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二章 还是家里好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郎君,不可莽撞!”崔芊芊及时来到,李诚只好后退两步,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一脸喜色的崔芊芊根本没管姐姐,径直站在李诚面前,很正式的拱手道:“郎君!”

    李诚无话可说,灰溜溜的出了侧门,崔芊芊这才噗嗤一笑,抬手道:“打开中门,迎接家主!”大门大户的,将军自战场上归来,规矩很多。

    李诚不耐烦也得硬着头皮忍着,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之后,中门才打开了。

    一声诰命盛装的崔芊芊在前,随后是秋萍,崔媛媛主持回家仪式。

    一通折腾下来,李诚汗都出来了,这才算是最后告一阶段。回到后院,李诚表示要进屋了,崔芊芊又来了:“妾身准备了茱萸汤,郎君且去沐浴。”

    秋萍眼巴巴的看到这里,表示回去看闺女了。李诚无可奈何,只好去洗澡。崔芊芊卸了一身行头,带着莺儿进来伺候。李诚泡在浴桶中,脑子里在呐喊:瓷砖,我要瓷砖!

    崔芊芊拿着葫芦攮子在背上擦拭的时候,莺儿捧着换洗衣服进来时,听到里头一声惊呼,有人落水的声音。顿时刹车站住,站在帘子跟前不动了,指示桃儿去取一套娘子的换洗衣服。

    崔芊芊站着进去,抱着出来。羞的没脸见人,把脸埋在李诚的胸前。

    这牲口,出去好几个月呢,差点没憋出毛病来了。进了卧室,还没尽兴,又是一番摆布。

    崔芊芊无法抗拒,也没抗拒的心思,真要是李诚回来了没闹腾点事情,她得吓出病来。两人在里头快活,外头的人受了罪。这日头还早呢,站在门口的莺儿,腿都软的站不稳了。走到门口的崔媛媛,听到妹妹的叫声,转身就走。走一会,变成小碎步了。回到自己的屋子里,立刻叫丫鬟准备

    热水,关门擦拭一番不提。

    李诚在桌子前捧着碗吃面条,家里厨娘的手艺有长进,鸡丝面味道很赞。

    崔芊芊躺在床上无力动弹,面色如霞,半个指头都不想动一下。莺儿夹着腿在跟前伺候着,不时拿眼睛偷看李诚。啪的一下,后脑扫挨了轻轻一打。

    “小蹄子,专心做事,别就惦记着那点事情。”这会崔芊芊还有力气打人了,只是这说话的嗓音有点沙哑。说着还抬手摸了摸肚子,自言自语:“但愿这回能怀上。”

    李诚想告诉她,这个年纪生孩子风险太大,一想到她想孩子那劲头,算了!吃完面条,丢下碗筷,李诚丢下一句话:“去看闺女。”溜达着去了后院,闺女长大了许多,根本不认识李诚,一沾手就哭。李诚没辙,这不能怪孩子不是。在院子里的凉床上喝茶乘凉,秋萍抱着闺女坐一

    边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没一会闺女安乐对李诚来兴趣了,手脚并用的往李诚身上爬。

    把李诚给乐坏了,一动不动的扮雕塑,任凭闺女在山上爬来爬去,还要担心她掉下去。秋萍在一边,带着笑看这对父女之间的互动。大概是玩累了,没一会安乐打哈欠,一手抓住李诚的衣襟,睡了。

    李诚脸上全是温柔的笑,家的感觉太好了。哪都没家里呆着舒服啊!

    呆了一个时辰前后,秋萍把孩子接过来,然后要撵人。李诚奇怪道:“咋了?不想啊?”

    秋萍羞道:“想个什么?大娘子没怀上,不许来我院子里。再说了,有安乐,妾知足。”

    这都什么理论嘛,李诚知道她心里的想法,估计说啥都无效,干脆不说了,溜溜达达的又回来了。崔芊芊起来了,坐在桌子边上吃东西,赶紧起身说话:“郎君,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李诚知道她是明知故问,笑道:“你嗓子都哑了,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一个羞怯的白眼丢过来,推了一下莺儿,那意思赶紧去伺候。自己继续吃迟来的晚饭。

    莺儿眉开眼笑的过来,跟着进了院子,端茶送水打扇子,还在一边低声说话:“郎君,大小姐刚才来过又走了。”大小姐,哦,崔媛媛。李诚点点头,懒洋洋的躺在凉床上。

    说着还偷偷瞅一眼崔芊芊,这告密的小叛徒,担心给崔芊芊听到呢。李诚不用猜都知道,崔媛媛能给妹妹说点啥。要说这大姨姐吧,管家是把好手,但就是喜欢搞后院宅斗。

    秋萍是省事的,她们倒也不防备,就是提防隔壁院子里的武氏女。这人都没进门呢,就喜欢扎篱笆。这事情真不怪崔氏姐妹,实在是这年代的大户女,都这个生活节奏。

    “郎君直接回家来了,陛下不会怪罪吧?”崔芊芊过来了,担心的问一句。李诚摆摆手,随手抓身边一条腿做枕头,淡淡道:“没事,功劳太大不是好事,得让陛下找个由头收拾我。”崔芊芊一听这话,露出笑容,看看李诚枕的腿主人,抬手轻轻在莺儿的脑门上点一下:“夜了,早

    点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真不是崔芊芊霸道,实在是这个年代,嫡子太重要了。李诚懒洋洋的摇头:“热,就睡这。”这天气邪门了,又闷又热。之前还没啥感觉,现在心火散了,才觉得屋里真的很热。崔芊芊警告的看一眼一脸藏不住春意的莺儿,然后才道:“去,把院子门上了门栓,今天不巡视了。”梨儿赶紧去院子门口,上了门栓回来时,崔芊芊才挨着李诚躺下,枕着男人的手臂道:“这下能睡个踏实

    觉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不在家的时候,心里总是悬着的。平时小心的应对一切,看见李诚的瞬间,一切都可以丢下的感觉真好。就这么挨着,崔芊芊没一会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李诚起身,示意拿条毯子来,给崔芊芊盖了,这才挨着躺回去,腿枕头也不要了。

    “这院子还是小了,不然起个凉亭就方便了。”李诚念叨一句,莺儿在一边笑道:“后面两家都谈妥了,要不是郎君外出,天气又热,这宅子早就能扩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啥?”李诚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莺儿低声道:“郎君去打仗呢,娘子哪有心思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身体微微一僵,起身看了一眼熟睡的崔芊芊,躺回去自言自语:“这事闹的。”心里不禁有些愧疚,这时代的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,出门在外还是打仗,家里自然担心。

    实际上崔芊芊才多大啊?十六周岁呢,却要担起这么一个大家庭,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李诚也要睡着了,突然起来一阵风,睁眼一看四周,哧溜的起来,抱起崔芊芊,交代一句:“要下雨了,赶紧收拾回去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倒是睡的真踏实,抱紧了李诚的脖子,还在睡呢。回屋里摆床上,李诚出来看看,两丫鬟抬着凉床进来:“时候不早了,都歇着吧,今天不用在跟前伺候。”

    呼呼呼,风越来越大了,刷刷刷的雨滴声打下来,吹散了闷热,李诚也睡了。

    一觉起来,外头大天光了,身边也没人,坐起来找衣服时,帘子掀开了。

    “郎君起来了!”进来的是莺儿,李诚点点头:“嗯,娘子呢?”

    “郎君带回来的物件,都要入库呢。”李诚去了屏风后面,莺儿只好停步等着。小姐没怀上孩子,就算再怎么惦记,也只能心里想,别有实际动作。就算李诚要,她也不敢给。

    穿戴整齐,梳洗完毕,正准备找点吃的,桃儿过来道:“郎君,宫里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龇牙:“就不能等我吃完饭再通报啊?”大太监一点都不用见外,就站在门口呢,笑着接过话道:“自成只管先吃点垫着,咱家也不着急。”大太监脸上笑的菊花一般灿烂,心情没法子不好啊。盐山那边的消息回来了,陛下挣的不少,他也不少挣

    啊。

    关键,这钱啊,是能一直挣下去的金山。

    “等个屁!走吧!”李诚还是出门了,只是先去了厨房,出来的时候手里捧个荷叶,包了四个大包子,一边走一边啃。形象?这东西李诚在意过么?

    别人这么乱来,那就是没形象,李诚这么搞,就是魏晋遗风。

    马背上咽下去最后一个包子,李诚先找点水喝,发现没带水壶,只好歪歪嘴道:“陛下着急个啥呢?也不知道让人喘口气,休息好了,自然会去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面对李诚的吐槽,大太监一点都不生气,笑眯眯回答:“做奴婢的,怎么好猜陛下的心思?”李诚无语了,看他一眼,那意思:你猜的还少了。

    干脆就不说话了,继续往前走,到了大兴宫,没见着李世民呢,斜刺里冲出来一道影子,李诚只是一眼便看的清楚,赶紧蹲下来。

    脖子上多个小人挂件,还有不停的抱怨:“李自成,没良心,去打仗呢,也不跟本宫说一声。”兕子人不大,但是说话利索的很,李诚赶紧赔笑道:“那还真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咋?军国大事,后宫不能知道?”兕子还是很懂事的。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啥事也没公主重要啊,实在是那些吐蕃兵太不经打,我怕被公主知道了,要亲自带兵去打,就没我的功劳了。”

    小兕子听着满意之极,咯咯咯的笑道:“嗯,不跟你抢功劳了。”李世民一脸黑线,看着李诚脖子上的人形挂件,好气!好嫉妒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