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三章 不上道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看见李世民,兕子哧溜一下,滑下来了。瞬间回复一个端庄公主的形象!

    “父皇,我去玩了。”说着还使劲眨眼睛,李诚……

    李世民更不爽了,这小女儿在自己跟前,被那些嬷嬷教的很有规矩。只有在李诚的跟前,才像一个四岁的孩子。别看兕子小,特别的聪慧,说话举止很得体。

    李明达带着一群人走了,李诚上前给李世民见礼。

    “朕不让人去叫,你就不来复命,对吧?”李世民黑着一张脸,李诚当着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陛下,那不至于,臣就是想歇几天,养足了精神,自然来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面对李诚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,李世民强忍动手的冲动,呵呵的干笑两声,转身回去。

    李诚不紧不慢的跟着,沿途宫女太监,纷纷低头问候陛下,然后把李诚当空气。“别以为朕不知道,你是在跟朕赌气,觉得朕没完全采纳你的建议,心里不舒服,对吧?”李世民很随意的样子,李诚也很随意的回答:“那不能,臣就是单纯的建议,具体决定那是陛下和各位宰辅。这点,

    臣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李诚有足够的警惕,别看自己立功了,因为某种原因,李世民一直惦记收拾李诚呢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对了,齐王还在长安,你说,朕是把他撵回齐州呢,还是圈禁在长安?”李世民转移话题,搞突然袭击,或者说是算旧账。

    李诚啧嘴,皇帝就是这么讨厌。李佑的事情,上次要使唤人的时候,怎么不提。现在没事了,算旧账了对吧?皇帝这种生物,简直了!

    “这是陛下的家事!”李诚赶紧撇清,李世民偷袭失败,悻悻的瞪一眼李诚道:“天子无家事!”李诚很果断的回答:“酸儒之言,不足为凭!”

    李世民心头的不爽淡了一些,扫了一眼李诚道:“年纪轻轻的,一点锐气都没有。”说着指着桌子上的一摞子奏折道:“自己去看看,都是御史弹劾你的奏章。”

    李诚多少有点吃惊,但还是很淡然的表示:“不看了,臣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知道这是实话,李诚要是在乎这个,就他那脑子,干不出怼喷子集团老大魏征的勾当。而且这个不在乎,还不仅仅是不在乎被弹劾,连官位都不在乎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想知道,是谁弹劾你,又弹劾一些啥么?”李世民觉得这家伙不是什么大度的人,难道不想打击报复?被人弹劾了,就这么忍了?不是李诚的性格啊!

    “臣有罪!”李诚很干脆的认错,他在松州干的事情,真要较真,那就是有罪。拉着松州上下一起,顺手灭了十几个投降的羌人部落不说,还私分战利品。

    这就看皇帝的意思了,较真的话,那就处置一下呗,降职降级都可以。这就不是什么大罪,尤其是那些羌人部落,都是墙头草,吐蕃强大就投降了吐蕃,帮着带路筹备粮草。

    松州军灭了这些部落后,战俘都在修路,一些没灭的部落,头人和土司也都给搜刮的想去上吊。看起来很过分,仔细一琢磨,还真不的不过分。李诚针对的都是那些投降吐蕃的。

    作为胜利者,李诚弄点好处怎么了?但是这话怎么说呢?别人要搞你,能找个借口就不错了。没诬告你谋反,那都是客气的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笑了笑,没说话。这小子鬼的很呢,在自污!那帮御史言官,真的以为他们还敢找李诚的茬么?无非是看明白了李诚主动犯错的意图,才会趁机显示存在感。

    估计那些御史也知道,不会把李诚怎样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很无语,李诚这家伙,看似天不怕地不怕,但被李世民逼着怼了几次文官后,开始很注意与李世民保持距离了。要不怎么惦记离开长安呢?

    偏偏李世民还拿李诚没什么好法子,不让他当水师总管,或者撤职,他一准开开心心的 回去。收拾行礼,离开长安。李世民相信他能做的出来。所谓无欲则刚,说的就是李诚这种状态。拿官位威胁他,一点用都没有,说的难听一点,志不在此。谁来都白给,这货还是文坛的顶尖的人物,轻易不好处置。加之才立的大功,更没法处置了。总不能真

    的翻脸,扣一个谋反的帽子,拿下入狱吧?

    真这么干了,长安陈就得开锅!

    李世民很想跟李诚好好谈谈,留在长安吧,不要出去浪。但是李诚这态度,根本没法交流。这是铁了心要走啊!

    李世民叹息一声道:“好好休息一阵吧,等朝廷的旨意,去登州把水师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李诚这才露出真诚的笑容:“谢陛下!”“朕应该感谢你才对,一把火,烧出了西南边陲三十年的太平。雪糖作坊,上个月第一批发卖的雪糖,获利三万贯。盐山那边,第一批出盐,获利也有两万贯。仅仅这两项,大明宫一期的开销,差不多就出

    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世民突然这么说,李诚非但没开心,反而警惕了起来。这又是啥套路?

    李世民见他的表情,气的抬脚就踹,李诚想躲来着,想想没躲,挨了一下。还挺重!

    踹了一脚,李世民舒坦了一些,淡淡道:“竖子,朕不是昏君!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臣也这么看!”李世民说着忍不住自己就乐了,觉得自己很没道理。

    “朕这个位子不好坐啊!”李世民一声感慨,这是实话,李世民玄武门夺位之后,一直就磕磕绊绊的。贞观十年,形势好了,皇后又没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的位子为天下最贵,自然要肩负天下之责任。”李诚很不客气的指出本质!

    “行了,大道理朕懂,你回去吧。对了,晋王吵吵要去你家,你带走吧。”李世民意兴阑珊,本打算威逼利诱,不料开头就没效果,接着想打感情牌,这家伙不上道。

    得,你还是赶紧滚蛋吧!李世民不想按牛头逼着牛喝水。

    “臣告退!”李诚就等这话呢,赶紧行礼告辞。李世民在身后来一嗓子:“臣拟选秀,回头宫里一些上了岁数的宫女,替朕安置一批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到这话,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扑倒在地。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?

    这老流氓,今年都多大了,还要选秀。这一批选秀可不简单,至少有两个人不能不提一句,一个是武约,也就是武媚娘,后来的武则天。一个是徐慧。后来的最得宠贤妃!

    从这一批选秀开始,李世民就没有再生下子女,说明他失去了生育能力了。问题是这些选秀的女子,岁数可都不大啊。

    李诚也只能在心里哀叹,就这么一个时代,个人能改变的太少了。再说,李诚也没打算去挑战整个体制。只是为那些小小年纪就进宫的女子们,心里悲哀一下。

    斜刺里出来一个少女,拦着李诚的路:“站住!”

    李诚看见高阳,头皮都炸了,这小丫头就没见过几次,怎么那么烦人啊。

    “高阳公主,微臣告辞!”李诚赶紧想夺路而逃,高阳站在那,一挺胸:“带我出去玩,不让别想走。”李诚看看这条路,还真是啊,不宽。要冲过去,还不接触这丫头,有难度。

    怎么办?好办!李诚呵呵一笑,上前两步,一伸手,插着她的腋下,直接给举起来,一转身就放身后,在高阳目瞪口呆之中,李诚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“李诚,你混蛋!”高阳的气急败坏的声音在身后,李诚出了一个门,边上窜出来一个小胖子,笑道:“师傅!”李诚不客气的一个脑门嘣过去:“看师傅笑话是吧?”

    李治揉着脑门:“师傅,高阳姐姐可惹不起!”李诚点点头:“是够烦人的,走!快走!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几个内侍跟在后面追着:“殿下,等等!”

    师徒二人到了宫门口被拦下了,一看是李诚和李治,后面还跟着几个内侍,立刻放行。要说这个大兴宫,随意进出的也就是李治了。反正他得宠,又不惦记皇位,有点超然。

    关键是李治的师傅李诚,这货不好惹,出名的小心眼。

    “拦着那些内侍!”李诚丢过来一张飞钱,内卫笑着接过。别人这么干,他才不会答应。李诚没事,只要不谋反,不把大兴宫点了,都没事。

    门口李山牵着马出现了,李诚翻身上马,看看李治道:“谷子,把马让人给晋王,牵着点。”钱谷子笑嘻嘻的扶着李治上了马,李诚这才笑道:“走,带你去平康坊见识一番。”

    李治大喜!

    到了平康坊,李诚直接奔着北曲就去了,戏园子已经开张了,门口还有人在买票。

    别的地方不好说,平康坊就没人不知道李诚的。

    “见过自成先生,恭贺先生凯旋而归!”门口妇人笑眯眯的起身见礼。

    李诚摆摆手:“演的啥戏?”妇人道:“倩女幽魂啊!还能是啥?”“哦,生意还好吧?”李诚关心了一下,妇人道:“上午巳时开演,客人倒是不多,申时差不多能坐满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