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四章 招安?
    最快更新书剑盛唐最新章节!

    视线中出现的是一个寻常打扮的农家少妇,没有长安城里流行的发饰,也没有流行的装饰。肌肤是小麦色,一白遮百丑的审美标准下,肯定不算出色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农家少妇,丢在大街上浪花都不带起一朵的,再寻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李诚却多看了她一会,这才缓缓转身。唐朝人也许欣赏不了这种美,但是李诚能。小麦色的肌肤意味着健康,从身段的比例看,不难联想到裙下有一双有力的修长。

    野性不羁的眼神里闪动的紧张,微微挺胸挑衅的动作。李诚忍不住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六识敏锐的李诚,早就发现了有人一直在盯着他看。只不过李诚对于注视已经麻木了,平康坊里的娘子们,更大胆的更直接的眼神见的多了。

    最后时刻看过去,无非是好奇一下,在这个荒野之地,哪来的小娘如此大胆。不想,竟然是个少妇打扮的女子,别人的娘子,呵呵。李诚告诉自己,你不姓王,我是个正经人。

    汤来弟紧张的心差点都要蹦出胸膛了,见过再多的大场面,也比不上刚才那双眼睛刀锋一般的逡巡。还是在脸上微微停顿,缓缓的往下,前后加起来也就是五六息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这么点时间,汤来弟却有过了一生的感觉。长安来的贵人小郎,眼神里没有任何轻视,只有欣赏和一股强烈的侵略性。以至于目光在胸前稍稍停顿时,汤来弟抬手捂着了胸口。没有记错的话,上一次遭遇如此放肆的眼神后,汤来弟厌恶的吐了好一阵,然后让人把把那个家伙绑了,男人的象征切了喂狗,绑上石头丢进大海里喂鱼了。血腥的气息,让汤来弟有中难以抑制的兴奋和

    刺激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,汤来弟却丝毫没有厌恶的感觉,甚至希望这眼神永远停留不去。

    李诚已经走远了,汤来弟靠着棚子的柱子,眯着眯着眼睛看着烟尘远去。

    杜老头手里拎着一把斧子,身后是几十号徒弟和匠人,人人手拿家伙围着棚子。

    “汤家的,老夫警告过你!”面对李诚时那个老实本分的老匠人,此刻目露凶光,面目狰狞。汤来弟立刻簇拥上来十几个弟兄,噌噌的乱响,横刀出鞘。

    “杜老头,想那我去邀功么?别说我没提醒你,今天要没留下我,杜家村鸡犬不留。”汤来弟镇定的很呢,丝毫没有被包围的感觉。反倒威胁了杜老头。

    “汤家的,你也听到了,贵人许了老汉个九品官,你要坏老汉的事情,就别怪老汉心狠手辣。”杜老头眼神疯狂,做了一辈子的工匠贱人,总算有机会摆脱这个身份了,谁坏他的事情,老汉都要跟玩命。船坞上更多的工匠拎着家伙过来了,不下两百人的阵势。杜老头眼神里闪耀着疯狂。气氛越来越紧张了,汤来弟权衡得失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这女人本来就是好颜色,就是黑了一点。这一笑绷紧的气氛

    顿时被破坏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杜老头,没人要坏你的事情!”汤来弟狡猾如狐,不然怎么能活到现在。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先缓和气氛,随即转身对兄弟们道:“收起家伙,滚远远的,干啥呢这是?”

    一群海匪悻悻的散了,杜老头也不想玩命,幸福生活就在眼前呢。回头道:“都散了,今天的事情,一个字都不许说出去,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现场就剩下两人的时候,汤来弟丢过来一个葫芦:“杜老头,何必呢?说起来,我要叫你一声叔叔。”杜老头接过葫芦,打来嗅了一口:“十里香么?好酒!”一点都不客气,葫芦挂在腰间。

    “那贵人小郎,到底是干啥的?”汤来弟好奇的问了一句,杜老头摇摇头:“不知道,吴都尉也没说。贵不可言就是了。”“那还不去问问清楚,免得他骗你?”汤来弟努力的缓和气氛,杜老头不屑的丢来一个眼神:“老汉有啥值得贵人骗的?你当贵人跟你一样呢?啥都没做呢,一千贯钱就先给了老汉。贵人信我,老汉这条命就

    愿意卖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怎么不接新船呢,原来是专门给贵人造船来呢。”汤来弟恍然大悟,杜老头交付了汤来弟的船后,就再也不接单了,而是对船坞进行了改造扩建,召集一帮徒子徒孙,声势比之前还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汤家的,待老汉把这条船造出来,贵人说话算不算,自然知晓。”杜老头心里还不是很有底气,一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千贯钱是很多,但是比起一个官来,杜老头认为难度更大一些,没有先例啊。

    “噗嗤!杜叔叔,要不要我帮你去问问贵人?”汤来弟有打趣了一句,杜老头恶狠狠的看过来:“你安心做你的海匪就是,没事别往岸上跑。”“就许你做官,不许我招安?”汤来弟冷冷的反问一句,杜老头听了狠狠的一愣:“招安?”汤来弟点点头:“没错,招安。如今这片海面,越来越难熬了。你也知道,自打我当了家,就没上岸抢过大唐的百姓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杜老头点点头:“这倒是实话,老汉也听说了,独眼鲨年初上了岸,抢了一回,叫你带人给灭了。做海匪的不去抢,那么多人怎么过活?”“高句丽、百济、新罗,这些地方穷的要死,上岸抢了几回,没啥油水。如今海商也少了,这日子真的太难了。这不,才要想法子改变么?”汤来弟总算是有了一句话,就不知道是真是假。杜老头想了想:“

    事情太大,容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慢慢想吧,一年半载的,还扛的住,走了。”汤来弟丢下一句话,带着自己的人上了小船,朝海面上那艘四百五十料的大船划去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的,真的要招安么?”上了大船,汤来弟身边凑进一个脑袋问一句。“再靠这么近说话,我挖了你的眼珠子,割了你的舌头。”汤来弟恶狠狠的瞪眼,吓的身边的二当家缩着脖子后退三步。汤来弟还不罢休,死死的盯着他:“以后再偷听,我让你变聋子。”话音刚落,两个健

    妇就站在二当家身后,手里短刀亮了出来。

    二当家看着是个粗壮的汉子,但是比起这两个健妇,居然有点弱小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让他去海里清醒清醒!”汤来弟淡淡的丢下一句话,信步走远,回舱房去了。两个虎背熊腰的健妇上前一步,二当家的看看她们,举手道:“不劳费力气,我自己来。”说着转身上了船舷,纵身跳进海里。甲板上一群海匪顿时发出欢快的哄笑声。也只有这个时候,大家才可以放肆的

    开心笑一笑,大当家的不会惩罚。黑寡妇汤来弟在海匪的心目中,那是一个非常公平的大当家。她能成为老大,最关键的原因的就是大家很服气。每次抢了东西,汤来弟都能表现的很公平。不像之前的海匪大当家,好东西自己拿了,留下

    的只有一些鸡零狗碎。

    汤来弟真正下狠手处罚下属的时候其实不多,只要不是大事,顶多就是二当家这样,在海里泡半个时辰,让大家看一阵笑话,然后再爬上来就过去了,很少算后账。

    不过真的把她惹急了,那就必须出人命了。这一点,老海匪都清楚。汤来弟有三个禁忌,一是不许抢大唐岸上的百姓,二是不许在干活的时候藏私,三是不能挨着她的身子。

    只要不犯这三个禁忌,一般都不回有倒霉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招安么?”汤来弟躺在榻上,看着窗外的海面,嘴角露出一丝的狡黠。

    招安什么的,对她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,不过把那个贵人小郎抢来,倒是很有吸引力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小郎,汤来弟的身子就开始发热,手在胸前划过,缓缓扭动腰肢。门口两个健妇,双手叉腰,警惕的看着经过的海匪。李诚这个水师总管,没有进驻水寨,还是住在原来的那个宅子里。只不过以前是租,现在买下来了,附近的两个宅院,也都买了下来,正在让人打通了扩建。将来这里就是水师总管的衙门了,李诚没打算

    去州衙里去。

    “自成,好家伙,来的够慢的。还以为你在齐州要呆一阵呢,没想到你先到了一步。”风尘仆仆的崔成出现了,李诚到登州时,崔成不在,自然谈不上迎接。

    “大兄一向可好?”李诚笑呵呵的招呼一声,引入堂前落座。

    “好个屁,这鬼地方做知州,简直就是受罪。你看看我身上,一股子咸鱼的味道。”崔成抱怨了起来,李诚听了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堂堂知州,不在衙门里呆着,谁叫你乱跑?”李诚打趣一句,久别重逢之后,昔日那种兄弟感情似乎又回来了。看来在登州历练一番,崔成的变化也不小啊。“这都要怪你好吧,还好意思问我?”崔成又是一句吐槽,李诚挠头道:“跟我有啥关系?”崔成抬手指了指李诚道:“你还递来?盐山那边是怎么回事?七月以后,大量的出盐。登州的煮盐现在根本卖不动。大批灶户日子难过,差点就要造反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