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六章 火!
    “禄东赞,你胡说八道,当我不敢治你一个扰乱军心的罪么?”吐蕃赞普大怒,禄东赞一脸的仓皇道:“赞普,出来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衣服都没穿戴整齐,吐蕃赞普就冲出帐篷,看见眼前的一切时,顿时惊的呆若木鸡。“

    这,这,这……”吐蕃赞普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舌头打结似得,脸上充满惊悚。

    整个山谷都在火海之中,四周的山林都被点着了。营地里已经乱作了一团,战马嘶鸣,人声惨烈。想起之前身在山谷之中,要不是临时换了营地,这一把火就能把他困住。“

    禄东赞,该怎么办?”吐蕃赞普很快镇定下来了,实际上他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,本能的装出了镇定,只能问计禄东赞。

    “赞普,此地太危险了,赞普当立刻后撤,退出这一片火海。然后在安全的地方,收拢败军。”禄东赞说的很急,干脆的牵来一批马,让奴仆跪下,把吐蕃赞普往上推。听

    到“败军”二字,吐蕃赞普的脸刷的一下就变得惨白,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火攻,挟二十万大军的吐蕃赞普,横扫吐谷浑和各羌,人生最为意气风发的时候,败了!

    “禄东赞,这里交给你了,王旗也交给你了。”吐蕃赞普倒是果断的很,上马之后,眼神盯着禄东赞说话。禄东赞心里暗暗苦涩叹息,皇图霸业,一把火就烟消云散了!“

    赞普安心去吧,禄东赞一定竭力挽回局面。”吐

    蕃赞普带着早就准备好的卫队,径直往后方去了。禄东赞留在原地,下令道:“传令各部,没有过火的,立刻向王旗靠拢!”松

    州方向,黑暗中突然远方火光冲天的时候,牛进达呵呵一笑道:“自成之计成了!”韩

    咸在一旁道:“该我们上了,憋了好几天,只能一退再退,差点没把老韩憋疯了。”牛

    进达一举手:“点火!”火把被点起,黑暗被驱散,照亮了四千多列队整齐的唐军。

    此刻,距离吐蕃突前的营寨,只有不足三百步的距离。韩

    咸一手高举横刀,策马徐徐往前,身后唐军紧紧跟随。快步走,小跑,大步冲刺,杀向敌营。吐蕃营寨中已经乱成一片,面对突然杀来的唐军,根本没有时间组织起来。韩

    咸一马当先,杀进吐蕃营寨,两千吐蕃军的抵抗都只是小股抵抗,在有组织有目的的唐军攻击之下,不过半个时辰,逃的逃,降的降。

    真实的历史上,牛进达没放火,只是一次夜袭,就斩首一千余。讲吐蕃留在最后的一支军队击溃,吐蕃赞普为唐军的战斗力深感恐惧,立刻就怂了。不等唐军主力到来,下令退兵,派人请罪,退出了吐谷浑和各羌的领地。牛

    进达的胜利,确实达到了震慑吐蕃的目的,但是也让唐朝政府见识到了吐蕃的实力不可小觑。接下来,才有了所谓的和亲。和亲的目的,是为了安定边疆!一个女人换来几十年的边境安宁,在唐朝诸公看来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他们看不到身后事,自然也看不到吐蕃占据西域,最后一支唐军在西域灭于吐蕃之手,更看不到吐蕃大军进入长安时的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中原王朝只有自强不息,不忘兵戈之修,才有太平。不然即便民富如宋,也不过是二帝被掳,划江而治,偏暗一方的结局。但

    历史就是这样,不断的重复过去发生的事情。不是后人不懂其中的道理,只是那些懂道理又掌握权利的人,根本就不会去管身后如何,只顾着眼前自己的快活和安宁,只顾着守住眼前的一点点个人利益。大

    道理很简答,一点都不难懂,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做到,为了长远的利益,放弃眼前的既得利益呢?又有几个人做到,为了国家利益,放弃个人的私利呢?

    没有点大气魄,没有点大胸怀,恐怕最终选择的,还是眼前的这点利益吧。二

    十万大军乱作一团,自然是顾不上前方的两千人马,唐军轻松获胜之后,并没有停下脚步,而是继续往前冲杀。

    李诚这边也没闲着,收拢了各路放火的士卒后,由姚老三等人带着走小路,翻山越岭,打着火把赶路,奔向敌军退路,尽快与刘兰所部汇合。火

    势太过猛烈,加之牲口太多,一把火全都惊了,吐蕃大军彻底混乱,根本就很难聚拢。禄

    东赞这边的情况好一点,王旗竖起来后,陆续聚拢了万余人。吐蕃的组成本来就是一个一个的部落,类似加盟的形式。各部落的土司和头人,对部下的约束力更大。一

    把火造成的不仅仅是混乱那么简单,不少土司见势不妙,还管你王旗不王旗,带着身边的人就先跑路了。这才是最大的麻烦,各部落的士兵找不到头领了,怎么阻止起来呢?

    但是在这时候,绝大多数的土司和头人,首先想到的是保命。其他的贱民,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火势距离也就是几百步的时候,禄东赞派出去的信使全都回来了。绝大多数信使都没有找到目标,命令也自然无从传达。前方的山谷里,乱成一团的大军潮水一般的往后涌来。

    山谷道路狭窄难行,为了争夺逃路,一些土司头人,根本就不管不顾了。下令身边的护卫,用刀开路,任何挡在面前的活物,一律砍翻在地。当

    第一个土司这么做的时候,一场内讧不可避免。几百个土司和头人呢,都带着各自的护卫,谁怕谁啊?为了争夺逃命的道路,先在自己人之间进行一场厮杀。

    这就是失去了统一指挥的后果,别说唐朝时期的吐蕃兵了,就算是民国时期的**,一旦失去了指挥,照样跟没头的苍蝇一样。兔子那种动不动就战斗到最后一个人的军队,满世界去找去,你能找出几个来?

    李诚这边的行军自然不会太顺利,沿途不断的遭遇躲避大火的溃兵。李诚亲自在前面开路,一把横刀在手,遭遇败兵挡路就是一刀过去,驱散之后也不追杀,继续往前方赶路。

    天明时分,大火还在燃烧,烟尘滚滚,炙热的让人几乎窒息。李

    诚这边距离火场较远,但是也能赶到空气中的热,皮肤都烫红了,烟灰四散,鼻孔里都熏的黑了。头发也有不少被烤的卷起来了。太阳出来的时候,前方传来喊杀声。

    李诚精神一震,快步往前赶了一段,站在一个高处看过去,一股唐军,正在厮杀。李诚看了大吃一惊,不料刘兰所部,竟然被一股吐蕃军围住了。按说吐蕃士气全无,应该溃败才对。怎么还有勇气作战,竟然围住了刘兰的一千余人。

    李诚再仔细看看,安心了一些,原来刘兰所部,被困在一个山头上,又一次打退了吐蕃军的进攻。而这个山头下面,一支吐蕃军队,围住了山头,山下的道路上,吐蕃败兵正在快速的通过。李诚的第一个感觉就是,当真小看天下英雄了。

    禄东赞还真是个人物,大火当面,他还是做出了冷静的处置。聚拢了万余人,后退的时候也不着急,而是派人去维护秩序,王旗在手,各部溃兵很自然的就跟着走。天

    亮时分,眼看要退出火场了,前方一阵混乱,原来是一股唐军正在追杀吐蕃逃兵。

    禄东赞立刻下令作战,悄悄的围上去,刘兰倒是个人物,一看情况不对,立刻收拢部队退后,奈何退路被断,果断的就近上了一个山头,列阵应战。

    刘兰所部都是各卫抽调出来的精锐,面对十倍敌军,也不慌乱,有序的退后,不断用弩箭射杀进犯之敌。但是刘兰也很头疼,他也担心要吃败仗了。按说这一把火烧下来,吐蕃应该彻底混乱的。出击之后,也确实是这个情况。一

    开始吐蕃军根本就没有组织,乱糟糟的往后跑,唐军杀出来,别提多爽快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爽快不到半个时辰,就被人围上了,真是见了鬼了,吐蕃军中还有这等人物?禄

    东赞也很头疼,别看唐军不过千人,但是战斗力太过强悍了。围起来之后,打了两次,根本就无法撼动,还伤了好几百人。一

    心逃命的各部,根本没心思管这伙唐军,也不说灭掉对手出口气的话,就当着没看见,不断的通过山脚的道路逃命。

    禄东赞这时候不敢犯众怒,只好下令围住不打,让其他部落的人马,尽快后撤。

    说实话,李诚也是很感慨,居然还有一支如此规模的吐蕃大军退而不乱,还能维护秩序,组织有序的撤退。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在组织?

    李诚的运气一向都不错,这次也一样,看看前方的地形,李诚笑了。

    一片难得的开阔地,李诚麾下都是骑兵,之前都是牵着马走路,现在骑兵发挥作用的时候到了。“传令,就地休息半个时辰,抓紧吃点东西,做好一切战斗准备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