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五章 小人物差点坏大事
    野高兴致很高,因为他发现自己要发达了。冷水寨被烧之后,野高一直很不甘心,但也只能暂时收拢族人,委身石头寨,不时的回冷水寨旧地看看,想着再次重建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在此之前,他没钱没人,怎么重建呢?石头寨那边肯定不会帮忙的,巴不得冷水寨就此一蹶不振,石头寨在方圆五十里内一家独大呢。野

    高带着一帮死心塌地的亲信,连续不断的转悠了好些日子,随着吐蕃大军的脚步逼近,他的心思又活络了。想接着外力重整旗鼓,但你总得有所表现吧?

    野高决定主动投靠,但却少一份见面礼。见面礼分量轻了,得到的好处自然就少。

    很快一个机会就摆在了野高的面前,他派出去的人回来说,唐军在三不管地区有秘密活动,不知道要搞什么事情。野高立刻觉得是个机会,亲自去观察了一番之后,惊出一身冷汗之余,也是一阵狂喜。野

    高发现了什么呢?唐军秘密隐藏的柴草,没事在山林里藏这些干啥?肯定是要放火啊!想到冷水寨那一把火,野高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。只要去见吐蕃大军,通报这个秘密,自然就能得到吐蕃的信任,重建冷水寨自然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野高很耐心的等了两天,吐蕃大军压境之后,赶紧带着几十个最后的铁杆,跑来给吐蕃报信。沿着河边的小路再有半个时辰,就要抵达目的地,野高仿佛看见更大的寨子向自己招手时,一阵破风之声传来。前

    方,一支箭,快如闪电!走在最前面的人,几乎没有任何反应,噗的一声,身子往后一仰,捂着脖子往后倒。

    野高的第一反应是唐军,随即觉得不可能,赶紧招呼大家:“抱头蹲下,不要抵抗!”

    这个反应出乎了李诚的预料,他的第二箭都拉开了弓,只好稍稍低下射出。

    两侧埋伏的人纷纷涌出,野高看都不敢看一眼,抱着头蹲在地上大声用吐蕃话喊:“不要误会,我们不是唐军,我们本地羌人,特来个吐蕃赞普通报一个重要消息的。”郭

    怒及时翻译,李诚听了一愣,什么重要消息。便没有继续上前,还拦住了准备冲过去的李山。“派个生面孔,懂吐蕃话的人去问一问,对了,记得缴械。”姚

    老三和郭怒这些人,懂吐蕃语的不少,很容易就找个人喊话:“丢掉武器!”野

    高等人纷纷丢了武器,这时候天色暗淡了,一帮埋伏的人为了方便隐蔽,穿的都是本地羌胡的服饰。野高看了一眼,误会这是吐蕃人打扮成这样,这是来刺探情报的精锐斥候,更加不敢抵抗。野

    高等人老老实实的被绑了起来,一番审问之后,郭怒回来道:“家主,真是万幸!”李

    诚在一棵树下休息,听了奇怪道:“怎么?”郭怒野高的交代说了出来,李诚听了吓出一身的冷汗。这家伙居然发现了藏匿的柴草?还打算去吐蕃赞普跟前邀功?

    按说野高这种小人物,李诚根本就不在话下,小手指一碾就灰飞烟灭的货色,怎么会放在心头上呢?没想到,就是这么一个小人物,竟然差点坏了自己的大事情。这

    要不是野高走的这条路,正好被发现了,或者自己没过来查看,姚老三和郭怒不敢惊动野高,暴露目标呢?那整个布局就是一个笑话,也是一场灾难。“

    把人都带远点,找个安静的地方结果了吧。”不是李诚心狠手辣,而是这个事情给他教训深刻。一个蝼蚁一般的小人物,竟然险些坏了自己的大事。回

    头仔细想想,这个事情的根源不在野高,而在李诚自己。如果当初不是着急着去报复,而是先隐忍一段时间。等到他回到松州了,击退吐蕃大军了,带上大军顺手就给冷水寨灭了也就是了,怎么会生出眼前的事端来呢?都

    怪自己当初图一时之快意,连夜去报复,看起来很爽,实际上却埋下了隐患。每

    临大事需净心,这话一点都不假啊!快意恩仇固然很爽,但是这样的人往往不能成就大事。诸葛亮那么大的能耐,还一生唯谨慎呢,就算这样也有唱空城计的时候。李

    诚暗自提醒自己,今后还会面临大事,到时候可不能像这次一样,想着爽就去做。因为自己贪图一时爽快,差点就把七千唐军带进了死地。要不是运气好,想想吐蕃放一把火,摆开口袋阵,等着唐军送上门的一幕,李诚便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野高了,这个土司,本来李诚没有杀机的,只是想不到这帮土司,对自己得到的一切还不满足,还要出来抢劫。为了一己私利,居然要帮助吐蕃坏自己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郭怒!”李诚想着叫了一声,郭怒过来,李诚低声道:“留下野高,带回去,我要当着一干土司的面,剐了他!”李诚想起来了,需要一个被杀的鸡做样子呢。野高最合适了!

    野高怎么都没想到的是,他和收下被押着走进一个山沟里,押送的吐蕃人突然下了黑手,一刀一个的捅翻在地。偏偏嘴巴被人堵上了,倒地之后只能发出呜呜呜的生意,不能喊叫。

    野高吓的魂飞魄散,他要是有用勇气和担当的人,就不会在那一夜选择自己逃走。等

    到一干手下全都被一刀结果了,野高已经吓的浑身发抖,裤裆里湿漉漉的,臭气熏天。最终刀子没有落下来,野高才算是松了一口气,但是很快就紧张上了,因为他认出来了姚老三。这位也是缺德,站在野高面前笑道:“野高,且容你多活几日。”呜

    呜呜!野高拼命挣扎,却被李山这厮一脚踹翻在地,接着一脚踩在脑袋上,说了一句:“再动就踩爆你的头。”

    吐蕃大军天黑之后总算是安顿完毕,禄东赞没有一直跟在赞普身边,而是四处视察扎营的情况。看看四周的地形,禄东赞总觉得哪里不对,不过也说不上。

    回到大帐,见了吐蕃赞普,禄东赞道:“各军都安顿好了,要不要再增加一些人手,加强在前面监视唐军队伍?”

    吐蕃赞普摇摇头:“谨慎是好的,但这次没必要。在前面安排两千人监视唐军,监视只是其中一个目的,另外一个目的是要看一看,唐军的实际作战能力。”禄

    东赞立刻明白了吐蕃赞普的意思,前面摆两千人的目的,监视是一个,其次是要看看唐军的战术和战斗能力。如果唐军来袭,前方两千人能不能挡住?能挡多久,这都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赞普英明,臣拜服。臣四处查看,王帐的位置太低,不妨往后撤一段,那有个高坡,视线也好,便于赞普观察全局。”禄东赞尽管没发现问题,还是觉得不安,便提出这么个建议。吐蕃赞普听了点点头:“好,这就让人准备,后撤到山坡上。”

    这个建议,很对吐蕃赞普的心思,居高临下掌握全局,是他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刚刚安顿下来,又要往后撤,看起来是挺麻烦的,但是吐蕃赞普认为有必要,不怕麻烦。又是一番折腾,差不多到了子时了,才算是彻底是安顿完毕,吐蕃赞普累坏了,躺下就睡着了。禄东赞没睡,站在坡上看着四周,各军都点了火把,星星点点的很是壮观。李

    诚这边安排众人轮番执勤休息,黑暗中一炷香点到最后,新的一炷香被点着时,和衣而睡的李诚被叫醒了。“什么时候了?”身

    边钱谷子回答:“丑时的香刚点上。”李诚就这水袋里倒的水洗把脸,清醒之后淡淡道:“各部都准备完毕了么?”带兵的校尉就在边上,立刻上前一步道:“回副总管,各部已经准备完毕,进入了作战位置,随时可以动手。”

    李诚看看天空,四周黑漆漆的,伸手不见五指。看看前方山谷的方向,星星点点的火把,一片安静的营寨,四周唯有天籁虫鸣之声。李

    诚点点头:“动手吧!”一个火把被点着,空地上一堆干柴,李诚下令之后,火把被丢进干柴堆,浇了油的干柴堆很快就烧了起来,火堆的地方较高,在黑夜中很远就能看见。

    黑暗中的半山腰上突然出现的火光,就是信号弹。天

    黑后就开始行动,进入了潜伏位置的唐军士兵,纷纷点着火把,引燃事先隐藏的柴草。李

    诚安静的站在山腰上,这地方距离吐蕃大军营地的边缘,也就是两里地。

    山谷的四周,火头纷纷被点燃,很快就形成了一大片的火光,点着的火球滚滚而下,冲进吐蕃大军的营地。李诚的位置看的很清楚,寂静的山林,一片接一片的被火光照亮了。山

    风吹来时,助长了火势,火苗似乎要吞灭一切,朝着山谷里的吐蕃大军营地席卷而去。“

    怎么回事?”吐蕃赞普被叫醒的起床气还不小,一脚踹翻了身边的奴仆,怒喝一声。禄

    东赞一脸焦虑的进来道:“赞普,中计了,快走吧,不然就来不及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