早了点,什么都没看见。留下钱谷子继续盯着,自己回去看看一干士卒的情况。

    关中好汉到了松州,确实有一些人不适应,但是因为来的够早,一段时间的适应后,能适应的都适应下来了,不适应的怎么都不适应。“

    水土不服”这四个字,在这个时代体现的很明显。好在这些士卒都是身体棒的好汉,九成九在适应一段之后,照样生龙活虎。这时候李诚的能力就体现出来了,不单单是个人素质的问题,战前的各种准备,做的都很细致。

    李诚是主张细节决定成败的,所以战前做了周密的准备,带足了各种野外藏身的物资。这次出兵因为李诚的缘故,准备周期够长,几乎没有出太多意外。

    藏兵驻地距离放火地点有二十里,吐蕃很难发现这拨人,刘兰率部则在另外一个方向,他的任务是在火烧起来之后,趁乱侧击敌后,制造更大的混乱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李诚这边的任务就更重了,还要负责放火。所以才有步行出城的举动,战马要驮着各种物资。藏身期间,还要派人监视开路,做好最后的准备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山头上一阵红旗摇曳,李诚腾的窜出来,李山和两条狗跟上,大步来到山头上时,李诚看着远处高高卷起的烟尘,露出了微笑,来了,终于来了!没

    有望远镜,自然是看不清楚的,但是李诚的视力好,二十里的距离居高临下,远远地能看见一群人在行动。

    这时候韩咸算是彻底服气了,带着三千士卒去接应羌胡土司,刚把人接出来,吐蕃大军就杀到了。漫山遍野的,韩咸看着倒吸一口凉气,本有打一仗心思的他,也歇了念头。随

    即下令一千士卒,坚守要隘,一弩箭射杀吐蕃追兵前锋。

    一通弩箭入雨,吐蕃追兵被射翻百余人后,乖乖的停止追击,后退了。

    韩咸看着望十里之外,没有边际的人马和旗帜,嘴角露出的是得意的微笑,亲自带着断后的部队撤下来。担心吐蕃军队急追,韩咸没有着急猛跑,而是带着人在一个险要处等候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又来了一股追兵,人数在五千上下。正常的来说,两千唐军一个冲锋,就能打垮这股追兵,还能从容撤退。但是现在的韩咸心态变了,丝毫没有出击的意思。

    韩咸麾下三千人马,被他分成三股,一千护送羌胡土司先走,一波分别在两处险要处梯次阻击。韩咸看见追兵上来,下令弩箭准备,一波弩箭欢迎之后,吐蕃追兵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韩咸亲自率一千人继续监视,命令麾下都尉,率一千人去下一个险要的阻击点。交

    替梯次阻击,缓缓后退,韩咸很有耐心,做足了畏惧敌军势大,坚守不出但是又不畏惧作战的姿态。受制于地形和韩咸的战术,吐蕃军只能缓缓尾随,无法追上唐军并咬住不放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