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八十七章 联想太多
    大太监为了赶时间,直接骑马来的。看见李诚还没来得及搞事,狠狠的松了一口气。对于李诚,大太监的感情很复杂,这是个有想法,有坚持的年轻人。可惜,太年轻了一点。年

    轻意味着前途无量,年轻也意味着在当前的朝廷生态格局下,李诚只能给皇帝当打手。没有皇帝的力挺,李诚就不会有所谓的前途。大

    太监的想法完全正确,但是李诚对于所谓的前途并不在意。如果可以,李诚宁愿躲的远远的,过自己舒服的小日子。可惜,人是不可能脱离社会生存的!任何舒适的小家庭都离不开社会大环境的庇护。这

    就是李诚使劲扑腾的原因,他不愿意卷进权利的漩涡中,但是有努力的营造影响力。“

    自成先生,陛下有请。”大太监很恭敬,先下了马,再拱手说话。李..

    诚完全是一副便秘的表情,良久,扭头看看官道上越来越近的烟尘,悻悻道:“呵呵!”指了指大太监,也没有再说话,李山把马牵过来,跪在地上。这

    臭毛病,李诚都说了一百遍了,他还是不改,拿棍子抽他都不改,笑呵呵承受。“

    自成先生等等我?”大太监在后面“深情”的呼唤,实际上却根本没有加快速度的意思,不紧不慢的策马而行。在他看来,李诚这个反应很正常,不是这样那可太吓人了。李

    世民也是这样想的,如果李诚捏着鼻子任人摆布,宿卫早就上门把人弄进大理寺,找个罪名关几年,就算不死,放出来也不多就废掉了。年

    轻人就该有年轻人的样子,二十出头却有着成熟表现的年轻人,意味着不正常。年轻人可以才华横溢,年轻人可以有着成熟的外表,绝对不要露出有成熟手段的表现。

    要不李诚为啥要搞兄弟会?年轻人讲义气,带着大家一起发财。要是跟一群老家伙打交道,那才是作死呢。李

    诚这一路表现的很烦躁,撞翻了一个摊子,丢下一锭银子,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。城管出现的时候,李诚也丢过去一锭银子:“罚金!”然后继续策马而行。

    不用说,谁看见李诚这样,都知道他心情不好。一个新的八卦很快就传的人尽皆知,自成先生在城门口堵仇家禄东赞,却被陛下让人叫走了。

    禄东赞顺利的进入长安城,在驿馆下榻之后,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。同样长出一口气的人,还有裴行俭。“

    竖子,欲作死耶?”李世民一点都不客气,见了李诚就喷!李

    诚低头不语,当着什么都没听到,李世民气的手抖,指着他继续喷:“竖子,不服气耶?以朕欲害汝乎?”

    李诚总算是说话了,一拱手,飞快道:“微臣不敢这么想,就是觉得气不顺。”对

    于李诚的大白话,李世民已经习惯了,这个解释还算合情合理。而且李世民还有点内疚,相比于李诚对功绩,待遇上确实差了点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了,雷霆雨露俱是君恩,压制你是为了你好。这个道理,李世民心里明白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,却不会说出来。李诚气不顺,闹腾几下是很正常的,闹腾过了气也就顺了。

    “气不顺?呵呵呵,要不要朕帮你一把?”李世民阴森森,眼神就像盯着犯了错的李佑。眼角的余光四处游动,在找一件趁手的兵器。“

    算了,臣不用陛下帮忙,自己会调整的。”李诚缩了一下脖子,知道这不是啥好话。

    李世民冷笑了两声,忍着丢东西的冲动:“竖子,长安城里多少眼睛盯着你的家当?心里没点数么?不是朕护着你,早就被人撕碎了,骨头渣都啃没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翻了翻眼珠子:“陛下,臣也没白拿您的好处吧?不是为了陛下,臣能去惹他们?算了……陛下息怒!”李世民总算是找到了趁手的兵器,上次抽李佑用的马鞭,顺手丢在桌子边上的  ,拎手里冲出来,追着李诚一顿抽。

    换成别人,哪敢躲啊?李诚才不管那么多呢,这马鞭抽身上还能好啊?唰唰唰!

    李世民追的紧,抽的快,李诚跑的急,躲的准。总能在毫厘之间避开鞭子,又总能在李世民怒火极致的时候,慢下脚步,挨一鞭子。然后继续火烧屁股似得跑开。

    皇帝的后宫里,出现这么一幕,场面真是太……

    反正大太监是打死他都不靠近一步的,站的远远的,让李世民和李诚玩老鹰抓小鸡。时不时的,李诚挨一下,时不时的,又挨一下,半个时辰下来,李诚大概挨了七八下,李世民追的有点累了,停下脚步:“站住!”李

    诚只好站住,李世民上来狠狠的又抽了三鞭子,在李诚的惨叫声中,鞭子一丢:“滚回去,再闹抽死你。”

    李诚的儒衫上全是鞭子抽出来的口子,李世民看着都觉得惨,有点打不下去了。“

    陛下,微臣告退!”李诚要走的时候,李世民突然抬手:“等等,被你气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脸的苦逼,站住回头:“陛下,还有事?”李世民指了指李诚道:“等着。”说着回了书房,不一会出来递给李诚一份奏折:“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李诚没有抗拒的表现,接过来看了一会,还给李世民:“陛下,就这个事情啊?您心中早有定见,何必问臣呢?”李

    世民怒道:“少废话,说说你的看法。”奏

    折上写的啥内容呢?薛延陀的事情。东突厥被干翻之后,薛延拓真珠可汗在东突厥的地盘上崛起了。对于中原王朝而言,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就跟韭菜似得,割了又长,长了又割。

    一个民族被打走了,又一个民族会成长起来,成为新的潜在的威胁,或者是现实威胁。

    中原王朝和北方的游牧民族,差不多一直都是这个格局。农耕时代的中原王朝,很难改变这个生态模式。薛延拓真珠可汗的崛起,让李世民感觉到了威胁,必须采取应对手段了。

    李诚的回答是有点想当然了,这奏折李世民才收到不久,跟一群宰相讨论过一次,暂时没有结论,就发生了氏族志事件。所以,李世民一时半会的,也不好找宰相们再谈这

    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个。总得缓和几天吧?

    “这有啥好说的?奏折上不是写的很清楚么?真珠可汗有两个儿子,一南一北,各自占据了半壁江山。老家伙也没多久可活了,俩儿子肯定都想继承可汗的位子呗。”

    “说办法,朕没瞎,看的到。”李世民还真的没想好该怎么办,最近为这个事情没少动脑子,想不到太好的办法。“

    陛下,推恩令啊!稍稍变化一下样子就是了。”李诚一句话,就像跟惊雷在李世民的脑子里炸开了!推恩令是西汉分封诸侯对中央王朝威胁太大而滋生的产物。从贾谊到晁错,最后是主父偃,最终解决了诸侯强大威胁中央皇朝的政策。

    这么说了,为了解决诸侯的威胁,贾谊、晁错的结果都不是很好,主父偃也没啥好结果。

    李世民也是熟读史书的人,怎么会不知道推恩令呢?问题是,李诚会不会把自己当成汉武帝呢?话说啊,看看史记就知道,史官对汉朝的一帮皇帝们,评价不高的。就算是汉武帝,司马迁也不是很给面子。

    总之,李世民联想了一会之后,跑题了!怒喝一声:“李诚,朕不是汉武帝,你也不是主父偃!你还不够格!”气急败坏,直接上大白话了。

    李诚伸手扶额,叹息一声:“陛下,您想的太远了,微臣跟不上您的思路。这样,臣还是说简单点吧,薛延拓真珠可汗有两个儿子,都想当可汗是吧?那就都封做可汗呗。这样以来,真珠可汗是大可汗,两个儿子是小可汗,陛下是天可汗。”李

    诚的意思,陛下,我们还是就事论事吧。别联想太多,我还真没这么想。

    p,想多了!李世民不禁汗颜!悻悻的收回狰狞的嘴脸,脑子里一琢磨,这办法好,这小子总能给人带来惊喜。实际上,好像他在对待吐蕃的问题上,用的也是这个办法的变种。可

    惜,朝廷里那帮人,真是太讨厌了!他们担心李诚的成长太快,死活要压着他。“

    自成,朕恨啊,你要是有三十岁,朕就能大用。”李世民叹息一声,心生愧疚了。李

    诚听了很满意,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虽然人不在朝堂之上,却能在皇帝心中有很高的地位。达到这个目的就够了,要什么自行车?

    “陛下,没别的事,臣就告退了?”李诚啥都不要,就想赶紧走人。

    李世民一愣,旋即笑道:“竖子,来人,取常服一件,给他换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舒服了,李世民念头通达了,李诚还是不跟自己见外就行。之前真是想的太多了,用对付一帮宰相的思路对付李诚,本身就是大错特错。最好的办法就是李诚不乖了,叫来抽一顿鞭子,他就老实了。就像收拾自己的子侄。

    换了一身衣服,李诚出宫了,大太监送到宫门口才拱手低声道:“自成先生,陛下真情流露,当珍重之。”这话能从大太监的口中说出来,真是见了鬼了。李

    诚一脸的错愕,呆呆的看他一眼,两个聪明人之间一个眼神交错后,李诚抱手:“多谢!”大太监回礼:“不敢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