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八十二章 人小心黑
    李氏听了心头微微一动,扫了一眼张亮脸上的怨愤之色,叹息道:“郎君贵为国公,却不如一个新晋之臣子。算了,为免陛下不喜,该做的姿态还是要做的。这样吧,妾身走一遭,正确挽回一些颜面来。”张

    亮道:“陛下让我在家闭门思过十日,就算我想去也去不了。”李

    氏听了心道,陛下倒是顾忌张亮的颜面,这才有闭门思过十日之说。不过这话,她没跟张亮讲就是了。赶紧回去收拾一番,让人备车出门。“

    人送到了,我们走了。”带队的校尉就像躲鬼一样,丢下张慎几就跑。大佬们之间的争斗,卷进去搞不好就尸骨无存了。小

    白脸张慎几给丢在地上,虽然没绑着,但是却不敢动分毫。门口老卒手里的横刀闪闪,眼神里充满了那种鼓励,跑啊,你倒是跑啊,你跑了我正好剁了你。

    一脸不爽的李山从侧门里出来,之前去打张家,李诚没点他的将,这让他很失望。看见张慎几,自然是没啥好脸色,一把抓住张慎几的衣领,一使劲往武家侧门口拽。

    看见凶神恶煞一般的李山,张慎几腿立刻就软了,这厮小山一般的身材,站在跟前就像乌云盖顶。这腿一软,身子就往下掉,李山才不管这些,揪住衣领拖着就走。李

    诚冷冷的看着他脸上的惊恐,还有绝望的眼神,心道:这厮与李氏不清不楚的,老子收拾他也算是做善事了,就是便宜了张亮,心里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武家的侧门打开了,崔芊芊陪着杨氏和三个女儿出来,李诚过来笑道:“认清楚了,拦车辱骂的可是此人?”

    杨氏淡淡的撇了一眼,没说话。武顺乖乖的站在崔芊芊身后,探头厌恶的看一眼,也没说话。武三娘最小,胆子也小,抱着杨氏的手看了看,也没说话。还

    是武约给力,站出来看了看便笑道:“为首者就是他!怎么,你就弄来这么一个?”李

    诚不爽的瞪一眼武约:“你说的轻巧,就这么一个,我差点砸了郧国公府大门。”

    武约瞪回来:“国公府怎么了?家父也是国公。”

    一个死的国公,还是太上皇的亲信,能跟一个活的国公,当今的亲信相比么?人走茶凉,别说人还死了。李诚觉得小姑娘太天真了,瞪眼说话的样子,很意外的有可爱的感觉。

    情不自禁,抬手,弹指,嘣一下!武顺捂着脑门:“李自成,你干啥打我?”

    “没大没小的,叫姐夫。”李诚笑呵呵的来一句,刚才的举动,确实轻佻了一点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杨氏黑着脸不说话,武顺和三年则是捂着嘴笑。崔芊芊狠狠的剜一眼。

    这时候大太监到了,一看怀贞坊里的街坊都出来围观,差点给牛车都拦住了,开路的宿卫赶紧扯开嗓子喊,惊动了李诚,这才算是顺利进来了。“

    自成先生,陛下有旨。”大太监声音很低,李诚拦着脸过来: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啧!”大太监本能的啧嘴,这位真是够了,似乎时刻都在防着陛下。“

    陛下的意思,人给你了,随意处置,到此为止。那个,张亮在家闭门思过十日,你呢,闭门思过三日。行了,话带到了,咱家走了,不送。”大太监飞快的转达完毕,示意牛车掉头,赶紧的远离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李诚心里暗暗叹息,张亮圣眷正隆啊!也只能就到这一步了!不然的话,就该是张亮带着一干拦车的假子,登门道歉的处理。想到这,李诚更加的不爽了。

    你是皇帝你有道理,这小子落在我手里,我叫他生不如死。“

    李山,把人绑柱子上。”武家门口有几根柱子,这是用来栓牲口的。李山得令,把人拖过来,两个老卒帮忙,牛筋绑人跟手铐有一笔。这就不能挣扎,越挣扎勒的越紧。

    张慎几知道大事不好,吓的魂不附体,口中不断的大声嚷嚷:“自成先生大人大量,就当我是个屁,放了吧!放过我,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李诚嫌他聒噪,看了一眼牛二贵,这货脱了袜子,直接堵张慎几的嘴上。这一下张慎几也不折腾了,那表情简直太精彩了,鼻涕眼泪都下来了。牛二贵的袜子,比毒气弹杀伤力都大几分。张慎几又惊又怕,加上这袜子的味道,直接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李诚这时候自然不会手软:“让人弄点冷水来,泼醒他。”一

    盆水上去,张慎几幽幽转醒,呕的一下,袜子和一堆别的东西一起吐了出来。这一下吐就停不下来了,连着吐了十几下,肚子里的黄水都吐了几口才算停下。李

    诚皱眉道:“收拾收拾!”说着看看杨氏:“夫人是吃在念佛的,自然是心软的。这人该怎么处置,夫人可有要说的?”杨

    氏这才开口淡淡道:“明空看着办,我乏了,回去休息。”说着杨氏转身走了,脸上看着没表情,心里却跟吃了人参果似得,爽的不行!一口恶气算是出了大半了。这女婿,还是很有用的嘛。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,看今后谁敢欺负武氏母女。武

    约听了忍不住喜上眉梢,这丫头可不是啥好人,有仇必报的主。“

    给他嘴堵上!”武约立刻发号司令,这次牛二贵弄一牲口嚼子,给绑在张慎几的嘴上。看那嚼子,应该是牲口正用的,也不知道从哪头牲口嘴上卸下来的。“

    呜呜呜!”张慎几只能发出点声音,武约满意的回头看看李诚道:“姐夫,你在战场上,抓到俘虏都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李诚听着眉头皱了皱,扭头看看四周,围观的街坊有点多,没搭理这丫头的问题。转身冲四周拱手道:“各位街坊,李诚自打住进这怀贞坊,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大家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!自成先生乃怀贞坊的街坊的骄傲。”不知道是谁家的娘子,扯开嗓子喊一声。

    李诚看一眼,我去,得有二百斤的体量了,难怪中气十足,没看见,我没看见。这

    娘子的话,倒是赢得了街坊们的认可,纷纷附和。“自成先生为人良善,街坊与有荣焉。”这次站出来说话的是坊长,大家也纷纷客人。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多谢各位街坊看的起李某,今日之事,不说大家也知道了。这个人叫张慎几,仗着身为郧国公的假子,当街拦阻武氏马车,污言秽语,辱及李某事小,侮辱武氏母女则不能容忍。有本事,冲着李诚来,欺负人家孤儿寡母算什么?”就

    这还不忘记黑一下张亮,李诚是打定主意,把仇结的深一点,免得将来张亮造反,自己被牵累进去。

    一回头,李诚看傻眼了,武约手里不知道拿来的一块长板子,拎手里站在张慎几跟前。张

    慎几大概知道要坏事,使劲的挣扎却毫无效果。牛筋越挣扎越紧,双手双脚都勒的很深了,因为害怕却丝毫感觉不到疼。李

    诚赶紧过来看一眼武约,这小娘子的眼神里充满了恶毒,盯着对面的裆下,难怪张慎几吓成这样。“小小年纪,学点好行不行?”李诚赶紧开口,武约不爽的瞪他:“你不帮我。”李

    诚看看那板子:“他就是嘴臭,你用板子抽他的嘴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呜的一声,武约双手拿着板子,使劲的一抡。啪的一声,结结实实的抽在嘴上。就听这声音,都觉得疼。在看张慎几,五官都挤在一起了。鼻子也出血了,脸上一片狼藉,看着就很惨。李

    诚都觉得差不多了,武约却丝毫没有心软的意思,抡起板子又是一下。

    “狗贼,让你欺负女人!”武约这次打了下去,知道开口解释一下了。

    你还真别说,她这一嗓子,赢得围观的街坊的一阵叫好声。

    李诚心道,不愧是未来的女皇啊,小小年纪,手段就不差了。人小心黑啊!武

    约自然没解气,连着抽了七八下板子,一连串的惨叫声下来,打的张慎几一张脸没了样子,这才把板子一丢:“算你运气,要不是姐夫拦着,我踢爆你的卵,让你做个公公。”这

    话说完,四周一片安静,李诚都觉得裆下凉飕飕的,这是个狠人啊!“

    好了,你回去吧,女孩家家的,也不知道矜持一点。”李诚赶紧劝走她,就冲她的性格,发飙起来鬼知道会变成啥样子。

    武约悻悻的回去,李诚这才道:“松绑,给他送回张亮家去。”武约走到门口了,回头喊一句:“不行,绑他一晚上再放他。”李

    诚看看手脚上的牛筋道:“你确定,绑一夜他的手脚就得废掉。”

    武约听了这才惊醒,看看围观的街坊,都显得很安静,心道:这李自成倒不是那么无情,还在顾忌我的形象。于是悻悻道:“那算了,反正气也出了,放过他好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敢堵一文钱,要不是这么多街坊围观,武约真的能绑他一夜,废了张慎几的手脚。不信,你看看张慎几的脸血就知道了,也不知道还有几颗牙是好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人群一阵松动,十几匹马护着一辆牛车出现,李诚抬眼看过去,李氏从车上下来了,娇娇柔柔的样子,很是招惹了一堆异性的眼球。这女人生的好本钱,身段也是风吹杨柳一般的,完全附和当下流行审美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