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八十三章 初长成
    看了一眼被绑在柱子上的张慎几,李氏心头没有丝毫波动,昔日心爱的小白脸,如今被眼前的李诚完全取代了地位。可惜,现场人太多,不好放肆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武约也不进门了,回头警惕的看着李氏。同类自然是最了解同类的,武约现在还小,比不了后来那个被老流氓李世民祸害后赐名的媚娘。但也是一眼就看出来,这女人在吸引异性方面,跟自己是一个流派的。

    这是天生的东西,直觉告诉她,这妇人妖媚的妇人危险的很。李

    诚不动声色的看着李氏款款上前,这女子烟视媚行,体态婀娜,街坊里头的男人,眼睛都看直了。要说这长安城里的美女大把,寻常人家哪来的机会,近距离的看个够本?

    一时间现场突然安静,随后便响起“啊哟”“啊哟”的声音,都是被自家娘子下的毒手,腰间青紫一块跑不掉那种。

    李氏颇为得意,出门时精心收拾过的,只要是个男人,她都有自信勾的人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对上李诚的视线时,李氏的心头闪过一道失望。她能感受到,李诚眼神里的不屑和戒备。

    “张门李氏,见过自成先生。”李氏心头不知为何有点发慌,头一回面对一个男人没了自信。小心翼翼的自报家门,其实李诚知道她是谁,这是说给别人听的。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,来的正好,张慎几处置完了,你把人带走吧。”李诚的语气很冷,门口观阵的武约放心了,李自成果然是定力十足,没叫个狐媚子勾走了魂去。李

    氏还道要说话,这时候崔芊芊上前来缓缓行礼道:“李门崔氏,见过郧国公夫人。”李

    诚一看崔芊芊母鸡护鸡仔的架势,自然知道该怎么做。“娘子,这里交给你处置了。”李诚说着转身就走,回到自家门内。李氏的眼神一直追着李诚,心里暗暗生怨。

    崔芊芊倒是一点都不客气,挡在她的面前,不让追着李诚看,同时出言讽刺:“怎么,张家娘子来此,不是来接儿子回去,而是来寻我家郎君不成?”这

    话还真的说对了,李氏很懊恼,怎么在这种场合见到了李诚。有点手段也不好施展,只好收起不甘,笑道:“李家娘子见笑了,久闻自成先生大名,不免多看一眼。”崔

    芊芊才不管她心里怎么想的,回头道:“把人放了!”说着转身道:“告辞!”

    崔芊芊也闪了,身边的莺儿还冲李氏狠狠的瞪一眼,低声骂了一句:“不要脸的狐媚子!”

    这边武家的门也关上了,就剩下一干老卒在现场。李氏心中叫苦,也只好硬着头皮,让人给张慎几抬上车,把人带回去再说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张慎几可是太惨了,面目全非不说,手脚上有深深的勒痕。脸上的伤其实不重,这手脚上的伤才要命呢,这要是再多绑两个时辰,手脚都能废掉。

    李诚坐在椅子上发呆,崔芊芊回来也没察觉,等到肩膀上被推一下,听到崔芊芊幽怨的声音才反应过来:“那李氏,生的好身段,一张狐媚脸,郎君念念不忘么?”李

    诚听了翻白眼,忍不住哈哈大笑道:“娘子吃的一手好醋,假以时日,卢氏吃醋之名,娘子取而代之。”这一打趣,崔芊芊也忍不住笑了。抬手在李诚的肩膀上轻轻的打一下:“惯会编排妾身,那卢氏可不让房相纳妾呢。”李

    诚笑着搂住腰道:“玩笑话,娘子莫往心里去。”这

    时候秋萍抱着安乐来了,李诚松开崔芊芊,过来抱着闺女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安

    乐在李诚的怀里很不老实,抓鼻子揪头发,李诚笑呵呵的承受。崔

    芊芊看在眼里,心里眼红不已。暗道这回郎君在家,非要种上不可。秋

    萍笑道:“这天热的厉害,妾身寻思着,带着安乐去李庄呆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李庄靠着山呢,要凉爽很多。李诚听了点点头道:“陛下让我闭门思过,干脆全家出动,去李庄闭门思过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说了一阵闲话,钱谷子来了:“家主,外面都散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听了把安乐还给秋萍,吩咐道:“你去放个话,那一日在路上出现的张亮假子,有一个算一个,叫我撞见了,说不得要打一顿才算完。”

    钱谷子告退,秋萍不解道:“郎君为何要放这话?”崔芊芊听了她的问题,心里颇为鄙夷,暗道还是我最了解郎君。脸上却是笑道:“妹妹有所不知,郎君于市井之间,颇有仗义侠名。放出这话,怕是那张家的假子,没一个敢出门了。”秋

    萍还是不解,崔芊芊继续解释道:“如今这长安城里的纨绔子弟,哪个不以结识郎君为荣。兄弟会很久没招新了,这些人打破头都想往里钻哩。”秋

    萍这才恍然大悟,李诚在一旁心里暗暗给秋萍点赞,这演技也是没谁了。要知道,秋萍是什么出身?在平康坊呆过的女人,脑子能简单么?她肯定是明白李诚的意思,只是给崔芊芊一个显摆的机会。就

    像是在职场里混的老手,任何时候功劳都是上级的,作为下属的只是提了一点微不足道的意见。要说智商,不好说谁高谁低,要说情商,秋萍能甩崔芊芊十几条街。

    一家人收拾收拾,这就要出发时,武顺带着两个妹妹来了,杨氏不好意思,就让闺女出面。反正家里这三个闺女,见到李诚比见亲娘都亲。杨氏也麻木了。

    “姐夫,姐夫,你们这是要干啥?”最小的三娘见下人在收拾,问了一句。李诚抱着安乐呢,鼻子被安乐捏住了,瓮声瓮气的回答:“去李庄住几天。”武

    顺小心的看看崔芊芊,缓缓的施礼:“顺娘见过姊姊!”崔芊芊点点头:“嗯,你们聊吧,去屋里看看下人准备的如何了。”崔芊芊这个对上别人可以不装大度,对上武顺捏着鼻子也要装下去。毕竟李诚先看上的武顺,要不是武顺有个爹叫武士彠,没她的事情呢。“

    我去给姐姐帮忙,你们聊。”秋萍睁着眼睛说瞎话,接过安乐。安

    乐玩的正爽呢,哇哇大叫,秋萍也不回头,抱着闺女跟着崔芊芊走了。

    武约倒是一阵很安静,等到秋萍也走了,这才过来,轻轻踢李诚一下:“那个,对不起啊!”李诚嗯了一声:“啥对不起呢?”“

    之前不该对你吼的!”武约的意思,就是那句“你别后悔”。

    啧,李诚心说这事情我根本没往心里去,不过这时候再看眼前的武约,媚娘的雏形已经渐渐地明朗了,一举一动,顾盼生媚。而且武约是那种高个子,大长tui的类型。“

    行了,小孩子一个,谁爱跟你计较。”李诚随口一句,武约不高兴:“哼,哪里小了。十四岁就该嫁人了。”呃,唐朝的法律就是这么规定了,女子到了十四岁,还没有定亲的,官媒会主动找上门来。唐

    朝鼓励生育,即便如此,在生产力落后的时代,鼎盛时期的唐朝,人口也才五千万。这是官方统计的数字,算上隐户、奴婢一类的话,顶多六千万。人

    口上不去的主要原因,是粮食产量太低了,养不活那么多人。不然唐朝两百多年,人口怎么会无法突破一个亿?清朝人口能达到四个亿,靠的不全是外来作物,还有农业技术的提高。

    “好,好,你不小了,该找婆家了。”李诚认怂,跟她争肯定是要吃亏的。

    武约哀怨的看过来,哼了一声,坐在边上,眼睛盯着门口发呆,也不知道心里在想啥。李

    诚有点头疼,看看武顺,这女人倒是个乖巧的,上前来低声道:“阿娘让妾身来谢谢郎君,说了要不是郎君出头,武氏之辱也只能忍下来。”武

    约听了转头道:“还有,郎君不在家的时候,武家兄弟最近又来了两次,说是跟着郎君厮混,在洛阳混的很是风生水起。可有这个事情?”

    李诚看看她道:“有又如何,没有又如何?”武约横眉道:“不管有没有,他们不来给阿娘磕头认错,你就不许帮他们。这两个贱皮子!”

    “是是,他们是贱皮子!”李诚不知道为何,见她皱眉的样子就有点肝颤。这丫头,跟去年相比,发育的很快啊。这个头,能有一米六五了吧?再长一年,能有一米七不?李

    诚有点走神了,武约被看的心跳加速,脸有点烧,心里暗道,总算是发现我的好了么?武

    顺不动声色的撇了一眼妹妹,淡淡道:“郎君去李庄,我们在家呆着无趣,不如跟着一起去吧。”李诚回神了,赶紧笑着掩饰道:“好啊,不过还是先问问你娘,她同意才行。”武

    约从椅子上窜起来,飞奔到门口:“我去问!”嗖的一下,身影消失了。

    武顺哀怨的看了一眼李诚,低声道:“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李诚干笑两声,回头看看门内没动静,这才道:“什么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武顺气的轻轻打一下:“九月里,孝期就满了,听说陛下要选秀呢。”

    武约也在选秀的范围内,所以武顺才会担心。至于妹妹是不是跟自己抢男人的事情,武顺倒也没担心。就算没有武约,这屋里还有俩呢,不对,是三。门口又来一个崔媛媛,一身白裙子,身段丰腴,脸红扑扑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