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七章 少女情怀
    “富贵险中求的道理,谁都知道。可是又有哪个能豁的出去?”李晋笑着接一句。李

    诚听了停下脚步,回头看看他笑道:“说的有道理。人啊,都是这样,别人去冒险挣了钱,他就眼红。要他去冒险,怎么都不肯的。”李

    晋的能力不差,李庄的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。对此李晋也颇为骄傲,跟在李诚身边不停的讲解,最近李庄工作成绩。如

    果说棉布和烟丝这一块,李诚还是很满意的,连着几个作坊走下来,李诚的一直微微皱着的眉头,就让李晋不安了。难道是自己做的不够好么?“

    家主,晋没做好的地方,不用顾忌晋的面子。”李晋果断的主动开口,别等李诚提醒了。不想李诚只是笑着摇摇头:“不是你的问题,跟你说你也不懂。”那

    是什么问题呢?李诚走了一圈下来,无奈的很。这不是谁的错,而是时代的错。李

    诚搞的这些,本质上就是小作坊,但是他却有一颗现代工业的心,怎么会不皱眉?好

    在李诚是学历史的,知道工业化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做到的事情。举

    个很简单的例子,瓦特发明的万能蒸汽机,在瓦特之前的所有发明,都是靠经验积累反复实验摸索的结果。瓦特开创性的把数学和物理学方面的知识,运用到发明创造中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在发明万能蒸汽机之前,先做了一些数学和物理方面的计算。说起来很简单,但是在那个事情,却是划时代的举动。

    所以李诚很快就坦然了,自己的不满是因为站的高度不一样。实际上现在的作坊,在唐朝已经是顶尖牛逼的存在。至于工业化,这个梦还是不要做了。这

    个时代提高产量唯一的办法,就是靠人多。少府监几万工匠存在的意义,就在于此。

    走了一圈,李诚不免意兴阑珊,这一切看似花团锦簇,距离自己想看见的结果差之万里。“

    走走,不看也罢,回去了。”李诚连庄子都没回,掉头骑马就走。李

    晋赶紧拉住缰绳道:“家主,烟叶和棉布的买卖,总得给个说道。”

    李诚勒马沉吟道:“棉布也就是十年八年的好光景,这层窗户纸一捅就破,没什么可藏着掖着的。回去你着急那些掌柜管事,库存的棉布拿出来拍卖,价高者得。烟叶就算了,现在这点产量,准备几份,直接送给那些拍卖成果的商家做礼品。”

    “拍卖?家主,怎么个章程?”李晋更糊涂了,大概意思他懂,但是具体怎么运作就糊涂了。李诚摸着下巴道:“也是啊,你这样,棉布以一百匹为单位。具体的竞价方式,让他们写在纸上,最后你当着众人的面公布出来后,再继续下一百匹。”

    李晋听的眼珠子一亮道:“着啊,家主英明。”李诚又道:“拍卖地点,放在平康坊的戏园子,我包一天下来,找些娘子唱曲助兴。分做上下半场,具体的章程,你这边联络好了商家,来找我详细的谈一谈。”棉

    花种植和推广关系到另外一个问题,那就是粮食的产量。一点棉花的种植效益超过了粮食,棉花种植必然与粮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食生产争夺土地。到时候这还真是个问题。不过现在来说,问题不是很大,唐朝总体上还处在一个向外辐射的初期状态。

    土地这个东西,可以去抢的。尤其是西域,完全可以搞成一个棉花种植基地。辽东可以种水稻,  高粱,大豆。只是需要加大开发力度,现代人哪有不知道北大荒的!相

    比于现代社会,唐朝农业更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农业生产技术的提高。作

    为少府监的少监,李诚还真的管不到这个。他只能从农业器械方面入手,提高生产效率。交代一番,李诚转身回了长安。换成以前,肯定要在李庄躲清净。

    现在不行了,留在长安的时间有限,中秋节之前,肯定要出发前往登州了。

    回到城怀贞坊,经过武家门口的时候,侧门里闪出个脑袋来:“李自成,等一下。”听

    声音就知道是武约,李诚勒马停下:“是二娘啊,啥时候回来的?有事么?”

    武约瞪他一眼:“没事就不能找你啊?”李诚翻身下马,把缰绳递给钱谷子:“我去去看看,你们先回去。”说着信步走来,武约瞪着一双眼睛道:“差点回不来呢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诚听着费劲:“进去慢慢说,你这么说我真不明白。”进了们,台阶上就看见武顺站那。“

    李郎君来了,家里出了点事情,你又不在家,只好让二娘在门口守着你。”武顺一开口,李诚就知道了,真的出了点事情。赶紧上前道:“你看我不是来了么?慢慢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这会的武家母女四人,还真的没什么靠山。家里出点事情,想找个男人来解决都没有。李诚的出现,潜移默化之中,成为了武家女人们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杨氏也出来了,看见李诚便笑道:“自成来了,你们去二娘的院子里说吧。”这

    做母亲的,现在真是放下了,就担心闺女没个好结果。武

    家姐妹俩和李诚进了武顺的院子里,丫鬟奉茶之后,武顺才道:“二娘,你来说。”武

    约看了一眼李诚道:“本以为有你做靠山,没人敢欺负我们家的孤儿寡母,不料今天从白家出来,半道上遇见一番浮浪行子,拦着马车不让过去。阿娘下车去讲理,却被他们言语上好一番挖苦,我气不过下车去骂了一通。”

    说着武约停下了,李诚不动声色的淡淡道:“继续说啊?”

    武约跺脚道:“他们说的可难听了,说什么武家母女,与其被你大小通吃,不如便宜他们。说什么一杆枪,总有招呼不到的……”武约脸涨红了,声音也低了,气息却急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是真的被气坏了,李诚连武顺都没祸害到呢,怎么就大小通吃了?

    李诚倒是一点都不生气,事情看似偶然,其实有其必然性。自己在长安城,风头太盛了。尽管这不是自己主动造成的结果,但事实就是如此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!红眼病这东西真不算什么事情,农村长大的李诚很清楚,人性之恶。

    就拿这个李诚搞的养殖来说吧?以前不是没人搞过,挣了钱之后,被人眼红了,晚上去

    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下毒,上千只鸡一夜死光。还有一个种树的也是,挣钱了别人眼红了,一晚上把一个山头的树苗都给拔干净。鱼塘里下毒的,猪圈里下毒的。这种事情从来不是个案。长

    安城里权贵多如狗,高官满地走。真有个别人犯红眼病了,很正常。李

    诚不吃独食,但是长安城权贵那么多,不可能都照顾的到。更不要说,有的人注定要倒霉的,李诚还能跟他亲近么?没看见东宫和魏王府,李诚始终保持距离么?“

    他们可曾留下字号?”李诚颇为镇定,事情来了,那就肯定躲不开。躲不开的事情,为何不正面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那到没有,我气不过就说了,有种留下字号,他们却不肯。不良人来的时候,他们便散了。”武约总归是小了点,社会经验不足啊。李

    诚不动声色的点点头:“在哪被拦了?长安县还是万年县?”

    武约翻了翻眼珠子:“自然是在万年县,长安县谁敢拦武家的马车?”这话没毛病,长安县的话,李诚真的可以横着走。

    “行了,知道了,回去就叫人去查一查。”李诚必须把事情接下来,不然面子就被人丢地上踩了。这结果不能忍,必须要做出正面的回应。武

    约期盼的眼神看着李诚道:“听说了么?陛下要选秀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对着她那双眼睛,心里陡然一颤。来到唐朝后,一直在回避这个小姑娘的感情。就算李世民提到选秀,李诚也没觉得太多震撼。但是真的对着她的眼睛,感受到她眼神中的情意时,李诚的心还是抽了一下。有点疼!

    “没听说,跟我没关系的事情,我才懒得去管。”李诚装着无所谓的样子,武约盯着他良久,转身前低声道:“你别后悔就行。”说着小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二娘!”武顺喊了一声,武约稍稍顿足,却没回头。

    “李郎君,二娘的心思,妾身自然是知晓的。将来过了门,有个人帮手也是好的。”武顺声音很低,就像蚊子在叫,一张烫的发红。总归还是个少女时期的武顺,不是后来那个,为了固宠跟女儿一起陪李治的武顺。

    啪!武顺的臀上被袭击,身子微微一缠,软绵绵的靠过来。李诚搂着柔软的腰肢道:“你想的太多了,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。”夜

    幕笼罩在长安城头时,门口挂着“张府”牌匾的大宅里,一男一女正在炕上围桌小酌。

    男的相貌端正,白面有须,中年帅哥一个。女的年轻的多了,一脸媚态。“

    妾身又给郎君算了一卦,大吉!”女子笑着说话,男子听了一脸的兴奋道:“娘子不愧是张某的贤内助,此番任期满了,陛下有意让某回朝。”

    帘子挑开,进来一个小白脸,对中年帅哥行礼道:“父亲!”中

    年帅哥笑着看他道:“怎样,事情办的如何了?”小白脸笑道:“自然是办的妥帖,那武氏母女,叫我等好一番羞辱。父亲,为何不让我等劫走武氏母女?”这

    时候,那妖媚女人道:“慎几,只管做好你的事情就好了,问那么多作甚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