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六章 猜不到
    不害臊的事情并没有上演,只是轻轻一抱,李诚就推开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不害臊给我看看啊!”武约低声抱怨了一句,李诚耳朵太好,听的仔细,忍不住噗嗤一笑道:“在等两年吧,你要还是愿意,我就敢对你不害臊。”

    “不小了,都十四了,寻常人家的娘子,娃娃生下来的有的是呢。”武约不亏是将来能做女皇的,胆子大的飞起。说着话,身子往前挨,带球撞人,蹭了几下:“不小吧?”

    要说这小娘子,发育的倒是很快,林语堂说武则天身材健硕,玉立亭亭。现在已经有点雏形了,女孩子发育早,武约身高都接近目测有165。等她十七八岁,能有170也未可知。这

    身高,放在唐朝没问题,放在明清就麻烦了。那会上流社会的审美观,女人要娇小玲珑。腰肢要盈盈一握,那才叫好看。还有呢,要束胸,大了就是狐媚像。更变态的还是小脚。

    唐朝的审美还算是正常的,也不知道明清的审美,是不是因为武则天身材高大的缘故。估计应该还是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,一个女人长那么高,比男人的都高,男的没面子。别

    说古代了,就算是现代社会,有的男人看见高个女人,不照样自卑么?李

    诚当然知道这妮子的心思,比起最初,大概是相处的久了,没之前那么抗拒了。不过也不会乱来就是了,武顺都没进门的,有武约什么事情?

    “别闹,回头抱着个娃娃回长安,阿娘能打死你。”李诚打趣了一句,武约这才作罢,哼哼两声道:“姐夫还是担心那两个吧,家里大妇还没动静,回头别带着长子回去。”“

    伶牙利嘴,管的倒宽,要不要我把登州总管让你来做?”李诚觉得有趣,与之斗嘴。武

    约笑道:“姐夫不怕朝廷法度,妾身怕个甚么?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好啊,以后登州政务,你来处置,我也好专心水师一事。”

    武约哑口无言了,没想到李诚真的答应了,顿时气道:“欺负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李诚哈哈大笑起来:“你还知道自己小啊?言归正传,金荣的事情,怎么处理的?”武

    约悻悻道:“二百年的野山参,他都留下了,一百年的也留了一半,余下的按照市价都卖了,让钱谷子和牛二贵带着钱跟着去取货,便宜他了。”“

    怎么,你还想白拿他的东西不成?”李诚收起笑容,武约摇头:“自然不是,只是觉得,姐夫既然肯亲自见他,就不该是这么收场。”李

    诚心道:这心思,不愧是女皇陛下。脸上却是继续装淡定:“怎么?你觉得我能怎么想?”武约摇摇头:“姐夫的心思,我如何猜的到?不过,他总会再来的吧?”很

    正常的反应,她要是能猜的到,李诚就得怀疑她是穿越者了。李

    诚笑道:“他要再来,门都不要让他进来。”武约奇怪的看看李诚:“姐夫到底怎么想的?”李诚摇摇头:“说出来就无趣了,你慢慢琢磨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罢了,迟早狐狸尾巴要露出来。”说着,傲娇的挺胸:“哼!”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李诚微微一笑,心道这姨妹子,真是个人物。现在就是小了点,稍微历练几年,不得了。至

    于金荣,能够说出那种话,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商人,他不会放弃的。这年月,敢于闯海谋生者,哪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呢?不是心智坚定者,如何能走这条路?如

    果他就这么放弃了,李诚也无所谓,因为他无法担任李诚的托付。

    金荣真的放弃了么?答案是否定的。回到在登州的宅子内,看着搬回来的箱子,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金银。这东西对他来说,固然有巨大的吸引力,但并不足以动摇他的想法。该

    怎么接近那个李总管呢?金荣合上箱子,陷入了沉思之中。良久,金荣开门出来,招呼下人,一番吩咐。下人点头去了不提,金荣回来坐下,脑子里想着今天的每一个细节。李

    总管那么一个大人物,凭什么买自己的参,还要亲自见自己一面呢?三

    百年的人参,李诚自然是要亲眼看看的。武约带回来两根三百年的参,还有两根一百年的,口中不断的吐槽:“那老道一文钱都不出,却要拿走大头,如何能甘心?”李

    诚当着耳边风,桌子上长方形的小木盒,轻轻拿起上面的盖子,看清楚后不禁嘶的一声:“真是宝贝!”武约听了一愣,也看了过来。盒

    子里的人参形状,如同一个三十厘米长的小孩子,根须完整,被仔细的固定起来。檀木盒子低下垫了一层丝绸,保护的很仔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个宝贝法?这东西,长安城里的药店就有卖的。”武约不以为然的歪歪嘴,野山参在这个年代,价值固然不低,但也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东西。李

    诚一个现代人,亲眼目睹传说中的几百年的人参,才会产生震撼的感觉。小心翼翼的收起两个木盒:“这两个盒子你一定要收好,这是能吊住性命的好东西。”武

    约一听这个话,倒是上了心了,点点头道:“回头我会收好的!嗯,去问问老道,该怎么收着,才不叫虫子咬了去。”这话李诚听了,暗暗点个赞,心思缜密!

    又打开一个盒子,里头也是一根人参,这就小的多了,形状看起来也成小人形状,就是长度要差不少。刚才那根能有三十厘米,这跟最多十一二厘米的样子。不过也是难得的好东西了,李诚指着人参道:“叫人杀只老母鸡,取一根须一起炖鸡汤。”

    人参炖老母鸡,这才是大补啊。入秋了,也该补一补了,不然夜夜挞伐的生活,迟早掏空自己。也就是孙思邈不在,在的话能喷李诚一脸的口水,百年老参啊,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武约应声去了,李诚暂时清闲下来,唐朝就这点不好,娱乐项目太少。在长安的话,还能去平康坊,有吹拉弹唱,还能逛戏园子。登州的青楼,李诚都不忍心去。上

    回听崔成说过,不知道哪个缺德的,带了几个东瀛女子过来,脸上涂的白白一层粉,牙齿抹黑,就跟见了鬼一般。说不得,崔成叫人把倒霉蛋打了一顿泄愤。

    这等女子,就算是码头附近的草棚子都不如呢。也好拿出来献宝么?迷

    迷糊糊的睡了一会,醒来时已经是晚饭时间,出来梳洗一番,往嘴里丢根干草,去一去口气。身边有孙老道,这就是好处。老

    孙真是个有口福的人,晚饭的时候,踩着点进来了。厨娘端着砂锅进来时,老道使劲的吸鼻子,惊呼一声:“人参老母鸡汤?”李诚觉得他大惊小怪,点点头:“是啊!”

    孙思邈气的跺脚:“竖子,这是能救命的宝贝,你就这么炖了喝汤?”

    李诚冷笑道:“等下你不要喝就是了,我也没求着你喝。”孙思邈哼了一声:“凭什么不喝?人老了,更应该补一补!”说着拿起碗来,打汤的时候还不忘记看一眼李诚道:“你还年轻,少喝一点,以免补过头了流鼻血。”

    李诚冷笑不语,厨娘动手打来一碗汤,李诚不客气的拿起勺子,一口汤下去,一股暖意从胃部流出,感觉很明显,这东西真是猛啊。武

    约也来抢了一碗,孙思邈拦都拦不住,郑洁倒是听劝的,喝了一小碗就再喝了。武约倒是结结实实的喝了两碗,孙思邈冷笑道:“小娘子,有你受的。”武

    约瞪眼道:“老道,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么?”那眼神和架势,妥妥的女皇范。

    李诚自然是不会流鼻血的,就是晚上早早去了白嬛的屋子里,次日一早李诚精神抖擞的起来,白嬛却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半夜才睡下,天明前又被弄醒了,迷迷糊糊的上了几次云端,累的手指都不想动一下。

    武约用一张帕子捂着鼻子出现了,仰面看着天空,跳了几下:“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汤了,这野山参也太霸道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呵呵呵,继续打太极拳,没有搭理她。武约絮叨了一会,转身走了。李诚突然在想,没有经历皇宫十四年生涯的武约,性格还能变成武则天那样的人么?

    结论是,没有那段生活,她成不了女皇吧。武周朝在历史上的评价不高,林语堂的武则天传,大概是主流观点,认为李世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,选择了李治。因

    为李治的性格和爱好,导致了武则天登上大位。从结果看,这个判断没错。但是武则天当女皇,就真的不好么?看看写史书的都是些什么人,再看看武则天都干了些啥,答案不难得出。同样是打压士族,武则天就是罪大恶极。金

    荣一直在等一个机会,当看见武则天从一家店铺里出来的时候,金荣果断的走过去。牛

    二贵横刀出鞘:“止步!”金荣大声道:“这位贵人娘子,是在下啊,卖野山参的。”

    武约听了转过头来,眯着眼睛看他一眼,想到了李诚让她猜的答案。

    换成任何一个女人,可能就会无视金荣,直接走掉。但这是武则天,她做出了截然不同的选择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