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三章 说了也没用
    李世民把步辇图丢在一边,摸着坐在椅子上发呆。阎立本肃立一旁,心里很懵。

    拿出李诚的信,再看一边,李世民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李诚的回信带有明显的敷衍兴致,寥寥几句话,重点放在要工匠上面。李诚没提钱的事情,估计是觉得想要朝天给点钱粮呢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仿佛看见李诚写信时的内心独白:和亲?当然不同意!但是反对有用么?结论是显而易见的,所以就不多说了。工匠,一个都不能给,原因不详!

    还是谈谈水师的事情吧,增加钱粮的事情,应该是不可能了。就算陛下答应,宰相和户部那帮人,也不会多给一个铜板的。还是要点不要钱的工匠吧。

    大太监进来道:“圣人,诸相齐至。”李世民嗯了一声,信步出来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诸相的小朝会,不再跪坐而谈,人人一把椅子,分列两行坐下。李世民的位子自然是居中,面南背北。一干宰相站在椅子跟前,朝李世民行礼。

    “都坐下说话吧!”李世民挥手示意,大家都是椅子,没啥不同的。这就是唐朝,换成清朝,给你个小圆凳,都要谢恩,还只能坐三分之一的屁股。

    “诸卿,朕突然想起,昔日与自成谈起吐蕃一事,自成以为,大唐于吐蕃无所求,为安边事而和亲,自成不为也。”李世民的开场白,各位宰相听了都是一个感觉,心惊肉跳!

    这都是差不多定下来的事情,难道要反悔么?

    “自成所言,自然有其道理,然边事干洗重大,不可不慎重。”马周拱手表态,眼下之意,陛下啊,不要听那小子胡说八道。按照这个道理,吐谷浑,薛延拓,还和亲个屁啊?

    “朕也是这么想的,不过自成说了,非要和亲不可,工匠、医师,营造书册,不可陪嫁。”李世民继续说李诚的观点,这一下有人恼火了,站起来举着笏板。

    “陛下,李诚不过一介水师总管,朝廷之事,只有诸公赞画,陛下决断,有他何事?”谁这么牛啊?褚遂良,想到李诚,褚遂良就平静不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很多人都会支持他的观点,没想到诸位宰相一言不发,正眼看他都没有。褚遂良心中一凉,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。李诚的地位,根本没资格站在这里说话。但他就是说了,你能把他怎么地?我这傻!

    褚遂良默默的坐下,这人其实挺聪明的,就是还差点火候。

    “陛下,此事不急,不妨遣使往登州,令其上奏朝廷,说明其中道理。”房玄龄出来说话了,他是在和稀泥。给褚遂良一个下台阶,顺便转移话题。并且把和亲的事情,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才是朝廷高手,我不跟你谈和亲的事情,我跟你工匠和营造书册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房相所言极是!臣附议!”长孙无忌站出来了,之前李世民谈到要不要和亲的时候,大家都不说话。等到李世民说了,非要和亲,都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明确的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反对,但是态度很明确,和亲是大政方针,不能动摇。细节,可以商量。不就是一个公主么,丢过去就是了。说的难听一点,公主也好,陪嫁也罢,与大臣何干?

    看着诸位大臣纷纷站出来支持房玄龄,李世民的心头一阵无奈,点点头:“便如此吧!”说着话锋一转道:“水师规模大小,诸卿可有建言?”

    一群宰相又沉默了,按照他们的想法,一个铜板都不给最好。水什么师?水师的初衷是陛下惦记人家高句丽,没事不要老想着打仗好不好?水师规模大小,还与钱粮挂钩。

    户部当然不高兴了,这钱粮在仓库里存着,那叫有备无患。

    “陛下,大明宫耗费不小,户部恐无多少钱粮余存。”长孙无忌举着笏板,硬着头皮说话。不说不行啊,户部是他的地盘。而且他说话很讲艺术,不说水师,说大明宫。潜台词是:陛下,你不修大明宫了?

    李世民直接给堵的无话可说了,无奈的看着长孙无忌:“水师,就不管了?”

    马周立刻站起来道:“陛下,可以登州地方税收结余为水师之用”

    “此言老成谋国,大善!”病歪歪的魏征也扶着椅子站起来了,第一个支持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赞同,但是五年以后,在场还活着的宰相后悔的恨不能以头抢地!

    现在嘛,呵呵,登州屁大的地方,你还能玩出花来了?那点税收,谁看的上谁拿去。

    李世民心里自然是不爽的,户部有没有钱啊?当然有了!而且还不少呢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诸卿之意,自成可总领登州地方?”李世民是谁啊?你们不让我开心,我还能让你们爽?说不得,也要膈应你们一下吧?

    登州总管?众位宰相心里都在盘算这个事情,既然税收上独立出来了,行政上自然也要有所表示吧?朝廷不肯为水师出钱,只是给了个登州地方财政,却不给人事权,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李世民是内疚,所以才替李诚争取一下。

    “臣以为,可!”房玄龄觉得问题不大,不就是个登州么?不能跟陛下搞的太僵了,也不好跟李诚弄的他僵。话说这个李诚啊,怎么说呢?迟迟不肯站在大臣的集团中。这是各位宰相最不爽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李诚在经济利益上,可以分享,但是在路线上,一直是依附皇帝的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稍微有点脑子的宰相,都觉得既然弄不死李诚,就不要撕破脸。给他一个登州总管又如何,级别上变化不大,登州就那么点大,没啥可折腾的。

    妥协就这么达成了,李诚的水师总管,变成了登州总管兼领水师。也就是说,登州三县之地,李诚为最高长官了。这是李世民提李诚争取的,毕竟觉得亏欠李诚了,表示一下。

    有了表示,自然就好继续说话了。李世民让人拟旨意,给李诚下达新的任命,同时让李诚就和亲陪嫁的事情,写一份详细的奏折回来。至于工匠的事情,就不用问诸位宰相了,李世民直接下旨给少府监,

    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从南方调集一批造船的工匠,送往登州。

    小朝会散会了,李世民心头依旧压抑,但是好的多了。有心情看步辇图了,阎立本的画画的水平很高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
    步辇图里的李世民,穿戴的不是正式的服装,而是所谓的常服,带着幞(音服fu)头。

    这说明啥意思呢?李世民接见禄东赞的时候,是很随意的。抬着步辇的是宫女。接见的地方也不是在朝会的正殿。这一点,就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对吐蕃,并不重视。步辇图里头,禄东赞被黑的很惨,这几乎是必然的。画中的比例,禄东赞还没有一个小宫女高大。

    李世民看完步辇图,非常的满意。李诚一把火烧下来,吐蕃对大唐的畏惧,达到了巅峰。这是跟真实历史不一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想到那日的禄东赞,在自己面前谨小慎微的样子,李世民觉得自己在天可汗的道路上,越走越快了。如果水师真的能入李诚所言,五年后真的能灭了高句丽,那就更爽了。

    当真是,千秋伟业! 不过,要比起汉朝来说,现在的大唐还是差点意思啊。至少在西域这一片,还是有一定距离的。高昌那小国家,最近很不老实啊。

    登州,海边,李诚总算是看见了新的船坞上两条新船。杜老头跟在一边,吴都尉站后面挺着胸膛,现在他还不知道,朝廷对于水师是什么态度呢。知道了,能哭出来。

    人到登州,李诚等不及休息几天,次日便来到海边,看他的新船。

    “总管,老朽反复思量,左边船坞上,以传统是法,制五百料船一艘。右边船坞上,采用榫卯技法,制一千料船一艘。”杜老头很小心的伺候着李诚,关系到他能不能做官的事情呢。李诚给的钱够,杜老头干脆就一次制造两条船。

    “嗯,不要怕失败,也不要怕花钱。造出一千料的船,包你一个九品官。”李诚再次许诺,杜老头闻声大喜,连连作揖:“敢不效死!”

    “本总管上奏陛下,拟从江东调来一批工匠,你可不要被人家比下去了。”李诚没忘记敲打一下杜老头,那意思,本总管不是离开你就玩不转。

    杜老头当时脸色就微微一变,心道:这官还不好当啊。嘴上却是一脸的自信:“总管放心,老汉今日起就搬到船坞来住下,盯着新船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,没有任何表示,船坞上的船,还只是两个雏形。新式海船的龙骨,还只是一个架子呢。老式海船的龙骨,倒是弄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远远的有快马过来,听到动静,李诚扭头看去,只有一骑飞至,应该是信使。

    李诚看着信使的时候,有人在看着李诚,不肯挪开哪怕片刻视线,嘴角口水溢出。

    “总管,属下去看看。”吴都尉指着正在靠近的信使,李诚摇摇头:“不必了,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李诚突然扭头,盯着船坞边上的棚子里,目光如电。杜老头脸上惊慌一闪而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