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四章 惊变
    吐蕃大军之中,一面大旗之下,吐蕃赞普一脸平静,眼睛里闪过的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都道唐军骄横不可一世,领兵的韩咸狂妄,不料几日才之,其用兵稳健。”吐蕃赞普的无奈,禄东赞体会的最为深刻。

    唐军很强,这一点禄东赞比任何人都清楚,但是要确立高原霸业,作为赞普的智囊,禄东赞就必须让赞普走出这一步。向大唐炫耀武力!展示吐蕃的强大,而不是一群野人。

    没错,禄东赞在长安感受最深的就是这个了,唐人的倨傲,深入骨髓。就算是街上随意一个百姓,遭遇胡人时也都是一脸的嫌弃。除非这个胡人穿的是一身唐装,说的一口关中话。

    禄东赞一开始觉得,这是一个很矛盾的现象,后来他才体会明白,所谓大唐气象的包容性。不管你是什么民族,只要你穿唐装,说汉语,就认同你是唐人。长相无所谓!

    禄东赞当然做不到穿一身的唐装,他必须要捍卫吐蕃的尊严。长安之行最终的失败,还是因为李诚的平康坊的两刀。失去了两个部署不说,换来了整个长安人的唾弃。如

    此民意面前,李世民是不会冒天下之大不惟同意和亲的。

    “赞普,看来韩咸平时的狂妄都是装出来的,如此好的机会,居然能忍着不出击。”禄东赞顺着赞普意思说话,吐蕃赞普点点头:“唐朝之强大,唐军之强,可见一斑。”禄

    东赞深谙为人臣之道,赶紧找人背锅:“松州探子办事不利,送回来的情报误导赞普,徒耗金银,当重责之。”这

    时候吐蕃赞普展示出他雄才大略的一面,笑道:“不是情报的错,而是我小看了一个身经百战的将领,认为这个简单的谋划能让韩咸上当,才导致了一番部署无效。”

    “赞普英明,韩咸再强,也不过四五千人马,我大军二十万席卷而下,韩咸只能一退再退,不敢出战。”禄东赞赶紧接过话头,心里也庆幸自己跟了明主。“

    韩咸早有准备,命令伏兵出来吧,大军堂堂正正,缓缓前压。”吐

    蕃大军不急追了,韩咸退的也从容了,不紧不慢的,有条不紊的退出三不管地区,又退回松州成。最后时刻,韩咸找个高地,手搭凉棚看着远方。不

    出李诚所料,吐蕃大军不敢深入太甚,于三不管地区的中段,前锋停止前进。韩咸松了一口气,知道成败关键的第一步,达到了预定的目标。韩

    咸入城时,十几个土司等在城门口,见了他便派代表上前,语态慌张道:“韩总管,吐蕃势大,当遣使往长安,求朝廷发大军来援。”韩

    咸表情极为镇定,不慌不忙的一拱手道:“诸位土司头人,抛弃家业来投大唐,韩某断不会枉费诸位一番情义。本总管的使者三日之前便上路求援了,你等安心住下,待大军来到,痛击吐蕃,收复家园,吐蕃还要给诸位一些赔偿才能算完。”一

    番话,说的一干土司大喜,他们这些人夹在吐蕃和大唐之间,一贯的首鼠两端。要不是这些人畏惧大唐的强大,自身又没甚么野心,早就投了吐蕃去了。此番吐蕃来犯,一番战斗后,大半土司和头人,都选择了吐蕃。原

    因嘛,怎么说呢?土司头人觉得,唐朝地方大员没把这些头领当人看,反倒是吐蕃那边,只要投降归顺,都能得到不错的待遇。眼见的地盘人口都会出现上升势头。相

    比之下,此番吐蕃来犯,唐军却迟迟没有动作,各羌抵抗了一阵子后,少数土司因为地盘的关系,还是选择了来松州避祸。主要原因还是这些人算是有见识的,知道唐军无敌。韩

    咸这一次出击,事情办的也确实漂亮,亲自率部断后,掩护数千羌胡土司和家属退到松州,一下就把唐军负责的形象竖起来了。再者,韩咸兵少,却能让吐蕃不敢追击太甚,充分展现了唐军的不可战胜的一面。

    天气渐渐的热了一些,山谷中竖起营寨的吐蕃大军,下了雪域高原后,能选择的营地不多。雪域高原上山林不多,吐蕃军并不适应在山林里的生活。所以,山谷成为了首选,山林边缘是不得已的选择。

    黄昏日落前,二十万吐蕃大军扎营后的场面极为壮观,联营二十里。无数的帐篷,在山谷中和山林边缘被立起来,战马嘶鸣,人头涌动。李

    诚带着李山等人,悄悄的逼近吐蕃营地,寻一个事先选好的观察点,藏好之后仔细的观察吐蕃的营寨。人一过万,聚在一起的时候,无边无际。这是二十万啊。即便是在山头上,李诚也看不到营地的边际。

    先到一步的郭怒和姚老三见了李诚,立刻上前来行礼致意。李

    诚笑着安抚两人道:“怎么,让你们藏身此地观察,没有觉得委屈吧?”郭

    怒只是呵呵一笑,姚老三却显得极为激动,上前来磕头道:“草民多谢贵人给机会!”

    给什么机会啊?当然是做官的机会。别看姚老三在地面上混的风生水起,本质上还是一介草民。松州的地方官员,分分钟收拾他,教他知道什么叫做民不与官斗。

    李诚考虑到这些地头蛇熟悉地形,才做了这么一个安排。让郭怒和姚老三一起行动,在这里监视吐蕃大军的动向,随时报告可能出现的变故。万一吐蕃发现了松州方面事先的准备呢?这就要看这些地头蛇的本事了,能不能及时的观察到。

    能做一个官员,这是姚老三之前想都不干想的事情,他这种人说穿了就是灰色地带生存的人物。根本就上不得台面,别看地方上的人哥哥哥哥的叫着,实际上这些人地位都不高。要

    不怎么水浒的宋江总惦记招安呢?这些在灰色地带生存的人,披上官皮才有安全感。“

    起来吧,其他人呢?”李诚表现的很随意,似乎给他个官当很轻松一般。本质上来说,李诚别的本事没有,在地方府兵里某一个小官职,真是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姚老三起身道:“一共来了六十个兄弟,分散在各处观察,目前还没有任何意外发生。”李

    诚走到山顶的一块大石头后面,看着前方的山林。姚老三指着对面一座山道:“贵人么,看见那棵树没有。”光秃秃的石头山上,一棵树确实很醒目。

    李诚嗯了一声,姚老三又指着另外一处道:“贵人看那,有一处红颜色在晃动。”李

    诚的眼神比他好,当然看见了那边有一面红旗在摇摆,说明两边在联系。没想到,这家伙还是很有一套的,通过这种方式来传递消息。“

    今夜子时开始行动,你们能不能带好路,关系到你这个官能不能当的上。”李诚笑着看看他说话,姚老三拍着胸部道:“贵人只管放心,小的对这一带熟的很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前方的林中出来一个人,快步往这边跑来。姚老三脸色一变道:“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面色一凛,这都黄昏时分了,还能出点啥事情?计划真的要出现变故么?李诚腾的起身,大步下山迎上去。姚老三和郭怒赶紧跟上,不到半个时辰,看见了跑来报信的伙计,气喘吁吁道:“哥哥,发现了野高,怕他看出问题来。”李

    诚想起这个名字来了,不是那个做劫匪的羌胡么?他出现又怎么了?

    姚老三面色凝重道:“贵人,野高对本地周围的山间情况很熟悉,林间藏匿的引火之物和干柴,山谷里灌木中藏的干草,一旦被他发现了,极容易看出不对来。”李

    诚点点头道:“走,过去看看仔细再说。”一行人奔往前方,李诚心里祈祷着,千万不要下雨啊。一旦下雨了,一番布置就彻底落空的,只能回到历史原本的轨道上,带着人打一场夜袭的肉搏战。而不是现在这样的计划,一把火烧过去。火

    攻是战术,古而有之,但是这种战术受到的限制很多。比如在松州这个地方,进入夏季之后,雨水渐渐的多了,天气变化也比较反复。一旦来一场大雨,下个一晚上,整个计划和部署都会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野高,李诚到不是很担心。跟着姚老三一起,来到前面的潜伏点,一处林中巨石后面。李诚再看时,才发现这里距离吐蕃营地的边缘已经很近了,只有不到三里左右。

    再看姚老三指着的方向,李诚也是一阵头疼了。原来野高带着一群本地人,正在往吐蕃大军的营地去劳军呢。这家伙被李诚一把火烧的很惨,跑的不见了人影,最喜欢的小妾还在松州城里,赖在李诚身边要做个丫鬟呢。“

    有三十几个人!”姚老三大概数了一下,李诚看着一群羌胡,在山间走的很快,不免暗暗担心,万一他们发现了什么不对,去告诉吐蕃人怎么办?要

    不要就地干翻这些人呢?这里距离吐蕃大营倒是有一段距离,干完了还未必会被发现。“大家都做好准备,他们人不多,等等看他们后面还有没有人跟来。”姚

    老三一阵手势,各地不断有人站起来,缓缓的潜行往小路边汇聚。

    李诚让姚老三留下一个人继续观察,亲自带队,伏下身子在山林中潜行,摸到野高的必经之路上,这里是一个小山谷,一条小河在山谷中流过,这条小河的上游,就是吐蕃大军住宅的山谷之一。野高等人,沿着河流边的小路往上游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