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一章 还有这规矩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李诚坑人的手段层出不穷,是弄钱的手段,大家看着都大涨见识。

    一群头人土司在松州住着,又不能出去嗨,就只好在宅子里玩,李诚让裴行俭给他们送麻将。不对,是租!一天一贯钱,价钱公道,童叟无欺。要女人,有啊,给钱就行。

    人从哪来呢?很简单,大军打仗要吃要喝,李诚找一群商人跟着,好多货直接就处理给他们了,路过各羌部落,反手还灭了几个,抢来的女人直接卖给商人。现在又给这些土司头人送来了,还要收钱。

    这帮人现在最担心的不是花钱,而是变成野高那样。城门外竖着一根旗杆,野高的骨架在挂在上面飘着的。这是李诚的意思,让他们多看几眼,长点记性。

    至于被人弹劾不弹劾,李诚也不在乎了。乌鸦都做了,还怕黑?

    李诚捞钱捞的不亦乐乎,倒不是吃回扣,而是那些商人主动给李诚送钱。战利品同样价格,卖给谁不是卖啊?商人们跟着大军一道行动,挣了钱也不敢少李诚一份不是?松州上下皆大欢喜,人人赚的盆满钵满,尤其是军方,对李诚佩服的五体投地。打仗不难,难的是打仗赢的轻松,还能跟着大发其财。不单单是当官的挣钱了,下面的士兵哪个也没少挣啊。缴获的牲口,

    到了李诚这里,先扣下三成。

    然后再把扣除的数字上报长安,所有战利品都这个套路。

    这活李诚在吐谷浑就干过,熟练的很。这次战争打的很顺利,顺手还灭了十几个羌人的部落,抢的东西和女人顺手就卖给了随军的商人,然后大家分钱。

    李诚自己捞了多少,心里也每个数,随手丢给郭怒那边存着,账目丢给青鸾和红锦。对了,野高那个小妾,带着一包金银,赖在李诚的家里不走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李诚也不搭理她,就当她是空气。但是很快就发现,这女人居然跟郭怒勾搭在一起了,后来干脆就睡一起了。我勒个去!李诚就当自己什么都没看见。

    挣钱的日子很嗨,但是也有不爽的地方,没个正经的女人在身边,李诚只好做和尚。孪生姊妹好是好,就是太小,李诚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羁縻之战结束一个月后,长安的旨意到了。李诚接到的旨意很明确,回长安!别的就不要他管了!也不说李诚建议的事情,这让李诚很不爽。

    不过这鬼地方,李诚也算是呆够了。好几个月,长安那边通信倒是不断,家里一切都好。崔芊芊哀怨的表示,她没有怀上孩子,言语之间盼着李诚早点回去。姚老三如愿以偿,得了一个官身,啥职务呢?一个九品小官,在韩咸的麾下。这官的职责不是打仗,而是负责给边军和府兵挣钱。这条商路打通之后,边军组织人护送商人通过羁縻地,这段路是要收费的

    。

    这也是李诚出的主意,美其名曰,创收!姚老三就干这个,买卖也不正经做了。

    郭怒成为了松州城走商界的头号大佬,不管是哪里来的商人,想要去高原做买卖,都得过一手,不然边军就不接单,半路上是不是会出事,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郭怒也不说收保护费,就是你得从他这进货。进什么货呢?茶叶!对外,郭怒是松州的大茶商。对内,他是李诚在这条商路上的白手套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李诚是不情愿在盛夏的时候赶路的,但这不是赶上了么?接了圣旨,花了三天的时间,把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了,然后带着五十骑兵,押着一个车队,缓缓的北上长安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这一仗下来赚了多少?换成黄金,三千两。要知道,这年月的黄

    金可稀有呢。

    车队装的不是什么钱,全都是竹纸。李诚终于等到了合格的竹纸,带了一车回长安。

    这次可走不快了,随行有车队,还有两个丫鬟带着一起走。路上倒是有人伺候了,只是这两个小姑娘,这一路没啥可发挥的,累都累成狗了。

    李诚也不着急,不紧不慢的走了二十多天才看见长安城的城墙。主动跟着李诚回来的裴行俭,总算是出了一口长气。笑着马鞭一指:“自成先生,总算到了。”李诚在马车上懒洋洋的打瞌睡,看一眼淡淡道:“到了就到了呗,对了。你小子回去卸了差事,跟苏将军说一声

    ,跟我去水师混几年。”

    裴行俭听了一脸的为难,这一仗下来,他的功劳累计起来,怎么也能混个六品,跟着李诚去水师,能有啥发展?李诚见他为难了,歪歪嘴:“不去拉倒,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妹的,别人穿越,历史名人纳头就拜,自己穿越,裴行俭这家伙,一点面子都不给。

    裴行俭尴尬的笑了笑,打心里就看不上水师。不过他倒是很佩服李诚,太能折腾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自成先生看重,只是裴某得苏将军看重,不忍弃之而去。”这倒是实话,李诚听了心里舒服多了,笑道:“有钱别乱花,买个宅子,平康坊那就是无底洞,多少钱都不够填。”

    裴行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真诚的冲李诚拱手:“谢先生教诲!”

    李诚摆摆手,下了马车,李山牵马过来,趴在地上垫脚。李诚翻身上马,抬手一指:“回家!”过了灞桥,前方就是久违的长安城门,柳枝长长的,就像少女的腰肢在风中摇曳。

    离开长安的时候,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,觉得这么丑的一个城市,离开就离开了。再次回到长安才发现,这个外形虽然不好看的城市,再次看见的时候,竟然眼睛发酸了。

    这是唐朝的长安,也是我的长安!李诚在心里默默的念一句,策马来到城门口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车队,守城的士兵想不看见都难啊。也不知道是哪个将军回来了,当兵的赶紧站直了,看清楚来的是李诚时,城门口的士兵眼睛顿时就亮了,忍不住喊一嗓子:“自成先生回来了!”

    这一嗓子下来,呼啦一下,吸引了无数的眼睛看过来。李诚不在长安,不等于他在长安市井之中的影响力消失了。李靖一番话,李诚得了一个新的美名:大唐新战神!

    关于李诚在松州的故事,也被传开了,不知道细节不要紧,不影响脑补。一把火烧了二十万大军的李自成,当时如何如何,市井之间流传着各种版本。

    眼下流行度最高的版本,就是李诚懂法术,一招手,天火降临。吐蕃联营处处起火!

    可以说想象力发挥到了极致!当然这个李诚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只是朝那个士兵笑了笑,策马过了城门,直奔家里去了。不过一个时辰,整个长安都知道了,李诚回来了。

    杜海在门房里打瞌睡,这家伙没啥远大理想,就在李家混吃等死了。

    听到马蹄声,杜海的眼睛睁开了,嘟囔一句:“在怀贞坊策马而行,欺家主不在家么?”

    杜海说这个话是有感而发,李诚不在家的时候,李庄昨天出了点事情,一群不知道哪来的纨绔,在李庄附近的市场策马狂奔,惊的一片鸡飞狗跳,差点撞了人。

    一干老卒出来时,这群纨绔已经跑了, 没有抓到人。事后据说去查了,结果还没出来。

    杜海默默的从桌子低下抽出横刀,缓缓的出了门,站在侧门口盯着,只要有人敢于冲撞李家的大门,杜海不介意让他血溅五步。李氏的威严,绝对不容侵犯。

    李诚对上一脸惊喜的杜海,再看看他手里的刀,淡淡一笑道:“怎么,就这么迎接我回家?”杜海抬手把刀丢回门房,转身笑道:“恭迎家主回家!”

    李诚这才翻身下马,不着急进门,而是冷着脸道:“怎么,家里出事了?”

    杜海赶紧一番解释:“昨日不知道哪来的纨绔,在李庄集市上策马闹事,差点伤了人。小的担心……。”李诚一听这个,立刻一抬手道:“我知道了,你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李庄集市现在是城外最热闹的集市,渭河边上野生的一个小城镇。有人在集市上策马闹事,肯定是冲着李诚来的。这帮老卒不傻,所以才会这么联想。

    这点事情,李诚根本不放在心上,因为会这么干的纨绔,被家里知道了,十有**要被扭送到李诚这里,之前还得挨一顿揍。

    杜海一阵嚷嚷,家里都知道李诚回来了。李诚进了门,没见着媳妇,先见着崔媛媛。

    这女人皱眉道:“妹夫,且先出去吧!”

    李诚一听这话就愣住了:“怎么,这还是不是我家?”崔媛媛知道自己搞错了,赶紧道:“不是,妹夫误会了,将军自外征战而回,当大开中门,举家上下迎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规矩?算了,我这人不讲究这些,赶紧让开,我要过去。”

    崔媛媛急的跺脚,一看无法说服李诚,张开双臂:“不许过去!赶紧出去!你一个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回来了,浑身杀气,带回来多少冤魂,也不怕惊了家里的妇孺。”

    这就不是讲道理的时候,李诚无语之极,平静的看着这个女人起伏的胸口。

    成熟的女人,碰一下怕是就能溢出蜜啊!崔媛媛被看的浑身不自在,李诚的眼是太有侵略性了,两人近在咫尺,铺面而来的雄性气息,令她难以自已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