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五章 各有所思
    最快更新书剑盛唐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话有点夸张,但是情况比之前肯定差不少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
    “哦,大兄是如何处置的?”李诚心里也是一惊,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。要死人的!

    “治下三个县,今年还算风调雨顺,本以为能混个好年景,盐货滞销,还不如以前呢。好在登州百姓还算良善,就是几个盐把头闹事,带着一群灶户,弄了许多咸鱼抵税。下面的县令不敢做主,派人来通报,为兄只好下去看看。耽误了接你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拍大腿:“咸鱼抵税,这是好事啊?”

    崔成气的胡子乱抖:“好个屁,义仓没新粮食,明年要出点啥天灾,陈粮又放坏了,那就得出大事。不说我这官帽子戴不稳当,百姓闹起来,小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大兄可别吓唬我,这事情我心里有数。陈粮好办,酿酒,养牲口都行。”李诚说出来的话,崔成听了直接跳起来了:“陈粮都消耗完了,来年怎么办?你这主意还不如留着陈粮呢,还有点粮食压仓底。”

    “大兄别急啊,今年登州的粮食算是个丰年,还怕没新粮食么?花钱收买就是了!实在不行,一斤新粮换两斤陈粮就是了。”李诚又出了个主意,崔成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自成啊,这话要是别人说的,我一准觉得他在害我。说吧,都有啥好法子!”

    李诚微微一笑道:“先说咸鱼,不是所有百姓都拿咸鱼抵税收吧?义仓里的陈粮,你总是要处理的,不如拿来便宜百姓。这样算起来,义仓里的新粮食,缺口不算太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是有缺口啊,你赶紧的说,别卖关子。”崔成急的瞪眼了!

    “还有啥好说的?咸鱼派人送往幽州,直接走海路,咸鱼在登州不值钱,但是在草原上这就是盐!幽州有商队,直接卖给商队,换成钱拉回来,附近的州府买粮食回来补仓库,或者就近在幽州买粮食走海路运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诚说着停了下来,崔成眯着眼睛在思考:“这笔账算不清楚啊,好像不亏的样子。不过官府能做买卖么?”

    “大兄啊,你就是一根筋。官府不能做,还不能让民间做啊?得了,你也别费那个劲了。赶紧的让各县把咸鱼送来,就说你找到法子解决问题了。我只管这一回啊,下一回你自己想法子,不能啥事情都指望我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走海路,船哪里来,在哪里上岸?如何保证安全?”崔成没法放心,连声追问。

    李诚抬手指了指自己:“当然是我来想法子运走啊,船多,直接从幽州收购新粮食拉回来,船少了,就把钱拉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你还是拉粮食吧,要是拉钱的话,周边的州县那些粮商,可不是好想与的。绑在一起抬你的价,你就得亏死。”崔成面露凝重之色,这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别指望这年月的商人有啥节操,一旦计划走漏,真的能坑死人的。登州这地方,从来都不是什么产量的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地方。

    “嗯,说到底还是船的问题,这事情不着急,大兄也别上火。等我好好谋划一番再说。”李诚摸着下巴,心里也在琢磨这个事情。这年月最麻烦的不是粮食本身,而是运输的问题。

    要不怎么运河很重要呢?水路运输,成本最低,而且方便。明朝的时候,九边的粮食运输问题,就一度困扰了明朝政府。后来相处个馊主意,交给商人来做这个,粮食运到就给盐引。这主意还不如不出呢。

    为啥这么说呢?因为商人是要牟利的,他们把粮食运到九边各地,沿途的消耗太大了。还不如带着银子过去,就地收粮食。反正九边只认粮食,有了回执就有盐引,来回挣的更多。

    为了更大的利益,导致九边粮食价格飞涨,那才不是商人该关心的事情呢。

    这政策,别说治本了,治标都没达到目的。反而加重了问题的严重性,又增加了新的问题,盐引滥发。

    唐朝没有这个问题的原因呢,一个是人口少,贞观朝还没有出现太严重的土地兼并。军队驻扎边关,依靠当地的粮食税收,就能满足军队的需求。

    李诚要从幽州运粮食回来,那才是真的傻。这道理仔细也琢磨,李诚就想明白了,不能从幽州运粮食回来,直接运钱就行了。义仓粮食的问题,今年应该能解决,明年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周边的粮商,那都是属狼狈的,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,狠狠的咬一口肥肉。

    李诚也没跟崔成说实话,他心里其实另外有算盘。海路运输在李诚看来,才是最要紧的事情。具体怎么解决,指望登州水师的十几条船,那是不现实的。只能另外想法子了。

    兄弟二人不说公事了,坐在一起等着吃饭说话。看见武约出来的时候,崔成也吓的不轻。指着武约道:“自成,你真的……。”李诚怒道:“闭嘴!”

    崔成哈哈哈的大笑起来,使劲的拍着桌子,就算知道李诚是躺枪,也要好好笑个够本。

    “不正经!”武约也喷了一句,放下酒壶就跑。李诚喊了一嗓子:“把孙老也请来,孙老要在登州行医,少不得父母官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跟着来到登州,安顿在附近的一处宅子里。武约哦了一声,出门去招呼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孙思邈就来了,脸上笑呵呵的,看来心情很不错。登州这地方跟繁华没关系,但是也省了很多的事情,不需要去应付什么权贵一类的人。心情自然就轻松很多。

    孙思邈跟李诚也不客气,坐下之后就开口:“自成,老夫医馆的事情,就拜托你了。”说话间,看都不看崔成一眼,知州怎么了?皇帝都见过,还在乎你?

    崔成根本没在乎这个,孙思邈这种人,走到哪都深受欢迎。

    “孙老,别着急医馆的事情,我觉得有另外一个事情更要紧。”李诚不紧不慢的开口,动手给孙思邈倒一碗酒。这种地方上酿的米酒,自然比不了李诚的十里香。但是凑合喝吧,十里香运到这,那是为了

    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挣钱的。

    “啥事情比医馆更要紧?”老孙也不客气,端起来喝一大口,动手夹菜就往嘴里塞。登州啥都缺,就是不缺海鲜。李诚处理海鲜的办法也很简单,就是白灼,然后沾点酱油调料。

    “此番来登州兴水师,也算是了了一个心愿,按照自己的想法,打造一支军队。”李诚说了一句实话,当时就给崔成吓的抖了一下:“自成,慎言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大兄,你想多了。水师还是水师,只不过觉得大唐的军制呢,对军医这一块,不算是很重视。战场上最可怕的不是战死,而是受伤之后,能不能得到及时的救治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听明白了,看看李诚道:“自成,你在鄯州那会,就想过这个问题吧?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:“是啊。可惜,一直没机会自己带兵。松州一战,也没啥机会实践这个。我寻思着,按照大唐的军制,每一旅都应该有一个军医,然后一军该有个随军医院。现在我是水师总管,每条大船,都该有个军医,水师也该有医院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听了微微皱眉:“那缺的医生,可不是一个两个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,动手给孙思邈倒酒:“说的是啊,所以才指望孙老了,在登州办一个水师军医学堂,专门为水师培养大夫。要求不高,有百十个人,学会简单的急救就行,能应付一般的疾病就行。再培养出三五好大夫,在水师医院坐镇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是内行,听了这话却摇摇头:“不够,远远不够,当务之急,还是制作一种药品,能够大量生产,携带方便,并且能应付多种常见的疾病。”

    李诚由衷的赞叹一声,竖起一根大拇指道:“孙老,您是这个。说吧,要多少钱,我出了。先把军医学堂办起来,然后再弄出便于携带的药品,最短的时间内,病患得到救治。这些药品,必须能打量生产,满足军队之后,还能照顾地方百姓。”

    满足军队的话,孙思邈倒是无所谓,还能照顾地方,一下就把老孙的情绪给拉动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老孙一拍大腿:“之前怎么没想到呢?制作能够打量生产的药丸或者药散,用瓷瓶装着,便于携带和服用。一般的毛病,确诊之后,最快的时间服药救治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也是一惊,要不是这个事情,还真的忽略了中成药的生产呢。

    “孙老,我觉得吧,这事情的抓紧了。尽量多带出一批学生来,三五年后,能正确的炮制药材就行,然后大量的生产中成药,并向全国推广。这一类的药,必须得便宜。”

    两人聊的起劲,直接把崔成丢一边去了,崔成也不着急,笑眯眯的听两人说话。心里在盘算着,这种药能不能成为登州的一个新政绩。之前他还想着,干一任就离开登州,现在则在琢磨着,李诚来登州做水师总管,他能不能跟着一起奋斗几年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跟着李诚一起奋斗。踏踏实实的干出点成绩来了,对未来的仕途会有巨大的好处。别的不说,就说当今陛下的视线,总是会经常看到自己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