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五章 本心,是非
    若儿叹息一声道:“郎君可不知道这平康坊的苦楚,再红的娘子,权贵面前也就是个玩物。明月也不易,郎君一走几个月不见人不说,平日里总有一些纨绔围着打转。”李

    诚一抬手道:“不说了,我不在长安期间,都有什么人来这纠缠?兄弟会那帮人是聋子瞎子么?怎么也不出来说两句话?”若

    儿笑道:“长安城里权贵如云,有人喝酒上了头,哪还有顾忌。还有的人啊,怕是惦记上郎君了。”若儿不是无的放矢,李诚听了缓缓坐下,摸着下巴一番琢磨,笑道:“原来如此!这就难怪了。”“

    怎么,郎君知道跟脚了?”若儿问一句,李诚摇摇头:“具体的不知道,狐狸尾巴总是会露出来的,不怕他们不出现。”“

    这长安城好是好,就是是非太多。”若儿听了不免叹息一声,这屋里她才是最理解李诚的那个。女人嘛,年轻的时候幻想多,到了一定的岁数,经历的多了,自然就不会幻想了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一些女人,一辈子都生活在幻想中。若儿肯定不是,所以才能理解李诚。“

    管他几路来,我只管一路去。”李诚听了淡淡一笑道,脸上的自信让几个女人见了不禁心旌摇曳。“这次在长安,打算待上一两个月,然后就要去登州担任水师总管一职。”李诚这话一说,三个女人的脸上又苦了。

    这一走,就不是几个月了,那是以年为单位的离别。

    “怎么都这么苦着脸,登州是个穷地方,比不得长安,我总是能找借口,一年回来一两次的。”李诚赶紧补一句,缓和了凝重的气氛。

    明月过来,拉着手道:“郎君昨日才回,今日就不要在此间多耽搁了,免得家里娘子不快。”李诚听了笑道:“你倒是会替别人想,放心吧,天黑之前我再走。这些日子,白日里我一定常来,来了就呆一日再走。”明

    月听了脸上露出欢喜的笑容道:“真个如此就好,妾身也好休息几日,让别的娘子去顶上去。”若儿也笑道:“好了,后厨都在安排午饭了,一起喝几杯。”天

    擦黑的时候,李诚才离开平康坊,身边跟着一个眉飞色舞的李治。

    “师傅,早就听说这平康坊的戏园子,一直没机会来看看。今日一看,果真是个好地方。”李

    诚懒洋洋的瞄他一眼:“是戏好看呢,还是平康坊的娘子好看?”李

    治不防备道:“都好,戏自然是好看的,平康坊的娘子也好,不像宫里的那些娘子,没个活气儿。师傅,我跟你说……”对上李诚戏讥的眼神,李治呐呐的闭嘴。李

    诚这才笑道:“男女之道,人伦大道,做师傅的不会限制你什么。只不过你才多大啊?身子骨都没长好呢。这等事情,还是别太早去尝试,不然将来等到四十岁一过,就算人间绝色在面前,你也只能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治记住了。”李治有一点好,从来不在李诚面前自成“孤”。李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诚听了笑道:“记住,没满十八岁,就别在女人身上使劲,那就是无底洞。寻常人家一个媳妇都招呼不过来,你身边莺莺燕燕的,铁柱都能磨成针。”

    李治嘿嘿嘿的笑道:“师傅教训的是,治也就是看看,还不曾真个去摆弄。”李

    诚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:“且忍一忍吧,每日锻炼不可停下,有好身体,才有好生活。”其

    实李诚还是很欣慰的,别说李治了,一般的大户人家里的男孩,十二三岁就跟身边的丫鬟睡一起的事情,那真是数不胜数。举个大家都知道的例子,贾宝玉和袭人。..

    袭人比贾宝玉大几岁呢,这是家里刻意安排的结果。就是让贾宝玉在袭人的身上学会怎么做个男人。红楼梦里的有一回,说的就是贾宝玉在袭人的身上试了一回。其

    实怎么说呢,这时代的风气跟现代不一样。再有就是男人啊,到了青春期,哪有不好奇的?这一好奇,加上身边的丫鬟也都是惦记着抬个姨娘,哪有不出事的?而且家里长辈这么安排,也就是这个意思。生

    怕孩子到了岁数,出去烟花地乱来,那是不可控的。在家里弄几个丫鬟,属于可控的。

    见李诚回家来了,身边还跟着个晋王,崔芊芊自然是欢喜不已。本以为李诚今夜不会回家了,也做好了这个打算。毕竟自己一个人,家里别的女人在崔芊芊怀上之前,都不敢沾身子。就怕在崔芊芊之前,弄出个儿子来,那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这年月的大户人家后宅,好多事情就是因为长子不是嫡出闹的。

    崔芊芊也怕这个,所以李诚出去浪,她一点意见都没有。毕竟李诚的战斗力,现在的崔芊芊一个回合都挡不下来,每次到最后,都是烂泥一般的。崔

    芊芊接了李治,让姐姐安排李治住下。李诚回到自己的屋里,看看忙着指使丫鬟忙碌的妻子,笑道:“你坐下,我们好好说话。”崔

    芊芊这才停下,坐过来道:“郎君有甚话要讲。”李诚看一眼莺儿,摆摆手。莺儿立刻把一干丫鬟支使出去,回来一个人在跟前伺候着。

    李诚道:“这次回来,能呆一个多月,水师总管一职,朝廷基本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也是一愣才道:“怎么,就不能留在京里么?”李

    诚叹息道:“我是个什么人你不知道么?留在京里当然好,但是陛下的跟前不好呆啊。我也不想去登州那鬼地方苦熬,但是留在长安,就得替陛下去冲锋陷阵。得罪人的事情,那可都是我来做。”“

    郎君既然有了主意,那就去做罢。早就说好的,后宅之事,妾身做主,外面的事情,妾身不过问。”崔芊芊心里不舒服,还是笑着支持男人。

    李诚也不避着莺儿,一伸手给崔芊芊腰搂住,抱起来放腿上,脸贴着脸亲昵道:“话是这么说,夫妻本是一体,该跟你说的我还是要说。总不能让你瞎担心吧,有的话,不跟你说,我跟谁说去?憋在心里可不舒服,别看着我风光,谁会

    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想你的难处?”

    崔芊芊听了嗯了一声,李诚的举动让她心里很舒服,觉得这时候丈夫才是自己一个人的。低声劝道:“郎君不要想多了,再不济不做官也能过的下去。”李

    诚听了笑道:“官还是要做的,没这个官在身,小麻烦更多。留在长安,其实最担心的还是被太子和魏王之间的争斗牵扯进去。这话,听了烂在肚子里。记住,任何时候都不要听人蛊惑,被牵扯进这两者之间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听的心头一惊,身子一僵道:“郎君何出此言?妾身呆在后宅,如何能牵扯进去?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不要把事情看的太简单了,后宅怎么了?这两家收下的人都不少,没准平时你来往的妇人里头,就有太子和魏王属下的人。有的妇人热衷名利,你不要学她们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听了点点头:“以后但凡有邀约,我便让姐姐去,我在家里呆着就是。”李

    诚笑道:“那也不至于,该去的还是要去,只是要谨言慎行。李庄那边,你也要经常去看看,不能只看账本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话,崔芊芊便道:“对了,前日有人来报,说是一干纨绔,在李庄集市上纵马,鸡飞狗跳的差点伤了人。”

    李诚道:“这事情我知道,自会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从李诚身上下来,笑道:“郎君,隔壁武家要去一趟吧,丫鬟都来了好几回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多少有点尴尬,笑道:“我这便去坐坐,一会就回来。”后

    门还是那个后门,只是上次来的时候,门是虚掩的,这一回,门在那边栓上了。

    李诚站在门前,抬手拍了几下,不多时门打开了,一个丫鬟开门,见是李诚便露出笑道:“是李郎君啊,还道是又送东西来呢。”

    李诚呵呵一笑道:“我可没带东西。”那丫鬟抬手关上门道:“郎君人来了,比带什么都强呢。”这丫鬟嘴是巧的,难怪在这里守门。“

    家里一切都好么?”李诚一边走,一边笑着问。那丫鬟道:“好着呢,大娘子去了白家,二小姐三小姐也跟着去了,家里就一个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不禁加快脚步,心里却是在不停的犯嘀咕,白松陵要闹哪样?

    武顺刚吃的晚饭,正在后院里遛弯消食呢,听到门口丫鬟一声惊喜:“李郎君来了!”立刻抬头看去,随后便让跟前的丫鬟检查一番,哪里没弄妥当的。

    李诚脚下很快,进了院子便看见武顺在那整理,笑着上前道:“顺娘不用收拾也是最好看的。”一句话说的武顺心花怒放,嘴上却道:“再好看,也比不了你家大娘子。”李

    诚过来,当着丫鬟的面,很自然的搂着腰,抬手在臀上啪的一巴掌轻轻抽下去:“还没过门呢,就知道顶嘴了,该打。”边

    上的丫鬟赶紧把脸扭开,奔着门口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