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七章 赶羊!
    一支百余人唐军骑兵,打着“李”字旗号,从侧翼的山坡后面出现,队形严整,没有着急提速,而是缓缓前压的时候,禄东赞绝望了。唐

    军始终存在一个问题,那就是兵力不足。面对二十万大军,区区数千人的唐军,在装备差距达不到代差的情况下,很难正面抗衡。这是一个军事常识!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例外就是了,比如某石油土豪国的军队,一水的五大流氓出品的高档货,正规军被民兵怼的丢盔弃甲。禄

    东赞作为吐蕃赞普麾下头号智囊,临危受命,组织各部撤退。事先就判断到一个问题,唐军既然能潜入放火,就能潜入侧后阻击。这个规模不会太大,不然很容易暴露目标。这

    是也禄东赞一开始不着急跑路,而是打着王旗收拢一些忠心程度较高,建制还算完整的军队的目的所在。禄东赞算准了,唐军一定不会就简单的放一把火就算了,肯定会在退路上截杀吐蕃军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刘兰挥军杀出,禄东赞立刻组织反击,困住了刘兰。达到这一目的之后,禄东赞没有着急撤退,想让更多的部队撤出去,他就必须留下啦,用王旗约束和激励各部。

    有一个担心是始终存在的,那就是唐军的兵力,并不是战前侦查的那样,只有一营边军和千余府兵。如果这个担心成立,那么唐军在侧后两个方向的阻击,一定不止眼前这区区千人,应该还有更多的唐军存在。

    果真如此,禄东赞临危不乱,处心积虑的把更多部队带回吐蕃的计划,就必然破产。如

    果不是禄东赞及时的挡住了刘兰,吐蕃大军有序撤退提都不要提,早就乱兵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但也仅仅是勉强维持,整个吐蕃大军现在就是绷紧到极致的弦,再加一根稻草就会被压垮的骆驼。如果李诚立刻不顾一切的发起攻击,对于禄东赞来说是并不是坏消息。

    因为有个词叫做“困兽犹斗”,但是李诚没有,而是仅仅带着一百骑兵突前,在距离五百步之外停下了,队列严整,就像一只猛兽,远远的盯着猎物。禄

    东赞暗叫不好,这支唐军的举动,妙就妙在这一停,这个位子上随时可以发起攻击。禄东赞立刻抽调了一支千人队,在山脚下列阵,与这支百余人的唐军骑兵对峙,再三叮嘱补得发起主动攻击。但

    是很快禄东赞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,因为又有一支唐军出现了,也是百骑,同样是缓缓的出现,跟在之前的唐军骑兵后面。接着,第三个百骑出现了,第四个百骑出现了。吐

    蕃溃兵最后一点勇气,随着一支又一支唐军百人骑兵的出现,开始出现了慌乱,本来就不是很有序的场面,彻底的混乱了。李

    诚的兵力太少,被堵在这一段的吐蕃大军没有十万也有八万。如果溃兵是毫无秩序的乱跑,这一千人往前冲一点问题都没有。但是现在,基本的秩序还在,还是一头往前冲,结局就只能是刘兰那样。所

    以,只能打心理战,为此李诚还不得不对禄东赞表示一下敬佩,不愧吐蕃豪杰之士。如此乱局,还能支撑住这样一个局面。王

    旗下的禄东赞痛苦的闭上了眼睛,火攻是毒计,眼下这一招,则是更为狠毒的招数。这么说吧,禄东赞很清楚唐军的数量不多,但是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现在的吐蕃军队其实就一个念头,跑,跑回吐蕃去。之前困住了刘兰,还有王旗约束,各部落的人马还算能有点秩序。李

    诚出现之后,秩序就开始松散了,一支又一支的百人骑兵队的加入,锥型阵一点一点的完善,传递着一个心里暗示,唐朝的大军来了,似乎下一息就会赶到。第

    十个百人骑兵队完成列队,后面又出现一面旗帜的时候,山谷口的吐蕃溃兵,崩溃了!被围住的刘兰部看见李诚出现的瞬间,士气大振,同样改防守阵型为攻击阵型。

    “跑啊!唐朝大军来了!”不知道是哪个人喊了一嗓子,造成了雪崩!

    所有吐蕃军队都在往前挤,狭窄的山谷口瞬间乱作一团,维持秩序的士兵都被挤的东倒西歪,怎么喊都没人听。禄

    东赞痛苦的闭上眼睛,下达了一道无奈的命令:“撤吧!”禄东赞给自己选了一个不错的位置,王旗大家可以看的见,但是他想撤也随时能撤出去,这是个聪明人。李

    诚举起了横刀:“诸君,建功立业,正当其时!杀!”一声怒吼,战马开始小跑,做好提速的准备。李诚这边一动,对面山坡上的刘兰也下达了攻击的命令:“上报君王,下安黎民,马上封侯,封妻荫子,就在此时。”两

    位将领都选择了自己冲在最前面,高举着横刀,杀向山谷中的溃兵。王

    旗消失在远端的山坡上,抽走了吐蕃士兵最后一根骨头。逃命成为了唯一的念头!

    七八万人乱作一团,互相踩踏,互相砍杀,争夺逃路。李

    诚和刘兰都是坏种,他们都没有往山谷口人多的地方去,而是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一个斜线,杀向后方的溃兵。这样以来,后方的溃兵更乱了,着急着往前挤。

    负责围困刘兰,阻挡李诚的两支军队,根本就跟不上节奏,被后方蜂拥而至的己方人马冲的稀里哗啦。两支唐军杀进战团,沿着边缘一路往后冲杀,赶羊似得逼着后方的溃兵拼命的往前挤。提刀砍倒挡路者,为自己争夺逃命的机会的场面,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烈火之中,两支唐军在赶羊,嗯,就是这样的一个场面。从上午杀到午后,李诚已经数不清自己砍翻了多少挡路者,感觉到浓浓的倦意时,只能咬牙坚持。两支唐军都累成了狗的时候,在山谷中的一处相对空旷处汇合了。落

    在后面的吐蕃溃兵绝望了,丢下武器,抱头蹲在地上瑟瑟发抖,再也提不起任何抵抗的意志。李诚和刘兰也杀不动了,根本不管这些抱头蹲地的吐蕃士兵,汇合之后列队,不再冲杀,就这么远远的看着山谷那些溃兵继续挤在一起,争夺逃生之路。

    李诚笑着对刘兰道:“还要再坚持一下啊。”刘兰点点头:“还撑得住。”

    两军缓缓前压,山谷口的溃兵,每个人就像身后追着十几条獒犬一般,拼命的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申时,牛进达和韩咸的旗号终于出现在身后,李诚和刘兰相视一笑,两千唐军发出整齐的欢呼声:“大唐威武,大唐万胜!”

    白面书生一般的李诚,出现在牛进达面前时,昆仑奴一般,身上脸上全是凝固的血迹和烟灰的混合物。牛进达、韩咸也好不到哪里去,四将汇合之后,相识哈哈大笑。至于吐蕃溃兵,太多了,实在没力气去追杀了。现

    在要做的就是,将那些放下武器的吐蕃士兵押走就行了。四位将领带着少许随从,奔着山谷的出口的方向而来,登上一处高坡,看着山谷出口处尸体堆积如山,血流成河,绵延不下三里地的场景。

    四个将领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寒颤,太惨了!这里根本就是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李诚资历最浅,只是一眼就看不下去了,掉头就走。其他几位倒也还好,很快就适应了下来。牛进达歪歪嘴:“自成还是见的少了。”余

    下两人点头,经历过隋末的乱世的人,这场面虽然震撼,但也只是那么一瞬间。

    “松州府的辅兵和民夫,什么时候能上来?”刘兰累成狗了,一直在勉强支持。“

    你个自成下去休息吧,这一战就属你们最辛苦了,头功是你们的。”牛进达呵呵一笑,刘兰一抱手,转身策马,追上李诚:“自成,等等。”

    梳洗什么的,那是没力气做的。两军挣扎着退出战场后,就在一片树林边上,随意的铺垫一点东西,倒头就睡。李诚却不能像士兵一样倒下就睡。山林里的晚上冷,他必须咬牙支撑着,去给士兵们弄点盖的东西。

    之前带的东西,都丢给了姚老三和郭怒,好在这两人比较机灵,也跟了上来。他们这几十号人,倒是没怎么作战,干着马队找到李诚时,这帮人个个面无人色。

    李诚见到郭怒,笑着打趣一句:“吃了么?”不

    提吃还好,这一提吃的,郭怒立刻蹲在一边狂吐。为什么呢?很简单,一路行来,山谷里弥漫着烤肉的香味!

    据说后来郭怒和姚老三这帮人,好几个月都不能吃肉,一看见肉就吐。

    李诚带着一帮人,给每个士兵披上毛毯,管好战马的时候,松州地方的辅兵和民夫也到了,李诚丢下一句话:“交给你们了。”然后简单的梳洗一番,地上铺一张皮子,裹着毛毯倒头就睡,一切都被抛在脑后,现在就想睡觉。

    很多年以后,这个山谷周边都是无人区,各羌也不敢在这一带活动。并将这个山谷称之为:鬼谷!而李诚的名字,也在各羌之间流传,“杀神”之名,不胫而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