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八章 海商
    “有海匪!”桅杆上的水手喊了一声,甲板上的人们顿时慌了起来,舱内出来一个男子,大声道:“慌什么,海匪船小速度慢,满帆加速冲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金掌柜,还有有一艘大船,速度极快。”站在高处手下,哭腔喊一嗓子。

    金掌柜顿时脸色一变,爬上舱顶,盯着西南方向的海面看过去,一片船帆,大船一艘,小船四艘。“降帆,放小船,我过去问一问,能不能交个买路钱。记着,我要是不回来,把货物丢进大海里,全速逃生。”

    金掌柜不是不想跑,而是知道肯定跑不了,两艘货船呢,满载之后再快也跑不过海匪的大船。除非把所有的货物都丢了,那这一趟就算血本无归,还有被追上之后的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不抵抗,只要海匪不全部抢走,不杀人,就有保本的可能性。金掌柜异常果决,在海上谋生的,没点决断力,早掉海里喂鱼了。

    金掌柜属于海商中比较有见识的人,他去过长安,还懂汉语。希望这个海匪头子,能好说话一点。金掌柜上了小船,朝海匪的船划过去。

    “嗯?降帆了?”汤来弟也很意外,在这条航线上打劫多年,还真没见过束手就擒的海商,这帮人都是亡命之徒,多数情况下都是拼个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的,看,小船。”二当家指着海面,汤来弟眯着眼睛看一眼:“有意思,传令,半帆减速。放小船下去,把人接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金掌柜爬上了海匪的大船,一看这船是新的不说,还自己的船大不少,再看看船首的黄杨弩和弩箭挂钩,心里暗自庆幸,没有强行冲过去。

    可不看小看这个挂钩,小臂粗的缆绳绑着,缆绳泡了桐油,用刀得砍一会的。放火烧,等烧断了,海匪的船只也靠近跳帮了。这船还高大不少,居高临下的丢挂钩滑下去,很难挡。

    “在下金运来,不知哪位是大当家?”金掌柜心里发慌,脸上很镇定。反正做了安排,逼急了,命丢在这,也要让海匪白忙活一场。

    一群海匪在甲板上,或站或坐,手里家伙各式各样,或刀或叉,表情各异的看着金掌柜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来了。”一声喊后,人群分来,走出来一个女子,身穿红裙,腰间扎紧,挂把横刀,黑色披风,头上盼着妇人髻,随意的插根荆钗。再看面色,常年在海面飘的小麦色。模样倒是周正!

    金掌柜心中一凛,这是黑寡妇!这条航线上据说是最凶残的海匪头子。

    黑寡妇的凶残,是针对海商和大唐之外的地方。这女匪凶命赫赫,最近几年,多次在新罗、百济、高句丽海岸登陆,抢夺钱粮。三国官府多次追缴,连根毛都没抓到。

    民间传闻多有不实,但是黑寡妇在新罗的名声很大。尤其是在海商中,传说只要撞见这个女人,就没有跑掉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大当家的,这位掌柜,倒是有点胆色,孤身上了我的船,你有啥要说的?”汤来弟不慌不忙的说着,眼神就像在打量一个垂死的猎物。

    &n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bsp;   念过四十的金掌柜,自然不会认为自己长得帅被黑寡妇看上了,脑子里高速转动,斟酌用词道:“大当家的名讳,金某不敢多问。失礼了!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!”汤来弟冷笑着一挥手,披风一甩,气势十足,坐在手下搬来的椅子上,冷冷的看着金掌柜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的,这片海面,海商越来越少了,长此以往,大当家和兄弟们,吃什么?”金掌柜小心翼翼的问,汤来弟微微皱眉,这个问题她其实很有感触。新罗、百济两国的海商,这两年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以前一个月能抢个五六回,现在一个月能抢到一条船就不错了。要不她怎么还要带着人去上岸抢呢?还不是买卖不好闹的么?

    “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死活吧!”汤来弟一声反诘,海匪们一阵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金掌柜深呼吸,镇定之后道:“大当家的,这次走登州,有两条船。在下愿意交一笔钱,买个平安,您看行不行?如果行,这一趟买卖做完了,回去之后便将大当家仁义之名广而告之。做买卖的,只要有得赚,没有性命之忧,都愿意花钱买平安。”

    海匪们听了一阵聒噪,这个说“废什么话,杀上船去,都是咱的。”那个说“就是这个理。”气氛热闹了起来,一群海匪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。

    汤来弟怒吼一声:“都给我闭嘴,还有没有规矩。”

    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,没人敢再说话,充分体现了黑寡妇对这个团伙的控制力。

    金掌柜心里暗暗吃惊,一个女人能领着一帮亡命徒干海匪,还能控制的住局面,真不简单。看来今天这关不好过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掌柜,这样吧,抽三成,我放你走。”汤来弟觉得这个掌柜说的很有道理,都不跑船了,抢谁去。不如学官府收税好了。

    “大当家的,太多了,五抽一吧,跑海谋生,脑袋挂在裤腰带上,都不容易。”金掌柜心中狂喜,就算是三抽一,他也能大赚一笔了。毕竟这一船货,运到登州就是三倍的利。不过他脸上没露出来,反倒是一脸的苦涩。

    汤来弟冷笑道:“呵呵,看来我说话不好使啊!黑寡妇的名字,镇不住场面。小的们,升帆!”金掌柜急了,伸手道:“慢着!”

    汤来弟冷冷的看着他道:“这片海面,我说的话,比圣旨都好用。三抽一,保证没别的海匪敢动你,要是动了你被我知道,我灭他满门。”

    “大当家的,不是信不过您,这茫茫大海的,您的保证未必啥时候都能兑现吧?”金掌柜的回了一句,汤来弟稍稍沉吟:“我派条船,护送你到安全的地方就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吴都尉,能再次见到您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登州码头,上了岸的金掌柜,看见吴都尉一脸的庆幸,上前拱手说话。

    “哦,莫不是遇见了海匪?”吴都尉也是一脸的吃惊,这年月的海匪可没什么道理可讲,抢劫杀人夺财。登州水师这

    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点船,还真的拿海匪没啥办法。好在朝廷已经开始重视,派来了新的水师总管,不然这水师还真的没有出头之日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某这两条货船满载货物,如何跑的过海匪的快船?要不是临时决断,巧舌如簧,这次就算完蛋了,人没了,财货也没了。”金掌柜一番感慨,吴都尉听了不免八卦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坐下喝口茶水慢慢的说。”吴都尉是有任务的,面对这样的事情,自然要搞清楚。回头总管要走海路运输的话,遇见海匪怎么办?大海不比陆地上啊。唐军在海上再能打,到了海上就未必干的过海匪了。

    “唉,这次真是千钧一发!差点就什么都没了!”落座之后,金掌柜开始讲诉他的遭遇。

    话说这条航线真不好走,从新罗过来,先沿着海岸线走一段,然后到了高句丽的地盘,还得走一段,沿途各种打点。海上要是遇见风浪,别说货物了,人都得下海喂鱼。总算是进入渤海之后算是相对安全了,但却是海匪最活跃的地区。

    一通说罢,吴都尉都听的傻眼了:“还有这事?这海匪黑寡妇,倒是个有意思的女人。走,我带你去见个人,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吴都尉带着金掌柜来到李诚处,通报之后跟着进了堂前,金掌柜一脸的忐忑。大唐太强大了,一般的百姓都不拿这些小国的人当一回事,更不要说官员了。

    这个吴都尉呢,还是比较好说话的,毕竟商船来了,都要交一笔钱。有了收入,吴都尉巴不得海商多来呢,所以还算比较客气的官员。但是这个新来的水师总管,就真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万一他贪得无厌呢?这一笔买卖,搞不好就白忙活了。

    满怀不安的金掌柜,看见里门帘子一挑,出来一个美貌妇人,穿戴比地方上的妇人不知道好多少。只是这料子,似乎不太常见。红裙子,金步摇,坠子上镶嵌明珠。

    女子出来看一眼便道:“吴都尉,郎君在书房里处理事物,稍带片刻,来人,上茶。”

    一个丫鬟端茶出来,妇人看都不多看两人一眼,转身回去了。

    金掌柜是见过市面的,知道在这个场合,不好多看人家内眷,只是看一眼就赶紧低头,心道:这水师总管的小妾,模样穿戴,都在新罗王妃之上吧?大唐,真的了不得的国家。

    丫鬟再次将帘子挑起,吴都尉身子一正,毕恭毕敬的站着。金掌柜赶紧躬身站好,低头用余光看着门里出来的男子,顿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男子怎么说呢,太好看了,却有英气勃勃,气势迫人。难道这就是新来的水师总管么?

    李诚脚步很快,出来看一眼站在那的两人,吴都尉低头说话,另外一个商人打扮的家伙,却飞快的看一眼才低头。不亏是敢于走海的商人啊,这胆气就很足。

    隋唐两朝,东瀛都有遣唐使,说明海路上一直通着。有海商的存在,也很正常。只不过这个年代的人啊,出于对大海的畏惧,敢于在海商讨生活的商人,那真是凤毛麟角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