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九章 用人
    见礼之后,李诚淡淡道:“听吴都尉说,民间有勇士,驾船走海,将东瀛、新罗、百济等地的货物,运到大唐来售卖,想来这为就是个走海的勇士。”

    金掌柜听到这话,心头微微一颤,这是对海商的肯定啊。大唐的对外贸易,主要集中在西域的丝绸之路,海上的贸易,一直都不算什么。这个时代的航海技术,还不足以支撑商人走太远的航线。

    东瀛的遣唐使,都是走对马海峡,绕过对马岛,在朝鲜半岛登陆修正。然后才沿着海岸线缓缓而行,渡过渤海进入大唐境内。鉴真那种走扬州渡海的,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。可能跟他属于偷渡有关吧。

    帘后先是郑洁在偷听,接着武约来了,白嬛也悄悄的出现。三人竖起耳朵,听到李诚说话,武约忍不住低声浅笑道:“姐夫果然是最会做买卖的人,一番话把这贱商碰上天去,还怕他不肯效死?”

    白嬛听了低声道:“未必!继续往下听吧,秦皇一统**以来,商贾皆贱业也。”

    郑洁最安静,听她们低语回头做个“闭嘴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堂前金运来却不像武约想的那样激动,多年经商的经验告诉他,千万不要高估了大唐官员的节操。对你客气夸奖你,只有一个原因,你有利用价值。一旦失去利用价值,杀猪的季节就到了。商人,在封建王朝,就是官府养的猪。

    “总管过誉了,不过是谋生罢了。”金运来很谦虚,李诚听出他话里的勉强,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这就是现代人的思维问题了,穿越之前的社会,成功商人的社会地位不低。不像唐朝,生意做的越大,意味着要被宰割的日期临近。大商人一般都是权贵的白手套!

    这个年月的航海技术,出海打鱼都是卖命混日子,更不要说这种跑长途的海商了。或者这么说吧,李诚真的认为,这些海商也好,丝绸之路上的那些胡商也罢,他们的冒险精神造就了丝绸之路,他们无疑都是勇士。

    嘴上说什么,金运来都不会当真的。这种老江湖,看不到实际的好处,是不会相信你的。

    “登州各县灶户以咸鱼交税,崔明府同意实施,并委托水师,将咸鱼送到幽州出售。但是水师没船啊,能下海跑长途的船,也就是三五条。各县收上来的咸鱼,没有八万也有为五万斤。所以,某拜托金掌柜,帮忙找些船运货。”李诚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金运来脸上一惊,居然是这么一个事情在等着他呢。心里不禁犹豫了起来,李诚见状继续道:“朝廷大兴水师之意很明确,如果金掌柜把事情办好,办的漂亮。将来家里的儿子中,可以选一人出来,在水师中担任九品官职。”

    李诚玩这一套已经很熟练了,一个九品官,就让杜老头差不多疯狂了。杜老头是工匠,社会地位也不高。金运来是个商人,也好不到哪里去,有钱没地位啊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金运来听了一声惊呼,手一抖,茶杯打翻在地,砰的一声。

    李诚见状面不改色,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心里却在暗暗得意,还怕你不卖命么?说实话你不信,那就来点实际的。你给我卖命,我给你儿子一个官职,为了儿子的,或者说通过儿子,改变这个家庭的社会地位,金运来无法拒绝这个诱惑。

    “对了,忘记说一声,水师不同于府兵,走的是鹰扬卫的编制。”李诚又补一刀。

    卫军的地位高于府兵,属于常备军的编制。水师编制最小也能有两个鹰扬卫,不然李诚这个总管就白叫了。只不过现在朝廷不给钱不给粮食,空有一个总管的名号而已。

    没有实际上的好处,不等于李诚不能拿这个来画大饼不是?既然属于常备军,就算是做个九品武官,那也属于国家编制,朝廷承认的官员身份。

    吴都尉在一旁听着心中窃喜,朝廷兴水师,总管之下最少两个卫,那就是两个鹰扬郎将在等着自己争取,吴都尉心道:只要好好给总管卖命, 不怕一个鹰扬郎将的位置不到手。这可是正五品啊,副手鹰扬副郎将从五品。

    金运来站起来,连连拱手道:“总管,在下失礼了。”李诚不以为意的摆摆手:“没事,不小心而已,坐下吧。”说着回头一眼,帘子后面丫鬟出来收拾。李诚笑眯眯的看着金运来,给他足够的时间考虑。

    杜老头那边,李诚是从造船的角度出发,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要兴水师,兴海运,就得有船。金运来这边,李诚则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出发。海运也好,水师也吧,这种敢为天下先,冒险下海的人,必须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这么做,李诚无人可用,还谈什么水师呢?继续做自己的光杆总管就是了,那不正好如了朝廷那帮大佬的意么?他们巴不得李诚在水师总管的位置上无所作为呢。

    金运来内心翻腾不已,这么一个机会摆在面前,实在是无法抗拒。但是他还是有担心的,毕竟李诚这个人没打过多少交道,大唐官员的尿性,对商人的态度,那是说翻脸就翻脸啊。有用的时候,可以客气一点,没用的时候,甩手就丢一边都是客气的。

    “总管,在下可否考虑几日?”金运来越想心里越没底,事情太大了,必须要回去好好想想。李诚听了忍不住微微一笑:“可以理解,三天之内,给我一个答复就行。对了,造船的杜老头知道吧?这两天你多关注他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杜老头?金运来听很是迷茫,怎么又扯上这一位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,小人告辞了。”金运来起身告辞,李诚端坐不动,微微点头就算到了礼数。

    吴都尉也站了起来,李诚对他道:“你留一下。”吴都尉:“是!”

    金运来走了,李诚开口道:“水师有两个鹰扬卫的编制,你把麾下人员名单报上来,登州原有水师官兵,脱离府兵,设水师鹰扬左卫。有明白,我才好定下职务,吏部报备。”

    吴都尉心中狂喜,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。原来在府兵制下,他这个都尉固然是一方军事长官,但是登州这地方的府兵,一直就没什么规模。加上地方贫困,又远离长安,官府不重视,登州府

    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设了又撤,又设。

    直接导致府兵编辑混乱不说,他这个果毅都尉实在是名不副实。现在不一样了,水师独立出来了,他这个下府的果毅都尉从六品,最差也能混个从五品的副郎将。万一直接任命他为郎将呢,那就是正五品了。

    有趣的是,李诚这个总管,却没有一个将军的头衔。也不知道吏部怎么搞的,皇帝也没有明确的态度,李诚也当着没这个事情就是了。反正他的目的不是当官,为的是跳出漩涡。

    问题是,登州地方上不知道李诚的真实底细,怎么看这都是个总管啊,很吓人的。

    吴都尉立刻单膝跪地:“愿为总管效死!”李诚笑呵呵的扶起来道:“瞎说,是为朝廷效死。水师初立,需要人的地方很多,回去跟兄弟们都说说,需要大家同舟共济。”

    吴都尉恭敬的拱手道:“卑职明白!”李诚嗯了一声又道:“还有啊,水师需要裁撤老弱,去芜存菁。这个事情你也提前打个招呼,四十岁一下,或者身体有病的,就不要在水师继续干了。在岸上寻个轻松一点的差事,不过收入会少一些。”

    吴都尉一听这个话,立刻变态:“总管,此乃应有之意。原本隶属府兵,良莠不齐,如今从属水师卫,自然要有所不同。卑职一定跟大家好好说说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你这么跟大家说,猜下下来的人手,有两个选择。一个是合伙开个买卖,大家一起努力,挣钱养家糊口。一个是水师找是登州府圈一块地,搞一个荣军农场。将来退下来的老弱病残,都可以进农场有个生活的渠道。”

    这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,同时也是对吴都尉的一次考验。如果他能公平公正的处理人员问题,李诚不介意保举他一个鹰扬郎将,如果他中饱私囊,那就别怪李诚不客气了。现在水师这一块,李诚最大。

    吴都尉也去了,李诚回到书房,拿出纸笔,写了个委任状,临时没想起杜老头的名字。想想让钱谷子去打听一下老头的名字。李诚要拿杜老头做榜样,跟水师合作的榜样。

    这种九品的小官,李诚可以直接委任,上报吏部就肯定会认账。当然李诚要搞出一个超编的水师来,吏部和皇帝也会派人来找他谈心的。

    接着让人把武约叫进书房,这丫头进来便打趣道:“姐夫,这可是郑氏女的地盘呢,叫妾身进来,不怕打翻了葡萄架子么?”

    李诚拉下脸来,冷然道:“你要想在我身边呆着,以后就不许阴阳怪气,不然就给我滚蛋。”武约听了低头不语,不过不服气的样子很明显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要管钱财,就必须管好。孙老那边的花销,你要盯着,让他那边记账,你负责查账,任何不合理的开销,你不要说什么,回来跟我说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姐夫不信孙老?”武约很吃惊,孙思邈的人品绝对没问题啊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信孙老,而是他做事还行,花钱却没什么谱,不该花的钱,你必须及时汇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